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105章:另外一个孩子下落不明

第105章:另外一个孩子下落不明

  林牧深作为戚方淮多年且唯一的好朋友,知道戚方淮对曲意璇有多痴狂,丝毫不怀疑季然话里的真实性,当然不希望戚方淮这么半死不活的,他抿抿唇没多说什么,带着那个外国人进了病房,季然和他的女助理景又菡跟在后面。

  屋子里的东西都被戚方淮发疯时砸了,换上新的他还是照样砸,于是季然干脆不让医院再添置了,本就偌大的病房更显得空荡荡的,一张床和床头柜以及沙发,再无其他。

  戚方淮时刻都在崩溃状态中,多数时候医生只能给他打镇定剂让他沉睡,此刻他闭眼躺在病床上,俊脸苍白薄唇紧抿着,即便睡着了依旧在做噩梦,两手抓着胸前的被子,额头上不断地冒出冷汗,一遍遍呢喃着曲意璇的名字。

  季然心酸至极,别开头不忍再看,林牧深无奈地叹息,最终还是同意了给戚方淮进行催眠,带来的外国人就是上次为简约催眠的那个,技术有保障,林牧深交代了几句,留下外国人和戚方淮在病房,他们三个人出去等待着。

  “我把他生活中一切有关曲小姐的痕迹都清除掉。”季然在走廊的椅子上坐下来,手中拿着戚方淮的手机,设置有密码,但季然一试就打开了手机,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天晚上她为戚方淮和曲意璇在烟火下拍的一张照片,戚方淮侧过身亲吻着曲意璇的额头,画面唯美动人。

  季然有种掉泪的冲动。下一秒就把照片删除了,打开设置密码的相册,里面存了上万张曲意璇的照片,这些年曲意璇当真是占据了戚方淮的整个生命,失去了曲意璇,戚方淮也就死了,季然不知道是该怨曲意璇,还是怪造化弄人,但愿催眠后戚方淮能够脱胎换骨,像简约一样开始新的人生。

  季然把能删掉的全都删了,几乎快格式化了,再者就是戚方淮的钱包和戚方溯的住所,丁点曲意璇的痕迹都不能留,她会说服戚方淮换个房子住。

  林牧深惊讶地看着季然破解一个又一个密码,突然想到什么,他意味深长地问季然,“方淮的银行卡和保险箱等等这些密码,你是不是都知道?”

  “嗯。”对比林牧深的匪夷所思,季然云淡风轻的根本不当回事,在这个世上恐怕就连戚母也没有她了解戚方淮,陪伴在戚方淮身边这么多年,就算她哪天转移了戚方淮的所有财产。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林牧深顿时觉得后背发凉,侧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侧的女经纪人景又菡,她知道的也太多了,有一天若是背叛了他,那就太可怕了,他是不是应该现在就把景又菡灭口?

  景又菡觉察到林牧深眼神中的杀气,她毫无畏惧地与林牧深对视,跟睿智干练的季然不同,景又菡带着黑框眼镜,五官精致白皙,但常年一身黑衣看上去很禁欲。

  林牧深嘲笑她是内分泌失调缺男人的更年期妇女。殊不知景又菡在业内多少明星争抢,结果林又菡选择了给她薪水最低、脾气差又大爷霸道总裁范且毒舌的林牧深,每天两人像仇敌似的斗智斗勇。

  林牧深无数次想换掉她这个经纪人,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像此刻林牧深又在寻思着怎么弄死她了,她不以为意。

  春寒料峭,医院的走廊空旷无人,夜风吹过去有些冷,季然抚了抚胳膊,林牧深见状把外套脱下来披到季然肩上,“别着凉了。”

  季然正低头清除着戚方淮笔记本电脑里的东西。身子一颤,连忙抬手抓住领口,她回头对林牧深露出苍白的笑,“谢谢。”

  林牧深扬眉,他一直觉得季然是个超人,工作能力强不说,跟在戚方淮身边她有时候接连几天都是不眠不休的,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没有丁点自己的私人空间,别说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了,到现在季然没交往过一个男朋友。

  林牧深很欣赏季然,多次跟戚方淮要求用景又菡换季然,但季然自己不愿意,此刻看到季然眉宇间的疲惫,他心里不由得就起了怜惜之情,这妹子傻啊!但愿戚方淮被催眠后,别再折腾自己和季然了。

  天亮的时候催眠师走出来,用英文告诉几人催眠成功了,季然了解到执念越深的人,对他催眠越困难,见催眠师比上次给简约催眠还累,她连忙安排催眠师去休息,林牧深和景又菡低调地离开医院。

  晨光熹微,戚方淮醒来时季然坐在床边,见他睁开双眸,季然煞有介事地起身说:“二少你没事就好。曲小姐刚刚打电话来问候你,我给她回复过去。”

  “曲小姐是谁?”戚方淮拧起修长的眉宇,记忆里并不认识曲姓女子,估摸着又是哪个自作多情追求他的名媛闺秀,他语气淡漠地说:“不要管了。以后这些女人你替我打发掉就可以了,不用让我知道。”

  季然盯着戚方淮怔愣数秒,突然抬手捂住嘴喜极而泣,唇瓣颤抖着说不出话。

  “好了,我没什么事。”戚方淮知道季然是因为他抑郁症复发而担心,他温和地安抚着季然,掀开被子下床走去内室洗漱。

  半个小时后戚方淮出院回公司,从那天开始戚方淮的抑郁症不治而愈,他做回了最初世人眼中那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总是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每天西装革履指点江山从容应对一切。

  戚氏的危机很快过去,戚方淮几次出席电视和杂志专访,或是携着准未婚妻出现在各种商业应酬中,大众眼中他是个睿智又不市侩的公司总裁,三十一岁就把自己活成了一个传奇。多少人尊崇仰慕,可以比拟于楼明衡。

  --------

  转眼到了月底,阳春三月百花争艳,入眼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曲意璇从昨夜开始就惦记着自己的女儿,一整晚在楼珏迹怀里翻来覆去睡不着,终于熬到天亮了,曲意璇起床后找了陆尚崇和戚昕薇,让他们把两个女儿抱给她。

  “好。”陆尚崇看了曲意璇身侧的楼珏迹一眼,神色里极快地闪过复杂,他让曲意璇在病房等着。就去安排医护人员将恬然抱了过来。

  曲意璇几步冲上前把女儿接到怀里,一个月下来恬然长大了不少,曲意璇刚伸出手捏她肉乎乎的脸,恬然就抓着她的手指放在嘴里咬,眉开眼笑的很讨喜,曲意璇整颗心都萌化了。

  她和女儿一起笑着,沉浸在喜悦中,目光一刻也离不开女儿,半晌后她没抬头漫不经心地问几人,“怎么只有恬然,恬默呢?”

  这话让楼珏迹眸子里的笑意骤然消散,抿紧薄唇神色复杂没回答曲意璇。

  曲意璇觉察到不对劲,困惑地抬头看着楼珏迹,“怎么了?”

  “哦,是这样大嫂。”陆尚崇回过神,语气温和地对曲意璇说:“恬默的体质比恬然弱,所以她还要在保温箱里待半个月。别担心,没什么大问题,我们医护人员会照顾好恬默。”

  曲意璇蹙眉,直觉几人的反应不正常,她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他们有意隐瞒着。她问也问不出来,于是只好压着疑惑,装作很平静地点头,“嗯。”

  随后曲意璇低头继续逗弄着孩子,楼珏迹打过招呼和陆尚崇几人走了出去,并没有主意到陆佳音留在了病房里。

  她从里面关上门返回曲意璇身边,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对曲意璇说:“大嫂,我已经让侦探社的人查过了,你女儿的亲生父亲是戚家二少对吧?我想知道你用了什么媚术,能让我表哥接受你和别的男人的孩子。”

  闻言曲意璇的脸色微冷,陆佳音身上浓烈的香水味道涌入鼻尖,曲意璇低头看到怀中的女儿皱起眉毛,估摸着女儿对陆佳音也很反感,她站得离陆佳音远了一些,淡笑着对陆佳音说:“这孩子是阿迹的,跟戚家二少没关系。你是否相信我不重要,只要阿迹和楼老爷子承认孩子就可以了。”

  “谁说老爷子认可孩子了?”陆佳音最近两天打探到了不少消息,面对曲意璇时也更有底气了,“你大概不知道,在你生孩子那天楼老爷子和我表哥断绝了爷孙关系,表哥选择了你,老爷子大发雷霆迁怒于你和两个女儿。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自己总是不能同时见到两个孩子吧?”

  “因为你的大女儿从生下来就死了。本来还有机会抢救过来,是楼老爷子阻拦医生,因此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小女儿现在是在你手上没错,但我表哥能反抗得了老爷子吗?恐怕要不了多长时间,老爷子就会对你这个女儿下手。”

  在陆佳音这番话里曲意璇的身子一点点僵住,耳边仿佛被丢了炸弹“轰轰”地响着,满眼震惊地盯着陆佳音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她的大女儿从生下来就死了?不,曲意璇摇摇头。

  陆佳音居心不良,肯定是在骗她,但如果恬默好好的,为什么一个月下来她没有同时见到过两个女儿?楼珏迹每次给她看得是不是都是恬然?

  曲意璇低头紧咬着唇,在陆佳音面前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慌乱,语气嘲讽地对陆佳音说,也像是在安慰自己,“不管你听了什么谣言,我只知道楼老爷子和迹并没有像你说得那样断绝关系。我自己的两个女儿,每次看得是不是同一个,难道身为母亲的我还分不出来吗?”

  呵,曲意璇竟然不上当?陆佳音眸子里闪过阴冷,表面上甜甜地笑着劝曲意璇,“反正我把我知道的全告诉了你,信不信由你喽!如果换成我是你,一定会在老爷子对你的第二个女儿下手之前逃跑,否则到时候你想保护女儿也晚了。我言尽至此,你好自为之吧!”

  陆佳音惋惜地叹了一口气,转身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扭着腰离开了病房,在洗手间里拿着化妆盒补妆,她请的侦探查到楼珏迹和曲意璇根本没有结婚,也就是说哪怕孩子是楼珏迹的,那也是私生女,名不正言不顺的,曲意璇嚣张什么?

  早晚她会让曲意璇离开楼珏迹。

  --------

  陆佳音走后没多久楼珏迹回来了,女儿在曲意璇怀里嗷嗷大哭,估计是饿了,曲意璇掀开衣服正准备喂奶,一抬头见楼珏迹眸光暗沉地盯着自己,她手指一颤连忙把衣服拉下来,蹙着眉对楼珏迹说:“我要喂恬然,你回避一下。”

  “我为什么回避?”楼珏迹走过来坐在曲意璇身侧,伸出手掌让恬然抓着,恬然突然不哭了,楼珏迹语气暧昧地说:“你是我孩子的妈,我看你喂奶不是很正常吗?放心吧,对着一个正在哺乳的伟大母亲,我再禽兽也不会起龌蹉心思。”

  恬然饿得使劲咬楼珏迹的大拇指,楼珏迹伸手就掀开曲意璇的衣服,拧着眉宇严肃地催促,“不要想污了。快,别把我的掌上明珠饿坏了。”

  “”妈的智障,眼看着恬然撇着小嘴可怜兮兮地瞅着自己,曲意璇心疼不已,干脆豁出去了,捧着恬然的小脑袋凑近她胸口。

  期间恬然闭着眼吃得香甜,低头能以最好的角度看到恬然纤长浓密的睫毛,像是芭比娃娃,楼珏迹仅有的非分之想消失得无影无踪,面对这一幕他真的很难起猥琐心思,满眼怜爱地望着女儿,胸腔里柔软得一塌糊涂。

  恬然吃饱后松开曲意璇,楼珏迹把孩子抱在强壮的臂弯里,她真的太爱笑了,只要人一盯着她看,她就挥舞着肉乎乎的小胳膊“呵呵”地笑,楼珏迹拿出手机给她拍照,她主动把脸移向镜头。拍出来的照片像是特意凹了造型,楼珏迹和曲意璇两人都忍俊不禁。

  恬然玩累后很快就睡着了,楼珏迹依旧不舍得放手,上床让恬然睡在他的臂弯里,侧着身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恬然,挨得很近几乎大脸贴小脸了,这一对比之下恬然真的很小很小,楼珏迹穿一身白衬衣,修长的身躯伸展着,在明亮的天光下整个人很柔和温润如玉的。

  曲意璇站在床边看着这一幕,不禁泪湿眼底。如果没有那些是是非非和恩怨情仇,他们的世界只有一家四口,像普通人那般温馨幸福该有多好?

  楼珏迹大概是真的累了,看着女儿不知不觉间他也睡着了,曲意璇拉起被子盖在男人身上,她拿出手机给范淑琴发了一条短信。

  --------

  下午曲意璇把恬然交给医护人员,提出要去育婴室看恬默,楼珏迹为了不让曲意璇起疑就答应了,两人刚离开病房,几个医护人员连忙把恬然转移到育婴室。

  女儿身上穿得衣服还是早上那件,曲意璇没有见过恬默,自然分辨不出两个孩子,但医护人员在匆忙中没注意到恬然背后的衣服上贴着指甲大的一块白色双面胶,曲意璇在育婴室里把孩子抱在怀里时,装作不经意地看了一眼,紧接着她猛地睁大瞳孔,整个人如坠冰窖,怎么会这样?

  这个她做了标记的孩子是恬然,所以这一个多月来她看到的两个孩子其实都是恬然,恬默呢?曲意璇脸上渐渐褪去血色,一阵阵寒意从心里蔓延至四肢百骸,恬默是真的没抢救过来死了。还是被楼老爷子带去楼家了?

  即便她有多舍不得孩子,但她宁愿答案是后者,曲意璇浑身颤抖不止,眼前发黑差点昏厥过去,直到听见楼珏迹喊她。

  她猛地回过神,摇摇头若无其事地对楼珏迹笑了笑,“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恬然和恬默真像,作为母亲连自己的女儿都不分清,我是不是太失败了?”

  原来曲意璇是因为这个而失神,楼珏迹松了一口气,搂着曲意璇的肩膀宠溺地说:“我跟你一样。不过没关系,长得再像的双胞胎也有不同之处,在一起时间长了,我们就能分得清了,实在不行就给她们做个记号。”

  “好。”曲意璇手下微动把恬然衣服上的双面胶撕掉,紧握于掌心中,她将孩子交给医护人员,从容平静地对楼珏迹说:“恬然该醒了,我们回去吧。”

  楼珏迹点点头,揽着曲意璇的腰走出去,期间曲意璇注意到楼珏迹给医护人员递了个眼神,她在心里自嘲地苦笑。呵,自己真笨,若非沉浸在喜悦中,怎么会发现不了楼珏迹和医护人员的奇怪举动?

  楼珏迹非常喜爱恬然,能抱着恬然时绝不松手,这导致只要一放下恬然,即便恬然已经睡着了,她也会突然睁开眼睛嗷嗷大哭,楼珏迹心疼得慌,也乐意抱孩子,于是他也不出去了。时时刻刻在屋里陪着恬然。

  黄昏时楼珏迹抱着孩子看电视,曲意璇走去厨房准备做晚饭,范淑琴回复了她的信息,“我查过了,虽然他们把消息封锁得很严,但没有不透风的墙,确实只剩下一个孩子。”

  “只是并不像陆佳音说得恬默夭折了,我估摸着她是被楼老爷子带走了。你别急,就算结果是这样,姨母也会帮你把恬默抢回来。”

  曲意璇浑身紧绷的神经猛然放松下来,背靠在操作台上。闭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只要孩子还活着就好,她从小就没获得过亲情,不能让这样的悲剧也发生在女儿身上,无论如何她会把孩子要回来,她的女儿她自己养,绝不能让女儿在水深得可怕的楼家和缺失父母之爱中长大。

  “我没事。”曲意璇回复给范淑琴,很快范淑琴的下一条短信进来了,他们把带曲意璇和孩子离开的时间,安排在了明天下午三点钟,计划不能改,暂时先不管恬默了,以后有很多机会抢回恬默,否则若是明天不走,以后曲意璇想带走一个都不可能,范淑琴担心楼老爷子会真的对孩子下手。

  曲意璇心底疼痛,抿着唇看完短信内容,记住后她就把与范淑琴联系过的痕迹清楚了。

  --------

  一整晚曲意璇都心神不定的,一想到恬默目前下落不明,不知道楼老爷子会对孩子怎么样,她就寝食难安,而事实证明养孩子确实不容易,第一夜曲意璇和楼珏迹都没睡好,一会儿给恬然喂奶,一会儿又换尿布。

  后半夜恬然就不睡了,睁着乌黑明亮的眼睛等着楼珏迹逗她,好在楼珏迹比较有耐心,他哄着支撑不住的曲意璇睡着后,又把女儿抱在怀里。

  曲意璇迷迷糊糊中听见楼珏迹哼着曲给恬然听,她以为自己做了一场幸福的梦,梦里阳光慵懒百花盛放,他们一家人享受着天伦之乐。

  夜已经深了,只有床头的一盏灯开着,晕黄的光芒映照着一小片地方,男人抱着孩子在墙上投下影子,他身侧的女子睡得香甜,唇畔的笑意始终未散,这大概是最温馨感人的一幕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楼珏迹告诉曲意璇他出去办点事,就离开了病房,陆尚崇和戚昕薇如往常过来询问曲意璇和孩子的状况,确定一切没什么大碍后,陆尚崇告诉曲意璇这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嗯。”曲意璇点点头,恬然睡着了。想到昨晚的短信内容,曲意璇拉着戚昕薇的手说:“昕薇,我想出去给孩子买几件衣服,你陪我一起去可以吗?”

  戚昕薇蹙眉,不适应曲意璇突然间的亲昵,但没抽出自己的手,她看了一眼陆尚崇说:“你要买什么让楼先生派人去就可以了,我上班没时间。”

  “我想亲自给女儿买,毕竟孩子不是他们的,他们买的衣服我不中意。”曲意璇抿了抿唇,这种时候只有利用戚昕薇了,见戚昕薇心软有所动摇,她继续说:“而且我都闷在医院一个月没出去了,好不容易可以离开,我想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

  戚昕薇还想说些什么,“但是”

  “没关系,翘班吧!”曲意璇打断戚昕薇,看了陆尚崇一眼笑着调侃,“你老公是妇产科的主任,只要他同意就可以了。”

  这话让戚昕薇的指尖一颤,莫名觉得很不好意思,她偷偷瞥向陆尚崇,还没说什么,陆尚崇就应允了,“去吧!今天我给你代班。”

  “你也该添置些春天的衣服了,让我堂嫂给你选选,若是有喜欢的就买下来。”陆尚崇说着从白大褂的西装口袋里掏出钱包,没有多少现金,干脆递了一张卡给戚昕薇,“没密码,你拿去刷吧。”

  陆尚崇想的是戚昕薇平日上班太拼命了,尤其医生是最累的一种职业,就算他给戚昕薇安排了假期,戚昕薇一个月下来也没休息过,只要是自己的病人,哪怕半夜三更她都会从家里赶来医院,戚昕薇在妇产科是出了名的敬业,很多人虽然在背后唾弃戚昕薇为嫁入楼家而假孕,却还是很佩服仰慕她对工作的认真。

  陆尚崇看着太心疼,今天正好曲意璇约她,那就趁此让她像其他女孩子一样逛逛街购购物,花多少钱他都无所谓。

  戚昕薇怔愣地看着陆尚崇递来的卡,许久未动,渐渐泪湿眼底。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