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邪气儿 > 第三十一章看鱼

第三十一章看鱼

  陈绍元被我骂得一脸懵逼:“小师叔,你怎么骂我?”

  我差点被陈绍元给气死,我知道,他砸缸是什么意思?他帮忙的成分,肯定没有标明立场的成分大。先生的中间人,最忌讳的事情就是帮着一个先生揽生意,又跟别的先生暧昧不明。

  陈绍元几次劝我: 抱紧张家的大腿,我都没去理会。

  我不理张家对他来说不是大问题,我跟张家卯上之后,从某种意义上说,他陈绍元就得表明态度了,是去是留应该给我一个准话。

  本来,我没想那么多,只是在考虑怎么应对晚上可能出现的局面,才没再跟陈绍元说话。我估计,他是以为我在用沉默试探他的态度,就干出了这么一出事儿来。

  表明态度也不用砸缸啊!那口缸一碎,煞气就失去了控制,缠上王家的邪祟肯定要发狂,我原来可能出三分力就能守住王家,这下出七分力都不见得有用了。

  我气得七窍生烟:“小糖,你今晚什么都不用干,给我看好这个老棒槌就行,别让他死了。”

  我说完就把陈绍元扔在了一边,自己躺在炕上用被子蒙住了脑袋——不睡觉不行,晚上可能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我怎么也得先休息一会儿。

  我一直睡到半夜才醒了过来,拿起小糖给我留的饭就吃,饭还没吃到一半,我就觉得屋里的温度开始飞快的下降,没过多久,屋里就像是蒙上了一层水汽,湿漉漉的发冷。

  “来了!”我一边拿着馒头往嘴里送,一边抬眼看向了门外。

  小糖从身上抽出两只匕首拿在手里的时候,我们对面的屋子传来几声敲门的动静:“张严心……张严心……开门……我们回来了。”

  我目光微微一凝,那人直呼张严心的名字,而不是叫她小师妹,或者大小姐之类的称呼,这好像是不合常理?

  小糖一步窜到门边,用手压住了门把往我这边看了过来,我微微点了点头,小糖才悄悄把门推开了条缝隙。

  我分明看见,张严心的门口站着两道全身黑衣的人影,那两个人就像是刚从水里爬上来的一样,从头到脚湿漉漉的一片,浑浊的水珠子顺着两人的脚在往地上滴,从他们敲门,到我看见那两个人也就不到一分钟的工夫,他们脚下却积出一滩水迹。

  死人拍门?

  他们两个要往外领人?

  我心里的念头刚刚一动,其中一个人就转过了身来,半低着脑袋往我这边看了过来,一双带着血丝的眼珠子,瞬间与我的目光碰在了一起。

  站在门口的小糖左手的匕首刚刚一动,那人就把一根手指竖在了自己嘴上,轻轻嘘了一声,冲着我连连冷笑。

  他是让我别出声?

  小糖转头看上我的时候,我跟着轻轻一摆手,意思是:让她别理对方。

  小糖刚要收刀,那边门缝里就爆出了一片火光,站在门口的两个人瞬时间被逼退了三步,对面房门也跟着豁然敞开。

  石惊龙开门的一瞬间,那两个人侧着身子溜进厨房,消失了踪影。

  石惊龙只看到了我们这边虚掩着的房门,石惊龙冷笑一声:“卷山龙……呵呵……”就关上了房门。

  陈绍元压低了声音道:“小师叔,那俩……那俩朋友走了么?”

  “没走,在上面!”我抬手指了指天棚。

  陈绍元吓得连着退了两步:“在我们上面?”

  我抬手指向墙沿:“那块水迹,白天没有,说明那俩人上房了。一会儿,要是房上往下滴水,他俩就能顺着水迹进屋。”

  我的话说完没多久,就听见张严心的屋里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他们应该是跟谁动了手。双方交手的时间极为短暂,仅仅过了几秒钟的工夫,那边就传来一声窗户被人砸碎的声音,紧接着我就听见有人从窗口跳了出去,直奔着王长海家后山方向飞奔而出。

  从脚步声上,我能判断出来,三眼门的人已经全都追着什么东西走了。

  我轻轻扶住刀柄:“小心,那些东西引走了三眼门,下一步就是来找我们了。”

  我正在说话之间,就见被我摆在桌子上的水杯里泛起了一点殷红,乍看上去就像是有人把血给滴进了杯里。眨眼之后,整杯水不仅变得殷红如血,还在顺着杯口漾漾外溢,不到一会儿的工夫,饭桌上就变得血水横流,成行的血迹顺着桌子边沿不断地落在地上。

  陈绍元吓得缩到了墙角上,小糖也托着匕首护在了老陈跟前——我告诉过小糖,晚上什么都不用管,只要护住老陈就够了,她也正是这样做的。

  整个屋里就剩下了我一个人还坐在桌子边上,桌上的血水很快就奔着我的方向流了过来,那行鲜血很快就要流到我身前的时候,我抬起手来拦在了桌子上,任由着血水冲向了我的手掌,刺骨寒意从我掌心冲向手腕的瞬间,我双眼之中也燃起了阵阵血光。

  鬼眼通灵!

  很多人都觉得,镇邪斩鬼是与对方正面对敌,实际上,术士只有遇上了较为低等的鬼魂时,才会直接出手。当遭遇了强悍的对手,最先做的不是斩鬼,而是要追根溯源,找到邪祟的老巢,或者缠上雇主的原因。否则,简单的处理掉眼前的鬼魂之后,邪祟还是会再次缠上雇主。术士不仅会生意失手,还会惹上相应的因果,给自己招来劫数。

  缠上王家的邪祟绝不是水鬼那么简单,我想胜张严心就得找到邪祟的根源。我强行与对方通灵,也是为了摸一摸对方的根底。

  我的通灵秘术刚刚发动,眼前的景物就为之一变,我分明看见一座悬在空中的山崖,那座山崖从空中投下来的阴影,就像是横在地上的一把刀,生生把一块黄沙地给切成了两段。

  没有水?

  缠上王家的邪祟不是从九条鱼开始么?我怎么会看见一片沙子?

  这是河沙?

  不对!地上的砂砾极为粗糙,如果是河沙应该更细一些,从地势上看,我看见的地方应该是在山上?鲤鱼能上山?

  我正想转头的工夫,身上忽然一凛,有什么东西到我附近了。

看过《邪气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