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邪气儿 > 第三十四章弄错目标

第三十四章弄错目标

  张严心上前一步道:“吴问,你别太过分了。”

  我扶刀冷笑道:“如果输了的人是我,他们会轻易放过我么?一报还一报,这就叫因果。”

  我的声音忽然一沉:“你们选什么赶紧决定,是自己吐自己舔,还是现在就动手,随你们的便。”

  石惊龙红着眼睛看向了身后弟子:“小六,三眼门的名号不能丢。”

  “别!”张严心拦住了小六:“我来。”

  我不由得愣了一下,我万万没有想到,逼石惊龙的人退让最后变成了张严心出面。那个叫小六的人,脸色涨红到了极点,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绷了起来:“吴问,自己惹出来的事情,我自己来收。我马上就砍一条胳膊给你,够不够?”

  小六抽出钢刀的时候,张严心也拔刀而起:“把刀给我收回去,今天,你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不想看着我跟你一起断臂,就给我站一边儿去。”

  “小姐!”小六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张严心上前一步时,我挑了挑拇指:“你张严心有担当,那个小六也带种,这事儿算了!你们回去吧!赌约明天继续。”

  石惊龙这才松了口气,跟我说了一声:“多谢”!就带人退回了房间。

  老陈嘿嘿笑了一声:“你们坐,你们坐……我出去抽根烟。”

  我知道老陈不是出去抽烟,我也没想多问他什么,招呼小糖一声看紧老陈,就坐在屋里开始慢慢捋王家的事情。

  我还没把事情全都捋清楚,就听见外面有人敲门,等我站起身时,陈绍元已经带着张严心和石惊龙走了进来。

  我不由得微微一愣,张严心开口道:“吴问,我想来跟你谈谈。”

  我莫名其妙的看向了陈绍元,后者开口道:“小师叔,你明明就是回来帮张严心的,怎么就不说清楚呢?你那脾气我知道,宁可跟人拔刀,也不愿意跟人解释。可是,话不说透了,就容易让人误会。”

  “你自己想想,张老先生和吴老太爷,明明就是惺惺相惜的两个人。老太爷跟小张先生还有一段师徒情谊,你和张小姐之间要是真闹翻了,将来你怎么跟老太爷交代?再说,你明明就是回来救人,怎么什么都不说呢?”

  我没想到陈绍元所谓的出去抽烟,就是为了这个?

  在我看来,我跟张家之间无所谓交不交集。大不了就是老死不相往来,回来找张严心,只不过是为了还张文韬一个人情,事情过了,也就不需要再跟张家打什么交道了,张严心怎么看我,张文韬怎么想,我都不在乎。

  陈绍元到底是个老油条,很多事情想得比我仔细得多,他是不想看着我和张家交恶,才在我占据上风的时候过去找了张严心。

  陈绍元都已经把事情做到了这一步,我再把张严心拒之门外,就有几分不知好歹的意思了。

  我伸手虚引了一下:“请坐吧!”

  张严心坐了下来:“吴问,你回来真是为了救我?”

  我对着石惊龙一扬下巴:“你问他。”

  我看得出来,张严心比较单纯,喜怒哀乐全在脸上,这样的人适合交朋友,但是也容易被身边的人影响。起码,张严心过来的时候,还不确定我的真正目的。但是,石惊龙不同,他能过来,说明他已经认可我的目的,或者是,他也对张家的生意产生了怀疑。

  张严心看向石惊龙时,后者微微点头道:“吴问去而复返,必然有他的理由,我想,他未必是单纯为了打赌。”

  石惊龙不愧是老|江湖,说话都留着余地。

  我也没去计较什么,把我的水壶拿起来放在了桌子上:“张叔前几天帮了我一次。我发现水壶的水化血之后,就知道,你们肯定是在破煞的时候弄错了什么东西,所以就赶回来了。”

  石惊龙拿过水壶嗅了嗅,脸色变得异常凝重:“确实有煞气。当时陶远破煞的时候,我就在附近,他的做法中规中矩,我还给他把了关,怎么会破煞失手呢?还有,我们当时那么多人在,为什么没感觉到煞气外泄?”

  我沉声道:“我站在王家院子里的时候,也没感觉到煞气外泄。哪怕是我回来之后贴近了那口水缸一尺,也同样没感觉到煞气,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

  “还有第二个疑点……”我把张严心他们离开王家之后的事情说了一遍。

  石惊龙的脸色越来越沉:“对方把时机拿捏得太准了。”

  张严心也说道:“我明明是在屋里屋外都布置了镇魂铃,可是王强他们两个回来的时候,镇魂铃丝毫没有反应,要不是四师叔感觉到不妥,用灵符试探了一下,我都要直接给人开门了。”

  我反问道:“你们追人,追上了没有?”

  “追上了!”石惊龙道:“我们追出去不到三公里就在一个水坑里发现了他们的尸体,那个水坑还没有一米深,我检查过现场,他们两个就像是被人压着脑袋,按在水坑里活活憋死之后又扔在了水里。”

  石惊龙道:“按理说,术士就算被杀,鬼魂也不会轻易被邪物奴役,可是他们两个却找了回来,还差点要了同门师兄弟的命。如果,没有鬼魂拍门这码事,我也不会轻易相信陈绍元的话。”

  小糖忽然说道:“我怎么觉得,这间院子里好像有人在看着我们,我们做什么,说什么,全都落在了他的眼里。”

  张严心和石惊龙猛然抬头看向了小糖时,后者明显被吓了一跳:“我说错了么?”

  石惊龙摆手道:“就是因为你没说错,才更可怕!我们全都是术士,却连鬼魂藏在自己身边都不知道,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吴问,你有什么眉目么?”

  我微微摇头道:“我有个猜测,可我还没确定。现在说出来为时过早。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我们都选错了目标。要是我没弄错,你们应该是把目标锁定在了九条鲤鱼的身上。”

  “我看过,你们破煞局之后,把目标锁定在了水缸上,我们恐怕是把事情给弄错了。鱼和水缸都不是关键。”

看过《邪气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