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我真的好怕啊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懂的都懂

第一百六十二章 懂的都懂

  关山当然也不会傻愣愣地就去追,影分身可还一直在白河村里呢,通过影分身的视角去关注一下就可以了。

  等几人走到村口,立刻就吸引了那些在附近的村民注意。

  其中离得远一些的几个,立刻就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身跑开,似乎是去通风报信了。

  剩下来的人,关山能从他们警惕的表情和闪烁的目光中,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排外性。

  相比于早已开发的韩家村,这种真正与外界几乎封闭隔绝的山村,才是真正的可以用穷乡僻壤出刁民来形容的地方……

  虽然这么说或多或少有些偏颇,但所谓的“质朴”和“野性”,不就是这么个东西么?

  很快,就有几个人迎上来,其中就有关山通过影分身所看见的村长把甸,以及他的女婿把江。

  “你们就是李老师的朋友吧?”

  把甸十分热情地走上前来,然后介绍道:“她和我们说过了,你们是那个报社的对吧?我们已经安排好了房子,你们就住阿羊家,要在这小村子待上好几天对你们城里人来说不容易啊,先适应一下再干活也不迟。”

  他从旁边拽过一个梳羊角辫的小女孩,用力拍拍她的肩膀:“有啥事,告诉阿羊就成,她人小心不小,可懂事了。”

  把甸村长的模样和通常认识中的淳朴山民几乎一般无二,黝黑的肌肤,矮小却结实的身材,脸上憨厚的笑容,有些蹩脚带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都极富亲和力。

  要不是关山听见过这人和他女婿一副鬼鬼祟祟密谋的样子,还真就被骗过去了。

  不过结合前后文,这把甸好像并不知道李芝樱就是报社社长,只知道她以前是个支教老师。

  不知道是不是李社长刻意隐瞒的。

  关山也露出了“真诚”且“无知”的笑容,问道:“大爷,你是这儿的村长么?”

  把甸点点头:“对。”

  关山又道:“那你知道我们来白河村做什么的么?”

  把甸一愣,然后又点头:“不就是要做那什么宣传贫困地区的新闻,我们都懂的,以前也经常有人过来……”

  关山摇摇头,一本正经地道:“不是,这只是其中一个小目的,我们在作为李老师的朋友之前,还是一个隶属于国家的地质勘探队伍。”

  这话别说是把甸了,就连边杰和林舒曼都跟着听得一愣。

  我们还是做这个的?

  我们怎么不知道……

  作为一个记者,灵活地随机应变,更换自己的身份是必备技能,关山面不改色:“这次过来,其实是因为国家发现这一块地方的地质条件可能会藏有大量的煤炭,想要进行开发,但是发现原来这里还有一个村落……所以如果真的存有资源,可能要你们响应国家政策进行迁移了。”

  把甸没有立刻就被唬住,但也被这一长串的话给绕得有些将信将疑,连忙道:“我们不能搬的,我们世世代代都住在这里,怎么能搬走?!”

  关山又缓和一下语气,咳嗽两声道:“我是说‘如果’,要是真的有那才要搬,没有当然就不用了,国家派我们这个队伍过来,不就是为了探查一下到底有没有资源么?”

  他拉过旁边的阿杰,介绍道:“哦对了,我叫关山,而这位就是我们队伍里的地质专家,留洋归来的史蒂芬周先生。”

  因为保不准李芝樱已经说了他的名字和身份,所以关山就说实话了,不过这不是正好还有一个工具人么……

  边杰身材瘦高,长相本来就很文弱了,还戴着眼镜,一看就是知识分子。

  阿杰木然地点点头,实则内心一片懵逼。

  他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关山为什么要这么做,不管说成是什么身份,总归是为了套情报,但是你这特么的也太熟练了吧?

  扯起来谎来行云流水,根本没有一点障碍……

  关山在耳机频道里还特意嘱咐:“配合一下,这村子肯定有问题,既然和外界封闭,那有什么问题就都只能发生在这个村子范围里,只要说可能要让他们搬走,就一定会暴露出点什么来。”

  既然李社长没什么异常,那也许那种不详的感觉是来自这个村子本身……

  不过,也正是因为关山说的煞有介事,把甸立刻就有些慌神了,结结巴巴地道:“这……原来是死……石蒂芬周先生,这个,不是我们不信,但是我们这都是老实人,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关山把自己的特安组证件——和夏磊当初给他看的那种一样都是用来唬人的——拿出来,在把甸面前晃了晃。

  关山拿腔拿调地道:“看到没?这都是中央的印子,保密机构,懂的都懂,不懂的和你说了也没用。”

  这拽的二五八万,优越感十足的模样,谁见了都得觉得这人欠揍——关山学的蒋思严。

  不得不说,这态度确实是够优越,把甸一下就从将信将疑,变成了真信,多看了那证件几眼,点头哈腰道:“原来是这样,那你们是要在这里调查多久才能出结果?我们好配合……”

  关山沉吟了一下,道:“不久,最多三天吧,我们都是专业团队,不会打扰太久时间的,你们就照常生活,找个对山里熟悉一点的人过来陪我们进山里看看就行。”

  把甸转头和把江对视一眼,搓了搓手道:“我这个女婿就当了几十年的猎人,对山里很熟悉,到时候就让他带你们去吧。”

  关山点头:“可以,那住宿还是刚才那样安排,对了,李老师住在哪里?”

  把甸微微转了转眼珠,憨笑道:“就在阿羊家隔壁,不过她最近挺忙的,常常会去她以前教过的学生家里坐坐,也会往山里跑,你们可能遇不上她。”

  遇不上?

  我们人都是她带进来的……我看她估计是有点躲着你们吧?回来都没有和你们说。

  关山心里暗自嘀咕,又一阵虚与委蛇之后,跟着那个叫阿羊的小姑娘去了她家。

  这小姑娘不怎么说话,小脸脏兮兮的,眼睛黑白分明,但看模样估计是有点智力问题,不过基本逻辑是能明白的。

  到了家里就喊:“娘,我又带人来了。”

  不一会儿,就出来一个粗手粗脚的农村妇女,过来还替他们拎东西。

  关山环顾四周,破旧的土墙房屋,院子里散养了几只鸡鸭,粪便和泥土混合在一起,气味着实不太好闻。

  不过关山毕竟是模拟器训练出来的,这种程度还不足以让他皱眉。

  而在影分身的视角里,李芝樱确实正在隔壁房子的屋后面,蹲着和一个大概三四岁的小男孩说话。

  关山放好东西,就走到了隔壁屋后,在李芝樱身边蹲下,他这才发现,这个小男孩下半身是残疾的,绑在木板上,只能靠双手行走。

  “这是……”

  李芝樱转头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他叫把平,是当年我其中一个学生生下来的孩子。”

  关山一愣:“您的学生……”

  李芝樱幽幽地道:“七年前,我教的学生里,年纪最大不过十岁。”

  ------------

  ps1:感谢310406、月緲、泡麵的老浣熊、极凶之兆、雾中狸狸、谢小写、旧日支配者A的打赏!

  ps2:感冒终于好转了好耶

看过《我真的好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