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第114章:好,我答应嫁给你

第114章:好,我答应嫁给你

  “我觉得还是顺其自然吧。”戚昕薇高挑的身形站在那里,两手插在口袋里,看着床上的戚方淮说,季然告诉她戚方淮被催眠后,她感到很惊讶,戚方淮即便忘记了曲意璇,也在最紧要关头抛弃自己的性命选择救曲意璇,这是怎样的一种情深?

  季然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连续催眠会带来很大的副作用,搞不好会造成被催眠者大脑记忆紊乱,从而患上精神疾病,到这一地步只能听天由命了。

  “我和尚崇先回去了。”戚昕薇抬手按在季然颤抖的肩膀上,他们都看得出来季然很喜欢戚方淮,但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戚昕薇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打过招呼就离开了病房。

  第二天早上戚昕薇和陆尚崇两人坐上飞去A市的航班,戚昕薇累极,脑袋靠在陆尚崇宽厚的肩膀上闭目养神。

  陆尚崇抬起胳膊揽住戚昕薇纤瘦的身子,眼眸低垂动也不动地凝视着戚昕薇,想到这一场灾难,他仍旧心有余悸,幸亏只是虚惊一场,戚昕薇能安然无恙,他应该感谢戚方淮。

  “我没事。”戚昕薇感觉到陆尚崇不断地收紧双臂,她的骨头都被勒疼了,知道陆尚崇是担心她,她感动不已,手下主动握住陆尚崇的手,慢慢地与他十指相扣。

  陆尚崇心口微震,低头不可置信地盯着戚昕薇,他的眼眶里一片猩红,陆尚崇能感觉到戚昕薇在试着喜欢他。

  下午四点钟两人回到了A市,坐进出租车后陆尚崇要把戚昕薇送去封家,戚昕薇握住他的手,“去超市买菜,到你公寓里做饭。”

  陆尚崇受宠若惊,怔愣地看着戚昕薇,见状戚昕薇扬眉戏谑道:“怎么,难道你家里有女人啊?”

  “除了你之外,我没有其他女人。”陆尚崇认真地说,见戚昕薇眉梢眼角全是笑意,这才知道她是在开玩笑,陆尚崇勾唇,抬手捏了捏戚昕薇的脸,语气无奈又宠溺地说:“你啊,是吃定我了吗?”

  戚昕薇淡笑着投入陆尚崇的怀抱,过去那些年她太独立坚强了,那么多病患信任依赖她,直到和陆尚崇结婚后,陆尚崇对她的温柔和宠溺,让她觉得自己是个女人,她也如同那些连饮料瓶盖都不能拧干的女人一样,需要一个男人依赖为她遮风挡雨。

  戚昕薇泪湿眼底,却是扬唇笑了,心里很甜蜜,脑袋依偎在陆尚崇的胸膛里,手臂越发抱紧他。

  两人在超市食材区选购蔬菜,由于平日陆尚崇工作太忙没时间做饭,所以厨房里并没有调味料之类的,戚昕薇一次性全买了,侧头问推着购物车的陆尚崇,“你晚饭想吃什么菜?”

  “都可以,按照你的喜好来,我在这方面没什么挑剔和讲究的。”灯光下陆尚崇凝视着戚昕薇说,她把头发绑了起来,显得青春又干练,本来就长得太漂亮,低头认真选购食材的样子更让陆尚崇移不开目光。

  戚昕薇点点头,就按照自己的习惯选了,买了满满一个购物车,戚昕薇挽着陆尚崇的胳膊去结账,东西装了两个购物袋,陆尚崇不让戚昕薇帮忙,他一个人提着,并肩和戚昕薇走出超市。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雨,陆尚崇返回去买了一把伞,戚昕薇撑着,很快搭上了出租车。

  陆尚崇一天至少十八个小时待在医院,有时候晚上值班也不回来,家里冷冷清清的,戚昕薇走入客厅后,在心里想着应该添置一些东西,让这个公寓有家的感觉。

  陆尚崇提着购物袋把食材分别放入厨房的冰箱里,戚昕薇拿起刚买来的围裙系在身上,手指梳理着头发随意绑成一个马尾,转身洗了手准备做晚饭。

  “你做饭?”陆尚崇回头看到后微愣。

  戚昕薇扬眉反问:“你会吗?”

  陆尚崇哑口无言,其实他会,但也只能填饱肚子拿不出手,在生活能力中,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做饭了,见戚昕薇莞尔一笑,陆尚崇走过去说:“至少打下手我还是会的。”

  戚昕薇便把蔬菜拿出来让陆尚崇择,她用菜刀娴熟地切着葱姜蒜,把鱼处理好放在锅上清蒸,两人的话都不多,但氛围并不僵硬尴尬,相反衬着外面下着的小雨,厨房的一幕很温馨。

  大半个小时后三菜一汤被端上餐桌,戚昕薇顺手打开了一杯红酒,陆尚崇拧着眉宇阻拦,“别喝酒了,你身上的伤还没好。”

  “没事。”戚昕薇坚持给两人分别倒上,陆尚崇只好顺从着她,戚昕薇把一块鱼夹给陆尚崇,在灯光下笑了笑说:“我第一次给别人做饭,你尝尝。”

  陆尚崇心里一阵暖流滑过,拿起筷子吃了鱼,鱼肉软嫩鲜香味美,陆尚崇以为戚昕薇只是工作能力强,没想到生活里竟然也是个贤妻良母,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幸运,抬头深情款款地凝视着戚昕薇,嗓音沙哑地说:“很好吃。”

  “你喜欢就好。”戚昕薇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能得到自己丈夫的认可和夸奖,她只觉得心里前所未有的甜蜜。

  陆尚崇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戚昕薇的厨艺确实不错,几盘菜全都见底了,陆尚崇主动收拾了碗筷去厨房洗,出来时戚昕薇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你是等雨停了再走,还是我现在开车送你回去?”陆尚崇坐在戚昕薇身侧,迟疑片刻弯起胳膊把戚昕薇拥入怀中,其实他并不想让戚昕薇回去,但如果挽留,戚昕薇会觉得他思想猥琐吧?

  戚昕薇望了一眼落地窗外的雨,抬头眼中全是笑意问陆尚崇,“如果雨一直下,我是不是就一直待在你公寓里?你希望雨停吗?”

  陆尚崇微愣,反应过来后一把拥紧戚昕薇,“我想让雨一直下。”

  戚昕薇垂眸而笑,两只胳膊搂住陆尚崇的脖子,凑过去吻住男人的唇,声音魅惑低沉,“今晚我不会再忘记了。”

  陆尚崇的脑子“轰”地炸了,仿佛被雷劈了般睁大瞳孔,浑身僵硬不能动弹,良久后感觉到薄唇上的温软湿热,他终于回过神,抬手捏住戚昕薇的下巴,低头深深地吻住戚昕薇。

  很快两人衣衫尽落,外面淅淅沥沥下着雨,屋内一片春光旖旎。

  ————

  这天曲意璇没出门,楼珏迹早上把孩子抱来给她后,就去公司上班了,她照顾着孩子,心里的阴霾渐渐消散。

  黄昏时楼老爷子一众人再次踏入房间,似乎发生了什么,楼老爷子脚下生风一路大步走来,怒不可遏地对着身侧的楼明衡吩咐道:“尽快查出来是谁在背后造谣,把这个人带到我面前,我倒是看看他有多大的本事。”

  曲意璇蹙眉,见楼老爷子进来了,她连忙抱着恬然从沙发上起身,楼老爷子反而上前看了看恬然。

  恬然眉开眼笑的,顿时让楼老爷子所有的怒火都烟消云散了,他抬手摸了摸恬然的脑袋,“真乖。”

  曲意璇浑身一颤,垂着眼眸没说话,看得出来楼老爷子真的很喜欢恬然,越是这样,就越表明楼老爷子不会退让,此刻过来肯定是给她要答案的吧?

  果不其然,楼老爷子在沙发上坐下,瞥了曲意璇一眼慢悠悠地问:“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曲意璇咬唇,楼珏迹伸手过来把孩子抱走了,她心里陡然一慌,面色惨白着说不出话。

  楼老爷子喝了一口楼明衡递来的茶,脸色变得很难看,“你有没有看今天的晚间头条?有人曝光了你和阿迹的关系,说你生的两个孩子并非我楼家的骨肉。大众不仅骂你脚踏三只船,还对恬然和恬默两个婴儿进行人身攻击,气死我了。”

  什么?曲意璇猛地抬头看向楼老爷子,她一个人照顾着恬然,连上网的时间也没有,自然不知道今晚的头条,曲意璇的唇畔溢出自嘲,脚踏三只船指的是戚方溯、戚方淮和楼珏迹吧?

  她被“婚内出轨”事件从一开始到现在已经各种反转了,恐怕在大众眼里简直比悬疑剧还错综复杂又烧脑,之所以会造成这个局面,还不是大众的“功劳”?

  网络舆论太可怕,一些人整天没事就喷这个喷那个的,以为自己有多正义,从来不能理智地看待问题。

  “其实整件事情很简单,只要你和阿迹结婚就可以了。”楼老爷子已经想到了对策,为了楼珏迹和外重孙女,这次他也只能牺牲自己了,告诉大众是他棒打鸳鸯,为家族利益逼楼珏迹娶戚昕薇。

  曲意璇不是小三,从一开始就是戚家大少戚方溯设计陷害曲意璇,这个黑锅让戚方溯来背,楼珏迹和曲意璇是最大的受害者,到时候他会拿出恬然和恬默的亲子鉴定报告单。

  “不行。”曲意璇听了楼老爷子的做法后,她冷着脸色打断楼老爷子,戚方溯早就死在了九年前,而活着的戚方淮这一年多时间里为她付出了一切,她利用死去的戚家人洗白自己,也太狼心狗肺了。

  “如果在整件事中非要抹黑一个人,我宁愿那个人是我。”曲意璇挺直脊背盯着楼老爷子的眼睛,攥紧手指一字一字道:“告诉大众是我婚内出轨勾搭上了你外孙,后来诬陷戚昕薇假孕,破坏了你外孙的婚礼,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嫁给你外孙。”

  闻言楼珏迹猛地看向曲意璇,胸腔中燃烧起怒火,她竟然为了保全戚家人的名誉,而宁愿毁了她自己吗?

  楼老爷子也很震惊,语气颤抖着说不出话,“你……”

  “如果你们能答应我这个条件,我就嫁给楼珏迹。”曲意璇闭眼,心里一片荒凉,她已经没有退路了,既然无论如何都要嫁给楼珏迹,那倒不如最后再为戚方淮做点什么,让她被万人唾骂成为荡妇也没关系。

  她也记得那天在山洞里答应戚昕薇的,最后关头戚昕薇愿意放弃自己的性命而救她,虽然她们都相安无事,但戚昕薇的那份情义绝对是真的,反正她的人生已经修补不了,那干脆就破罐子破摔吧。

  室内沉寂无声,过了很长时间,楼明衡开口对楼老爷子说:“我觉得就照着意璇的提议做吧!毕竟整件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理不清了,无论我们发什么样的消息出去,外界都会众说纷纭。既然这样,就让他们猜,舆论总会过去,我们楼家承受得起这点小风雨。”

  沉思数秒,楼老爷子点点头,楼家这些人的过往哪个不比曲意璇精彩?多曲意璇这一个也不算什么,既然成为了他楼家的孙媳妇,不管外界的流言蜚语会造成多大的影响,他们楼家都会替曲意璇挡去。

  “但还是要找到那个制造这次谣言的幕后黑手。”楼老爷子不甘心,他不允许任何人诋毁楼家的声誉,等他查出了真相,他一定要好好收拾那个人。

  楼明衡点点头,“明白。”

  “明天对外宣布阿迹和意璇订婚的日期,虽然孩子生下来了,但婚礼一定要补,我们楼家的孙媳妇必须名正言顺。”楼老爷子吩咐完拄着拐杖从沙发上起身,到楼珏迹面前摸了摸恬然的小脑袋,随后他和楼明衡一众人就离开了。

  曲意璇僵硬地站在原地,本以为楼老爷子会让她和楼珏迹隐婚,没想到楼家要明媒正娶她、大张旗鼓地举办一场婚礼,她心里并不高兴,若是戚方淮知道了会更加痛苦吧?

  从云南回来后,她只想在戚方淮的世界里销声匿迹,趁着戚方淮对她的感情还不深,能尽快忘记她,她以后默默无闻再不打扰戚方淮,然而结果居然是这样。

  曲意璇脸色苍白,心中痛苦不已。

  “怎么?”楼珏迹抱着恬然站在曲意璇身侧,见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楼珏迹讥讽地开口,“不想让戚方淮知道你要嫁给我了是吗?曲意璇,我偏不如你愿,我会昭告全天下你是我的妻子,订婚和结婚当天我都会邀请戚方淮来观礼。”

  曲意璇猛地瞪向楼珏迹,咬牙切齿地说:“你卑鄙。”

  “这个局面是你造成的。”楼珏迹勾着唇不置可否,无论曲意璇想不想要,他都会给曲意璇全天下女人最羡慕的一切。

  曲意璇笑得悲凉,想到什么,她竭力平息着情绪问:“昨天你说过只要我答应结婚,就让我见戚方淮,还算数不算数?”

  “好啊!”楼珏迹不假思索地应着,强壮的臂弯里抱着恬然,抬眸瞥了一眼曲意璇说:“为了避免你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连女儿都不要了,我会派人跟着你,到时候绑也把你绑回来。”

  曲意璇放弃了挣扎,从楼珏迹怀中抢过恬然,抱着恬然去了卧室。

  这天晚上楼珏迹没有带走恬然,曲意璇和恬然一起睡,拿出手机在微信上问季然,“我二哥现在在什么地方?我想过去看看他。”

  “云南。”季然没多说,直接发了一个地址给曲意璇,她已经看过今晚的头条了,知道曲意璇要嫁给楼珏迹,让曲意璇最后见一面戚方淮也好。

  季然刚收起手机,抬头看见戚方淮睁开了眼睛,她微愣,随即喜极而泣,“二少你醒了?”

  “我没事。”戚方淮一手撑着床坐起身,没看到Alice,他眼中的光亮猝然灭掉了,他以为自己救了Alice一命,Alice至少会等到他醒来才离开,结果证明他自作多情了。

  季然给戚方淮倒了一杯温开水,见戚方淮俊脸和薄唇都泛着苍白,她心疼得要命,眼眶微红,在戚方淮发现之前别开脸。

  “季然,你知道Alice和楼珏迹是什么关系吗?”戚方淮虚弱地靠坐在床上,嗓音沙哑无力,他喝了一口水润着嗓子。

  季然身子微颤,戚方淮的目光盯着她,她微微蜷起手指,过了一会儿说:“我不是很清楚。大概Alice小姐是楼少的朋友或亲人什么的,也有可能楼少是她现在的男朋友。”

  “是吗?”戚方淮愣住,曲意璇和林旭东结过婚并且生了一个女儿,这对他的打击已经够大了,结果曲意璇现在竟然不是单身,也就是说无论怎样他和曲意璇都没有可能吗?

  季然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戚方淮发呆走神了,她抿了抿唇迟疑着说:“二少,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Alice小姐,但毕竟她是有夫之妇,而且她也不……喜欢你。既然这样,你就不要再纠缠了。”

  戚方淮看着窗外的夜色沉默,道理他当然懂,但能不能做到是另外一回事,戚方淮放下杯子,闭眼嗓音沙哑地对季然说:“我试试吧。”

  他会试着放弃曲意璇,就当这只是旅途中一次意外邂逅,不后悔用自己的命救了曲意璇,他会把这段回忆封藏在内心深处。

  ————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曲意璇从A市坐飞机赶了过来,楼珏迹自然不会让她带恬然一起,她身后跟着八个彪形大汉,可想而知就算她想逃也逃不掉。

  季然站在病房门口等着曲意璇,见曲意璇走近,她拦住曲意璇低沉道:“二少在休息,有些话我想单独对曲小姐说。”

  曲意璇蹙眉,望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她抿了抿唇点头,“好。”

  季然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曲意璇转身和季然走去另外的走廊,两人站在玻璃墙前,从高处往下俯瞰着大理古城,外面天空蔚蓝高远,几朵白云飘过去,这里的景色比A市美了太多。

  “关于二少、大少两人的身份和其他一些事,我想二少一直欠你一个解释,现在他失忆了,不能告诉你,我来说好了。”良久后,季然悠远的目光望着窗外开口说。

  曲意璇以为是戚方溯冒充戚方淮,那个时候不听戚方淮解释,戚方淮承受的委屈和痛苦太大了,她不想让曲意璇误会戚方淮一辈子,这也是今天她让曲意璇来的最大原因。

  曲意璇转头看向季然,瞳孔微颤,她虽然知道了戚方淮代替戚方溯活下来,但不清楚九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季然愿意说那是再好不过的,于是曲意璇点点头,“好。”

  “九年前在那场事故中死的人其实是戚家大少。”季然闭眼,一想到当年发生的灾难,她的心就疼得厉害,随后就把一切都告诉了曲意璇,“新婚夜二少给你灌下的是催情药物没错,但药效并不强,你熬一熬也就过去了。”

  “那个女下属只是吓唬吓唬曲小姐你,然而谁都没想到楼珏迹设计了后来的一切。从新婚第二天起,局面就朝着二少不能控制的发向发展,你们之间的种种误会在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追根究底是二少误会了你喜欢的人是大少。”

  在季然的一番话中,曲意璇泪流满面,确认现在的人是戚方淮时,她并不愿接受戚方溯死了的事实,那是多么包容有责任心又无私的大哥啊!百年难遇一个戚方溯,知道真相后她理解简约为什么会精神失常,宁愿活在梦里把戚方淮当成戚方溯了。

  换成是她,估计她也会和简约一样,曲意璇对简约仅有的怨恨也全都烟消云散了,戚方溯和简约从年少时相爱,后来却天人永隔,曲意璇很心疼简约,怪命运太残忍吗?

  曲意璇身子发软,慢慢地瘫跪在地上,她的手捂着胸口,低着头眼泪大颗大颗地砸下来,那天晚上在戚方淮面前装着若无其事,然而这一刻她终究控制不住心中的悲痛,眼前浮现出从小到大戚方溯这个长兄为她和戚方淮所做的一切,曲意璇的痛苦不比戚方淮少,哽咽着泣不成声地喊,“大哥……”

  她回去了一定要到戚方溯坟前一趟,感谢他那些年的照顾和教导,她也要向戚方溯道歉,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误会了那么多,她没有照顾好简约,往后她一定会补偿。

  “别难过了。”季然蹲下身抬手按在曲意璇颤抖不止的肩膀上,眼中的泪水无声地滑落,“过去九年二少就是在这样的痛苦中度过的。他担心你不原谅他,也不想让这个世上多一个像简小姐那样的人为大少悲痛,所以他隐瞒了事实。”

  曲意璇摇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突然扑入季然的怀里失声痛哭。

看过《听闻,你始终一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