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109章:原来是她误会了戚方淮

第109章:原来是她误会了戚方淮

  “医生你误会了,我不是孩子的爸爸,我只是看她们孤儿寡母很可怜,就送他们过来。”戚方淮见曲意璇愣住,他连忙温和地笑着对医生解释。

  医生点点头没多说什么,将他们带入一个房间,指了指靠墙的床让曲意璇把孩子放在那里。

  戚方淮伸手接了孩子,“给我吧。”

  曲意璇心不在焉的,闻言猛地回过神,任由戚方淮把孩子抱走,她怔怔地盯着男人宽厚的背影,心里苦涩,以往戚方淮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她是他的女人,而现在却急于和她撇清关系。

  戚方淮要把恬然放在床上,可刚松手恬然就嗷嗷叫起来,没办法戚方淮只能抱在怀里。

  但他身上的白衬衣湿了,肌肉若隐若现有种别样的性感和狂野之感,头发也往下滴着水,戚方淮动作微顿,抬起一只手解开扣子,抱着恬然就把衬衣脱了。

  男人**的上半身露出来,蜜色的肌肤,八块精壮的腹肌,肌肉凸出又紧实,一看就属于那种很有力量和爆发力的,戚方淮是真正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他抬眸看着站在门口的曲意璇,“给我找条干毛巾来。”

  曲意璇的视线移过去,差点尖叫出声,抬手哆嗦地指着戚方淮,她结结巴巴说不出完整的话,“你……你!”

  “虽然这是我第一次在外人面前露肉,你也不至于如此激动吧?”戚方淮的眼睫毛被雨水打湿了,那双眸子越发显得漆黑,在灯光下盈盈发亮,温润的样子和他强壮的身躯形成了对比。

  事实上他出道这么多年,从没拍过吻戏和裸戏,多少粉丝期待他在荧屏上露一次,然而他并没有满足他们的要求,曲意璇是唯一看过他半裸的人。

  曲意璇脸一红立即转过身,落荒而逃着出去给戚方淮拿了毛巾过来。

  戚方淮手臂间抱着恬然,不方便,曲意璇咬着唇,只好站在戚方淮面前,动作轻柔地给他擦身上的水珠子。

  男人的胸膛宽厚又温暖,比盖着被子还舒适,恬然眉开眼笑的,小手在戚方淮硬邦邦的肌肉上胡乱抓着,好像很好玩似的,嘴里“咿呀咿呀”地嚎叫着。

  戚方淮觉得好笑,婴儿在他手臂间只是那么一小团,他的心都要融化了柔软到极致,低头满眸子笑意地凝视着粉粉嫩嫩的婴儿,突然开口对曲意璇说:“我还没结婚,但看你女儿可爱,就想要个女儿,不如让我做你女儿的干爸吧?”

  这是什么意思?曲意璇给戚方淮擦肩膀的动作僵住,抿紧唇许久不语,戚方淮真是太奇怪了,这是他靠近她的新手段吧?

  正这样想着,曲意璇不经意间看到戚方淮肩背上的一块胎记,她猛地睁大眼睛,怎么会这样?!

  记得当初她问过戚方淮你和戚方溯是孪生兄弟,真的没有不同之处吗?戚方淮直接把身上的衣服脱了,指着背后的一块拇指大的红色胎记告诉她,戚方溯没有。

  她也没害羞,仔仔细细地看了一会儿,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此刻这块胎记出现在她以为的“戚方溯”背上,曲意璇的脑子“轰”地炸了,想起那天在戚氏办公室里戚方淮对简约说的话,“九年前在事故中死的是谁,活下来的又是谁,简约你心里很清楚,只是一直不愿接受事实罢了。”

  难道其实是戚方溯死了,戚方淮用戚方溯的身份活下来,并非她以为的戚方溯一直在冒充戚方淮?某个答案呼之欲出,曲意璇的手慢慢抚过戚方淮后背上的胎记,眼眶微红,泪水渐渐涌了上来。

  女人冰冷的指尖触碰上来,戚方淮酥麻之下浑身一震,整个人都僵硬紧绷着,回头想问曲意璇怎么了,但不知道曲意璇的名字,他只好试探性地说:“那个……你怎么了?”

  曲意璇抬眸对上戚方淮的目光,他眼中不再有她熟悉的痴恋和温柔,相反是淡淡的疏离和绅士,这让曲意璇心里翻江倒海,哪怕竭力保持着平静,抖动的话语还是出卖了她,“没什么,你后背上胎记吓到我了。”

  “是吗?”戚方淮扬唇,曲意璇的手离开,他无奈地笑着说:“那就没办法了,这是娘胎里带出来的。以后我喜欢的人如果跟你一样也被吓到,我就找整容医生给抹掉。”

  以后吗?曲意璇愣住,也就是说戚方淮现在还没有喜欢的人,他到底是怎么了?

  曲意璇想问出来,耳边回响着范淑琴的一番话,她又生生地咽下去,抬手把毛巾盖在戚方淮的脑袋上,她给他擦着头发,漫不经心地应着,“哦。”

  戚方淮拧起修长的眉宇,总觉得自己和这个只见过几次面的女人之间存在着什么,否则这女人在他面前怎么总是无缘无故的走神,用欲语还休的目光“勾引”他?

  两人忽略了恬然,恬然不安分地在戚方淮的臂弯里踢着小短腿,抓着戚方淮的胸肌嗷嗷叫,戚方淮连忙低下头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于是下一秒她就又欢快起来,戚方淮忍俊不禁地捏了捏恬然的小脸蛋,这孩子真是……太激灵。

  曲意璇心乱如麻,脑子里各种猜测闪过去,很快给戚方淮擦干了头发,见戚方淮被淋湿的衬衣放在床边的木质椅子上,她拿起来往洗手间里走,“我给你洗洗,晾一夜应该会干。”

  “好。”戚方淮应着,转瞬间曲意璇的身影就不见了,外面狂风暴雨,屋子里的灯光很明亮,却冷冷清清的,戚方淮半裸着身子觉得有些冷,反正也放不下恬然,于是他抱着孩子起身走到洗手间,站在门边看着低头洗衣服的女人。

  她大概知道他的衬衣昂贵,所以动作很轻柔没用力,没有洗衣粉,她用得是洗手液,所幸他的衣服也不脏,放水里漂一下再拿出来就可以了。

  期间戚方淮看到曲意璇额前的一缕头发散下来,他走过去腾出一只手把头发别到耳朵后,凝视着曲意璇的侧脸低沉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曲意璇浑身一颤,手中的衬衣掉在洗脸台上,猛地转头盯着戚方淮,她满脸的不可置信和震惊,这一刻曲意璇终于确定了,原来戚方淮不是装的,他根本就忘记她了,为什么会这样?

  曲意璇想起医生说得简约精神有问题,患上了选择性失忆症,那么有没有可能戚方淮也是这样?现在她搞清楚了,简约之所以失忆是因为不愿接受戚方溯的死,戚方淮忘记她了,也是同样的原因吗?

  她带给他的伤害和痛苦太大了,只有从此不再记得她,戚方淮才解脱了啊!突然间得知了太多真相,曲意璇一时接受不了,脸色惨白身子晃动着差点昏厥过去。

  “你怎么了?”戚方淮扶住曲意璇的胳膊,满眼关怀地问。

  曲意璇很久没有从打击中缓过来,是她误会了戚方淮,而就在她意识到自己的愚蠢和错误之际,戚方淮竟然已经不认识她了,这是命运在惩罚她吗?大概这世间最悲哀的就是追悔莫及。

  曲意璇的胳膊撑在洗手台上,泪水猝然从眼中滑落而出,戚方淮一直等着她的回答,良久后她抬头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扬唇笑了笑说:“alice,我的女儿叫恬然。”

  既然忘记她戚方淮就能幸福,那就忘记吧!她和戚方淮之间隔着深仇大恨,并且她的女儿是楼珏迹的,过去她亏欠戚方淮的太多,一直在连累戚方淮,她给不了戚方淮一辈子,放手就是最大的成全。

  曲意璇闭眼,心里泪如雨下。

  “哦。”戚方淮有些失落,曲意璇不愿把自己的真实姓名告诉他,可见不打算与他深交,或许曲意璇只是带着孩子来云南旅游的,在途中与他邂逅,不久他们就各奔东西,成为彼此生命的一个过客,既是如此,何必追根问底?

  于是戚方淮也释然了,灯光下他温润地笑着对曲意璇说:“我叫戚方淮,这次来云南是旅游的。”

  曲意璇不像其他粉丝见到他真人那么疯狂,估摸着并不认识他这个曾经的音乐天王、如今家喻户晓的影帝兼戚氏总裁,那他就把自己当成最平凡的人与曲意璇相交,这样也不会给曲意璇造成什么压力。

  曲意璇点点头,把戚方淮的衬衣拧干了拿出去,这里也没晾衣架,她只好将就着把衣服搭在那个木质椅子上,转头看到戚方淮跟在身后,像是一会儿也离不开她、很依赖她,尤其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曲意璇心里很暖。

  只是戚方淮半裸着让她脸红不敢看,另一方面担心戚方淮着凉了,曲意璇迟疑片刻后,把自己身上的毛呢大衣脱下来,递给戚方淮说:“你披着我的衣服吧。”

  曲意璇只穿着修身的黑色羊毛衫,她细软的腰肢和胸前的轮廓被勾勒出来,之前戚方淮觉得曲意璇太瘦,可现在一看真是凸凹有致很有料,戚方淮有点移不开目光。

  这样的深夜里他的目光滚烫,喉咙发紧又沙哑,觉察到气氛过于暧昧,他连忙别开眼睛看着窗外的暴雨,试图浇熄心中的悸动和火热,“我不冷,你穿着吧。男人的体质比女人强,你当心自己不要感冒了。”

  曲意璇也感到自己的举动可能要引起误会,于是只好把衣服穿回身上。

  戚方淮弯身腾出一只手掀开床上的被子,转头对曲意璇说:“离天亮还有五个多小时,你睡会儿吧。我来照顾恬然就可以了。”

  曲意璇闻言心酸至极,想到戚方淮曾经说即便孩子不是他的,他也会接受当自己的亲生女儿,可戚方淮现在对她好完全是因为一个男人的担当和绅士风度,换做其他任何一个陌生母亲,他恐怕也是这么温柔体贴吧?

  曲意璇竟然有些吃醋,可想想又觉得好笑,哪有人吃自己的醋?大半夜的在暴风雨中戚方淮陪着她一起折腾,她已经很过意不去了,如果自己睡了,让戚方淮照顾恬然,她也太不厚道了。

  “没关系。”曲意璇笑着说,长夜漫漫总要找点事做打发时间,想了想曲意璇去外面给医生要来一副扑克牌,搬过两张椅子,她和戚方淮并肩坐下,扑克牌放在床上,“随便玩点什么吧。”

  戚方淮臂弯里轻轻松松地抱着恬然,眉梢眼角全是笑意,“好。”

  单人床靠着墙面,很窄,两人玩着扑克牌,恬然这会儿越来越精神,戚方淮刚抽了一张牌,她就伸出小手抢了过去。

  曲意璇看到了戚方淮的牌,几张都比自己的小,于是她耍赖掏出钱赌大的。

  戚方淮没带钱包,只好借了曲意璇的钱,也不拆穿曲意璇,跟着把钱压下去,曲意璇第一局赢了不少,然而戚方淮每次的牌都比她大,运气不行,到后来她的钱输光了,反而给戚方淮借。

  恬然在戚方淮臂弯里扑腾,“咯咯”笑着似乎在鄙视曲意璇,曲意璇输得“倾家荡产”,顿时觉得很无聊,她有些昏昏欲睡的,没过几分钟,撑不住趴在床上竟然睡着了。

  戚方淮收钱的动作一顿,迟疑片刻把恬然放在床上,恬然张着小嘴就要嗷嗷,戚方淮见状连忙用手压着她的唇,“嘘,等会儿再抱你。别吵醒了妈妈,让她睡一会儿。”

  也不知道恬然有没有听懂,眨巴着乌黑又明亮的眼睛,戚方淮松开手时,她竟然不嗷嗷了。

  “真乖。”戚方淮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俯身在婴儿额头上印下一吻。

  随后戚方淮的手臂穿过曲意璇的膝盖,把曲意璇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后,他遵守承诺抱起不愿睡觉的恬然,坐在椅子上拿着扑克牌和恬然玩耍。

  恬然也不闹腾特别乖,但两点钟的时候她饿了,坐在戚方淮腿间往床上爬,小手掀着曲意璇的衣服,嗷嗷叫着要吃奶。

  戚方淮见状一惊,连忙拽回恬然的小手,恬然回头眼中噙着泪困惑地瞅着他,他抱起恬然大步往外走去,关上门后戚方淮问医生有没有奶粉,先喂一点给恬然吃。

  值班的医生摇摇头,戚方淮拧着眉头,怀里的恬然饿得哭闹不止,他心疼得要命,就算让季然买了奶粉送来也需要很长时间,何况这边没有二十四小时便利店。

  戚方淮正打算叫醒曲意璇,开门时曲意璇恰好走出来,知道恬然饿了,她连忙把恬然接到怀里,返回屋子里准备给恬然喂奶,但突然想到戚方淮还在,抬起头要让戚方淮回避,结果只听见门从外面被匆忙关上的“砰”声响。

  曲意璇微愣,戚方淮这是慌了?没想到他还挺自觉,曲意璇心里五味陈杂,胡思乱想着低头喂恬然。

  恬然吃饱喝足后就困了,曲意璇摸了摸恬然的小屁股,湿了,但她走得匆忙没有带尿不湿来,把恬然放在床上后,曲意璇打开门走出去找医生,“医生,你们这里有尿不湿吗?”

  医生已经回房间睡了,坐在那里的人换成了戚方淮,戚方淮正盯着外面的大雨发呆,闻言他回过神看向曲意璇,抿了抿薄唇说:“我估计这里没有,客栈有是吗?我打电话让季然送来。”

  曲意璇觉得大半夜的太麻烦了,本来想阻止戚方淮,但戚方淮打给季然的电话已经接通了,听着戚方淮吩咐季然,曲意璇连忙提醒道:“记得让她拿来你的衣服和外套。”

  戚方淮点点头,简单交代了季然几句,收起手机后,他长身而起走过去和曲意璇并肩站在屋檐下,雨势小了,淅淅沥沥的,夜色浓重,眼前朦朦胧胧的,意境不错。

  戚方淮和曲意璇谁也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戚方淮突然唱起歌,是他出道时的成名曲,自己填词作曲的,曲意璇怔愣地听着,心情无比复杂,渐渐泪湿眼底。

  这些年戚方淮没出过单曲,于是清唱完一首,他唱了现在很流行的薛之谦的那首《你还要我怎样》:“你还要我怎样,要怎样

  你千万不要在我婚礼的现场

  我听完你爱的歌,就上了车,爱过你很值得

  我不要你怎样,没怎样

  我陪你走的路你不能忘

  因为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后来我的生活还算理想

  没为你落到孤单的下场

  有一天晚上,梦一场

  你白发苍苍,说带我流浪

  我还是没犹豫,就随你去天堂

  不管能怎样,我能陪你到天亮……”

  曲意璇早就泪如雨下了,大概戚方淮只是随便拎出来一首唱,可曲意璇却听得心痛如刀绞,是啊!戚方淮忘记她以后,过得反而比以前更好了不是吗?

  “怎么了?”戚方淮见曲意璇哭了,心抽搐了一下,仿佛只是个习惯,他抬手擦着曲意璇脸上的泪,“是不是这首歌太伤感了,让你想到了什么过往?抱歉,我也只是随便唱唱。”

  曲意璇猛地抓住戚方淮的手腕,抬头泪眼朦胧地凝视着男人,耳边雨声滴答滴答的,灯光摇曳,曲意璇久久看着男人俊美的脸,情绪几乎快要崩溃了,她张口很想对戚方淮说对不起,可说了又怎么样?

  她和戚方淮回不去了,也注定这辈子无法在一起,既然戚方淮忘记一切后活得更好,她就不该再打扰了不是吗?

  “没事,都过去了。”曲意璇放开戚方淮,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转身走进屋里,“我去看看恬然。”

  戚方淮高大的身躯伫立在原地没动,男人总是对有故事且神秘的女人感兴趣,无疑曲意璇就是这类,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引着他的心,弱质纤纤的还带着一个多月大的婴儿,就更让他心疼了,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想保护曲意璇的念头。

  但很显然曲意璇在抗拒他,她把自己封闭起来,不希望他触碰她的内心,走入她的世界。

  戚方淮的两手攥起来,紧抿着唇心里很挫败,这些年多少女人对他趋之若鹜,偏偏这次他碰上了一个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女人。

  季然开车赶来时天已经亮了,看到戚方淮没穿衣服,她吓了一跳,连忙把拿来的衬衣递给戚方淮,蹙眉问:“发生什么事了二少?”

  戚方淮摇摇头没多说什么,眼眸低垂穿着衣服。

  季然心里很不安,大概可以猜到今晚发生的事情,不知道戚方淮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她看着戚方淮试探性地问:“二少,你和那位年轻的妈妈……”

  话还没说完,曲意璇就抱着恬然出来了,看到季然后,曲意璇颌首跟她打招呼。

  季然淡笑着回应,至此无言。

  恬然的病好了,三人一起返回诊所,戚方淮一人开车,本来想让曲意璇坐自己的车,但曲意璇已经走过去进了季然开来的车里。

  戚方淮薄唇微抿,最终没说什么。

  “季助理,方淮是失忆了吗?”途中曲意璇喂着恬然吃奶,目光落在前面戚方淮的车子上,到底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季然知道瞒不住曲意璇,于是点点头应着,“是的,跟简小姐一样是选择性失忆。”

  “我明白了。”曲意璇眼底微湿,难怪那天季然会给她发短信,她看得出来季然喜欢戚方淮,大概所有希望戚方淮幸福的人,都不想让她再打扰戚方淮现在的生活吧?看来她需要换家客栈了。

  季然手下握紧方向盘,刚刚她敏锐地发现戚方淮看曲意璇的眼神已经不对劲了,心里很清楚戚方淮爱曲意璇爱得太深,所以即便被催眠了,还是控制不住地靠近曲意璇。

  无论何时曲意璇对戚方淮都有极大的吸引力,如果和曲意璇相处久了,想必戚方淮还是会爱上曲意璇,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能让曲意璇和戚方淮有任何交集。

  但季然自认为做不出赶曲意璇走这种事,她只有劝戚方淮换个地方,然而没等季然对戚方淮说,他们几人在楼下吃早餐时,曲意璇怀里抱着恬然,另一手里拉着行李箱走了过来。

  “你要离开?”戚方淮见状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脸色微变,几步走到曲意璇面前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曲意璇淡笑着摇摇头,不敢面对戚方淮那双温柔的眼睛,她别开脸不以为然地说:“是啊!我来这里是旅游的,在你们到之前我已经待了半个月之久,旅程结束我该走了。”

  “去哪里?”这话问出来戚方淮只觉得胸口堵得慌,喉咙滚动着嗓音沙哑,费了很大的力才说出这么一句,“再住一段时间不可以吗?”

  曲意璇还是摇头,并没有告诉戚方淮自己去什么地方,因为她也不知道,应该就在附近吧!反正只要碰不上戚方淮就可以了。

  曲意璇抱紧怀里的恬然,“再见。”,道别后,她侧过身就走了。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