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107章:再遇,方淮竟然不认识她了

第107章:再遇,方淮竟然不认识她了

  “一群废物!你们倒是给我好好解释,为什么在你们眼皮子底下孩子就被抱走了?”楼珏迹回到病房后对着一众下属勃然大怒,抬脚就把其中一人踹在了地上,他实在想不明白曲意璇是怎么把孩子带出医院的。

  毕竟这里全是他的人,难不成有叛徒?楼珏迹桃花眸一眯,锐利的目光在五六个彪形大汉身上扫过去。

  平日楼珏迹都是泰山崩于前还能面不改色的,此刻显然有些暴躁,几个下属被楼珏迹盯得浑身一抖,其中一个人鼓起勇气上前两步对楼珏迹说:“是这样的。曲小姐的姨母下午两点多过来了一趟,她抱着孩子去楼下的花园散步,我们一直跟在左右,没出什么事。”

  范淑琴没过多久把孩子交给他们就离开了,保镖放松了警惕,五点的时候医护人员准时进来喂孩子,她们把恬然带去育婴室事时,几个保镖依旧寸步不离地守在外面,很快医护人员抱着孩子回到病房,六点时陆尚崇进来看孩子,结果发现孩子根本不是恬然,这才知道孩子被调包了。

  婴儿在床上嗷嗷大哭着,楼珏迹克制着把孩子丢出窗外的冲动,闭眼竭力压着即将爆发的情绪,他要好好想想究竟怎么回事,按理说医护人员都是听从他的安排,谁还有本事且有胆子能把孩子调包?

  范淑琴应该不可能,她有心无力,陆尚崇和楼明曦肯定也不会,那个把恬然抱去育婴室的女护士已经不见了,如果有人假扮女护士,谁给她的这个便利?楼珏迹的目光一点点深了,突然想到什么,是陆政行吗?!

  没错,虽然陆政行在医院没有实权了。但多年来培养了不少心腹,这家医院里还是有很多人听命于陆政行,可他想不明白的是陆政行为什么帮曲意璇,难道曲意璇和陆政行做了交易?

  楼珏迹头痛欲裂,这件事远比他想象得还要复杂,凭借陆政行在a市的权势,若想送走曲意璇和孩子是轻而易举的,把人藏起来他短时间内也找不到。

  见陆尚崇在打电话,楼珏迹有火没处发迁怒于陆尚崇,“恬然被调包的时候你在做什么?如果你亲自照养孩子,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我是不是什么也不做。丢下其他上百个产妇和孩子,就守着你楼珏迹的女儿?”陆尚崇冷笑着反问楼珏迹,曲意璇逃跑了,那戚昕薇去哪里了?直到现在还没回来,陆尚崇一直打不通她的手机,不免有些焦灼。

  楼珏迹被堵得哑口无言,陆尚崇平日很好欺负,此刻怎么反击他了?楼珏迹忽然一笑,调侃着问陆尚崇,“该不会戚三小姐也跑了吧?”

  陆尚崇抿紧薄唇,可能戚昕薇和曲意璇是同伙。今天的逛街早有预谋,戚昕薇帮助曲意璇逃跑是因为只要曲意璇离开了楼珏迹,她就有机会了吗?看来戚昕薇还是没有放弃楼珏迹。

  陆尚崇的心剧痛,就算真的是这样,他也得让戚昕薇给自己一个解释,戚昕薇若是还在想方设法和楼珏迹在一起,那么他会选择离婚成全戚昕薇,但目前最重要的是先找到戚昕薇。

  陆尚崇打电话给封家,结果封家告诉他戚昕薇并没有回去,他心里陡然一沉,能找的人全都找过了,仍旧没有联系到戚昕薇,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戚昕薇也失踪了。

  陆尚崇放下举着手机的胳膊,俊脸苍白,慢慢地瘫坐在床上,身侧的楼珏迹在打电话吩咐下属去a市的每个机场、火车站和汽车站以及各个路口堵曲意璇,就算把整个a市翻过来,也必须找到曲意璇和孩子。

  陆尚崇想到戚昕薇开着他的车子,顺着这条线索他让媒体发了消息,只要大众有他车子和戚昕薇的消息,就立即通知他,他一定重金酬谢。

  半个小时后陆尚崇接到那家餐厅打来的电话,他和楼珏迹马不停蹄地赶过去,果真在停车场找到了自己的车子,楼珏迹立即让人调出监控录像查看,很快发现乔装打扮后形迹可疑的女子,楼珏迹暂停放大画面,确定是曲意璇没错。

  曲意璇离开餐厅后去了哪里就查不到了,陆尚崇继续往下看,很快某个黑衣男人出现在戚昕薇的餐桌前,跟戚昕薇说了什么,戚昕薇脸色变得苍白,从监控里可以看到一把手枪抵在了戚昕薇的后腰上。

  陆尚崇猛地站起身,连楼珏迹也睁大了瞳孔,戚昕薇竟然被人绑架了?!正在这时,楼珏迹和陆尚崇分别收到一条短信,“戚昕薇在我们手上,如果想让他平安无事地回去,就放弃寻找曲意璇和孩子。”

  不可能!这是楼珏迹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然而刚抬头就发现陆尚崇盯着自己,那目光里透着威胁和寒意,楼珏迹还是第一次见陆尚崇这样,显然陆尚崇真的害怕戚昕薇会有个三长两短。

  楼珏迹丢了手机,俊脸冷漠语气强硬地说:“我会想办法救昕薇。昕薇被绑架和找意璇是两码事,我不可能让他们拿昕薇威胁我,而放意璇离开。”

  “呵!”陆尚崇忽然笑了一下,伸手直接揪住楼珏迹的衣领,一张脸凑近咄咄逼人地盯着楼珏迹,目光里猩红满含着怒火质问,“难道你为了把曲意璇留在身边,就不顾昕薇的死活了吗?是啊!昕薇身败名裂被万人唾骂全都是你一手造成的,我才不相信她会假装怀孕骗取楼家的股份。”

  “楼珏迹,她做了什么让你这么害她?纵容她有错,也不应该付出生命这么大的代价吧?”陆尚崇嗓音沙哑,戚昕薇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轮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已经足够了,楼珏迹竟然不顾她的性命,要继续找曲意璇,他真替戚昕薇爱上楼珏迹这样的男人感到不值。

  楼珏迹薄唇紧抿没接话,他并非不在乎戚昕薇的命,他只是不想被威胁,这些年没有任何人能捏住他的软肋,对比起戚昕薇的安全,找到曲意璇和孩子更重要,他不放心孤儿寡母远离他到外面生活,若是遇到危险怎么办?

  封碧芝一直想着弄死曲意璇。戚方淮也会趁此机会把曲意璇抢回去,还有楼老爷子如果知道自己的重外孙女被曲意璇带走了,楼老爷子也不会放过曲意璇,很有可能会抢走恬然,从今往后不让曲意璇再见自己的女儿等等,这所有的危机曲意璇到底有没有想过?

  她离开他后连自己也保护不了,何况还带着一个月大的孩子,这女人是不是傻?

  楼珏迹胸腔里的怒火燃烧着,攥起拳头,丝毫不受陆尚崇的胁迫,平静地与情绪激动的陆尚崇对视着。

  “行啊!”陆尚崇用力地点点下巴。确定楼珏迹不会退让后,他漆黑的眼眸里燃起火焰,语气阴冷威胁着对楼珏迹说:“你如果非要孤注一掷,那么我们的兄弟情义到此为止。我告诉你楼珏迹,昕薇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保证不会放过你的女人和孩子,千万别让她们母女来我所在的医院看病。”

  楼珏迹宽厚的肩背微震,陆尚崇在医院虽然只是妇产科的主任,但他到底是陆政行大哥的儿子,有发号施令的权利,而且在整个医疗界陆尚崇的声望也很高。

  倘若有一天曲意璇和女儿落到陆尚崇手里,楼珏迹相信陆尚崇可以制造一百种意外医疗事故,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她们,再者,在医院里陆尚崇是他最信任的人,失去陆尚崇就等于断了左膀右臂。

  楼珏迹胸腔里翻江倒海,难道真的要放弃寻找曲意璇和女儿吗?他这半辈子没有被谁威胁过,因为他冷血毫无软肋,可现在他最大的弱点是曲意璇,一旦牵扯到曲意璇,他就不能随心所欲了。

  “好。”楼珏迹薄唇泛白,紧握的手指松开。下一秒又攥起来,他喉咙艰难地滚动着,嗓音沙哑地对陆尚崇承诺道:“我暂时不找曲意璇了,直到他们把昕薇安然无恙地放回来。”

  陆尚崇这才放开楼珏迹,监视着楼珏迹打电话给下属,让他们不要再追寻曲意璇的踪迹,陆尚崇松了一口气,很快封碧芝和封家一众人知道了这件事,让陆尚崇过去给他们一个交代。

  “嗯。”陆尚崇神色凝重,收起手机跟楼珏迹打了招呼要走。

  楼珏迹叫住陆尚崇叮嘱了几句,既然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是陆政行,那就让陆政行找封碧芝要人,说不定到时候这对奸夫淫妇会撕x呢。

  陆尚崇离开后,楼珏迹打电话给任飞扬,他不可能坐以待毙任人宰割,让任飞扬通过黑道势力找到戚昕薇,只要救了戚昕薇回来,他就能搜寻曲意璇和女儿的下落了,现在按兵不动,只是为了保障戚昕薇的安全。

  任飞扬没有承诺是否能办到,他挑眉语气戏谑又邪魅地说:“啧啧啧,没想到你对戚三小姐还有几分情义嘛”

  --------

  封家这边封碧芝对陆尚崇大发雷霆。虽然嘴上说着不相信陆政行绑架了她的女儿,但等陆尚崇走后,封碧芝还是回卧室给陆政行打电话,接通后她劈头盖脸地怒骂道:“姓陆的你什么意思?”

  “你为什么让人绑架我的女儿?我告诉你,你如果敢伤我女儿一丝毫发,我保证把你送去监狱,到死也不能翻身。”封碧芝可不傻,这些年一直防范着陆政行,手中握有不少陆政行犯罪的证据,只要陆政行敢背叛她,她就拉着陆政行一起下地狱。

  半夜三更的,陆政行浑身一个激灵,推开怀里的女人猛地坐起来,他什么时候让人绑架了戚昕薇?跟其他女人不一样,这些年他和封碧芝是平等的,往常都是尽量哄着嚣张跋扈的封碧芝。

  他也喜欢封碧芝这性格,再者,他要靠着封碧芝毁灭戚家,他好和封碧芝瓜分戚家财产,所以无缘无故的他怎么可能伤害封碧芝的女儿?

  不过很快陆政行就想到了,这件事必定是范淑琴做的,谁给她的胆子?竟然不经过他同意用他的人绑架戚昕薇,陆政行眸子里一片阴鸷,表面上只能装作温和地安抚着封碧芝,“昕薇是在我手上没用,但你放心,我绝不会伤害她。”

  “这些年我早就把昕薇当成了自己的女儿,我只是请她来做客。你大概不知道曲意璇带着孩子从医院逃跑了,我要用昕薇胁迫楼珏迹让他放弃寻找曲意璇,过两天我保证昕薇会安然无恙地回到你身边。”

  这说法让封碧芝的火气消了大半,蹙起描绘精致的眉问陆政行,“听你话里的意思曲意璇带着孩子逃跑跟你有关,你为什么帮曲意璇?我早就想弄死她了。”

  “是这样的”陆政行在电话里给封碧芝解释着,十多分钟后封碧芝的娇笑声传来,她总算满意了,没有再找陆政行麻烦,让陆政行不要委屈了戚昕薇,就挂断了。

  陆政行眼中的笑意转瞬变成阴狠,拿着手机打给范淑琴,他必须让范淑琴放了戚昕薇,否则没法给封碧芝交代。

  但范淑琴大概在陪着曲意璇,好几次都拒接了他的电话,后来干脆关机了,陆政行气得把手机摔在床头柜上。躺下去搂着美女继续睡觉了。

  --------

  范淑琴没有带曲意璇出国,车子行驶了十几个小时,第二天早上九点多他们几人到了云南,范淑琴一早就安排好了,让下属拖着行李,她和抱着恬然的曲意璇走进了一家民宿客栈。

  这一路上恬然哭得嗓子都哑了,累极后在曲意璇怀里睡着了,到房间后古曲意璇顾不上休息,连忙和范淑琴一起带着恬然去附近的诊所看病。

  恬然本就是早产儿,刚出了保温箱就这么折腾,身体当然受不住,着凉发了低烧且拉肚子,医生给恬然开了一些内服外用的药,安慰曲意璇没什么大事,让第一次当妈的曲意璇不要太害怕。

  “谢谢。”曲意璇红着眼点点头,这里的人都很淳朴,医生是真的白衣天使,不像陆政行和陆佳音简直是业内败类。

  从小诊所出来后,曲意璇没心思欣赏风景,坐在车子里又匆忙回了客栈,她累极,每隔半个小时就给恬然测一次体温。终于恢复正常后,曲意璇猛然松了一口气,把恬然抱在怀里喂奶。

  恬然暂时不闹了,乖乖巧巧地吃饱后很快睡着了,已近黄昏,不知道范淑琴去了哪里,因为担心恬然,再加上路上太颠簸,曲意璇一天一夜没吃下饭,此刻已经是饥肠辘辘了。

  但她不放心让恬然一个人在房间里睡觉,就打电话给楼下的老板。让老板把晚饭送到房间。

  半个小时后曲意璇终于吃了一顿热腾腾的饭菜,虽然不如在楼珏迹身边吃得好,但味道不错很有特色,期间恬然醒了,她已经被楼珏迹抱习惯了,此刻没在人怀里,睁开眼就嗷嗷叫着。

  曲意璇心疼不已,只能放下吃了一半的饭菜抱起恬然哄着,恬然很快又眉开眼笑的,曲意璇站在房间里透过木窗看着外面的夕阳,真美真壮观。云南不愧是旅游胜地,以往曲意璇就心生向往,没想到范淑琴惦记着,把她带来了这里。

  视野不够宽阔,曲意璇给恬然穿好衣服保暖,就抱着恬然去了楼下,准备到外面看看,结果谁曾想在门口遇上一众人进来客栈,戴着黑超的男人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穿职业装的下属。

  他们的簇拥下更把男人的气场衬托了出来,温润如玉谦谦君子的模样,曲意璇的脑海里一幕幕画面闪过去,仿佛看见了当年她暗恋着的少年,慢慢地僵在原地,真没想到自己刚离开a市,准备抛开前尘过往开始新的生活时,却遇见了他。

  他是特意找过来的,还是到这里取景拍戏?一时间曲意璇的心里百转千回,戚方淮一众人已经到了身前,曲意璇低头咬唇,想着该怎么跟戚方淮打招呼。

  可谁知戚方淮竟然目不斜视从她身侧走过去了,衣角扬起一个弧度。似乎根本没有看见她,连季然也没停顿,倒是夏瑗满眼的诧异,“意璇你怎么在这里?”

  “跟你没关系。”曲意璇不想搭理夏瑗,如今夏瑗是戚方淮的准未婚妻,曲意璇几次看报道都发现夏瑗跟随在戚方淮左右,冤家路窄,在这里撞上了,偏偏夏瑗还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

  季然听到夏瑗和曲意璇打招呼,她蹙眉脚步微顿,这次真是意外,原本以为和曲意璇不会再有交集了,她并没有让夏瑗不要在戚方淮面前提起曲意璇,正想对夏瑗说些什么。

  这时前面的戚方淮顿住脚步,打量了几秒抱着恬然的曲意璇,那孩子在曲意璇臂弯里睁着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好奇地盯着他们,戚方淮的心里顿时很柔软,目光看向夏瑗问:“瑗儿,这是你朋友?”

  瑗儿?!这称呼让曲意璇猛地抬眸看向戚方淮,什么时候他和夏瑗这么亲密了?而且还装作不认识她,真是好笑。难道她揭穿了他的真实面目后,他就不再做戏了,跟她撇清关系吗?

  这样也好,这正是她所希望的,曲意璇抱紧怀里的恬然,心里泛酸。

  “哦。”夏瑗有些懵,不知道戚方淮这是怎么回事,见季然递给她一个眼神,她会意后连忙解释道:“我不认识她,她和我的一个朋友长得很像,我看错了。”

  “走吧,进去吃饭,我饿死了。”夏瑗娇嗔地说着,没有再搭理曲意璇,疾步走过去挽着戚方淮的胳膊进了门。

  戚方淮没多说什么,就是觉得曲意璇怀里的孩子可爱,他唇畔噙着笑,很有修养地对曲意璇颌首,随后几人就进去了。

  曲意璇站在原地久久未动,季然回头看了她一眼,神色复杂隐约带着担忧。

  吃饭时,季然拿出手机给曲意璇发了一条短信,“二少现在很好,已经忘记你打算和夏小姐订婚了,所以请曲小姐以后也当做不认识二少。”

  季然一直没等到曲意璇的回复,但季然知道曲意璇不是那种纠缠不清的女人,曲意璇的自尊很强,她这样提醒了,曲意璇绝对不会再贴着戚方淮。

  “吃饭不要玩手机。”戚方淮见季然心不在焉的,他话语里带着责备却又很温和地对季然说。

  季然点点头,心里很暖,从戚方淮刚出道,她就是戚方淮的经纪人了,年少时期的戚方淮虽然温润如玉的,但整个世界里只有曲意璇一个人,其他人戚方淮都不会关注。

  后来那八年里戚方淮变成了戚方溯,性情也和以前不一样了,心中装得全是复仇,直到曲意璇回国,戚方淮陷在爱而不得的痛苦和疯狂里,而被催眠后的戚方淮呢?

  他忘记了曲意璇,生命不再围绕着曲意璇一个人转,于是他开始关心身边对他好的人,比如季然。每次对上戚方淮温润的眼眸,季然就有种想哭的冲动,这样的戚方淮真的太好太好了。

  晚饭结束后,季然在戚方淮的房间里告诉他明天的行程安排,戚方淮伸展着修长的双腿坐在床上,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旁边是各种白纸黑字的文件,听后他点点头,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戚方淮抬眸含着清浅笑意对季然说:“我知道了。”

  “你回房间早点休息。刚刚在飞机上阿深吐槽我这些年太折腾你了,如果我再不珍惜你。他就从我手里把你抢走。季然,我可舍不得你,这次在这边只有一场戏,我安排了半个月的假期,拍完戏后我带你到附近玩玩。”

  季然愣住,一瞬间泪湿眼底,往常戚方淮对她也很好,但并不像现在这么温柔体贴,甚至让她觉得有点暧昧,可她对戚方淮始终不敢有非分之想,于是连忙低下头掩饰着自己的情绪。以下属的姿态应着戚方淮,“谢谢二少。”

  “二少并没有苛刻我,都是我的本分工作,待在二少身边久了,一切都成了习惯,如果让我跟了林影帝,恐怕我真的做不好。”

  戚方淮扬眉,看来是他吓到了季然,语带笑意戏谑道:“放心,阿深哪舍得把景又菡换给我?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对景又菡的心思,就是嘴硬故意给景又菡添堵。”

  季然点点头,从景又菡进公司那天起,他们就查了景又菡的背景,自然知道景又菡和林牧深的那段往事,只是那两人重逢后竟然装着谁也不认识谁,演技都是一流可以拿奥斯卡小金人,所以平常人根本不知道他们两人以前认识。

  季然没多说什么,她和戚方淮道过晚安后,走出去刚好撞上端着咖啡进来的夏瑗,季抛蹙眉对夏瑗说:“一会儿二少就休息了,这咖啡还是不要给二少喝了。”

  夏瑗勾了勾唇,季然在戚方淮面前比她受宠,她这个准未婚妻还不如一个助理呢,不过她也没打算招惹季然,于是顺从地点点头,示意季然关上门,两人站在走廊里,夏瑗蹙眉疑惑地问:“方淮是真的忘记意璇了?”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