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仙穹彼岸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会自保的郑乾

第一百五十九章 会自保的郑乾

  “那你为何要毁我的大阵?”纳兰峰神色冰冷道。

  他忽然发现,琴先生中了萧南风的圈套了,但,他并未在此多做纠缠,因为此事纠缠下去,只会越弄越糊涂。

  “琴先生隔着大阵,以琴道凝聚魂力白鹤偷袭我。若非我有保命法宝,恐怕已经命丧他手了,他以大阵为盾,以魂力为枪,我毁大阵只是在自保而已。”萧南风一点不让道。

  “你那是在自保吗?你是在杀人,你刚才是要杀我。”纳兰峰冷声道。

  “纳兰峰,同门师兄弟一场,你可不要污蔑我,诸位长老和脉主在此,不要让外人看了笑话。”萧南风摇了摇头劝道。

  众人瞠目结舌地看向萧南风,你脸皮可真厚,对纳兰峰来说,你才是外人吧?

  “琴先生是我的属下,他可不是外人。”纳兰峰冷声道。

  “那他悄悄抓走我的朋友,还有抓走了太清弟子,也是受你指使的吗?”萧南风沉声道。

  “琴先生抓了太清弟子?”众长老神色一肃,疑惑地看向琴先生。

  “好叫诸位知晓,我今日来纳兰氏岛,就是想要请教纳兰峰,为何他的人,无故抓了我的朋友,还抓了太清弟子。是纳兰峰安排的,还是琴先生自作主张。结果,我还没见到纳兰峰,这位琴先生就做贼心虚地忽然对我发难,出于自保,我不得不出手自救。”萧南风对着众人解释道。

  “有这事?”众长老疑惑地看向纳兰峰。

  “根本没有,他胡说八道,我根本没有抓太清弟子,也没有抓他朋友。”琴先生马上否认道。

  纳兰峰没有说话,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事情都在按照萧南风的节奏走,有些不妙啊。

  “是不是,一查便知。”一旁赵元蛟配合着萧南风说道。

  “这是天枢人皇的纳兰氏岛,谁敢在这里放肆?”琴先生瞬间怒斥道。

  众人脸色一沉,继而一起看向纳兰峰。

  纳兰峰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虽然他也可以用父亲的名头压制众人,不许众人彻查,但,那样很可能再度中了萧南风的圈套。

  “查吧!”纳兰峰脸色阴沉道。

  “殿下?怎么可以……”琴先生一阵焦急。

  “赵元蛟,你可要查清楚了。”纳兰峰看向赵元蛟沉声道。

  他并未阻拦赵元蛟的搜查,因为,叶大富和郑乾那群人,已经被他藏好了,他确定,短时间没人能查得到蛛丝马迹。他也不可能让赵元蛟查太久。

  “哼,你若是查不到,我定会上报天枢人皇,说你太清长老,故意刁难三太子殿下。”琴先生冷声道。

  他此刻有恃无恐,他也确定赵元蛟不可能查到叶大富等人所在的位置。

  赵元蛟没有理会,正要去搜。

  “师兄,我和你一起搜。我刚才看到琴先生眼睛瞥向了那个方向,我们去那里看看!”萧南风从船上跳下来说道。

  琴先生一怔,他眼神根本没有瞥向什么方向啊,萧南风在胡说八道什么?

  却看到,萧南风带着赵元蛟,走向一处草棚,那里除了草堆,什么也没有。

  众长老一脸疑惑,不知道萧南风要去那里干什么。

  但,纳兰峰和琴先生却眼皮狂跳,因为萧南风找对了方向。纳兰峰对琴先生狠狠地瞪了一眼,似在数落他,没事眼睛乱瞥干什么?琴先生嘴角一阵抽搐,他根本没有瞥那里啊。

  就看到萧南风走到草棚前,看着地上幽九留下的记号,他眼中一亮。

  “这里?什么也没有啊?我用魂力也探查过了,地下也没有地窖啊?”赵元蛟皱眉道。

  “那可未必。”萧南风语气肯定道。

  “哦?”赵元蛟神色一凝。

  他探手一挥,轰的一声,大量草堆全部被掀开了,可依旧什么也没有。

  萧南风探手一掌拍下。

  轰的一声,一阵阵诡异的金色符文从地上闪现而出。

  “有一个阵法?刚才是此阵法迷惑了我的魂力探测?”赵元蛟惊愕道。

  赵元蛟再度一出手,阵法轰然破碎,大块地砖掀开,露出一个洞口,洞内灯火通明,同时有着一阵“呜呜呜”的求救声。

  “好胆!”赵元蛟惊怒道。

  却是叶大富等人全部被堵住了嘴巴,被一群紫衣人挟持中。在洞口被掀开的瞬间,那群紫衣人战战兢兢,知道大事不妙了。

  “诸位,带着我的朋友和我的师弟们出来吧?”萧南风平静道。

  在赵元蛟强大的杀气笼罩下,一群紫衣人根本不敢反抗,只能带着叶大富等人走了出来。

  “师兄,你总算来救我们了啊,你再不来,我们就要被他们打死了啊!”叶大富出来刚被松绑,就是一声哀嚎。

  “他们打得我们好惨啊!”一群叶大富的小弟不断卖惨道。

  叶大富等人身上被折磨得太惨了,而郑乾身上却诡异地丝毫未损,似没有受到一点刑罚。

  众长老看到叶大富等人身上的无数鞭痕,无不脸色一阵阴沉地看向琴先生,不过,因为顾忌到纳兰峰的颜面,他们才暂时没有发作的。

  “纳兰峰,你看到了吗?这位琴先生包藏祸心,瞒着你偷偷抓我太清弟子进行拷打,根本就置你于不仁不义的处境啊,他不仅在给你抹黑,也在给天枢人皇抹黑啊!若非他刚才偷偷瞥了眼这里,我们还真难发现他的歹毒,此人不除,对不起你对他的信任啊。”萧南风劝说道。

  琴先生脸色一片漆黑,他根本就没有瞥向那位置,这萧南风分明是在污蔑他,可是,他现在又百口莫辩,谁也不可能相信他啊。

  纳兰峰只是狠狠地瞪了眼琴先生,没有责怪他,而是眯眼看向萧南风:“这群人,是我让他抓来的。”

  “哦?”众人一起看向纳兰峰。

  “琴先生护主心切,刚才只是语无伦次罢了,罪不在他。叶大富等人参与抓捕我的手下,导致我的手下们死去,我作为黄脉大师兄,有权对他们进行管教,这是我的权利。他们只是受了点外伤,而我的人却死了。你萧南风杀我手下,挑起争端,你还有脸指责我的人?”纳兰峰沉声道。

  众长老都皱眉地看向萧南风,显然,在怪责萧南风做事太过了。

  “纳兰峰,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杀了你的人?”萧南风沉声道。

  “证据?昨晚郑先生已经向我说明了一切,不信,你问郑先生。”纳兰峰冷声道。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了郑乾,包括叶大富等人。

  “师兄,我们被打得半死,都什么也没说。结果,郑乾软骨头,他们一审问,就乱说一通。这郑乾就不是好人,他是墙头草,他还说要效忠纳兰峰呢。”叶大富不耻道。

  “呸,软骨头郑乾。”众叶大富的小弟也纷纷骂道。

  “郑先生,你全说了?”萧南风看向郑乾。

  郑乾对着萧南风微微一礼:“我全说了。”

  萧南风扭头看向纳兰峰:“你的人有错在先,偷入萧氏岛,残害岛上我的人,甚至十日前还在太清岛为难过郑乾,宗内有不少弟子可以作证,你可知道?”

  “我也是刚知道的。但,我的人做错了事,你可以将他们交给我来惩罚,他们做了什么恶事,我定会给个公道,你可没资格杀他们。”纳兰峰冷冷地说道。

  “他们斩了我的人的手臂,你会用同等刑罚处置他们吗?”萧南风冷声道。

  “你在怀疑我的公正?”纳兰峰一点不让道。

  “好,那我就等着你的公正严明。”萧南风笑道。继而,他冲着身后大船上叫道:“叶三水,给我将船舱内的那群人带过来。”

  “啊?是!”大船上传来叶三水茫然的声音。

  纳兰峰陡然心中咯噔一下,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果然,一群被捆缚住的囚犯被从船上带了下来。正是之前萧南风抓的那群紫衣人。

  “什么?他们没死?郑乾,你骗我们?”琴先生惊怒道。

  纳兰峰也不可思议地看向郑乾。昨晚,郑乾那般听话,原来是故意骗他的,目的是为了自保,并且拖延时间,再给萧南风准备可捏住他的把柄?

  叶大富等人也不可思议地看向郑乾,这和郑乾昨晚交代的不一样啊。他难道没有背叛萧南风?只是缓兵之计?

  “殿下,救命啊!”

  “殿下,他们对我们用刑,我们没办法才招供的。”

  ……

  一群紫衣人囚犯露出惊喜之色,他们觉得自己有救了。他们却没发现,此刻纳兰峰脸色阴沉得可怕。

  “纳兰峰,人,我给你带来了,一个也没死,我抓他们,只是为了查明真相而已,现在,真相已明,我这有他们的认罪口供,你是否要过目?也让我看看你的公正吧!是真的说到做到,还是只喜欢讲笑话而已?”萧南风笑道。

  局面逆转,萧南风大获全胜。

  纳兰峰脸色阴沉地看了看郑乾和萧南风,他确定,昨晚郑乾骗他时,绝对没有机会与萧南风串通,可他没想到,萧南风和郑乾配合得如此默契。居然在没有串通的情况下,也能给他下套?

  四周,众太清长老看萧南风的目光都不一样了。有长老还不自觉地低声啧啧称奇:“不愧是萧红叶的种,是个厉害的角色啊!”

  这时,琴先生脸色难看地走上前来:“殿下,是属下管教不严,这群我的手下,不听殿下号令,自作主张,肆意妄为,擅闯萧氏岛,还打残他人,现在,由属下亲自管教他们。”

  琴先生将所有罪责都揽在自己身上,继而取出一柄长剑,斩向一众紫衣囚犯的手臂。

  众囚犯的手臂瞬间被斩断抛飞,鲜血四溅,他们惨叫连连。

看过《仙穹彼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