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108章:方淮和意璇在暴雨夜被困

108章:方淮和意璇在暴雨夜被困

  “至少表面上是忘了,以后你在二少面前也假装不认识曲小姐,而且不要提起任何有关曲小姐的事情。”季然低沉地说,避免夏瑗趁人之危,她不能让夏瑗知道戚方淮是被催眠了。

  夏瑗半信半疑,但无论戚方淮是不是真的放下了曲意璇,只要两人没有交集就好了,夏瑗把托盘递给季然笑着说:“季助理早点休息吧,我找方淮聊聊天。”

  季然干涉不了夏瑗靠近戚方淮,毕竟再过半个月两人就订婚了,戚方淮虽然被催眠了,但他可不傻,她一向对自家少爷很有信心,于是她没多说什么,跟夏瑗道过晚安后,端着咖啡就走了。

  夏瑗抬手敲了门,听到戚方淮的回应后她走进去,屋子里灯光晕黄一片温馨,照得坐在床上的男人俊逸如画,夏瑗望着戚方淮那张精致又不失硬朗的脸,心跳“砰砰”不受控制。

  “还不睡吗?”夏瑗坐在床头,抬手放在戚方淮的胳膊上,过去她就很喜欢戚方淮,直到现在还没变,虽然顾北城告诉她这人并非戚方淮,但看着一模一样的脸,她还是心动不已。

  戚方淮拿着文件的手顿了几秒,目光落在夏瑗的手上,随后平静自若地拂开夏瑗,神色淡漠地说:“夏瑗,我们逢场作戏就可以了。”

  戚方淮清楚地记得自己答应和夏瑗在一起的原因,为了救戚氏他和夏瑗在大众面前做戏,私底下却一丁点也不想跟夏瑗暧昧,他欣赏聪明的人,比如季然,但很反感夏瑗这种攻于心计的。

  夏瑗脸色一白,人就是越得不到越不甘心,她双眸楚楚地凝视着戚方淮问:“方淮,难道我们两人就不能试试吗?我们快要订婚了,你是优柔的父亲,我很爱你,你也爱我好吗?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很幸福。”

  “优柔是谁的女儿你心里很清楚。”戚方淮无动于衷,他这人是谦谦君子暖男,并非中央空调温暖所有人,他有自己的原则,跟夏瑗在一起只是权宜之计,总有那么一天他会吞并夏氏和顾氏,不让自己受任何威胁。

  夏瑗没有争辩,突然伸出胳膊箍住戚方淮的脖子,凑过去就要吻戚方淮。

  然而戚方淮的反应何其快?下一秒抓着夏瑗的手腕,只听“咔嚓”一声响,在夏瑗的手脱臼后,戚方淮猛然用力推开夏瑗。

  “砰”一下,夏瑗的腰恰好撞上床头柜的柜角上,一阵巨大的钝痛之下,夏瑗惊叫出声,疼得漂亮的五官都有些扭曲了,面色苍白差点瘫在地上,眼中的泪珠子不受控制大颗大颗地滚落而出。

  季然刚返回来在外面听到动静,她推开门闯进来,连忙上前扶住站不稳的夏瑗,“怎么了夏小姐?我送你去医院。”

  “距离这里最近的诊所开车也要两个小时,大半夜的别折腾了,夏小姐没有那么娇贵。”戚方淮的目光重又落到手中的文件上,若无其事地吩咐着季然,“让客栈的老板拿医药箱过来,简单处理一下就可以了。”

  季然向来对戚方淮言听计从,大概猜到刚刚发生了什么,配合着戚方淮点点头,季然就扶着受伤的夏瑗出去了。

  其他人也听到了动静,林牧深和景又菡以及抱着恬然的曲意璇都从房间出来了,被人看笑话,夏瑗心里屈辱至极,但也不是随便迁怒于人蛮不讲理的霸道主子,也只是推开季然,挺直脊背保持着高傲姿态走进自己的房间。

  曲意璇蹙眉,这是什么情况?好像戚方淮和夏瑗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恩爱啊!手臂间的恬然转着圆溜溜的眼睛,好奇地盯着几个人,大概她觉得很好玩,忽然“咯咯”地笑起来,一下子缓解了僵硬的氛围。

  “这孩子真可爱。”景又菡的注意力被恬然吸引过去,伸手捏了捏恬然的脸,想起当年自己失去的那个孩子,突然间指尖一颤,她像是被吓到般收回手。

  曲意璇没发现景又菡的异常,见她喜欢孩子,曲意璇要把孩子给景又菡抱,唇畔含着怜爱的笑,“刚满月,她一点也不怕生。”

  “可爱的都是别人家的,大半夜的逗什么孩子,回房睡觉。”不等景又菡接住孩子,林牧深走上前一把抓住她的后衣领,像是拎着小鸡一样连拖带拽地把景又菡弄进屋子里,随后“砰”一下摔上门。

  曲意璇满脸的吃惊,同身为影帝,林牧深的名气不比戚方淮低,她当然认识林牧深,没想到是个霸道总裁啊!

  这时戚方淮门口的季然向她颌首,曲意璇笑了笑回应,抱着恬然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

  ————

  范淑琴回来时恬然已经睡着了,她走过去坐在床上,拉着曲意璇的手低沉地说:“意璇,姨母要回A市了。你先在云南待一段时间,楼珏迹不会找到这里。”

  曲意璇点点头,世界之大,她的容身之地只有温哥华,但若是回温哥华,很快就能被楼珏迹找到,在云南这个远离尘世喧嚣的地方,楼珏迹估计大半辈子都找不到。

  “我刚刚看到戚方淮了。”范淑琴突然说起这件事。

  曲意璇的身子一颤,抿了抿唇对范淑琴解释道:“只是巧合,他来这里是拍戏的。我……”

  “他的目的是什么不重要,关键在于你意璇。”范淑琴打断曲意璇,脸色严肃语重心长地说:“你不要忘记了是黛霓依让我们家破人亡,你连自己的亲生父亲一面也没有见到。”

  “若不是戚家,你原本应该跟那些名媛闺秀一样每天山珍海味锦衣华服,我们母女怎么可能失散多年,你受那么多的苦?”范淑琴想到自己枉死在牢狱中的丈夫和晚景凄凉后来患病而死的亲生父母,以及为复仇她放弃曾经豪门长夫人的高傲而委身于陆政行。

  她失去了那么多,承受着那么大的屈辱和痛苦,范淑琴心里又疼又恨,渐渐泪湿眼底,连忙背过身去。

  “姨母。”曲意璇心里很不是滋味,黛霓依把范淑琴一家害得那么惨,就算她对亲生父亲根本没有什么概念,换成一个陌生人也会斥责丧尽天良的黛霓依,但戚方淮是无辜的啊!

  “当年的事跟戚方淮没有关系,我不会因此恨戚方淮,过去他们两兄弟对我那么好,我也恨不起来。”曲意璇语气坚决道。

  范淑琴气得胸腔起伏,但又竭力压制着情绪,眼中的泪水止不住地涌出来,“你不用恨他,我也没让你报复他。他们戚家权势遮天,我现在一无所有,就算想复仇也不可能。意璇,我只是不让你再和戚家人有任何牵扯,难道这么简单的要求你都做不到,你不能答应我吗?”

  “我……”曲意璇哑口无言,她确实已经和戚家人没有任何关系了不是吗?答应不答应范淑琴没有什么区别,戚方淮也对她视而不见撇清关系了,以后就这样吧!她谁也不惦记。

  曲意璇脑海里浮现出回国后“戚方淮”待她的种种好,那天在梅林中的表白和天台之上花海里的求婚,一切全都变成了过往,她心里痛苦不已,闭眼咬牙艰涩地应着范淑琴,“好,我答应。”

  范淑琴伸手把曲意璇拥入怀中,抚摸着她的头发满含着内疚道歉,“对不起意璇……”

  曲意璇浑身僵硬任由范淑琴抱着,目光怔愣地看着窗外无边的夜色。

  ————

  夏瑗回到房间后关上门,猛然一下子瘫在地上,脱臼的手臂下垂着,连抬也抬不起来,她疼得满头冷汗,喘息着几乎快昏厥过去了,这时突然从头顶上方传来男人嘲讽的话语,“看来你是勾引没成功了?”

  夏瑗整个人一抖,抬眸一下子对上男人阴鸷的双眸,他高大的身躯遮挡住了灯光,把她笼罩在阴影里,那张俊美的脸上带着怒气,惊得夏瑗差点从地上跳起来,顾北城怎么会来这里?

  他进自己的房间有没有其他人看到?如果被别人发现了他们两人的关系,他们的计划就功亏一篑了,这男人傻吗?

  “是不是被我说中了?”顾北城等不到夏瑗的回应,伸手一把将夏瑗从地上提起来压在门后,顾北城紧盯着夏瑗的胸口,眼睛里冒出了火焰。

  她穿着白色的浴袍,脖颈往下大片雪白的肌肤露出来,旖旎的风光若隐若现,恐怕里面是真空的吧?大晚上的穿成这样去戚方淮的房间,这女人就那么饥渴吗?

  “夏瑗,是不是最近这段时间我没有满足你?行啊!现在我就让你感受感受。”顾北城说着就把夏瑗身上的浴袍剥了,果真她里面什么也没穿。

  夏瑗生怕被人发现,脸色苍白地推着顾北城拼命挣扎,可越是这样,顾北城越想占有她,最终夏瑗还是没逃掉,被迫承受着狂风暴雨的摧残。

  顾北城贴着她的耳朵警告道:“我安排你嫁给戚方淮,并不是让你出卖自己的肉体。夏瑗,你是我的女人,如果敢让其他男人碰你,你就等着为自己的女儿收尸吧。”

  夏瑗睁大瞳孔怒瞪着顾北城,优柔是他的亲生女儿,他怎么能那么冷血对自己的女儿下手?明明只是把她当成泄欲工具,却如此霸道不允许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是不是男人都这样?

  夏瑗心里又怒又恨,但表面上不敢再反抗顾北城,闭眼任由男人为所欲为,到后来她只觉得自己的腰快断了,没支撑住眼前一黑陷入昏迷。

  顾北城此刻才注意到夏瑗脱臼的手腕和腰后大片的淤青,他面色一变,连忙退出来整理好两人的衣服,拍了拍夏瑗的脸语气慌乱地喊着,“夏瑗,我送你去医院。”

  顾北城也不管是否会撞上戚方淮的人,抱起夏瑗打开门就一路走去楼下,来不及回答问他怎么了的客栈老板,顾北城把夏瑗放进车里后,立即发动车子往诊所疾驰而去。

  ————

  第二天早上戚方淮几人吃早饭时没等到夏瑗,季然去楼上的房间也找不到人,客栈的老板见状告诉他们昨晚夏瑗被一个男人抱出去了。

  男人?戚方淮抬眸看向对面的林牧深,剧组的其他人没住在这里,跟在戚方淮身边的男人只有林牧深。

  “那个女人的死活跟我没有关系。”林牧深察觉到戚方淮审视的目光,他拧着眉宇有些不悦地澄清。

  季然回来告诉戚方淮夏瑗的车子不见了,戚方淮递给季然一个眼神,季然会意后给夏瑗打电话。

  “夏小姐说昨晚她让自己的助理过来送她去了医院。”季然收起手机在戚方淮身侧坐下来,不用戚方淮吩咐,她等会儿自然会查查夏瑗的助理。

  戚方淮神情自若地用餐,眼角余光瞥到一抹身影,他动作微顿,转头只见曲意璇抱着婴儿走下楼,戚方淮扬唇跟曲意璇打招呼,“这位女士不如坐下来跟我们一起用餐。你照顾着孩子也不方便,我的人可以帮你抱一会儿孩子。”

  闻言曲意璇浑身一僵,望过去便对上季然复杂的目光,同时耳边回响起范淑琴的话,曲意璇面无表情地拒绝,“不用了。”

  随后她让老板把早餐送到房间里,就抱着恬然回去了。

  楼下的戚方淮拧眉看着曲意璇的背影,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对几人说:“这个年轻的妈妈很怪。”

  “她可能是害怕我们抢她的孩子。毕竟她是一个人带孩子,防备深也很正常,往后我们尽量少靠近她。”季然面不改色地接道,本来这家客栈被他们包了,但老板告诉她已经有一个客人提前预定了,她给双倍的钱也不行,老板很有原则。

  结果没想到这位客人是曲意璇母女,也不知道曲意璇什么时候离开,如果真没办法了,她只能说服戚方淮换家客栈。

  戚方淮没多说什么,像是什么也没发生继续吃着早餐,季然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由于这部戏的女主是夏瑗饰演,夏瑗受伤了,没办法剧组只好暂停两天开工,不等夏瑗从诊所回来,戚方淮带着季然三个人去了附近的几个景点逛,直到晚上吃过饭四人踏着夜色归来。

  “你们回来了。”夏瑗正在等着戚方淮,看到人后她上前歉疚地说:“不好意思啊!因为我一个人而耽误了整个剧组的进程,我没什么事,中午就让助理送我回来了。”

  夏瑗身侧的助理弯身恭敬地问候戚方淮,季然看了戚方淮一眼,估计夏瑗已经和助理串通好了,老板昨晚也没看清那个男人的长相,暂时他们也查不到什么。

  “回房间休息吧,好好养着。”戚方淮俊脸上没什么波澜,吩咐季然扶着夏瑗去楼上,他浅淡的烟色眼眸一点点变得深邃,唇畔勾起笑意,侧过头低沉地对林牧深说:“先不要打草惊蛇,找个机会在夏瑗房间里装上微型摄像头。”

  守株待兔,他们在这里至少要待上半个月,那个男人能来第一次,想必很快还会现身,若是抓到夏瑗和谁有苟且关系,就是他反击的时候了。

  ————

  这两天曲意璇的手机一直没有开机,过着与世隔绝但惬意舒适的生活,范淑琴一大清早就离开了,临走前给恬然买了足够的生活用品,且往后范淑琴会吩咐曲家人再送来一些。

  晚上外面下起了暴雨,曲意璇把门窗关紧,但恬然好像还是很惧怕这样恶劣的天气,一直在床上嗷嗷大哭着,而曲意璇不知道的是一个多月大的婴儿已经会想人了,恬然哭闹不止渴望爸爸抱她。

  曲意璇使劲浑身解数哄恬然也不行,后来恬然发起烧,物理方法降不了温,曲意璇看着体温计上的39.5度,吓得一张脸陡然褪去了苍白,她连忙开机拨打救护车,但救护车赶过来至少需要两个小时,曲意璇触摸着恬然发烫的额头,耳边听着婴儿撕心裂肺的哭声,她眼眶变得通红,心中焦灼不已。

  曲意璇没再迟疑,穿上衣服后又把恬然包好,她决定自己开着车子去最近的诊所,结果刚打开门就撞上戚方淮,曲意璇愣了几秒。

  “孩子怎么了?”戚方淮就住在曲意璇隔壁的房间,听见婴儿的哭闹声很久没止,估摸着出了什么事,所以他过来问问,只是刚抬起手要敲门,曲意璇就抱着孩子出来了。

  曲意璇回过神,“发高烧,我现在送她去医院。”,忍着眼中的泪说完,曲意璇关了门就疾步往楼下走去。

  外面下这么大的雨,而且已经将近凌晨了,一个女人独自带着孩子怎么能让人放心?原本戚方淮不是多管闲事同情心泛滥的人,但回头看着曲意璇那抹纤瘦匆忙的背影,他鬼使神差地大步跟上去。

  “等等。”戚方淮在门口顺手拿了一把黑色的雨伞,伸手拽住要冲出去的曲意璇,“我开车送你们过去。”

  曲意璇动作微顿,外面一片漆黑,树木被大风吹得剧烈摇晃着,连头顶的灯光似乎也一闪一闪的,戚方淮伟岸的身躯伫立在面前,忽然间曲意璇忘记了所有的是是非非,脑海里浮现出的全是这个男人对她的好。

  “嗯。”曲意璇点点头,转开脸掩饰着自己涌出热泪的眼睛。

  戚方淮撑开雨伞遮在头顶,听着恬然的哭闹,他拧着眉宇伸出手臂,“把孩子给我抱,你不方便。”

  曲意璇迟疑片刻后把恬然给了戚方淮,戚方淮一手撑着伞,只用一条强壮的手臂就把恬然抱得严严实实,两个大人和一个孩子走入雨中。

  或许是戚方淮的怀抱太宽厚温暖了,恬然竟然奇迹般不哭了,咬着自己的手指头,仰着一张小脸动也不动地盯着戚方淮,眉开眼笑的,戚方淮一滴雨也没让恬然淋到,也尽量把雨伞往曲意璇那边倾。

  五十多米的距离,两人很快到了戚方淮的车边,戚方淮让曲意璇抱着孩子先坐进去,他站在车门外为母女撑着雨伞。

  黑夜中车灯的映照下戚方淮宽厚的左肩被雨水淋湿,他出来时只穿着白色的衬衣,可以清楚地看到精壮的肌肉,曲意璇坐进去后瞥了一眼,只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像是一座山般屹立不倒,她蓦然别开脸,心酸至极。

  戚方淮发动车子往最近的医院疾驰而去,恬然一转到曲意璇的怀里,又开始嗷嗷叫起来,握起的小拳头在半空中挥舞着,晃动下金色的铃铛“叮铃铃”地响,显得这个阴冷的风雨夜都温馨了。

  戚方淮一手掌控着方向盘,腾出另一手试探性地抚上恬然的脑袋,恬然跟见到猎物似的,反应极快地抓住戚方淮的手指,放到嘴里咬着。

  戚方淮愣了几秒,扬唇忍俊不禁地笑着对曲意璇说:“你这个孩子真有趣。”

  外面大雨倾盆,视线快要被遮挡了,雨刷一下下扫过挡风玻璃,密封的车子隔绝了外界“哗啦啦”的暴雨声,灯光不甚明亮,曲意璇看到戚方淮漆黑眼睛里满满都是宠溺和怜爱,心里骤然一疼,她低头压着情绪若无其事地说:“孩子可能是想爸爸了。”

  “是吗?”戚方淮很想问曲意璇为什么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孩子的爸爸在哪里?但又觉得他只是和曲意璇见了几次面,连曲意璇的名字也不知道,问多了不合适,他只好咽回脱口而出的话,瞥了孩子一眼说:“她的眼睫毛好长,是女孩子吧?”

  “嗯。”曲意璇越来越发现戚方淮的反常,好像不是故意装着不认识她,他这是怎么了?

  曲意璇担心着恬然,一时间也顾不上那么多,路上不断地逗着孩子笑,路灯一盏盏闪过去,车子里很静谧,只有恬然“呵呵”很欢快的笑声,女人臂弯里抱着她,眉梢眼角全是怜爱。

  戚方淮偶尔瞥过去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悸动不已,手下慢慢地攥紧方向盘。

  戚方淮的车技很好,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最近的诊所,伸手接过孩子抱在怀里和曲意璇一起走进去找医生,所幸曲意璇在客栈时给恬然的物理降温起了作用,恬然及时被送过来,医生诊治后并没什么大碍,给孩子开药打针。

  恬然始终没有松开戚方淮的手,在戚方淮的逗弄下打针时她也只是嚎了两声,医生收好注射工具,抬头对戚方淮和曲意璇说:“你们是孩子的爸爸妈妈吧?外面下着雨,今晚不要回去了,也让孩子住院观察一天。”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