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邪气儿 > 第三十八章老冯

第三十八章老冯

  陈绍元转头道:“小师叔,要是按照你的意思,王长海自己就得是术士,或者是先生啊!要不然他怎么能玩出一手离魂术出来。我在先生行里没听说过这一号啊!小糖,术士里面有这号人么?”

  陈绍元这下把我给听蒙了,我一直以为先生和术士是一回事儿,听他们的意思怎么好像不一样啊?

  陈绍元给我解释了,我才知道,先生和术士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先生在明,术士在暗。像陈绍元那样开门面,挂招牌的人都叫先生。像我爷那样,对外说自己是卖刀的人,实际上干着先生的活儿,才叫术士。

  至于说,为什么要这么划分,陈绍元只是告诉我,早几百年就这样,至于怎么分的,谁都说不清楚了。

  他说不清楚,我也就没多问。但是,我却回答了陈绍元的问题:“术士断了传承的事情多了去了,说不定王长海祖上有术士。你能打听着么?”

  陈绍元想了想道:“这附近还真有一个地理仙儿,我带你去找他。”

  地理仙儿是术士之间的行话,就是专门买消息的人,这样的人消息最灵通。

  陈绍元找到那个地理仙儿,看上去至少没有八十也得七十五了,头发都快要掉光了,仅剩下那么稀稀拉拉的几根白头发,让他再扎成一根老鼠尾巴似的辫子拖在脑袋后面,身上还穿着一件马褂,弄得就像是满清的遗老遗少似的。

  我一看见对方就是一皱眉头。

  陈绍元拉了拉我衣角,意思是:让我别看不起人家,那人可不一般。

  老头儿上下打量了我一会儿:“你是吴正非的孙子吧?卷山龙的大号传给你了?”

  我顿时一愣:“晚辈吴问,请问前辈……”

  我话没说完,老头就摆了摆手:“别问了,都是老黄历了,看见你爷给我带个好,就说,让他有空来老冯这儿坐坐喝两盅。”

  那个老冯估计是个酒鬼,别的老头都是跟你说说话就卷根旱烟,这老头是说两句话就往嘴里灌口酒,酒喝完了,再往嘴里扔颗花生米,一嚼就是半天。

  老冯坐在炕上道:“说吧!你们找我什么事儿?老吴的孙子头一次来,按理,我得包个红包。可我手里没闲钱儿,这回我就不收你们钱了。”

  陈绍元咳嗽了一声,意思是让我把嘴闭了,别乱说话,他自己开口道:“前几天,下面村子出了九条红鲤鱼的事情您老知道吧?我们来就是打听这事儿。”

  老冯拿起了酒壶灌了一口,又往嘴里扔了颗花生米,闭着眼睛慢慢嚼了起来。看那样儿就像是在等仙儿上身。

  我转头看了看陈绍元,往自己脑门上指了指,我的意思是:他不会是要请大仙儿吧?要是这样,咱们趁早走,跳大神的事儿,我也会,用不着他帮忙。

  陈绍元压低了声音道:“老冯一闭眼,鬼神脱层皮。他闭上眼睛,那是合计事儿,等他睁眼睛就是开口找你要钱了,这刀肯定宰得不轻。这事儿,你听我的,等事情结了,我去找张文韬要钱,这钱,我们八成是出不起。”

  陈绍元的声音压得很低,却没逃过老冯的耳朵。对方睁开眼睛道:“别在那儿放屁,我老冯一口唾沫一个钉儿,说了不收钱,就是不收钱。不过……”

  老冯一说不过,陈绍元当场就打了个哆嗦。老陈花钱都是算着花,让他拿钱,他真能跳楼。

  老冯慢悠悠的说道:“吴家小子,消息我可以给你。不过,你得考虑清楚,这趟事儿,你要是沾上说不定就得没命。到时候,你家老爷子来找我,我可不好交代。”

  我笑道:“您老放心,我死在外面是我学艺不精,怨不着谁,我爷也不会过来找你。”

  “行!有你爷身上那股劲儿。”老冯说道:“这趟生意牵扯不小,你要是能活着回来,就到我这里来一趟,我保证,你不白来。有好事儿等着你。我老冯这辈子,还没给过谁什么好处,你是头一个。不过,你得有从我这里拿好处的本事。”

  我笑了笑:“您老的好处,我要定了。”

  “别……”陈绍元赶紧把我拽到了一边儿:“小师叔,老冯这人不说瞎话。他说,王家的事儿不好弄,肯定不是吓唬你。要不……要不……咱们算了吧!你给张文韬打个电话,把他弄来,咱们别管了。”

  我指了指外面:“你看看天色,我现在立刻联系张文韬,他也得半夜才能赶过来。万一张严心坚持不到半夜呢?”

  陈绍元目瞪口呆的时候,我又补了一句:“其实,你不说,我也没打算走。恩偿三倍,仇还十倍,是吴家的规矩。所以,我不愿意欠人家人情。既然人情已经欠了,我就不能当做不知道,我心里有数。”

  我转头走回屋里时,老冯也乐呵呵往我身上看了过来:“不错,跟老吴真像。再过几年,又是一条能镇得住三山九岭的大龙啊!你们刚才说话,我都听着了。大致上也算有个估摸,要我说,你比老吴差的地方,就是他可刚可柔,你却只会刚,这不好。”

  我笑了笑没有吭声,老冯也没在意:“想好了就坐下,我给你慢慢说说老王家的事情。要说,老王家么?还得从王长海往上翻三辈说起。”

  我听到这儿时一皱眉头:“冯老,我听你的意思,王家血脉还有点儿不一样的地方么?”

  “说对了!”老冯道:“王长海跟他弟,不是一个爹。王长海其实应该叫李长海,他家老太太带着他改嫁之后,把他的姓也给改了。你要是打听老王家,往上翻八辈子都没出过一个先生。要是打听老李家,那可是出过一个大师爷的人家。”

  陈绍元一愣:“你说王长海是千金师爷李一年的后人,那可是当年跟卷山龙齐名的人物啊!”

  老冯点头道:“我说的就是他。”

  我看向陈绍元时,后者说道:“当年在东北这边,不少先生都给人做了师爷,专管五行八卦上的事儿,李一年就是最出名的师爷。不管多大官找他当师爷,他都只当一年,一年之后说什么都不留。所以才有了这么个外号。”

  “对!”老冯道:“你只知道李一年大名鼎鼎,却不知道,他做过一件看懵了术道的事儿。”

看过《邪气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