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邪气儿 > 第三十七章其中缘由

第三十七章其中缘由

  “吴问,你太过分了!”张严心眼里含起了眼泪,要不是在场的人多,她的眼泪都能流出来。

  我莫名其妙的看了张严心一眼,大步从王家走了出去。

  等我上了车,陈绍元才开口道:“我说小师叔啊!你是真不会怜香惜玉,还是情商太低啊!你看你,都差点把张严心给挤兑哭了。人家其实也没把你怎么样?有你这么挤兑人的么?”

  我眨了眨眼睛:“我没怎么样啊?”

  陈绍元一拍脑门:“你算是没救了。”

  我又转头看向小糖。小糖也点头道:“其实,张严心挺好的,你没回来的时候,她还一直帮我说话。三眼门是三眼门,张严心是张严心,你不能把他们混在一起啊!总得有个区别对待。”

  陈绍元跟着说道:“就是说啊!你走的时候,张严心说要给你治胳膊,其实就有跟你道歉的意思。你可倒好,直接秀上江湖硬汉了。我知道,你们卷山龙宁折不弯,但是,你也得分谁啊!你跟人家一个小丫头这么直怼,肯定是不好。”

  “再说,张严心要是个蛮不讲理的人,你这么怼她,我什么话都不说。你怼不过,我帮着你怼,可是人家没招你也没惹你,还总帮着你说话,你这做得有点过了。”

  我让陈绍元说得面红耳赤:“咱们回去。”

  “回去干啥?接着怼人?”陈绍元被我吓了一跳:“我的小祖宗哎,你可就别给我惹事了。”

  我|干咳了两声道:“不是怼人,是回去帮张严心。我估计,她带的那几个人接不住王家那东西。”

  陈绍元倒吸了一口凉气:“王家遇上的东西这么厉害?”

  “可能比我想象的还厉害!”我眯起眼睛道:“那个鬼魂,生前肯定是术士。说不定,还是道鬼,张严心他们要是联系张文韬过来,倒还好说。如果,他们不搬救兵,肯定是要吃亏。”

  术士,不是道士,不讲究什么长生不死,死了之后一样会化作鬼魂,归于地府。但是,术士生前都在斩鬼捉妖,积累过功德,也修炼过法术。死后必然会强于一般的鬼魂,如果,他们按照修炼魂魄的秘法,很有可能在死后变成阴兵,或者说,候补阴兵。这种鬼魂就叫道鬼。

  有些强悍的道鬼,甚至比阴兵还要可怕,王家那只鬼魂能在我们眼皮底下做手脚,绝不会是普通的恶鬼。

  陈绍元道:“小师叔,你该不会又动什么手脚了吧?”

  “嘿嘿……”我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术士遇道鬼,一般都讲三分面子。没有上来就要命的道理,通常都是先谈谈,谈不妥再说别的。我那一刀下去,揭穿了对方身份。三眼门要是不动手就算了,动手就等于是挑衅对方,也就断绝了谈判的可能。”

  “咳咳……”我|干咳了两声道:“我当着三眼门把鬼魂逼出来,他们面子上肯定挂不住,不会多想就能出手。不管他伤没伤着对方,都是在让道鬼发狂。所以嘛……”

  “缺德啊!”陈绍元指着我道:“要是三眼门都被搁在了这里,你就等着张家发疯吧!你真是……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

  我不紧不慢的抬了一下眼皮:“我这不是没走么?再说,我也没打算走,三眼门那些人的死活跟我没关系,张严心我肯定要救,不然,张文韬的人情,我该还不上了。行了,赶紧开车出去兜一圈,回来准备接应张严心吧!”

  陈绍元开着车顺着大道漫无目的的乱晃,小糖却开口道:“吴问,你怎么发现了道鬼。”

  我慢慢说道:“其实,我早该想到,只不过是因为我太自信了。才错过了好几个线索。”

  “我今天早上去引王家老|二的鬼魂时,他一直不肯跟我走。其实,他是想告诉我,他不敢跟我回家。要了他命的东西就在他家里。这点,我一开始也想到了,从你说,觉得王家像是有人在看着我们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可我一直没有找到那人在什么地方。”

  “王家老|二出来之后,让我看他的嘴,他的舌头没了。他是想要跟我说,有人割了他的舌头,不让他开口。根据老陈的说法,王家老|二出门的时候还说过话,他肯定不是生前就被人割了舌头,而是有人在他死后,割了鬼舌头。能做到这点,只有术士。”

  我声音顿了一下:“我一开始是在怀疑,三眼门的人在动手脚。可我想不出他们这样做的理由。哪怕是为了跟我打赌,也不应该出现这种状况。直到老陈跟我说:他是最没用的人。我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一直捣鬼的人,会不会是我们一直没去注意的人?”

  “我把所有人都想了个遍,最后才想到了王长海。”

  我顺手点起了一根烟道:“王长海是个生意人,最讲究的就是和气生财,同样,生意场上的人差不多都是八面玲珑。我们刚来的时候,差点在王家院子里闹出人命,那时候,王长海做为主人,难道连看都不看一眼么?”

  陈绍元一拍大腿:“对呀!我当时还合计,那个王长海怎么那么不会办事儿。后来呢?”

  我再次说道:“第二次就是老太太失踪,王长海在整个事件里扮演的角色就是在捣乱。最明显的就是,王长海在三眼门回来之后,也不张罗去找老太太了。一个跪地求人的孝子,会转变那么快么?我们当时恰恰忽略了这一点。”

  “今天早上,王长海才想着利用我们和三眼门之间的矛盾把我们逼走,或者,逼着我们跟三眼门动手,才是他最终的目的啊!”

  陈绍元道:“小师叔,我有一点想不明白。王长海既然是被什么东西给附了,他为什么还张罗着找术士,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王长海被彻底附身是在昨天晚上。”我摇头道:“王长海身上八成是有什么东西能护住他,所以,对方一开始只能影响王长海,却不能完全控制他。我昨晚出去追王长海的时候,曾经把他的魂儿给打回了王长海体内。我怀疑,当时我打进去的,不是王长海的魂儿,而是别人的魂。那东西连我都算计了。”

看过《邪气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