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邪气儿 > 第四十二章不得不接

第四十二章不得不接

  “我?”张严心摇头道:“我没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小糖走上来说道:“我觉得,有可能是张严心的血和别人不一样?”

  小糖解释道:“在风水上说,龙脉以山势为脊,以水为血。只有筋骨、脊梁、血液齐全,才是能成大势的龙脉。少了一样不是残龙就是病龙。斩龙术士破坏龙脉,必须要断龙脊,挑龙筋,放龙血,才能彻底斩断大龙。”

  “我不知道活龙心秘术具体的内容,可我觉得,想要救活龙脉,必须把这三样被斩龙术士打断的东西补回去。当年,李一年拿走了雷击木,说不定就是为了构架大龙的骨骼。”

  我听小糖说完,下意识的往自己胸口上摸了摸:动物的肋骨看似无用,其实是在保护重要的脏器,尤其是保护好心脏。雷击木会不会是充当龙肋骨,用来挣开心窝?

  可是活龙血的话,也不应该是用人血啊?一个人能有多少血,就算把血放光了,也只不过一盆罢了,龙脉的血,必须是活动的河流才行,小糖的说法未必成立吧!

  我沉吟道:“先别管那么多,把张严心送回去再说。”

  王长海的生意属于三眼门,我没有必要为了别人的生意玩命,把张严心安全送回去,就算是仁至义尽了。

  张严心却摇头道:“我不走。四师叔、还有好几个师兄弟都在王家,我不能就这么走了。”

  “你讲义气!”我不动声色的往张严心身边挪了一步。

  张严心警觉的跳到了一边:“你又想抓我是不是?”

  我刚才确实有把张严心抓起来往车里一塞,赶回城里交给张文韬的打算。同样的事情做多了,谁都会有所防备,张严心就是如此。

  出其不意不行,我就只能来硬的了。

  我上前一步刚要动手,张严心就拿出三枚穿在一起的大钱儿举到了我眼前:“吴问,听我的话。”

  “嗯?”我看着张严心手里的大钱儿愣住了:“这是什么东西?”

  陈绍元有气无力的说道:“小师叔,你栽了。那是你们吴家的吞天买命钱。从你祖上就有了。每一个买命钱都是出自吴家先辈之手,都是他们亲手送给了对自己有大恩的人。一枚大钱,就代表着一条命和一个承诺。只要有人拿着来找吴家,不管多难的事情,吴家后人都得拼命做到。这事儿,你爷没跟你说过?”

  这事儿,我爷还真跟我说过,他还跟我说,当初第一代卷山龙之所以会落草为寇,固然有乱世求生的成分,更多的却是那时候大掌柜手里有一枚吞天买命钱。

  我爷给我立过遇钱必接的规矩,可他没给我看过吞天卖命钱。

  我爷跟我说,吴家的吞天买命钱,不是在无限制的往出发。不然,吴家后人也就不用干别的了,一天到晚还债玩吧!所以,当初先祖一共就铸造了九枚,到他那辈就让他全给折腾出去了。

  我爷一下给了张家三枚大钱?这是欠了张啸风多大的人情?

  我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只能乖乖的把钱接过来。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吞天买命钱,那枚纯金打造的大钱,比正常铜币要多出两圈,也厚了几分。外形仍旧像古钱一样保持着外圆内方。只不过上面不是刻着“某某通宝”而是上下刻着“口天”,左右刻着“买命”。

  吞天买命大概就是这么来的!

  我沉着一张脸道:“说吧!你要干什么?”

  张严心笑眯眯的道:“当然是帮我救回同门,再做成王家的生意。”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可我实在不想接这趟生意:“这样吧!我帮你看住王家,你给你爸爸打电话,让他过来接应。”

  “现在找不到他!”张严心摇头道:“我爸爸在三十之前都会去给我爷爷守灵,包括我的几个师叔也会一起去。直到年二十九那天才会出来。这段时间,他们会关掉所有通讯设备,谁也找不到他们。除非,我们亲自去找。那样一来一回,可就来不及救人了。”

  我气得七窍生烟:“这都是什么毛病?”

  张严心听见我在编排张文韬,下意识就想要跟我争论两句,话到嘴边却又被她收了回去。她知道,不是跟我斗嘴的时候,救人要紧。

  我转头看向张严心道:“让我出手救人可以。但是,丑话我得说在前头。从现在开始,所有人都得听我的,要是有人跟我找事儿,你出面处理。行不行!”

  我真希望张严心说“不行”,可她却一口给答应了下来。

  我没办法,只能深吸了一口气道:“走,去老王家。”

  陈绍元吓得两腿发软:“咱们就这么回去了?”

  “要不怎么办?你还打算准备一张拜帖吗?”我没好气儿的说道:“我要是没猜错,现在石惊龙他们肯定都已经让人家攥在手里了。我们只剩下回去跟人谈判这条道儿了。希望他别狮子大开口吧!”

  我再次回到王家时,浴室方向的水声还在哗哗直流,看样子,我走了之后就没有人再去管过浴室里的事情。

  王长海坐在距离浴室不远的地方,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浴室,像是傻了一样一动不动。

  我走到浴室门口往里看了一眼,王长海的老婆身躯笔直的站在淋浴下面已经没了声息,冒着白烟的热水也不知道在她头上浇了多久,把她的头发都给烫了下来,在浴室的地面上黑漆漆飘了一层。

  距离尸体不远处的浴缸里,躺着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尸体半浮在浴缸里面,两只眼睛睁得溜圆,眼角上渗出来的血迹染红了大半个浴缸,看样子是被人给活活溺死在了浴缸里。

  我往里面看了一眼就顺手关上了浴室的大门,拉起坐在地上的王长海,把他拽进了屋里。

  三眼门的弟子,早已经不知去向,空荡荡的屋里泛着湿漉漉的阴冷,看样子,我走了之后不久,三眼门的人就着了别人的道儿,不知道被人弄到哪儿去了。

  我把半死不活的王长海扔在炕上,自己在桌子边上坐了下来,用手轻轻敲着桌子道:“是不是该出来见见了?”

看过《邪气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