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112章:两个女人你只能选择救一个

第112章:两个女人你只能选择救一个

  “如果今天我有个三长两短,这辈子你都别想见到自己的女人和孩子。”长久的对峙后陆政行冷笑着威胁道,他递给下属一个眼神,于是众多下属就退出去了,屋里只剩下三个人。

  楼珏迹的枪没有收回来,手下微一用力压着陆政行的脑门,他眯起狭长的桃花眸语气讥讽地问:“你想要什么?”

  “很简单。”陆政行知道楼珏迹很在乎曲意璇和孩子,这是多年来楼珏迹唯一的弱点,他当然不会放过机会,冷静下来后陆政行语气悠然地对楼珏迹说:“让你母亲把陆氏医院所有的股份都转到我的名下。”

  原来陆政行设计这出的目的在此,楼珏迹性感的薄唇勾出一抹邪佞的弧度,手下慢慢地扣了扳机,在陆政行得意忘形中,一颗子弹飞了出去。

  十多分钟后楼珏迹和任飞扬离开会所,很快救护车的鸣笛声响彻在马路上,任飞扬飙着车,楼珏迹坐在副驾驶把电话打给楼明曦,“母亲,我有事需要你帮忙。”

  ————

  这天戚方淮在格桑花花海里待到夕阳西下,他终于找到了八瓣格桑花,拿着冲出花海,想回客栈找曲意璇,这时季然打来电话问:“二少,你们还没有回来吗?”

  “意璇中午就回去了。”戚方淮拧起长眉对季然说,季然竟然没有看到曲意璇。

  如果Alice走了,季然不可能不告诉他,但或许连季然也不知道Alice离开了呢?想到这个可能性,戚方淮猛地顿住脚步,“恬然还在吗?”

  季然看了一眼床上睡得香甜的恬然,“在。Alice小姐一直没回来过,我以为她跟二少在一起,她不可能丢下恬然一个人离开。”

  这就奇怪了,难不成Alice是迷路了?戚方淮没多说什么,把格桑花包在手帕里放入口袋,他收起手机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客栈。

  曲意璇什么也没带走,各种证件都在,也就排除了离开的可能性,戚方淮问了剧组所有人都说没见过曲意璇,他心里越来越慌,生怕曲意璇出了什么事,立即吩咐他们在附近找。

  天色黑下来时也不见曲意璇的踪迹,他们打着手电筒来回在那条路上找了好几遍,后来发现了曲意璇的手机,在另一片地方的戚方淮知道后立即赶了过去。

  戚方淮翻着曲意璇手机里的东西,本想找点线索,相册里多数都是恬然的照片,光是最近几天曲意璇就拍了不少,戚方很有耐心一张张翻过去,紧接着就看到了那张照片。

  照片里夜空中的烟火绽放,屋檐下璀璨明亮,男人侧过身亲吻着女人,而即便那女人只是被拍了半张脸,戚方淮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竟然是Alice!

  戚方淮的手指猛地一顿,目光里颇有些诧异,印象中他并没有和Alice拍过这样的照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从一开始Alice就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有时候甚至让他莫名的心痛,难道他以前就认识Alice?

  “二少。”季然见戚方淮高大的身躯伫立着不动,她走过来蹙眉喊着,看到手机里的照片,季然心里一惊,勉强笑着对戚方淮说:“这个男人跟二少撞脸了吧?二少应该还记得自己的替身林旭东,难不成Alice小姐和林旭东是夫妻,林旭东就是恬然的爸爸?”

  戚方淮抿紧薄唇沉默,林旭东的侧影和他很像,而他确实不记得自己以前认识Alice,所以很有可能季然的猜测是对的,戚方淮的心微痛,收起手机对季然说:“这样找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先回去,试试看能不能联系到Alice的家人。”

  季然点点头,她和林牧深对视一眼,两人的神色都很复杂凝重,季然在戚方淮身边不方便,因此回到车上后,林牧深打电话给林旭东,告诉林旭东如果等会儿戚方淮找他,就按照他说的做,报酬自然少不了。

  林旭东应了。

  果不其然刚回到客栈,戚方淮就拿出手机打给林旭东,不知道为什么曲意璇通讯录里一片空白,就连林旭东这个“丈夫”的号码也没存,接通后戚方淮开门见山地问林旭东,“Alice和你是什么关系?”

  “你认识我前妻?”电话里林旭东故作诧异道,颇有些遗憾又痛心地叹了一口气,“Alice怀孕期间我出轨了,刚生下孩子她就发现了,于是我们两人和平离婚,之后就没再联系了。怎么了二少,你是不是碰上她了?”

  难怪曲意璇手机里没任何和林旭东联系过的痕迹,戚方淮俊脸微沉,拍戏期间他从没用过林旭东这个替身,关系也不怎么样,所以不知道林旭东已经结婚了,但他为Alice嫁给林旭东这种渣男感到愤怒又心疼。

  戚方淮攥紧手指,“Alice这么好的女人,你为什么背叛她?”

  “性格不合。”林旭东语气淡淡地说,没想到即便是失忆了,戚方淮对曲意璇依旧一往情深,林旭东勾唇语气讥讽地说:“二少还是不要过问别人的家事了。如果你喜欢我前妻,尽管追求,跟我没关系,同样她现在怎么样我也不想知道。”

  “我还有事,先挂断了。”林旭东虽然担心戚方淮报复自己,但有林牧深和季然替他撑腰,戚方淮应该不会为难他。

  戚方淮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忙音,俊脸变得更加难看,这几天Alice没有跟谁联系过,就算从通话记录里找Alice的朋友,也不可能有Alice的下落,十有八九Alice是出事了。

  戚方淮想到新闻报道里劫财劫色以及谋杀,他的俊脸变得苍白,什么也没说大步流星地走出去,丢下一众人后戚方淮坐进车子里,他连夜开车去了当地的派出所。

  警方迅速开展侦查工作,戚方淮跟着他们一起搜寻,凌晨一点钟的时候戚方淮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原本以为是自己的,拿出来看没有动静,他这才想起Alice的手机还在自己身上。

  来电显示是一连串的陌生号码,戚方淮没多想接通了,“喂你好,我是Alice的朋友。”

  楼珏迹正在直升机上,耳边很吵,他也只是试着打了一下曲意璇的手机,没想到竟然有人接,听了对方的声音后,楼珏迹微愣后语气冰冷地问:“戚方淮,意璇的手机怎么会在你那里?”

  戚方淮拧眉,意璇是Alice的中文名字吗?挺好听的,记忆里他和楼珏迹并没有多少交集,一时间没听出来对方是楼珏迹,戚方淮很有修养地对楼珏迹说:“我在路上捡到了她的手机。这一整天她都没回客栈,我担心出了什么事,就报警让警方找寻她的下落。”

  楼珏迹的脸色一下子僵了,真没想到曲意璇这几天竟然和戚方淮在一起,他们两人又旧情复燃了吗?

  楼珏迹紧扣着手机,压着胸腔里的怒火问:“恬然呢?”

  “在客栈。”戚方淮估摸着电话里的男人和Alice关系匪浅,迟疑几秒还是如实告诉了楼珏迹。

  闻言楼珏迹猛然松了一口气,恬然没事就好,他知道深爱着曲意璇的戚方淮一定会保护好恬然,于是他没有跟戚方淮多说,打过招呼就把电话挂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曲意璇的安危。

  戚方淮觉得莫名其妙,拿着曲意璇的手机想给楼珏迹打过去,这时他自己的手机里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戚方淮,曲意璇和你三妹都在我们手上。如果你要救她们,你就一个人到这个山洞来。”

  戚方淮一点点睁大眼睛,处在震惊中尚未回过神,紧接着一条短信又发了过来,这次照片是山洞的外景,隐约可以看到漆黑的洞内被绑着的曲意璇和戚昕薇。

  戚方淮大惊,胳膊哆嗦着手机差点掉在地上,反应过来后他来不及跟警方多说什么,转身就跑了出去,Alice是被绑架了,绑匪的要求肯定没那么简单,但就算他这一去是凶多吉少,他也不能不救Alice。

  ————

  曲意璇醒来时只觉得浑身酸痛,外面的夜色漆黑,大概已经凌晨了,山洞里只有几处火把燃烧着,不是很明亮,她睁开眼睛扫了一圈,看到离自己不远同样被绑着的戚昕薇,曲意璇微惊,慌乱地喊着,“昕薇!”

  很快戚昕薇醒了,曲意璇离开的那天黑衣人就把她带来了云南,被绑在这个山洞里好几天了,早就耗光了体力,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多数时间都处在沉睡中,没想到曲意璇也被绑架了。

  戚昕薇一头长发散乱,艰难地睁着一只眼睛看着曲意璇,微眯的目光里有讥诮和冷笑。

  曲意璇心里愧疚不已,嗓音沙哑地道歉,“对不起昕薇,我连累了你。”

  “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戚昕薇摇头,心里对曲意璇很失望,她口干舌燥,连说话都成了困难,“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带着孩子从楼珏迹身边逃跑?曲意璇,他对你已经够好的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这是第一次戚昕薇和曲意璇谈起这个敏感性话题,曲意璇没有再躲避,唇畔溢出苦笑对戚昕薇说:“他很好没错,但他给的从来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自由,他却派一群保镖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我、跟着我。我也想要和自己的两个女儿在一起,可他联合你们所有人欺骗我。”

  “恬默一定是被楼老爷子抢走了,他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感受,不知道我究竟想要什么……”

  曲意璇话还没说完,戚昕薇忽然讽刺地笑起来,“呵呵呵。”

  曲意璇顿住,戚昕薇大概不能理解她吧?戚昕薇那么爱楼珏迹,在戚昕薇眼里楼珏迹什么都好,待她那样温柔体贴,她就应该知足、感恩戴德。

  “你以为那些保镖的目的是监视你的一举一动?曲意璇,你的想法太偏激了,为什么你不往好处想,他们是楼珏迹安排保护你的呢?你觉得楼珏迹隐瞒你事实,那么所谓的事实是什么你知道吗?根本不是楼老爷子把恬默抢走了。”戚昕薇字字反问着曲意璇,红了眼点点头,“我来告诉你真相好了。”

  “楼珏迹从一开始就不让你见恬默,是因为他那个时候担心你接受不了打击。意璇,你在怀孕期间吃了不少药物,几次被我母亲所害,导致你生产时差点一尸三命,后来医生好不容易保住了你和两个孩子,但令人痛心的是恬默从娘胎里生下来她就是个畸形,先天性双眼失明。”

  什么?曲意璇震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跳下来,脸色惨白地盯着戚昕薇,浑身颤抖着半天接不上话,事实竟然是这样吗?

  “当时你求生意念不强,在病床上整整昏睡了三天三夜,好不容易醒来了,换做是你,你敢告诉当事人真相吗?”这些事戚昕薇是从陆尚崇那里得知的,他们都能谅解楼珏迹的良苦用心,所以配合着在曲意璇面前演戏。

  谁曾想适得其反,曲意璇误会了楼珏迹带着恬然逃跑,她们遭受了如此灾难,戚昕薇心里不可能一点不怨曲意璇。

  想到刚出生的婴儿连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都看不到,作为医生戚昕薇也很心痛,泪湿眼底,她的嗓音越发嘶哑,“为了让恬默得到更好的治疗,楼珏迹把恬默送去了国外。我们都知道纸包不住火,大概楼珏迹打算等你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对你坦白,但……”

  戚昕薇摇摇头没有再说下去,她担心自己情绪崩溃会痛斥曲意璇,紧咬着唇别开脸,戚昕薇闭上双眼,泪水无声无息地滑落而出。

  曲意璇仍旧怔愣地看着戚昕薇,良久后她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眼中积蓄已久的泪水流出,她的女儿竟然先天性双眼失明,正如戚昕薇所说,如果在那个时候知道真相,她一定承受不住,原来是她误会了楼珏迹和楼老爷子。

  “我觉得有些事我必须跟你说清楚。”戚昕薇听到曲意璇掉泪的声音,她转过头望着曲意璇,语气悲凉又自嘲道:“我比谁都清楚楼珏迹爱的女人是你。我和他的婚姻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为了破坏这场婚事,你知道他都做了些什么吗?”

  “除夕夜他假装和我发生关系,不久后设计我假孕,提前婚礼,在婚礼上利用华艾琦揭穿一切。楼珏迹让我成为了大众眼中不择手段人尽可夫的女人,不仅成功报复了我,从此他就能正大光明地和你在一起了。”戚昕薇满面的泪水,虽然她表面看起来是从那段伤害里走了出来,但实际上她还是很介意被大众冤枉自己是心机婊。

  或许她此刻这样对曲意璇说,曲意璇也会认为她在捏造事实洗白自己吧?

  戚昕薇咽下唇边的热泪,装作无所谓地对曲意璇说:“不管你是否相信,反正事实就是这样。经此教训我已经放下了楼珏迹,我不比你差,既然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爱上我,我何必继续犯贱下去?这个世上有更好的男人懂得珍惜我,值得我去爱。”

  “曲意璇,我戚昕薇坦坦荡荡,我为过去对你的侮辱道歉,但是其他的罪名我绝对不认,我更不在乎你是否会原谅我。”

  曲意璇一下子知道了太多真相,脑子里“轰轰”地响,听到戚昕薇这么说,她连忙接道:“我相信你。过去你对我的侮辱,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应该道歉的人是我。若不是我的愚蠢和任性,你就不会被我连累遭遇绑架。”

  “昕薇,你能原谅我吗?我不是故意利用你。”曲意璇含泪看着戚昕薇,艰难地对戚昕薇伸出手。

  戚昕薇怔愣数秒,随即伸出胳膊一点点够到曲意璇的指尖,下一秒两人手指紧握,如果可以的话,戚昕薇真想抱着曲意璇痛哭一场,过去那段时间她所受的委屈太大了,就算不能被原谅,她也希望有个人知道她并没有假孕骗楼家的股份,她是被冤枉的啊!

  上班时听见同事在背后议论她,她不是不在意,但能怎么办?除了吞下所有的侮辱,全世界都判了她的罪,还有谁会相信她的一面之词?现在好了,终于有人相信她了。

  “别怕。”戚昕薇被绑了几天已经接受现实,比曲意璇更冷静,她流着泪紧握住曲意璇的手安抚道:“既然他们没有对我们做什么,肯定是要做什么交易,所以放心,很快楼珏迹就会来救我们。”

  曲意璇点点头,眼中流着泪,却是扬唇和戚昕薇一起笑了,她手下与戚昕薇紧紧地十指相扣,这就是患难见真情吧?她和戚昕薇从情敌变成一起受苦的姐妹,各自的心结也都解开了,此刻的危难不算什么了,她一点也不怕。

  两人都没想到先找来的人是戚方淮,凌晨三点钟的时候,山洞外面传来动静,戚方淮大步流星地走进去,五个手中拿枪的黑衣人拦住了他,戚方淮一眼看到被绑在椅子上的曲意璇,没有受伤和凌辱过的痕迹,戚方淮浑身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Alice。”

  从刚刚开始曲意璇的目光就盯着戚方淮了,火光映照着男人高大伟岸的身躯,如同一个盖世英雄,曲意璇喜极而泣,但发现只有戚方淮一人时,她脸上全是惊慌,眼看着那些人的枪指着戚方淮,曲意璇喊道:“别过来!”

  “没事。”戚方淮温和地笑着应曲意璇,一路跋山涉水而来,他白皙的俊脸被荆棘割伤了,冒着鲜红的血珠子,但他丝毫不在意,此刻还能保持镇定安抚曲意璇。

  语毕,戚方淮凌厉的目光看向五个黑衣人,“你们想怎样?只要不伤害她们两人,无论是钱,还是其他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戚方淮没把握能制服这五个人,如果他一个人还有可能性,但曲意璇和戚昕薇在他们手里,他自然不能轻举妄动,既然几人让他来了,也就代表还有谈条件的余地。

  “我们不要戚二少你什么,因为该给的楼先生已经全都给了。”为首的一人对戚方淮说,走过去分别解开了戚昕薇和曲意璇身上的绳子,两把手枪抵着她们的脑袋,那人表情狰狞道:“两个人你只能选择救一个人,等你带着其中一个离开后,我安置在山洞里的炸弹就会开始计时。”

  什么?!曲意璇大惊,所以被留下来的那个人必死无疑了?曲意璇睁大瞳孔紧盯着戚昕薇,含泪摇摇头,人都是自私的,尤其是在生死抉择面前,如果两个人都能获救固然最好,但只能一个人活,曲意璇宁愿选择一起死。

  “意璇。”戚昕薇看出了曲意璇的想法,她淡淡地笑了笑,“二哥的选择一定是你,你跟他走吧。我没什么要求,等以后有机会了,我希望你能在大众面前还我一个清白,转告陆尚崇我对不起他,我亏欠他的,只有用下辈子来还了。你也别太自责有负罪感,这是个人的命……”

  “不行!”曲意璇心痛不已,抬高声音打断戚昕薇,实际上黑衣人根本没有给戚方淮选择的余地,因为他们都知道被留下来的那个人必定是戚昕薇,这对戚昕薇不公平啊!

  曲意璇尚未说什么,脑袋上的手枪被黑衣人重重一压,彪形大汉冷笑着说:“激动什么?我们既然做了交易,就不会轻易反悔。戚二少选择带走一个人,很快楼先生就会赶来了,剩下的那个人当然归他。”

  “但不要忘了炸弹是定时的,如果他来晚了,留下来的那个人就只有死路一条。你们两个女人不要插手,选择权在戚二少手中。”那人转头看向戚方淮,邪笑着问:“所以戚二少是选择救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还是最心爱的女人?”

  最心爱的女人吗?戚方淮觉得目前Alice还不是,那么曲意璇和戚昕薇比起来谁更重要?过去九年里戚方淮始终没有放弃复仇,他要让封碧芝血债血偿家破人亡,当然包括封碧芝的儿女和亲人,所以戚昕薇也在范围之内。

  然而真正到了这一时刻,他发现自己根本狠不下心,哪怕是戚昕薇不死在他面前都好,如果他带走了曲意璇,等同于亲手杀了戚昕薇,戚昕薇还年轻风华正茂,有大好的前途人生一片辉煌,尚未得到幸福,并且没做过什么坏事,出生不是她能选择的,何其无辜?

  他戚方淮有良知,根本做不到,而曲意璇呢?只是他在云南旅途中邂逅的女人,曲意璇没有接受他,两人未必会有结果,难道他要选择救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吗?

  可为什么只要一想到曲意璇会有生命危险,他的心就这么痛呢?几乎快要窒息了,戚方淮眼眸低垂着,垂在身侧的两手紧攥成拳头,手背青筋暴凸,指关节发出“咯吱”的声响。

  他选择救一个,剩下的能否安全地离开,就只能看楼珏迹是否可以及时赶到了,他该把赌注压在楼珏迹身上吗?耳边传来炸弹计时的“滴滴”响声,戚方淮猛地抬头。

  “开始了,我劝戚二少最好早点做决定。”另外一个人把炸弹放在昕薇身后的椅子上。

  戚昕薇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认命地闭上眼。

  曲意璇只觉得那定时炸弹就像催命鬼一样,她泪流满面地看着戚方淮,摇头试图劝着,“救你妹妹吧。”

  如果必须有一个人承担失去生命的风险,曲意璇希望是自己,她愿意等楼珏迹来,过去那么多次楼珏迹都及时出现了,她相信今天也一样。

  戚方淮薄唇紧抿没说话,眼眸猩红地凝视着曲意璇,心里翻江倒海,攥紧的手指松开,松开又攥紧……如此反复着,山洞里只有定时器的“滴滴”声音,火光照着戚方淮惨白的俊脸,他只觉得胸口窒闷快要无法呼吸了。

  良久后他猛地用力闭上双眸,性感的喉咙艰难地滚动着,嗓音沙哑又缓慢颤抖地说:“我选——”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