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我真的好怕啊 > 第二十七章 社长的委托

第二十七章 社长的委托

  “蒋思严昨晚突然受伤,不知道要住院多久,先向我请假了一个月,他那里有几个采访就搁置下来了,希望你能够去接手。”

  李芝樱清冷中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

  假如让关山来形容的话,他觉得李芝樱的声音有些像是磨砂玻璃,你能同时想象出清脆和朦胧两种质感,非常独特。

  关山坐到沙发上,闻言一愣:“蒋总突然受伤?”

  他下意识地道:“这可不关我事啊,我昨天回去得比他还早。”

  李芝樱听他一副马上要喊冤的语气,有些好笑:“我又不是来兴师问罪的,这么着急做什么,更何况这也不可能和你有关系——蒋思严在医院里竟然一直说自己撞鬼了。”

  “哈?撞鬼?”

  关山连“要是蒋思严用苦肉计嫁祸自己该怎么办”都想好了,结果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撞鬼”受的伤。

  他脑子没撞坏吧?

  李芝樱无奈道:“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昨晚带蒋思严去医院的小王,说当时他无缘无故地在走廊里摔倒,之后就指着走廊上什么都没有的地方,说自己看见了鬼。”

  她颇有些头痛:“我后来又问了当时还在报社的几个编辑,得到的回答大同小异。”

  “也就是说,”关山差点笑出声,但还是要装作严肃的语气:“蒋总突然失心疯了?”

  李芝樱道:“暂时还不确定,不过他摔得倒确实太狠,把门牙都摔掉了,短时间内应该是无法回报社工作了。”

  蒋思严是多爱面子的人,连上班都要给自己的头发打蜡,现在门牙掉了,可不得闭门不出么?

  真是老天开眼。

  关山暗笑着,殊不知“老天”正在他坐着的沙发后面蹲着,捂住脸嘤嘤嘤。

  又多了一个人……还要当面再说一遍。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些人看不见她,不知道是她做的……

  事到如今,已经没什么好害怕的了。

  然而此时的林舒曼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当时是在报社干出的这种事情。

  而报社,最不缺的东西,叫做八卦。

  关山思考了一下,沉吟道:“好吧,不过报社里这么多的记者,想必总有空闲的,您非得找我这么一个现在有活的,恐怕是这几个采访有点难度?”

  李芝樱笑了笑,道:“你果然很聪明,蒋思严留着这几个新闻材料不做,当然是因为不好做。”

  她随后发来了三个文件。

  关山打开来一看,顿时就知道为什么不好做了。

  “嚯,一个是钉子户,一个是两条人命的悬案,还有一个医闹,这谁愿意去碰啊。”

  关山光看着这文件的标题都觉得棘手了。

  钉子户就不必说了,最固执的一种人类,跟他说什么基本上都没有用,属于无法沟通的情况。

  但凡想要和他聊,首先就得确定你是不是打算劝他放弃,又带了多少的数字作为诚意,如果不合心意,那么基本上都是沟通失败的结局。

  虽然记者不是老娘舅,不具备劝说功能。

  但是记者也得问出点什么名堂,问出点信息,才算记者吧,否则要你什么用。

  至于后面那个命案和医闹。

  那就更恐怖了,有时候直接就是生命安全受到威胁,不光是加害者,还有受害者,如果情绪一个不稳定,那么倒霉的还是凑上去的记者。

  关山抽了抽嘴角,试探着问道:“这三篇要是做成报道,需要到什么程度?”

  是跟风占个小版面,随便模糊地带过几句,还是要进一步跟进,深挖别人没有得到的信息。

  李芝樱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你最近在负责电子版的内容对吗?”

  “对。”

  “实际上,我接手这家报社的时候,就明白它注定会逐渐衰落,因为现在的新媒体发展太快了,纸媒已经远远不够。”

  李芝樱幽幽道:“所以,我决定让它转型,融入新媒体和互联网对接,电子版只是第一步。”

  “过一阵子,我会成立一个单独的部门,负责这一块,而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让大众的视线,注意到‘杭城晚报’的出现。”

  关山看着手头那些资料:“所以,首先要有足够劲爆的内容?”

  “这三个材料,都是目前只有我们掌握进度比较深入的,蒋思严的人脉帮了很大的忙。”

  李芝樱道:“而你的任务,就是继续调查下去,给出一个可以交代的答复。”

  关山想到彭飞说的话,目前看来,李芝樱似乎的确是想把他培养成自己的先锋。

  这次……应该算是考验吧?

  关山深吸一口气:“我尽力……我不能保证自己能做到最好,但至少保证做到我能做的。”

  李芝樱对他的回答似乎还挺满意的,道:“那就期待你的好消息了。”

  “这三个,加上消防安全专版的事情,可以慢慢来,专版在消防节前弄好就可以,其他的慢慢跟进,不用有太大的心理压力。”

  通话结束。

  关山长出一口气,转头发现沈丁花正在从楼上走下来。

  她已经换上了一套外出时的衣服。

  亚麻材质的吊带长裙仙气飘飘,一直遮到脚踝,让本就体型娇小的沈丁花更加显出一丝轻盈,再加上雪纺罩衫,还带着一丝水汽的及肩乌黑中长发,衬得那张无暇的脸蛋可爱极了。

  不过关山这么多年下来,沈丁花什么样子都见过了,也就分外淡定。

  “刚才是社长的声音?”

  沈丁花在楼上的时候就隐约听见了,走过来好奇地问道。

  关山点点头,给她看了那三个文件:“社长刚亲自给我布置的任务,看来之后有的忙了。”

  沈丁花坐到他旁边,才看几眼就意识到了不对劲,皱了皱鼻子:“这不是为难人么?”

  关山摊了摊手:“没办法,这本来是蒋思严的任务,谁知道那家伙昨晚突然住院了。”

  沈丁花眨眨眼:“住院?”

  她戳戳关山的胳膊:“小山,不会是你把他打进医院的吧?”

  关山无语:“我是这种人吗?他自己心里有鬼,撞鬼了。”

  他大概把事情讲了一遍,

  然后道:“我刚才看了,这三个里面要继续深挖的话,难度最低的反而是看上去最唬人的……”

  关山将那个杀人案的文件打开:“这个,小餐馆老板和服务员夫妻遇害案。”

  此刻,没有被两人察觉的林舒曼,用手肘撑着沙发背,在关山和沈丁花之间探出头,好奇地看那几个文件。

  当看到文件上的名字时,她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赵宏和方敏敏?”

  -------------

  ps:呜呜求推荐票!求月票!

看过《我真的好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