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邪气儿 > 第七章麻绳索命

第七章麻绳索命

  我眼看着王立群的双手要往楼梯扶手上按,赶紧把桌子上的酒瓶子抄起来往嘴里含了口酒,起身跳上桌子,双脚再一用力,从桌子上纵身而起,抓住护栏下沿翻上二楼。抓住王立群的胳膊把他拽了回来。

  王立群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吴先生,救命啊!救命……”

  我伸手拽住王立群脖子上的麻绳顺势往外一抖,那麻绳不仅没被我抖下来,反倒是往里缩紧了几分。

  我抖绳子的手法是从我爷爷那儿学来的,专破各种绳扣,就算绳子绑在我身上,只要让我抓着绳子,也能一下给抖开,我没想到,竟然在王立群面前丢了手艺。

  “我拿菜刀去!”陈绍元转身就往屋里跑。

  等他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我用打火机隔空对准了王立群的后脖颈,陈绍元以为我要杀人,吓得赶紧喊了一声:“别烧啊!我拿刀……”

  陈绍元没等跑过来,我喷出去的一口烈酒就掠过火苗化成烈焰燎过了王立群的头顶,火光还没熄灭,我的右手又是顺势抖了一下,这回才把麻绳从王立群脖子上解了下来。

  我拎着麻绳在鼻子底下闻了闻:“进屋再说。”

  那麻绳上面不仅有阴气,还带着一股子油漆味儿,我要是没弄错,这应该是绑棺材用的绳子。一般抬棺材绳只能用一次,用过之后就得烧了,只有常年给人干抬棺活计的人,才会准备几条结实的绳子备着,那些绳子用完之后也得妥善保管,不然就容易惹祸。

  王立群脖子上面这根绳子,带着漆味儿,说明它不止绑过一口棺材,说不定就是从哪儿流出来的棺材绳。

  这回有点麻烦了。

  王立群坐在沙发上连着喝了两三杯酒才算是回过神来:“吴先生,你可得救我啊!”

  陈绍元替我答道:“你惹了什么事儿,这可不是看个风水就能了解的事儿!”

  “我也不知道……”王立群也是急了:“让我出多少钱都行,只要能保住我这条命,拿多少钱我都愿意。”

  陈绍元一个劲儿给我打眼色,意思是狠狠宰上一刀,我却摆手道:“这事儿不止牵扯到你,也跟老陈有牵连。我不会见死不救。价钱的事情,你看着给。我无所谓。你先告诉我,你最近这半个月,都去过什么地方,干过什么?”

  王立群把这半个月的行程一说,听得我直皱眉头。

  在他那个圈子里问王立群有什么爱好,谁都能把他原话说出来:“生平无所喜,就爱看美女。人生无所好,就好看热闹儿。”他这半个月看过多少美女,凑过多少热闹,自己都记不清了。说了半天,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有。

  陈绍元拧着眉毛道:“师叔,我看老王去的那些地方,也不是什么偏僻的地方啊?会不会是有人跟他结怨来寻仇了?”

  我看向王立群的眼神有点不对了:“你是最近干了什么缺德事儿,还是祖上有谁沾过血?”

  “我可没有!”王立群连连摆手:“现在的事儿,十件里面九件能拿钱摆平,我现在也就剩下那俩儿糟钱儿了,还能干什么缺德事儿?就算办点过格子的事儿,我也给足了钱,你情我愿的,没有别的啊!要说,我祖上……”

  王立群顿了一下道:“我就知道,我祖宗姓王,往上翻三代全是种地的,连个大地主都没出过,我哪知道他们干过什么?”

  王立群不知道祖上的事情也不奇怪。其实,多数人都不会研究自己祖宗干过什么,只有名门望族才能如数家珍的把祖上的事情说个明白,大多数人祖上几代都没出过名人,自然也就不会去打听自己祖上的事情。

  这种怨鬼缠身的事情,必须找到怨鬼的来路,才能化解他们之间的恩怨,或者直击怨鬼本体。否则,事情完不了。现在,我能想到的三条线都没弄出半点眉目,王立群脖子上那条绳子也就说不清来路了。

  我正在思忖着对策的时候,我的领子口忽然动了一下,领子就像是被人拽住了一样,猛地往后滑动了一点,咽喉上跟着传来一阵像是被绳索触碰的错觉。

  我反手一下拍向自己身后的刀柄,被倒着背在身后的九星残月,瞬时间脱鞘而出,刀锋紧贴在我的脖子冲天而起,带着一声刀啸飞上半空。我凌空抓住刀柄,猛一转身把刀尖指向了身边的王立群。

  陈绍元吓了一跳:“小师叔,你这是干什么?”

  被我用刀指着的王立群,忽然咯咯笑了一下,双眼尽是怨毒越过我的刀锋,与我对视在了一处。

  我们两人的目光仅仅一触,对方的眼睛就恢复了原状:“吴先生,你怎么拿刀指着我?”

  陈绍元的脸色都白了:“小师叔,刚才老王是不是让鬼给附了?”

  “不是!”我摇头道:“老王只是一个媒介,有人在通过他杀人。”

  那东西是想要把我也给缠上,要不是我身上的九星残月及时断掉了那根绳子,我脖子上也得多出一根麻绳来。

  缠上王立群的那个东西不是简单的角色。

  先生行里的人都知道,有些生意你接了就是惹祸上身,邪祟想杀雇主就得先杀先生。遇上凶性大的邪物哪怕是雇主死了,他也会反过头来去杀挡过他路的先生。这种邪物少见却异常凶悍,就算是成名先生碰上了也是九死一生。

  陈绍元急了:“老王,你究竟惹上了什么了?你仔细想想,想不起来,就问问你司机,你们不是总在一起么?”

  “对对……”王立群赶紧拿出电话打了过去,电话铃声一直在响就是没有人接听。

  “我知道,他家在哪儿,我带你们去找他。”王立群真也管不了是不是半夜了,开上车就带着我们往司机家里赶。一路上还在不停的给司机打电话。一直到了小区单元楼门口,司机的电话才算接通,王立群拿着电话喊道:“你死啦?怎么这么半天不接电话!”

  有人在电话里呵呵笑道:“我是死了啊!就死在你头顶上了,你抬头就能看见我!”

看过《邪气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