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邪气儿 > 第四十四章气走

第四十四章气走

  陶远被打掉了几颗大牙的事情,他一直耿耿在心。找到机会当然要给我上点眼药,当即喊道:“不信你又怎么样?说不出道理就想动手?我看卷山龙也就这点本事了。”

  我转头看向张严心:“你也不信?”

  张严心轻轻咬着嘴唇道:“我……我也觉得……其实,我很想相信你。”

  “不错!”我对着张严心挑了挑大拇指:“你不信我,我们之间的交易就此结束。老陈,小糖我们走。”

  我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张严心愣了一下:“别走,等一下。”

  张严心几步追到我身后:“吴问,你干什么?我只不过……”

  我重新看向张严心:“只不过忘了术道规矩是吧?”

  张严心顿时愣住了,过了几秒钟才向陶远问道:“他说的是什么规矩?”

  陶远脸色也不太好看:“按照规矩,如果雇主不相信术士,术士完全可以放弃生意。不再帮雇主做事。”

  我看向张严心道:“你听清了,你自己不信我,怨不了我。”

  “吴问,你怎么这么小肚鸡肠。”张严心气得直跺脚:“吴问,你站住,我重新把你雇回来。”

  我马上停住了脚步,板着脸转过身来,又从张严心手里拿过一枚吞天买命钱:“记住,如果再有一次,你拿什么都别想把我雇回来。”

  我的目的达到了,我可不能像我爷一样,糊里糊涂的把吞天买命钱放出去,让人拿着来找我的麻烦,有机会把钱收回来,我绝不会轻易放过。如果,换成是张文韬来了,我还得费一番手脚。吞天买命钱在张严心手里,那我就不能客气了,有机会一定要全都骗过来。

  我把买命钱收起来往前走了几步,张严心忽然开口道:“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在骗吴家信物。”

  被人当面揭穿,我多少有些尴尬,马上转头看向了陶远:“你不是不信坟里只有男尸么?你把坟挖开看看!”

  陶远看见张严心丢了一颗吞天买命钱,心里早就憋着一股气,被我一激马上来了脾气:“我现在就去挖坟。要是你判断不准,你怎么从师妹手里拿的东西,就怎么还回去。”

  我冷笑了一声顺着墙头跳上了王长海家的房顶,看向了远处的山坡。憋着一股劲儿的陶远,没用多久就挖开了一座坟茔,他整个人却看着棺材傻在那里,棺材里的尸体虽然已经化成了枯骨,可他身上却穿着一件男装的寿衣。

  张严心在房下仰头看向我时,我面无表情的说道:“那边还有一座坟,你们要不要继续挖开看看?”

  “我就不信了!”坐在坟坑里的陶远疯了一样的抓着铁锹爬了出来,拼了命的挖向另外一座坟茔。

  “陶远,你冷静点!”张严心想要去拦陶远,却被他给推到了一边:“别管我,我今天就是要打他的脸。”

  陶远连着挖了几锹之后,嘴里忽然喷出了一口血来。瞬时间给雪地上染上了一片猩红。

  “陶远!”张严心把陶远扶起来时,后者脸色惨白,有气无力的指着我道:“师妹,别……别相信他。他会害死你,害死三眼门。”

  我从房檐上跳下来,向陶远走过去时,后者指着地上的血迹道:“我刚才动用了血卦。算出,吴问包藏祸心。你千万不能相信他!”

  我摇头道:“没想到三眼门都是这样的货色,消耗十年寿命,动用一次血卦。不去算自己同门叔伯兄弟的安危,却要算我包藏祸心。这样的汉子当敬。”

  “你……噗——”陶远在羞恼之下喷出了一口血来,当场气绝。

  “吴问!”张严心站起身道:“他已经受了内伤,你为什么还要刺|激他?”

  我淡淡说道:“我只是在陈诉事实而已。如果,你连这点事实都接受不了,我们没办法继续合作。”

  “我不需要跟你合作。”张严心终于忍不住了:“你走,我不想再看见你。”

  “走!”我挥手之下带着小糖和老陈快步离去,把张严心和一具尸体给扔在了雪地里。

  我走的时候,张严心一直仰头看天,我知道,她不是在跟谁故作姿态,而是,要把即将流出来的眼泪收回去。

  张严心大概是听不到我们三个踩雪的声音之后,才擦干了眼泪 ,从背包里取出罗盘,学着我的样子跳到了屋顶上。

  我刚才上房顶是为了定位李一年的坟地。一般来说,在阳宅附近的祖坟,都会跟宅子错开一个方位,有祖先守宅的意思,也不会跟阳宅形成对冲,造成鬼在背后的结果。

  我估计,李一年的坟地应该距离王家不远,张严心大概也是如此认为,才会跳上屋顶用罗盘定位。

  张严心的罗盘还没摆正,人就发出了一声惊呼——陶远的尸体没了。原先还站在墙边的王长海也不知去向。

  张严心还没来得及反应,她手里的罗盘便飞快的旋动而起。

  阴气乱罗盘,证明她附近有鬼。

  张严心从没经历过这种情况,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下一刻间,她身后就传来咔嚓一声脆响,那声音就像是有人踩碎了瓦片。

  张严心还没来得及回头,陶远的声音就和浓重的血腥味一齐从她背后传了过来:“你为什么要把吴问他们弄走呢?你不想要那些人的命了么?”

  “是他自己……”张严心大概是想说,是他自己要走。

  陶远却冷笑道:“张严心,你自己好好想想。究竟是吴问在针对你们三眼门,还是三眼门一开始就对他抱有敌意?换成是谁,都无法跟一群带着恶意的人合作。吴问不傻,自然不会做出那样愚蠢的选择。你却笨得可以。”

  “没了吴问,你是能找到龙心,还是能救回三眼门的弟子?都不能。”

  “那个陶远,是自己气死了自己。你却怪罪在了吴问的头上。换成是谁,都不会跟你合作。三眼门这些年走得太顺了,让你们有些忘乎所以了吧?”

  张严心还没来得及说话,她背后的人就伸手摸向了她的脖子,五只带血的手指紧紧扣住了张严心的咽喉。

看过《邪气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