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113章:意璇,你只有选择嫁给楼珏迹

第113章:意璇,你只有选择嫁给楼珏迹

  戚昕薇睁开眼睛时,戚方淮已经拉着曲意璇的手腕大步走了出去,戚昕薇没有丝毫意外,她一直都知道戚方淮要报复封碧芝,身为封碧芝的女儿她当然逃脱不了,今天戚方淮只不过是借刀杀人罢了,所以人千万不要作孽太多,报应早不来,以后你的儿孙子女也要替你偿还。

  戚昕薇唇畔溢出苦笑,闭眼,心里很平静,就算楼珏迹没有及时赶来救她,她也认命了,作为一个医生,她从来不惧怕死亡。

  炸弹定时时间只有十分钟,几个黑衣人看着戚方淮和曲意璇真的离开了,他们就丢下戚昕薇,退到了外面安全的范围内,警惕地守着防止戚方淮去而复返。

  戚方淮带着曲意璇走了三分钟后停下来,俯身按着曲意璇的两只肩膀,戚方淮盯着她的眼睛说:“你一个人走,我去救昕薇。手机给你,你打电话给季然,让她带人来接你。”

  曲意璇看着戚方淮递来的手机愣了几秒后,连忙接到手中点点头,“好。”

  戚方淮在曲意璇额头上亲了一下,“千万不要再回来了。”,他没有时间多说,转身大步返回。

  天微微亮,曲意璇看着男人伟岸的背影隐没在丛林中,抿了抿唇,抬脚往前走了几步又慢慢顿住,那五个人都拿着枪,就算戚方淮要偷袭,五六分钟的时间也救不出戚昕薇,所以她应该回去吗?

  必须回去,否则只有她一个人活了下来,她必定会痛苦悔恨一生,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曲意璇多想了,她转身就往山洞的方向跑去。

  很快听到戚方淮和黑衣人打斗的动静,但并没有看到他们的踪迹,这也就给了曲意璇机会,她到了山洞时,戚昕薇自己已经出来了,曲意璇连忙拉住她,“走!”

  “嗯。”戚昕薇身上有伤跑起来不是很方便,离炸弹爆炸只有一分钟了,若非曲意璇拖着她跑,恐怕她逃不到安全范围内。

  不远处戚方淮一敌五,几个人很快就倒在了地上,他们的手枪都没派上用场,而戚方淮没有拿手枪对付他们,毕竟这是犯法的,在把人安全地救出来后,能不惹上人命,就不惹,否则顾北城他们一定会借此把他送入地狱,这五个黑衣人交给警方就可以了。

  戚方淮抬脚踢开他们身边的手枪,然而还没有走到最后一个人面前,趴在地上的黑衣人艰难地握住手枪,狰狞地笑着,扣下扳机一颗子弹飞了出去。

  戚方淮俊脸大变,随着“砰”一声枪响,那枚子弹飞出的方向正是曲意璇的后背,戚方淮瞳孔大睁,惊恐地喊道:“Alice快躲开!”

  同时戚方淮已经扑了上去,曲意璇听到后猛地回过头,尚未看清发生了什么,男人沉重的身躯就把她压在了地上,下一秒“轰”地炸弹爆炸,眼前一大片火光,曲意璇被震得几乎魂飞魄散,许久没有反应过来。

  楼珏迹和任飞扬以及陆尚崇几个人赶了过来,陆尚崇几步冲过去抱住戚昕薇,苍白的薄唇哆嗦着问:“你有没有事?”

  “没事。”戚昕薇惊魂未定,脸贴着陆尚崇宽厚的胸膛,听见男人剧烈跳动的心脏以及感受着他身上的热度,这一刻戚昕薇终于放松下来,她喜极而泣,突然想到什么,戚昕薇推开陆尚崇走过去,“意璇,二哥……”

  楼珏迹几颗子弹射出去弄死了那五个黑衣人,任飞扬吩咐下属把他们的尸体扔进着火的山洞里毁尸灭迹,随后楼珏迹返回到曲意璇身边,弯身正要拉开趴在曲意璇身上的戚方淮。

  曲意璇突然抱住戚方淮,紧紧的不放开,几秒后她双手里触摸到一片湿热黏稠的液体,怔愣着,曲意璇不可置信地摇摇头,抬起手借着火光一看指尖上全都是血,曲意璇睁大瞳孔,紧接着撕心裂肺地喊出来,“二哥!”

  那一颗子弹射在了戚方淮的后颈上,听到曲意璇叫自己,戚方淮从曲意璇的肩膀处抬头,薄唇勾出一抹虚弱的笑说:“你没事就好。”

  曲意璇眼中的泪水流出来,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戚方淮艰难地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那个手帕,拆开后里面包着一朵八瓣格桑花,昏暗的天光下,戚方淮温柔又深情地凝视着曲意璇说:“Alice我找到了,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不要说了。”曲意璇摇着头泣不成声地打断戚方淮,她相信了,如今的戚方淮忘记了有关她的一切,对她的好是发自内心的,不可能是她过去理解的亏欠和补偿,甚至他为了救她,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难道这不足以证明他爱她吗?

  “我送你去医院,你不会有事的。”曲意璇攥住戚方淮的手,拉着他要站起来,然而男人过去沉重,她一个人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曲意璇心慌得厉害,抬头对站在身边的楼珏迹几人哭着喊,“你们来帮忙啊!”

  楼珏迹攥着拳头僵硬地伫立在那里,眼眸猩红地盯着曲意璇没动,他脑子里有个疯狂的念头,干脆就让戚方淮死了吧!这样戚方淮就不会跟他争曲意璇了。

  “我来。”陆尚崇回过神后连忙弯身拉住戚方淮,戚昕薇也上前帮忙,他们两人都是医生,跪在地上对戚方淮做一些抢救措施。

  警车和救护车的鸣笛由远及近传来,任飞扬拧起眉宇,转头看了楼珏迹一眼,楼珏迹会意后拽着曲意璇的胳膊,“我们先走!”

  他们是黑道人物,刚刚更是杀了人,警察来了还不走,难道等着被抓进监狱吗?

  “我不走!”曲意璇却挣脱掉楼珏迹的钳制,跪在受伤的戚方淮面前,哭着执拗地说:“我留下来陪二哥。”

  楼珏迹高大的身躯微震,被曲意璇气得胸口发疼,戚方淮舍命救了曲意璇,难道曲意璇要以生相许吗?

  他不允许。

  楼珏迹的手微动,突然抬起胳膊劈在曲意璇后颈的某个位置。

  曲意璇缓慢地回头看了楼珏迹一眼,张口尚未说出什么,她只觉得身子发软,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楼珏迹顺势抱起曲意璇,在戚方淮诧异的目光中大步流星地离开,下一秒戚方淮因失血过多也晕了。

  ————

  曲意璇醒来时已经在A市了,睁开眼看到楼珏迹,她问出的第一句话是,“我二哥怎么样了?”

  “这个时候你应该关心的是你女儿。”说话的是楼老爷子,卧室里他坐在离床不远的沙发上,手中紧握着拐杖,鹰隼般的目光落在曲意璇身上。

  曲意璇大惊,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在陌生的房间里,并不是医院,楼老爷子和楼老太太以及楼明衡、楼明曦几人全都在,曲意璇心里慌乱,一手撑在床上慢慢地坐起来,抿了抿唇嗓音嘶哑地问:“这是哪里?”

  “楼家老宅。”楼珏迹俊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冷漠,这次曲意璇闹出了如此大的动静,关乎到陆氏集团的股份和恬然的安危,楼老爷子不知道才怪。

  曲意璇本就苍白的脸褪去所有血色,她带着恬然逃跑不说,那天如果带上了恬然,恬然可能也会和她一起被绑架,出了这种事,楼老爷子不会让她照顾恬然了吧?

  曲意璇紧攥着手指,低头道歉,“对不起。”

  “道歉有什么用?”楼老爷子冷哼着反问曲意璇,一屋子的人不敢接话,毕竟这件事确实是曲意璇做错了,楼老爷子脸色铁青,语气强硬地对曲意璇说:“之前阿迹要亲自抚养孩子,我答应了,结果呢?”

  “曲意璇你真是要上天了,有本事带着我的重外孙女逃跑!”楼老爷子压制十几个小时的怒火爆发,在听说这件事后,他已经急出了病,若非行动不方便,他肯定也亲自去云南了,幸好重外孙女没事,否则曲意璇几条命都不够赔的。

  楼老爷子中气十足,再加上一屋子全都是长辈,曲意璇低着头没有反驳。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楼老爷子在老太太的安抚下平静许多,满脸的皱纹轻抖着,阴冷的目光紧盯住曲意璇说:“要么恬然和恬默归我们楼家,我自然会给她们找一个好母亲,至于你曲意璇有多远就走多远,这辈子你都别想见两个孩子,要么——”

  什么?不等楼老爷子说完,曲意璇猛地抬起头,攥紧拳头咬牙对楼老爷子说:“这不可能!两个女儿我都要,我绝不退让。”

  “是吗?那就好办了。”楼老爷子笑不达眼底,点点头道:“那你还有第二个选择,嫁给阿迹,以后你就是名正言顺的楼家孙媳妇,我自然不会和你抢女儿。”

  曲意璇瞳孔睁大,真没想到楼老爷子会给她这个选择,曲意璇对上楼老爷子的视线,试探性地问:“如果我两个都不选,后果会怎样?老爷子,你一直看不起我,我的出身也确实配不上你的外孙。”

  “能不能配得上我说的算。”楼老爷子语气不屑地说,他也不想让曲意璇嫁给楼珏迹,但有什么办法?楼珏迹非曲意璇不娶,他强行拆散两人,难道要让外孙女被外界诟病议论吗?

  终究孩子是无辜的。

  “曲意璇,我只给你这两个选择,你好好地考虑,明天给我答案。”其实楼老爷子也不想逼曲意璇,当时他给过楼珏迹机会,告诉楼珏迹只要曲意璇愿意嫁给他,他绝不再棒打鸳鸯,可结果呢?

  曲意璇带着女儿逃跑了,让他们损失惨重,他很失望,只有强势插手两人的感情。

  楼老爷子说完就走了,曲意璇看着门口洒在地上的夕阳,很久后瘫坐在床上,如果一开始喜欢上楼珏迹带着身孕回国时,楼老爷子让她嫁给楼珏迹,她一定很欢喜。

  可现在即便她和楼珏迹之间的误会解开了,她却已经不想和楼珏迹在一起了,只因她心里挂念着戚方淮。

  “怎么,不愿意?”屋子里只剩下楼珏迹和曲意璇,见曲意璇失魂落魄的,楼珏迹在床头坐下来,抬手捏住曲意璇的下巴,他眼中的笑意充满了讥诮,“曲意璇,这是你逼我的。”

  原本他想和曲意璇慢慢来,等时机成熟了,他求婚让曲意璇嫁给他,但现在他不会这样做了,既然曲意璇一心只想着逃离,他就只有用禁锢的方式把曲意璇留在身边。

  两人走到今天这一步,楼珏迹心里并不好受,他压着胸口的闷疼,凑过去吻住曲意璇的唇瓣,话语邪佞,“我不会再让你逃第二次。曲意璇,你只有选择嫁给我,除非你想母女分离,终生见不到自己的两个亲生女儿。”

  曲意璇僵硬地坐在床上,表情麻木无动于衷,直到楼珏迹吻够了她,她红着眼问:“恬默还好吗?她的眼睛能不能治好?我想看看她。”

  “只要你选择嫁给我,以后你自然会见到她。”楼珏迹不再像以往那么温柔,曲意璇逼得他心肠硬下来,连恬默的病情如何他也不愿相告。

  曲意璇闭眼,泪水猝然滑落而出。

  佣人抱着恬然走进来,耳边听到孩子嗷嗷大哭声,曲意璇连忙伸手把恬然抱入怀中,也不管楼珏迹是否在场了,她掀开衣服给恬然喂奶。

  楼珏迹出去了。

  恬然在曲意璇胸口吃得很香甜,曲意璇低头看着女儿粉嫩的脸,小手拽着她的衣服,闭眼吮吸的样子尤其可爱,眼睫毛纤长浓密且乌黑,曲意璇心里生出无限的怜爱。

  可一想到或许以后不能陪伴着女儿,曲意璇的心就痛起来,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恬默从生下来,她连一面也没见到,至今她不知道恬默的病情如何,她舍不得两个女儿,但真的要嫁给楼珏迹吗?

  手机在这时“滋滋”震动起来,曲意璇一看是范淑琴打来的,她瞥过紧闭的房门,接通后压低声音,“姨母。”

  “你去哪里了?”范淑琴语气担忧地问:“我现在在云南的那家客栈,但老板告诉我几天前你就走了,发生了什么事?”

  曲意璇抿唇沉默,过了一会儿才告诉范淑琴这次绑架的全过程,范淑琴听后大惊,“什么?!你和恬然有没有事?”

  “戚方淮救了我,我们母女已经回到楼家了。”曲意璇一想到如今戚方淮生死未卜,她的眼眶就红了,忍着泪对范淑琴说:“姨母,楼珏迹让我嫁给他,否则他们楼家就要抢走我的两个女儿。”

  电话那边的范淑琴沉默了,良久后她安抚着曲意璇说:“别怕,你如果不想嫁给他,姨母就带你和恬然离……”

  “不用了。”曲意璇打断范淑琴,楼珏迹不可能再让她逃跑一次,恬默在楼珏迹手中,范淑琴带不走恬默,而她也实在太累了。

  外面传来脚步声,估摸着是楼珏迹进来了,曲意璇连忙跟范淑琴告别,“我改天再打给你。”

  楼珏迹把端着的饭菜放在床头柜上,伸手就要拿曲意璇的手机,“你和谁通话?”

  “跟你没有关系。”曲意璇连忙抢走自己的手机,她不能让楼珏迹知道是范淑琴帮助她逃跑了,否则依照楼珏迹的性格,必定不会放过范淑琴。

  楼珏迹点点下巴在床头坐下来,恬然已经吃饱了,正转着乌黑的大眼睛盯着他,他伸出手逗弄着恬然,眉眼不抬地对曲意璇说:“你可以不告诉我跟谁联系,但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这次绑架事件。”

  “你是在陆政行的安排下带着恬然逃走的,我想知道他为什么帮你?”楼珏迹抬眸紧锁着曲意璇,咄咄逼人地质问,“你是不是和陆政行做了什么交易?曲意璇,你真蠢,陆政行自导自演这一出是为了对付我,你知道吗?”

  曲意璇抿唇不语,她并没有和陆政行做交易,逃走是范淑琴一手安排的,难道是范淑琴和陆政行勾结,否则陆政行的人怎么可能知道她去了云南?

  不,范淑琴不会害她,这些年范淑琴待她如亲生女儿,帮她是出于好心,她不应该怀疑范淑琴。

  “不说?行。”楼珏迹知道曲意璇一定是想保护“同谋”,他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伸手把恬然抱入自己怀中,“很快我就会查出来。到时候就算你替那个人求饶,我也不会给你面子。”

  “吃饭吧。”楼珏迹抬着下巴,指了指托盘上的饭菜。

  曲意璇也确实饿了,掀开被子下床走去浴室洗漱,东西一应俱全,她的行李已经被拿了回来,平时用的护肤品整齐地摆放在那里,曲意璇抬头看着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顺手拍了一些爽肤水。

  吃饭时楼珏迹照顾着孩子,曲意璇坐在那边的茶几上沉默地吃着,耳边听到楼珏迹和恬然互动时的欢笑声,她脑子里浮现得却全都是满身鲜血的戚方淮,顿时觉得味同嚼蜡。

  “楼珏迹。”过了一会儿曲意璇放下筷子,以往都是楼珏迹哄着她,而现在楼珏迹对她爱理不理的,她抿了抿唇说:“我想见戚方淮。”

  楼珏迹正逗弄着恬然,眉梢眼角全是怜爱宠溺的笑,闻言嘴角的弧度倏一沉,抬眸瞥了曲意璇一眼,男人语气里带着讥诮淡淡地反问:“你觉得可能吗?”

  曲意璇很不喜欢楼珏迹这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她气得胸膛起伏,凌厉的目光紧盯着楼珏迹,“难道你真的要软禁我吗?你这是犯法楼珏迹。”

  “人我都杀了,区区软禁一个人算什么。”楼珏迹不以为然地嗤笑着说,坐在床上与曲意璇对视着,“以前是我太仁慈了,以至于你不把我当回事。曲意璇,往后我不会再给你任何靠近戚方淮的机会。你别逼我,否则我会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软禁。”

  曲意璇眼眶通红地瞪着楼珏迹数秒,但那男人却低下头和恬然玩耍,根本不在乎她的感受,曲意璇败下阵来,闭上眼泪水无声地滑落而出,终于在这一刻她知道什么是哀莫大于心死了。

  “不过……”楼珏迹抬头话语一转,曲意璇那万念俱灰的样子,让他胸口堵得慌,到底还是退让了一步,“如果你的选择是嫁给我,那我可以考虑你的条件。”

  曲意璇眼中的光一下子亮了,但很快就猝然灭掉,苍白的唇畔溢出苦笑,不到最后关头她还是不肯认命,或许会出现转机呢?

  “吃好了?”楼珏迹等许久曲意璇都没有再动筷子,他从床上长身而起,叫来佣人把碗筷收走,并没有把恬然交给曲意璇,楼珏迹居高临下地站在她面前说:“在你考虑好之前,暂时由我来照顾女儿。”

  不等曲意璇开口,楼珏迹微眯着桃花眸,“别担心她会饿,吃几次奶粉没关系。当然,你可以不在意。如果你不嫁给我,可能孩子就要一直吃奶粉了。”

  曲意璇的身子猛地一颤,紧咬着唇没反驳,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楼珏迹抱走孩子,她慢慢地瘫坐在沙发上。

  这天晚上楼珏迹始终没回来,身边没有了恬然,曲意璇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到受伤的戚方淮,她心痛不已,迟疑很久拿出手机给季然发了一条微信,“我二哥怎么样了?”

  曲意璇知道所有在乎戚方淮的人都不待见她,也没指望季然回复,季然若是不告诉她,她就问问戚昕薇。

  结果没想到很快季然就发来一条,“劳烦曲小姐关心,二少没什么事。”

  曲意璇看到后猛然松了一口气,回复给季然,“那就好。”

  接下来季然就没什么动静了。

  事实上季然骗了曲意璇,她只是不想让曲意璇再纠缠戚方淮,此刻季然仍旧在云南,床上的戚方淮从子弹被取出后一直昏迷不醒,他发着高烧,泛白的薄唇重复呢喃着深爱女人的名字,“意璇……Alice……”

  季然别开脸,眼眶里一片猩红。

  陆尚崇和戚昕薇几人敲门走进来,看到戚方淮神志不清又极其痛苦的样子,林牧深担忧地问:“他的催眠是不是被主动解除了?否则以目前他对曲意璇的感情,应该不至于这样。”

  季然大惊,猛地抬头盯着林牧深,那怎么办?戚方淮不愿醒来是因为心结,难不成要再给他做一次催眠?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