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我真的好怕啊 > 第十八章 跪了
  新晋C级异能者陶罗的能力,并非是元素系的“金属控制”。

  或者说,他只是暂时拥有了这样的能力。

  他真正的能力,是特质系的“能力汲取”。

  顾名思义,陶罗可以通过身体接触来汲取别人的能力,但是限制也很大。

  首先对方的能级必须比他低,其次身体接触必须超过三秒以上,最后,他一次只能拥有一个能力。

  想要获得新的能力,就必须要把前一个能力刷新掉。

  而且由于他本身的能级也还很低,就算上述条件全部符合,在汲取对方能力的时候一样有几率失败,汲取到他这里的能力效果也只能保留大概60%……

  虽然听上去有点鸡肋,但是在理论上,这却是一个堪称逆天的能力。

  只要陶罗能够在拥有某个强大能力的异能者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将其异能汲取过来,那么他就等同于拥有了对方的能力。

  就算只有60&也无所谓了,因为那异能本身就足够强大。

  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嘛,对吧?

  毫无疑问,陶罗就是这么做的。

  他的运气真的很好。

  在陶罗刚觉醒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该怎么隐藏自己的能力。

  众所周知,异能者的能级分为F-S七个等级,而F和E级异能者是几乎没有表面特征的,除了有能级反应以外,他们几乎和普通人并没有区别。

  显性一点的能力比如对于天气、磁场的特殊感应、能够小幅度移动微小物体等等。

  差一点的可能只是比一般人更好的运气、动物亲和力等等。

  而F和E级异能者最多的身份,就是那些装神弄鬼的算命者、灵媒、超能力者,并且彼此会存在一些小圈子。

  官方并不会去特意管辖这些小圈子,因为D级以下的异能者实在是太难进行普查了,也没有那个必要。

  只能定期让特安组地支队伍的前六个大队的人,定期进行调查、走访和登记。

  于是那时还是个生意人的陶罗,通过各种途径,搭上了某个低级异能者的集会,并且十分幸运地在其中遇到了一个误将自己的金属操控能力当做念力的小孩……

  那也不算是个小孩了,大概是在上初中吧?

  陶罗至今还能回忆起当时聚会上的画面,那些低级异能者们点起蜡烛,气氛和谐融洽,像是讲鬼故事一般地轮流讲起了自己的能力,时不时笑成一片。

  挺温馨的。

  然后是那小孩,半大小子,得意洋洋地展示自己的能力。

  房间里所有的金属物品全部悬浮起来,所有人刹那间都安静了,那种震撼和细微的恐惧,至今想来仍能感觉到。

  有人注意到了奇怪的地方,问那小孩说:“为什么只控制了金属?”

  他还记得那小孩说:“我也不知道……我好像只能控制金属做的东西。”

  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

  最后,那个牵头人敲定主意,对那小孩说:“你的能力可能并不是只能移动物体的弱异能,而是元素系的‘金属控制’,我会把你的情况上报给上面,对你的能力和能级重新进行检测,需要大概三天,你这几天就好好待在家里……”

  聚会结束之后,陶罗没有走。

  他躲在墙后面,抽了根烟,听那个牵头人恭喜那孩子的父母,谄媚地讨好着那个趾高气扬、屁都不懂的初中小孩。

  陶罗是做生意的,一个商人,只要有50%的利益,就足够铤而走险……而此刻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有着1000%利益的机会。

  如果没有人知道这件事该多好?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多管闲事?为什么要上报?为什么不能让他安安静静地……偷偷把那能力汲取出来?

  那三天,陶罗常常去那小孩的家附近散步,脑海里始终徘徊着这些念头。

  第三天,那小孩偷偷从家里溜了出来,和同学去了网吧。

  陶罗心里发笑。

  毕竟还是个小孩啊……让他待在家里闷着,怎么做得到?

  “你怎么就不能听话一点?嗯?”

  “如果你能听那个牵头人的话,听你爸妈的话,好好地待在家里,又或者是听我的话,乖乖不要动……”

  “就不会死了啊。”

  陶罗捧着那小孩的脸,挤了挤后者有些肥胖的脸蛋,看着那有些扭曲的面孔,得意地笑着:“从今以后,别人给你的面子,就都是我的了。”

  他挥挥手,一块旁边垃圾堆里的破碎刀片咻地飞过来。

  陶罗用这生锈的刀片,割下了他收集的第一张脸。

  随后,他走出这小巷子,用沾上血的手抽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那小孩瑟瑟发抖的同学。

  “谢谢你的帮忙了。”

  陶罗的人生就此改变。

  至于这位好同学后来如何,他就没有再关注了。

  如今再回想起当初,陶罗依然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幸运。

  他也是之后才知道,肉体系、特质系、元素系,异能三大系,元素系是其中毫无疑问的强系,几乎所有元素系在觉醒时就直接是B级。

  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给他捡了个F级的漏。

  所以陶罗始终小心翼翼地保存着这份好运,从那时一直到现在,他再也没有更换过自己的能力。

  “但是现在……更合适的人来了!强大的能力,却又没有能级!”

  陶罗目露凶光,同时又夹杂着深深的贪婪。

  这份贪婪,他压抑了那么多年,他杀过那么多人,剥过那么多人的脸,每次遇到一个强大的能力,他就会问自己,只要换了就会失去原本的能力,值得吗?

  每一次的答案,都是不值得。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了。

  陶罗想到关山那随时取物的空间类的能力,想到他那根诡异的撬棍,想到他等同于死而复生的那一针……

  毫无疑问,值得!!!

  “把你的能力,给我吧哈哈哈哈哈!!!!”

  陶罗甚至没有去在意自己脖子上越来越深的剔骨刀,狠狠地抓住关山的胳膊,发动了自己真正的能力。

  时隔数年,那种肆意掠夺别人的感觉再次降临。

  陶罗沉醉地眯起眼睛,感觉自己如同天神般高高在上,准备迎接更加庞大的力量。

  事情也如他所料。

  陶罗感觉到了,自己的四肢百骸都在迅速被力量充盈,这力量是如此强劲,瞬间修复了他所有的伤势。

  同时,让他感觉自己强壮了两倍。

  “砰!”

  陶罗露出狰狞得意的冷笑,挥手间把脖子上的刀片甩了出去,同时也将吃惊的关山带飞,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陶罗狂喜,看着自己的双手,仰天长笑:“我无敌了!哈哈哈哈……嘎?”

  他的笑声才维持不到一秒,就戛然而止。

  陶罗惊恐无比地发现,自己就像是一个被戳破的气球一样。

  那些匆匆而来的力量,又匆匆而去……

  “啊——不!不!不要!”

  不止如此,一股深入灵魂的剧痛开始从全身传来,就好像他的身体正在从内部崩解一样,每一根肌肉纤维都在极度拧紧之后崩裂,鲜血从他全身的毛孔溢出。

  在这极致的痛苦下,陶罗忍不住跪了下来,浑身颤抖。

  “额……”

  关山一脸紧张地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再战的时候,完全愣住了。

  他身上的【屠夫之心】和【肾上腺激素针剂】效果怎么消失了?

  这BOSS怎么跪下来不动了?

  还有……它的血量怎么变成1了?

  关山满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过《我真的好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