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110章:你若是躲着我,我就一直跟踪你

第110章:你若是躲着我,我就一直跟踪你

  外面的天空放晴,远处峰峦叠嶂郁郁葱葱的一片,云南风光优美,云朵像是棉花糖一样看起来柔软又漂亮,戚方淮伫立在原地目送着曲意璇离开,她抱着孩子,背影单薄又纤瘦。

  戚方淮突然想到什么,几个大步追上去拉住曲意璇的胳膊,“alice你去哪里?我让季然送你。”

  虽然不知道他和曲意璇会发展到哪种地步,但至少他不想让曲意璇就这么离开了,留下个联系方式,以后他们经常联系不可以吗?

  “不用了。”曲意璇摇头礼貌又疏离地拒绝,既然戚方淮已经忘了她,那就当这次是萍水相逢吧,不要再走进彼此的世界了。

  曲意璇慢慢地拂开戚方淮的手,蓦然转身而去,一瞬间眼中的泪滑落而出。

  恬然大概察觉到了离别的伤感,她被曲意璇抱着趴在妈妈的肩膀上,戴着铃铛的胳膊费力地挥舞着,在曲意璇怀里扑腾着嗷嗷大叫。

  曲意璇抬手把她的脑袋按在胸口,没回头疾步走出了客栈的院子。

  戚方淮还想追上去,这时季然走上前劝着他,“算了二少。每个人都有她自己的生活,既然这位年轻的妈妈不喜欢与人交往,你就不要勉强了。”

  “是吗?”戚方淮顿住脚步,没看季然似乎在自言自语,这附近没车,曲意璇只能抱着孩子,手中拉着行李箱一直往前走,她的身影越来越模糊,直到消失在戚方淮的视线里,戚方淮侧过脸对季然说:“直觉告诉我她是故意躲着我。”

  “季然,我是不是认识她?”过去很多女人戚方淮连面也没见到,就让季然打发了,所以季然认识的女人他不一定有印象,但他认识的女人,季然一定知道。

  季然心里猛地一惊,面上保持着镇定回答戚方淮,“在这家客栈我是第一次见这位年轻漂亮的妈妈,二少以前是否认识她,我就不清楚了。”

  他没任何印象,季然都这样说了,看来是他自作多情了,戚方淮收回目光,转身坐到餐椅上,几人继续吃着早餐,期间他抬头对夏瑗说:“我们不在这里住了,等会儿去剧组那家客栈。你受伤了,跟剧组同吃同住方便工作。”

  夏瑗没什么意见,这两天她心不在焉的,不敢跟戚方淮几人共处,生怕自己暴露了什么,她必须要安分低调了,夏瑗胃口不太好,打过招呼后就上楼收拾东西了。

  戚方淮瞥过去一眼,声线低沉地吩咐景又菡,“我们过去那家客栈以后,你偷偷回来这里,等着看看老板口中的那个男人是否会来找夏瑗,切勿打草惊蛇。”

  “明白了。”景又菡点头。

  一个多小时后几人离开客栈,虽然戚方淮搞突袭出乎季然的预料,但反正曲意璇已经离开了,只要不再碰上曲意璇,他们住在哪里都一样。

  景又菡按照戚方淮的嘱咐,故意跟着一起搬到这边的客栈让夏瑗看到后,她换了衣服戴上帽子低调地离开,很快返回了之前的那家客栈。

  原以为要守株待兔好几天,结果没想到这天晚上凌晨一点多顾北城竟然来了,敲夏瑗房间的门没有人回应,他只好去楼下问守夜的老板戚方淮几人去了哪里。

  “早上他们就走了。”老板认出了顾北城是那天晚上的男人,他拿着手机发了一条微信给景又菡,因为景又菡告诉他这人是她的朋友,如果他再来,就一定通知她。

  顾北城攥起手指,夏瑗还真是过河拆桥忘恩负义,那天晚上如果不是他送夏瑗去诊治,夏瑗不疼死才怪,早上走了,竟然也不告诉他,让他白跑一趟。

  “谢谢。”顾北城说着从钱包里抽出十张红钞票放在柜台上,低沉地对客栈老板道:“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来过。”

  顾北城迈开长腿就要走,下一秒背后传来景又菡带笑的声音,“顾总来了怎么没有提前通知?若非我返回客栈拿落下的东西,恐怕真不知道顾总来探班了。”

  这部电影与顾氏有合作,原本男女主是戚方淮和简约,但简约因病退出娱乐圈,顾北城提议让夏瑗饰演女主,一来夏瑗确实符合女主的气质,再者,他让戚方淮捧红自己的未婚妻。

  戚方淮以自己工作忙为借口,把男主角换成了林牧深,于是一众人就来云南这里拍戏了,景又菡直接给顾北城找好了说辞,顾北城也只能被动地应着,“现在你知道我来了,也不晚。”

  景又菡点点头,她虽然只是一个经纪人,但多年来阅历深厚见惯了各种大场面,即便是在顾北城这样的狐狸面前,她也还是不卑不亢的,淡笑着对顾北城说:“我们现在和剧组同住一家客栈,顾总若是不嫌弃的话,跟我一起过去吧?”

  “好。”顾北城眼眸微眯从容地应着,出了客栈后他和景又菡开各自的车子离开,途中收到夏瑗的短信,夏瑗警告他回a市,最近不能再找她了。

  顾北城嘴角勾出一抹邪佞的弧度,夏瑗这是要赶走他,她好有机会勾引戚方淮吗?还是夏瑗害怕戚方淮会发现什么?

  呵!顾北城不以为然,自从戚方淮被他逼着签下与顾氏的合作后,他就不把戚方淮放在眼里了,戚氏现在太弱,很快他就成功了,根本不忌惮戚方淮。

  如果戚方淮真的发现了他和夏瑗有不伦关系,却因为公司而必须忍气吞声戴了这个绿帽子,对戚方淮来说不是更大的耻辱吗?

  夏瑗越是喜欢戚方淮,他越想毁掉戚方淮。

  ————

  景又菡回到客栈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戚方淮,戚方淮听后抿唇不语,抬眸与季然对视一眼,两人心照不宣。

  “你们不要眉来眼去的。”林牧深很不喜欢平日里戚方淮和季然的默契,好像他和景又菡很没有存在感似的,他皱眉分析道:“顾北城这个姐夫和夏瑗肯定有暧昧关系。”

  “难怪他想捧红夏瑗。他逼你娶夏瑗,实则是把夏瑗安插在你身边做卧底,顾北城这盘棋下得不小啊!他肆无忌惮地出入夏瑗的房间,赢了一局,就把我们当成傻白甜了是不是?”

  戚方淮扬唇不置可否,自己的准未婚妻和别的男人有苟且关系,他不仅没发怒,反而乐见其成,毕竟姐夫和小姑子通奸这罪名可大了,比封碧芝和陆政行两人还严重,只要拿到实质性的证据,他就可以把夏瑗和顾北城送入地狱。

  戚方淮没多说什么,按照原计划吩咐季然找机会在夏瑗的房间装摄像头,随后他摆摆手让他们三人都去休息。

  但季然走到门口时又顿住脚步,抿了抿唇回头喊着戚方淮,“二少。”

  “怎么了?”戚方淮失眠,刚刚一直在工作,到现在还没洗澡,此刻他正抬手解着衬衣扣子,动作微顿看向季然。

  季然欲言又止,良久后摇头若无其事地跟戚方淮道晚安,“没什么,我回房了。”

  “嗯。”戚方淮没多问,毕竟季然有自己的**,他现在唯一最想探究的是那个带着孩子叫alice的女人。

  从浴室出来后戚方淮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满脑子都是alice的一颦一笑,这三十多年来他的人生很单调,最初他的世界只有音乐,后来变成戚方溯,他有了复仇的信念和代替戚方溯承担家族的使命,除此之外未曾对什么牵肠挂肚过。

  想来也可笑,他自认为自己不是同性恋,但以往竟然没有对哪个女人动过心,而自从在云南这个美丽的地方遇见alice后,不说喜欢吧,至少他有种强烈想靠近alice的**,然而可悲的是alice走了,不知道他们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面。

  戚方淮抬起手掌盖住脸,不知为何胸口堵得慌又泛疼,于是更加睡不着了,干脆起身走出去准备到楼下吹吹风,然而刚到走廊,他就听见从尽头的那个房间里传来一阵阵婴儿的啼哭。

  戚方淮猛地顿在原地,想到那天晚上恬然半夜哭闹,他竟然有种激动和狂喜之感,毫不犹豫地大步走过去敲门。

  “抱歉,孩子打扰到你休……”曲意璇怀里抱着恬然一手打开门,话说到一半抬头看到站在走廊里的男人,曲意璇顿时愣住了。

  戚方淮没想到真的是曲意璇和恬然,短暂的诧异后,他眉梢眼角漾开笑意,抬起胳膊一手扶在门框上,垂眸凝视着女人怀里的恬然,语气无比的温柔怜爱,“孩子怎么了?需要我帮忙吗?”

  曲意璇猛地回过神,心里恼怒,一脸冷若冰霜地质问戚方淮,“你是不是跟踪我?”

  她真不信了,早上从那家客栈离开后,坐了半个小时的车到这里,结果竟然又碰上了戚方淮,天下有这么多巧合吗?

  “你为什么觉得我是在跟踪你?”戚方淮拧着俊逸的眉宇反问曲意璇,伸出手捏了捏恬然的脸,视线则是盯着曲意璇,一字一字道:“除非你是故意躲着我。”

  曲意璇无言以对,干脆也不辩解了,抱着恬然往后退出几步,“这么晚了,戚先生还是回房休息吧!”,说完曲意璇就要关门。

  戚方淮拦住门框,“等等。”

  男人的手差点被夹到,曲意璇大惊之下连忙把门打开。

  戚方淮扬眉,戏谑地笑着说:“你确定一个人能哄好孩子?我看恬然是因为想我了,知道我来了这家客栈,她哭闹着找我呢!”

  “……”妈的智障,什么时候戚方淮的脸皮变得这么厚了?曲意璇想说些什么。

  谁知戚方淮直接走进来,不费吹灰之力把恬然从她怀里抢了过去,下一秒恬然就不哭了,功夫比变脸的表演者还深,当即眉开眼笑的,挥舞着肉乎乎的小胳膊拽着戚方淮的衣服。

  “你看是不是?”戚方淮握住恬然的小手,低头在恬然脸上亲了亲,眼眸微眯威胁道:“恬然是真的想我这个干爸爸了。alice,你如果再抗拒我,我就认为你是故意躲着我,到时候我一定会如你所愿跟踪你。”

  “……”曲意璇抬手按着太阳穴,她真是进退两难,目光瞥见恬然在戚方淮的逗弄下欢快地笑着,曲意璇觉得恬然不是亲生的,简直是猪队友啊!

  曲意璇没办法,只好从里面关上门,跟在戚方淮身后走进房间,所幸有个孩子,否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曲意璇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麻烦你了。”曲意璇也就只有白开水能招待戚方淮,于是倒了一杯水递给戚方淮,自从把恬然带在身边后,曲意璇越发体会到做一个母亲的辛苦,吃不好睡不好的,更是担心孩子生病,对于她来说熬夜已经很正常了。

  这家客栈倒是很贴心有专门的房间,戚方淮把恬然放在婴儿床上,边跟恬然玩耍,回头笑了笑对曲意璇说:“没关系。我是恬然的干爸,都是我应该做的。”

  曲意璇头痛欲裂,她并没同意让戚方淮当恬然的干爸啊!算了,戚方淮现在很霸道总裁,估计她拒绝也没用。

  曲意璇在心里无奈地叹气,看来明天她又要换地方了,真不信第三次还能碰上戚方淮。

  恬然很快就睡着了,原本戚方淮还想跟曲意璇说会儿话,但曲意璇已经对他下了逐客令,“谢谢戚先生。你早点休息,晚安。”

  戚方淮抿紧薄唇,伟岸的身躯伫立在床边没动,夜色深沉,屋子里只有一盏灯亮着,便显得此刻的氛围很静谧沉寂,戚方淮胸口堵得慌。

  曲意璇清楚地看到男人眼中一闪而逝的失落,这让她想起之前的戚方淮,对于她的冷漠戚方淮总是哀伤得让人心疼,曲意璇猝然别开目光,闭眼两手慢慢攥在一起。

  那个时候她不懂戚方淮的隐忍和付出,总是伤害戚方淮、挥霍他给的感情,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每次抗拒都是在戚方淮胸口上插刀子,而现在虽然她懂了,可却不得不装着冷血把戚方淮推开。

  “你也早点休息。”最终戚方淮咽下所有的话,点点头转身往外走去,到门口他停下回头凝视着曲意璇,抿了抿薄唇说:“但愿明天早上还能看到你。”

  闻言曲意璇浑身一颤,心中剧痛,听着门被关上的响动,泪水从紧闭的双眼中流出来,曲意璇在心里呢喃,“对不起方淮。”

  行李箱里的东西拿出来没多久,曲意璇连夜又把所有的东西收拾好,恬然五点钟醒了,喂了恬然吃饱后,外面的天色刚刚亮。

  曲意璇一手费力地抱着孩子,另一手拉着行李箱走出去,这几天的颠沛流离下她真觉得自己变成了女汉子,自嘲地想着,曲意璇从外面关上门。

  谁曾想刚转身就看到斜靠在墙壁上的戚方淮,曲意璇大惊,“你……!”

  “你果然是在躲着我。”戚方淮好整以暇地抱着手臂,身上比昨晚多了一件黑色外套,透着寒意,眉宇间也有些疲惫,漆黑的双眸却是咄咄逼人,走廊晕黄的灯光下男人勾唇讥诮地说:“如果不是我聪明在这里等着你,恐怕就让你跑了吧?”

  他从昨晚离开后就一直守在门外?曲意璇被戚方淮盯得心慌意乱,抱紧恬然别开头说:“我为什么要跑?昨天我就打算离开云南了,但因为要买些特产,就耽误了时间,只能在这里住一晚。”

  “特产呢?”戚方淮的目光扫向曲意璇的行李箱,这女人从始自终只有这么一个箱子,能装多少东西?恐怕光是恬然的衣物用品就能占上一大半了,她一个弱女子抱着孩子奔波已经很不方便了,买特产这种借口真是太好笑。

  “我……”曲意璇哑口无言,脊背挺直干脆也不讲理了,她对上戚方淮的目光,语气冰冷地说:“我怎么样跟你没有关系。”

  戚方淮高大的身躯微震,盯住曲意璇几秒,突然走上前,抬手按在了曲意璇头顶的墙壁上,把曲意璇和孩子困在他的胸膛间,戚方淮点点下巴对曲意璇说:“确实跟我没关系,但我要做什么也不关你的事吧?”

  “嗯?”曲意璇愣住,戚方淮俯身慢慢凑近她,眼看着薄唇就要吻住她,她惊慌地别开脸。

  戚方淮炙热的气息喷洒在曲意璇耳边,勾着嘴角邪佞地说:“你现在就可以走,昨晚我也告诉你了,只要你不介意我跟踪你。”

  “……”曲意璇真败了,她能怎么办?伸手推开戚方淮,她转身回了房间,“砰”一下从里面关上门。

  戚方淮满意地扬眉。

  过了一会儿曲意璇发现自己的行李箱没带进来,于是只好打开门。

  戚方淮还没走,手突然伸向她的外套口袋,轻而易举地拿走她的手机,随后用她的手机拨打他的号码,他把曲意璇的号码保存了,又操作着曲意璇的手机存了他的,这才把手机递给她。

  曲意璇头疼。

  “去房间洗漱,等会儿叫你一起吃早饭。”戚方淮直接对曲意璇下达命令,霸道至极根本不给曲意璇拒绝的机会,他一手插在口袋里,转身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男人的背影高大挺阔,又宽肩窄腰双腿修长,黑色的风衣看上去优雅酷帅,晨光熹微,恐怕对于任何一个女性来说,戚方淮仅仅一个背影就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曲意璇从来不怀疑这个男人的魅力,这么一瞬间她突然有种跑上前从背后抱住戚方淮的冲动,想象着他如往常般拥她入怀,抚摸她的头发,曲意璇心里既甜蜜又苦涩,站在四月的阳光里,渐渐泪湿眼底。

  ————

  戚方淮在外面敲门时曲意璇没理他,半分钟后他打来电话,屏幕上显示“恬然的干爸”,曲意璇蹙眉拒接,于是下一秒戚方淮就在外面抬脚“砰砰”踹门了,惊天动地般响,惹得客栈老板以为她在房间里出了什么事,也上楼敲门喊她。

  曲意璇出去时剧组和季然一众人都在,皆是一脸诧异地盯着她,曲意璇低头在地上找着缝看能不能钻进去,最后不得不并肩和季然走去楼下的餐厅。

  戚方淮很绅士地为曲意璇拉开椅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曲意璇只能坐下来,夏瑗就在她的对面,戚方淮和夏瑗坐在一侧,虽然期间戚方淮没有特别照顾她,可夏瑗看她的目光充满了敌意,曲意璇理直气壮地挺直脊背。

  今天要开机,饭后剧组和夏瑗一众人离开了,只剩下戚方淮和曲意璇以及季然三人,曲意璇回房间照看睡觉的恬然,戚方淮跟上来对她说:“你来这里不是为了看美景吗?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让季然留下来照顾恬然就可以了。”

  “不用了。”曲意璇看着床上熟睡的恬然,头也不抬地拒绝,仍旧没有放弃离开的念头,只要趁戚方淮不在,她就可以走了。

  戚方淮似乎早有预料,闻言平静地点点头,低沉地对季然说:“你一个人出去走走,我留下来陪alice和恬然。”

  季然、曲意璇:“……”

  “alice,你陪着二少去吧!我来照顾孩子。”良久后季然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说,所谓的物极必反,如果她不让戚方淮接近曲意璇,而曲意璇的抗拒又过于明显,戚方淮肯定会怀疑,既然没办法阻止,只能顺其自然了。

  曲意璇也想到了这点,迟疑片刻后她答应了,在内室换了一件衣服,临走时各种叮嘱没生过孩子的季然,从教她怎么用尿不湿到如何冲奶粉,真可谓是巨细无遗,让自觉自己是个女超人的季然受益匪浅。

  戚方淮站在身侧安静地听着,落在曲意璇侧脸上的目光不知不觉变得温柔,恐怕任何男人对女人母性的一面都无可抵挡,这让戚方淮觉得曲意璇一定是做妻子的好人选。

  ————

  戚方淮带着曲意璇去爬山,没走二十分钟曲意璇就看到了漫山遍野的格桑花,格桑花一般在六月份开放,但由于环境和天气地区的不同开放时间会有所差异,曲意璇迎着阳光和戚方淮并肩站在高处,俯瞰下去满眼都是惊艳,太壮观了。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