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106章:惊喜变惊吓,意璇带着孩子跑了?!

第106章:惊喜变惊吓,意璇带着孩子跑了?!

  戚昕薇长这么大没有谁对她这么好,连亲生母亲给她的爱都是凉薄有目的性的,戚望川就更不用说了,从没有重视过她,她孤傲清冷不喜与人交往,所以这些年下来她的朋友屈指可数,她和陆尚崇领证后,依旧跟往常一样没把自己当成陆尚崇的妻子。

  但陆尚崇待她却是体贴温柔、关怀备至,以往陆尚崇默默地喜欢她时,都是克制着有个度,陆尚崇现在是真的毫不遮掩没有底线地宠着她,可她什么也没为陆尚崇做,忽然间觉得很内疚。

  “快拿着吧。”曲意璇提醒发呆的戚昕薇,看得出来在这段感情里陆尚崇是一味付出的一方,不管戚昕薇还爱不爱楼珏迹,但至少绝对没有从那段伤痛和阴霾里走出来,所以对陆尚崇的深情会感到自责。

  曲意璇的话缓解了尴尬,戚昕薇回过神顺理成章地接了卡,陆尚崇的目光太过温柔,让她心慌意乱,她别开头装作很镇定地应着,“嗯,有看上的我就会买。”

  陆尚崇点点头,把他的车钥匙给了戚昕薇,没多说什么,戚昕薇和曲意璇就告别离开了。

  很快楼珏迹接到下属打来的电话,问他要不要跟着曲意璇,楼珏迹薄唇紧抿,曲意璇和戚昕薇一起逛街,若是背后跟着几个彪形大汉,估摸着会引起曲意璇的反感,觉得他是在限制监视她,更想着逃离他了。

  而曲意璇没有带着恬然一起,他就不用担心曲意璇一个人跑了,反正只要恬然还在医院,曲意璇今天之内必定会回来,于是楼珏迹吩咐医护人员好好照看恬然,就把电话挂了。

  这时下属在外面敲门,楼珏迹让人进来后,下属从袋子里提出来一个透明的玻璃柜,打开挂锁后又用指纹解了密码,一层层的严密保护,下属单膝跪在楼珏迹面前,捧着一个黑色丝绒首饰盒递给楼珏迹。

  任飞扬和盛祁舟凑了过来,不等楼珏迹伸手,任飞扬已经快一秒把首饰盒抢了过去,打开一枚钻戒映入眼底,任飞扬大惊小怪地叫起来,“哎吆吆,不愧是出自国际设计师萧寒冽之手啊!这戒指若是放在市场上,估计没有一个亿拿不到手吧?”

  当然,这枚戒指也不可能公之于众,两个多月前楼珏迹自己画了图纸交给萧寒冽,萧寒冽在楼珏迹的设计上稍加修改,融入了两人设计风格的钻戒就这么被打造了出来,可以说绝对是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

  “拿来。”楼珏迹见任飞扬动作粗鲁,稍有不慎戒指就会掉地上磕着碰着,楼珏迹太宝贝这枚戒指,不能被任飞扬糟蹋了,他阴沉着脸,命令任飞扬把戒指给他。

  任飞扬偏偏喜欢老虎身上拔毛,从首饰盒里拿出戒指仔仔细细地打量,结果楼珏迹抓着他的胳膊把人按在沙发上,任飞扬嚎叫着顿时老实了,乖乖地把戒指交给楼珏迹。

  楼珏迹黑着脸放开任飞扬,戒指到手后他接了下属递来的布,低着头动作轻柔地擦着戒指上任飞扬的指纹,认真的样子让任飞扬浑身起鸡皮疙瘩,一个戒指至于吗?

  “我以为你只是玩玩而已,没想到假戏真做,现在竟然要向曲小美人求婚了。”任飞扬揉着胳膊啧啧道,楼珏迹和他不一样,他这人一身黑暗气息,多年来夜夜笙歌玩过的女人有一个连。

  相反楼珏迹很禁欲,主动送上门来的女人多不胜数,他却从没正眼瞧过,而且作为高富帅竟然没有一个暧昧对象,也是挺匪夷所思的,从来都是别的女人喜欢楼珏迹,没见楼珏迹对谁上过心,在任飞扬眼里,楼珏迹过得就是没七情六欲的仙神世界。

  所以直到现在任飞扬都接受不了楼珏迹要和曲意璇结婚的事实,在他看来婚姻是一辈子的,是这世间最浪漫美丽的承诺,他不轻易许给任何女人,楼珏迹却把这个承诺给了一个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在一起的女人。

  “你不会是奉子成婚吧?”任飞扬眯眸盯着楼珏迹,楼珏迹认真起来连他都怕,这是他唯一想到的可能性。

  楼珏迹合上首饰盒,瞥了任飞扬一眼冷嘲热讽地说:“管好你自己。如果凌潇怀孕了,这个婚你不结也得结。”

  这话让任飞扬浑身一抖,仿佛听见了很可怕的事,俊脸微白,强撑着不以为然地笑道:“我们有避孕,就算避孕失败,凌潇真的怀孕了,打掉就可以了。”

  他和别的女人都会戴tt,但从跟凌潇第一次到现在他从没做过安全措施,因为他喜欢和凌潇毫无阻碍地接触,而凌潇也不想怀上他这个金主的孩子,一直吃着长期避孕药,他看见了没说什么,也算是默许了。

  楼珏迹没时间跟任飞扬闲聊,他还要去准备求婚时的节目,等曲意璇逛街回来,他直接把曲意璇带过去,到时候曲意璇一定很惊喜吧?

  楼珏迹期待看到曲意璇的反应,既然她觉得他只是在玩弄她,那么他就拿出自己的诚意来,楼珏迹扬唇,插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慢慢攥紧首饰盒。

  ————

  这边曲意璇和戚昕薇先去了母婴用品商场,给恬然买了很多衣服,虽然恬默不在身边,但她还是全都买了一模一样的两套,粉色的最适合小孩子,这段时间楼珏迹买给恬然的也是清一色的粉。

  曲意璇自己倒是没买衣服,陪着戚昕薇选了几件,经过男装店时戚昕薇顿住脚步,迟疑着要不要进去时,曲意璇已经拉着她的胳膊踏出脚步了,“我看陆主任平日并没有几件衣服,你顺便给他添置一些吧。”

  “他应该有衣服,只不过整天待在医院里,穿便装的时间少。”戚昕薇别扭地说,身体却很诚实跟着曲意璇进去了。

  她和陆尚崇都瞒着双方父母结婚一事,所以也就没有住在一起,那天晚上酒后乱性她根本没勇气多待,就落荒而逃了,不知道陆尚崇家里是不是真的只有那么几件衣服,她给他买一件应该可以吧?

  两人一进去导购就到了面前,领着她们一排排衬衣西装走过去,看得出来两人都是哪家的名媛非富即贵,导购专挑上档次地介绍,“我们这件灰色的衬衣是最新上市的,私人定制限定版,整个a市找不到第二家卖这种款式,你不用担心自己的男朋友会和别人撞衫……”

  “嗯。”戚昕薇给自己买衣服不含糊,但送给陆尚崇衣服,她就有些被动拿不定主意了,让曲意璇替她做决定。

  曲意璇觉得这件衬衣很符合陆尚崇温润干净的气质,戚昕薇估摸了一下陆尚崇的身高和体重,导购就给她选了一个尺寸,到时候不适合再拿来换,戚昕薇脸色发烫地点点头。

  店员拿着衣服去打包了,导购把目标放在曲意璇身上,从衬衣到西装和领带以及休闲装都给曲意璇做了介绍,曲意璇手翻过衣服上的标签,动辄就是几万的价格,连一条领带也要四五千,她淡笑着拒绝了,“不用,我没有男朋友。”

  她从医院出来身上只带了一张自己的卡,过去那些年她的钱都花在了优柔身上,这张卡里可用余额不足五万,以后她一个人带着恬然,生活必定很艰难,不能随便花钱了。

  再者,楼珏迹真的不是她什么人,她没有理由买衣服给楼珏迹,且楼珏迹有那么多私人订制的高档衣物,一个月穿衣服都不带重样的,哪看得上她买的?到时候不知道把她买的丢到哪个角落呢,何况今天她也不回去了,没机会将衣服给楼珏迹,所以还是算了。

  戚昕薇蹙眉,本想说些什么,但楼珏迹这话题在她们两人之间有些敏感,于是戚昕薇沉默了,最终曲意璇没买衣服给楼珏迹,眼看着已经到了中午,两人找了家餐厅吃饭。

  期间曲意璇收到范淑琴发来的短信,她抬眸看了一眼对面的戚昕薇,借口去洗手间,很快在门口找到范淑琴安排接应她的人。

  “有没有人跟踪我?”曲意璇谨慎地问一身黑衣的保镖,平日她走到哪里都甩不掉楼珏迹的人,今天并没有发现保镖的踪迹,但说不定他们暗中跟着,她和戚昕薇并没有发现呢。

  下属摇摇头表示他们也没看见,曲意璇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也符合楼珏迹的作风,他高傲且有点自负,以为把恬然留在医院,她早晚会回去是吗?呵,她偏要给楼珏迹一个“惊喜”。

  曲意璇接过下属递来的购物袋,在卫生间里换了一身衣服,出来时脸上戴着口罩,她低头一路走出去,背对着正在用餐的戚昕薇时,曲意璇顿了几秒钟,而后没有再犹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一辆黑色的车子在外面等候着,曲意璇坐进去,车子疾驰而去,之前那个下属返回餐厅找戚昕薇,曲意璇想到戚昕薇面对保镖时的惊愕,她心里自责不已,拿出手机给戚昕薇发了一条短信,“对不起昕薇,我利用了你。”

  “你不用等我了,自己一个人回去吧!你帮我把刚刚看上的那条领带买下来,送给楼珏迹,我会把钱打到你的卡上。”曲意璇知道戚昕薇聪明,这样说戚昕薇就应该明白她是逃跑了,她相信戚昕薇会帮她。

  然而曲意璇不知道范淑琴的人为了避免戚昕薇给楼珏迹通风报信,并没有放戚昕薇离开,他们带走了戚昕薇。

  车子疾驰在马路上,两边林立的高楼大厦和冒出新芽的树木在眼前闪过,曲意璇闭眼,脑海里浮现出一幕幕和楼珏迹在一起的画面,脸色微白,手下紧紧地抓住了真皮座椅。

  一个小时后车子在某郊外的路口停下,已经远离城市了,保镖把从戚昕薇那里拿回的两个孩子的衣服给了曲意璇,曲意璇坐在车子里等待着他们将恬然从医院带过来,送到她面前。

  然而曲意璇等了三个多小时都没有结果,夕阳西下,这个城市被笼罩在一片光晕中,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静祥和,曲意璇的心却一点点提起来,该不会是计划失败,被楼珏迹发现了吧?

  曲意璇等不及了,颤抖着拿出手机打给范淑琴,范淑琴平静的声音传来,“意璇,孩子还没有带出。你先走,我之后带着孩子去找你,否则再晚了楼珏迹就会发现,到时候一个都走不了。”

  “不行。”曲意璇扣紧手机,脸色苍白语气却坚定,她把恬默丢下已经很心痛了,若是连恬然也不能带走,她一个人离开还有什么意思?如果真要选择,她宁愿放弃自由,让楼珏迹禁锢再也不逃了,至少那样她还能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

  范淑琴蹙眉,语重心长地劝着曲意璇,“我没有说放弃恬然,只是晚点把她送到你手里。意璇你相信姨母,姨母一定会做到。”

  曲意璇向来都是一根筋,似乎没听见范淑琴说了什么,她固执道:“我再等最后一个小时。”

  随后曲意璇就把电话挂断了,她浑身僵硬地坐在那里,随着时间的流逝,曲意璇身上的血液慢慢凝固温度流失,只觉得越来越冷。

  暮色四合,曲意璇看了一下表,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恬然还是没有被抱来,曲意璇的眼眶骤然变得通红,没有再犹豫沉声吩咐司机,“回去。”

  话音落下耳边突然传来婴儿的啼哭,曲意璇猛地转头往车窗外看去,只见范淑琴抱着孩子匆忙走过来,曲意璇立即打开车门,在把恬然接到怀抱中的一刻,她亲吻着恬然肉乎乎的脸,喜极而泣。

  但恬然似乎一点也不高兴,见了曲意璇后也不像平时那么爱笑了,反而在曲意璇手臂间挣扎着,挥舞着四肢嗷嗷大哭,曲意璇以为孩子饿了,连忙放下车子中的隔板喂恬然。

  然而还是不行,恬然一巴掌拍过去,继续撕心裂肺地哭着,曲意璇心疼得要命,坐在身侧的范淑琴边哄着孩子,无奈地劝着说:“可能带出来时被吓到了,先走吧。”

  曲意璇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天色已经黑了,司机发动车子,曲意璇哄着怀里哭闹不止的孩子,来不及看这个城市最后一眼,车子很快就融入了夜色中。

  ————

  这天晚上七点时楼珏迹还在开满桃花的那片山上,他不让徐子昂几人帮忙,一个人布置了几个小时,觉得差不多了,楼珏迹拿出手机打给曲意璇。

  然而曲意璇却关机了,他以为曲意璇的手机没电了,正要给医院里的保镖打去。

  这时刚好保镖打进来,听到对方说孩子失踪了,曲意璇和戚昕薇都没有回来后,楼珏迹俊脸抖变,什么?!曲意璇竟然带着恬然逃跑了。

  楼珏迹半天没反应过来,伟岸的身躯僵硬地伫立在那里,眼底漫山遍野的桃花盛开,那些灯笼散发着红色光芒,在这一刻全都变成了最大的讽刺,手中的首饰盒“砰”一下掉在地上。

  楼珏迹猛地回过神,转身毫不停顿地跑了出去,一边吩咐下属立刻找人,连任飞扬黑道上的势力都动用了,他绝不会让曲意璇离开,就算曲意璇逃到天涯海角,他也会把曲意璇弄回来,这一辈子不死不休。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