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我真的好怕啊 > 第二十六章 只用一句话,让关山闭嘴

第二十六章 只用一句话,让关山闭嘴

  林舒曼感觉自己一觉睡醒,世界都变了。

  她听着副队长交代的信息,一脸懵逼,只觉得自己可能错过了一节高数课。

  “‘杀人蜂’派出一个C级成员,一个D级成员来袭击关山,夏指导带着一组打埋伏战,结果被对方的空间类异能者给传送走了,一组小队成员也被迷障困在原地……”

  “大约十分钟后,空间类异能者死亡,小组队员脱困,赶到现场时,两名‘杀人蜂’成员,以及四组的贺姜已经全部当场死亡,只留下了被烧焦的残骸。”

  林舒曼本来还有点迷糊,一听见贺姜,顿时背后全是冷汗。

  当时和她在公交车站交接的人,就是贺姜。

  具有C级“高速再生”能力的贺姜,都直接当场死亡,说明他所受到的,绝对是完全无法愈合的瞬间致命伤。

  秒杀!

  这场袭击之迅猛,可见一斑。

  但最后的结果,却是以袭击方全部死亡告终。

  而一组小队和夏磊完全没有发挥任何作用,也就是说,全程都是关山自己单枪匹马……

  “等等,那关山呢?”

  林舒曼下意识地紧张起来。

  刚才副队长并没有提到关山,连C级异能者都死了,该不会是他拼了个同归于尽吧?!

  在林舒曼的印象中,这人虽然一开始很残暴地杀掉了赵宏夫妇,但毕竟是赵宏夫妇先将他引诱进来,关山不过是自卫。

  ……虽然自卫的方式是有点点吓人。

  不过,在她一整天的观察之中,关山展现出来的一面,却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记者。

  而且还很敬业。

  作为一个特安组的底层打工人,林舒曼对于关山当时面对蒋思严时的态度,是很有共情力的,所以之后才会忿忿不平地去装鬼教训那个姓蒋的。

  在她看来,关山很可怕,但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鲜活的人。

  林舒曼并不想见证被观察者的死亡,这样的话……她一定会难过好多天。

  副队长道:“哦,我正要和你说他的事情……上头让你继续观察关山,这次是长期任务。”

  “也就是说,你之后的工作,就是每天跟着他,按时汇报他的行动。”

  林舒曼一愣:“他、他没死?”

  “什么死?”

  副队长奇怪地道:“他啥事也没有,据说就是受了点轻伤,今天应该就出院了。”

  他感叹了句:“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夏指导好像不打算收编他,在申请什么……编外人员的特殊名额。”

  “好了,你也别磨叽了,赶紧出发吧,我把关山的定位发给你。”

  林舒曼哦了一声,看着发送过来的定位,怔怔地有点走神。

  C级异能者也被他杀了……

  副队长突然道:“欸,对了,你是不是昨天执行任务的时候,用自己的能力对蒋思严进行了恐吓,导致他住院了?”

  林舒曼:“……”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连副队长也知道了?!

  当时难道不是夏指导和她单线联系的吗?!

  副队长继续碎碎念道:“要不是夏指导宽宏大量,你可就坏了事儿了,要牢记教训,下次不要再犯了,知道吗?”

  林舒曼捂着脸:“……哦,知道了。”

  到底还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情了啊!

  呜呜呜没脸见人了……

  林舒曼默默地开启能力,让自己的存在感降低为零。

  ——

  一走进屋子里,转过玄关。

  关山就看见了本该用作会客厅的地方,沙发被搬到了一边,多了一台ps5连接着电视,中间的茶几上放着打开的一盒披萨还有一罐可乐。

  一部分披萨被打翻在地上,满地狼藉。

  可以看出当时沈丁花接到消息时,是如何的焦急。

  关山蹲下来看着那一滩差不多凝固了的披萨饼,一眼就看出这里面缺了大概一半。

  他还煞有介事地一块一块捞起来拼在一起,一边捞一边数,然后面露惊异:“咦?怎么缺了好多,难道是被老鼠偷走了?”

  关山擦干净手指,摸了摸下巴,沉思道:“小沈同志,请问你有什么头绪吗?”

  沈丁花也蹲下来,抱着膝盖,歪了歪头,一脸天真可爱:“哎呀,我也不知道诶,可能是家里出了一只大老鼠吧。”

  关山用手指点了点她的小脑袋:“就知道卖萌,你这只大老鼠迟早坐吃山空。”

  沈丁花委屈巴巴:“明明是小山不来,我才只能可怜兮兮地啃着披萨等,结果就等来你遇到车祸的消息。”

  关山突然想起,昨晚自己其实上了公交车这件事情,沈丁花是唯一的知情人。

  谁知道昨晚那几个人会不会来问沈丁花?

  不行,一定得瞒住。

  “小沈同志,”关山认真地按住沈丁花的肩膀,道:“你记住,昨晚我是自己走回家,路上遇到了那辆爆炸的公交车。”

  沈丁花虽然不明白,但只要关山认真交代的事情,她都是无条件支持。

  她眨眨眼:“嗯,小山是自己走回家的……我记住了,有没有奖励啊?”

  关山指着地上的污渍,道:“奖励你不用自己打扫卫生。”

  沈丁花失望地低下头,像朵蔫掉的太阳花。

  你在期待什么啊?

  关山好笑地道:“你先去洗澡换衣服,我帮你打扫还不好么?”

  沈丁花嘟囔道:“哪里好了,叫保洁阿姨过来一趟不就好了,那边地毯也脏了,总不能让你来洗吧。”

  “……”

  关山抽了抽嘴角。

  差点忘了,面前的女孩和他之间还有一条名为阶级的鸿沟……万恶的资本家!

  沈丁花见关山黑着脸,便吐了吐舌头,赶紧开溜。

  蹬蹬蹬跑到楼上洗澡。

  关山摇了摇头,帮沈丁花收拾好桌子和地板,把垃圾打包,剩下的就交给保洁了。

  这时,关山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他拿出来一看,显示竟然是李芝樱。

  “社长?”

  关山一愣,有些心虚。

  毕竟才刚揽下一个重要任务,隔天就出去“采风”,似乎确实不太靠谱……

  不过,有彭主任兜底,他今天再把内容搞出来,应该没啥问题。

  关山接起电话,只听对面道:“关山?你今天出去扫街?”

  关山嗯了一声,道:“对,社长,我看稿件库里火灾的素材都已经有些老了,就打算再去采访一些近期的典型案例。”

  “你能这么上心是好事,”李芝樱赞赏道,随后话锋一转:“不过也先不急,我这里有个另外的任务。”

  “额……”关山刚想说话,李芝樱接着道:“算加班费。”

  关山闭嘴了。

  -----------

  ps1:敲碗敲碗!求推荐票!求月票!各种求!(灬°ω°灬)

  ps2:感谢君之圣骑、仙人春秋、独者之旅的打赏!

看过《我真的好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