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邪气儿 > 第四十一章你有什么

第四十一章你有什么

  石惊龙是想用张文韬把我挤走,他知道,我连着伤了三眼门的几个弟子,肯定不好意思见张文韬,只要把我挤走。三眼门的面子、里子也就全都保住了。

  我嘴角上微微泛起了一丝冷笑:“让我走也可以,她得跟我一块儿走!”

  我用手指的是张严心,石惊龙和张严心同时一愣之下,我从身后拔出来的九星残月已经压在了张严心的脖子上:“跟我走!”

  “吴问,你想干什么?”石惊龙勃然大怒。

  我却不紧不慢的说道:“石惊龙,你给我听好了,卷山龙从来就没有跟谁商量着做事儿的习惯,我想杀谁,你拦不住。我想救谁,你也管不了。我负责把张严心送回去找她爸爸。保证不会少一根汗毛。至于,你们的死活,跟我没有关系。但是……”

  我话锋一转道:“你们要是不知死活跟着上来,不用王家的道鬼动手,我就先弄死你们。”

  我伸手扣住张严心的脉门,五指稍一用力,对方半边身子就使不出力气似的靠在了我的身上,我半脱半拽的把张严心从院子里弄出来,塞进了车里:“老陈,开车快走!”

  陈绍元一脚油门下去之后才埋怨道:“小师叔喂,你下回就不能好事好好办么?就你这个作风,把人救出来,人家都得骂你,说不定,张文韬都得登门替闺女讨|说|法。你呀你!”

  陈绍元看着是在埋怨我,实际上,他那些话都是在说给张严心听的。

  我沉声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三眼门有人死了。”

  我急声道:“你没看见石惊龙背后站着的那个人,眼睛里面全是血丝么?被水呛死的人,眼珠子会渗血,你不知道么?”

  陈绍元吓了一跳:“小师叔,你看看张严心是不是也……”

  我转头看向张严心的时候,她也往我脸上看了过来:“我没喝王家的水。”

  我刚刚松了口气,就听见陈绍元说道:“她没喝,我喝了啊!”

  我坐在后排座上猛一抬头,正好看见汽车反光镜里映出一双带着血的眼睛,陈绍元嘿嘿笑道:“小朋友,你失算了。术士怎么做事,我比谁都清楚。就算你有几分聪明,能算得过我么?”

  我声音猛然一沉:“你想怎么样?”

  陈绍元阴声说道:“把你身边那个丫头送回去,你们想走想留都随便。”

  我转头看了看张严心,对方刚想说话,就被扣住了咽喉,硬生生把她的话给憋了回去:“我不会开车,你开车往回走吧!”

  陈绍元控制着汽车慢慢停了下来:“我也不会摆弄这个玩意儿,好在,这里离李家村不远,我们走回去就行。”

  “行!”我推开车门,拽着张严心从车上跳了下来,小糖随后站在了我的身边。陈绍元下车之后说了一句:“你们走前面!”

  我一只手扣住张严心的脖子,一只手把她胳膊反剪在身后,推着张严心往前走了几步:“你是李一年。”

  陈绍元在我背后道:“别问那么多。你不知道术士得守住嘴么?问得多了,死得就快。”

  “说得也是!”我说话之间忽然一个回身,右手化拳猛地往陈绍元的肚子上轰击过去。我的拳头贴在对方肚皮上之后,连颤动了两下,陈绍元也哇的一下,喷出一大口猩红的血水。

  小糖上前一步扶住了脸色惨白的陈绍元,我从身上抓出一把朱砂,撒向了地面上的血水。

  浓烈的白烟带着滋滋声响从地上掀空而起时,小糖也把一张灵符塞进了陈绍元的嘴里:“咽下去,快!”

  陈绍元拼命吞咽着灵符的当口,我看向了张严心道:“你是怎么接了王家的生意的?”

  张严心揉着被我掐疼的脖子,白了我一眼:“也是通过中间人介绍的。”

  “联系你的那个中间人,问问他怎么接到的消息。”我说话带着几分命令的口气,张严心微微撇了撇嘴之后,还是拨通了电话。电话那边没人接听,她又把电话打给了别人:“你去帮我看看刘欣怎么样了?”

  没过多久,就有人把电话给打了回来,张严心的脸色瞬时间变得惨白:“我的中间人死了,死在鱼缸里。”

  “什么?”我没听明白张严心说的是什么意思?

  张严心把手机给我递了过来,有人给她发了一张照片,那里面是一具站着死在桌边上的尸体,死者双手垂在身边,身躯弯成了弓形,把脑袋伸进了养着地图鱼的鱼缸里,活活溺死在了里面。鱼缸里面不是鲜血,就是死者飘起来的头发,我只能从发量上判断出,淹死的是个女人。

  那人也不知道死了多久,脸上到处都是被鱼给咬出来的伤口,鱼缸里那几条地图,大概也死在泡过尸体的水里,整个画面一片狼藉。

  我合上了手机看向张严心:“你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么?”

  “我?”张严心被我问得愣了一下之后,才带着几分恼怒的说道:“吴问,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干咳了两声道:“别误会,我只是在判断一件事儿。”

  我解释道:“王家的那个鬼魂,说不定跟李一年没有什么关系。他想要的是李一年当年找到的那块死龙心。”

  “那个人故意在快要过年的当口,弄出九条红鲤鱼的事情。就是看准了,大部分术士都已经回家过年、祭祖,不会接生意。能接这趟生意的人,大概也只有三眼门。这样一来,他就能顺理成章的把你引过来,然后杀你。你死在王家,就算张文韬有所怀疑,也会觉得,你是在生意上失了手。不会继续往下深究。这代表什么?”

  张严心微微摇头:“我不知道!”

  我解释道:“这代表着,对方杀你,不是为了寻仇,而是为了图利。而且,对方害怕张家再找他的麻烦。”

  “对方明知道,你是三眼门大小姐的情况下,还要这样算计。说明他所图非小。我算来算去,往里也只有李一年当年留下的死龙心,能让他冒这么大的风险。”

  我看向张严心道:“当年有人说,李一年想要活龙心,需要三件东西。其中一件是不是在你身上?”

看过《邪气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