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邪气儿 > 第二十七章镜子

第二十七章镜子

  /

  我并非排斥有一个女孩作为搭档,甚至隐隐有些期待,陈绍元喊人的时候,我就在斜着眼睛往门外看。

  我本来打算往外面看上一眼,马上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拿出老板的威严来,可是,当我看见她时,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

  那个女孩并不惊艳,却像是飞进我世界中的天使,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在变得柔和。那是我第一次觉得,我的世界中不只有刀剑和江湖,还有心动。

  我正像是陷落在对方纯真的眼眸中无法回神,陈绍元却在后面狠狠给了我一下:“眼珠子要掉了!”

  “咳咳……”我|干咳了两声之后伸出手道:“你好,我叫吴问。”

  “我知道,大名鼎鼎的卷山龙。我叫唐淼,来自唐家。不过,不是武侠小说里的唐门。你叫我小糖就好。”小糖对着我一抱拳,行了一个江湖礼。

  陈绍元笑道:“以后,就你们两个搭伙儿做生意了。我负责接生意,帮你处理首尾。你们两个好好玩啊!别打架。”

  陈绍元笑眯眯的坐了下来:“昨天,我刚接到一笔生意。现在眼瞅着要过年了,风水街上敢接这生意的人都回家过年去了,剩下没走的,都不敢去接。这才便宜了我们,你俩要是能把生意做好,咱们就算是在风水街上扬了名了。”

  我不由得微微一皱眉头:从陈绍元的表情上,我就能看得出来,他说的这个生意不会那么简单。

  我开口道:“老陈,你先给我说说生意。”

  陈绍元道:“这回的雇主叫王长海,是个住在乡下的老板。”

  前几天,王长海弄回来了九条红鲤鱼,回家给养在了水缸里,准备过年的时候吃。

  王长海自己说:他当时怕鱼憋死,还特意往缸里加了多半桶的水。第二天早上起来往缸里一看,缸里的水全都没了,九条鱼死得一条不剩。

  老王家几口人绕着水缸看了好半天,水缸上一点儿缝都没有,水不可能漏出去。

  要是有人把水缸里的水都瓢出去的话,水缸周围应该带着水迹,可是水缸边上连一点水星子都没有。再说,哪有谁没事儿干溜进厨房里,不偷鱼瓢水玩的?谁也不知道,多半缸的水怎么就像是蒸发了一样漏得一滴不剩。

  老王太太说这不是什么好兆头,他家二儿子却没当回事儿,往厨房看了一眼就出门了。结果,就在离他家还不到一百米的地方被车撞了,车轮子直接从他脑袋上压过去,整个脑袋都扁了,尸体面部全非。

  老太太在屋里哭天抢地:“明摆着凶兆,我早就看出来啊!我当时就不该让老|二出去。”

  他家大儿子王长海急三火四的带着一个大仙儿回来了,那个大仙进屋看了一眼,出来的时候脸都白了:“你家遇上大事儿了,这事儿要是不破,你家还得死人。缸里死了九条鱼,你家才五口人,还得有人往里填命啊!你赶紧找人来破吧!”

  大仙说完就要走,被王长海死活拉着才多说了一句:“你家,这几天谁都别出门,出门就得死。猫在家里兴许还能多活那么两天。”

  大仙说着话,那嘴就歪了,就好像是被狠狠抽了一巴掌,嘴歪到脸边上怎么都回不来。

  那大仙捂着脸对着王长海家磕了三个头,把脑门子都磕破了,爬起来撒腿就跑,王长海追都追不上。这下村里人都慌了,谁都知道,王长海家这是出了大事儿了,可是谁也不知道,谁得去给老王家填命。整个村子都要凑钱找高人。

  找来找去就找到了风水街,正好让陈绍元接到了这趟活儿。

  我听陈绍元说完,不由得眯起了眼睛:“九条红鲤鱼?他家不会是抓着龙种了吧?应该不能,龙种哪有那么好抓?再说,也不可能一下抓到九条啊!”

  自古以来,龙跟鲤鱼就有些联系,尤其是红鲤子,曾经有一段时间被人认为那是龙的一种变化。有些打鱼的人,很可能在无意间成为鱼龙的人劫,一网下去把它打上来,扔进锅里。

  可我没听说过谁能一下打上来九条鱼龙,退一步讲,就算那九条鱼都是龙,老王家遭报应的方式也不对。惹上鱼龙的人一般都是死在水里。如果,老王家人掉进了河里,或者山上下来一场大雪把他家房子埋了,倒是一种合理的解释。他家人被车压死,怎么有几分像是恶鬼索命的味道?

  我轻轻转动了几下铁桃核:“老陈,对方出了多少钱?我得看他们的价钱值不值得我去玩命。”

  上次,我没跟王立群谈钱,那是因为有陈绍元在里面。这回,我要是再不谈钱,那我就不是匪而是侠了。

  陈绍元竖起一根手指头:“王长海出了一个数,他们村里七拼八凑的还能弄上十来个。”

  “凑合吧!”我说道:“先要一半定金,钱到账,我就过去。”

  “那可不行!”陈绍元摇头道:“这个不合规矩,风水街先生都是先办事儿后拿钱,再说了,谁还能赖你的账么?”

  我想了想道:“那我就走一趟,你把我们带到地方再回来。”

  陈绍元这才乐了:“行,咱们赶紧走,赶紧把事儿弄了好回来过年。”

  王长海住的三合村离省城不太远,也就是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我们过去的时候正好是晌午,陈绍元把我领到王长海家里门口的时候,我脸色就一沉,指着他家门边上一个小圆镜子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那个镜子,明显是同道中人留下的一个标记。在东北很多行当都讲究个先来后到,先到一步的人,都会留下点东西,告诉别人,我前面在办事儿,别往前走了。各个行当留下的标记也不一样,打猎的,是掀一块树皮下来;土匪就放倒棵小树,横在道上;术士一般都是挂个法器。

  王长海家门口的那面镜子,分明就是刚挂上去的东西,他家屋里已经有术士了?

  陈绍元的脸色也不好看了,到手的肥肉被人抢了,谁的脸色能好看?

看过《邪气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