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5039章 即将破土而出的东西!

第5039章 即将破土而出的东西!

  洛佩兹对着空气说道:“我想放过那个女孩儿,你们就不要打扰她的余生了,让她做个普通人,永远不要被人当成压制传承之血的工具,不好吗?”

  没有人回答他。

  这个潜艇的密闭房间里,只有洛佩兹一个人。

  而那群坐在直升机上仓皇逃离的科学家们,同样无法听到洛佩兹的这句话。

  他看着舷窗外面的鱼群,眼睛里面流露出了一丝丝落寞之意,整个人似乎又苍老了好几分。

  不过,从他的这句话里面似乎能够听出来,洛佩兹好像并不了解记忆移植的事情,他好像也不知道,在李基妍的脑海里面,那位地狱大佬的记忆已经处于了随时可以被触发的边缘了!

  这个时候,一个身穿迷彩短袖、足蹬战斗靴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在洛佩兹的面前坐下,说道:“为什么不直接把那艘船给炸了?”

  而这个男人,赫然便是……贺天涯!

  洛佩兹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炸了那艘船呢?”

  贺天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因为苏锐在那艘船上,你不杀了他,他早晚会杀了你。”

  “炸船,呵呵。”洛佩兹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你先站起来。”

  贺天涯不明所以,但还是听从了。

  洛佩兹坐在椅子上,猛然一抬脚。

  砰!

  这一脚正中贺天涯的小腹!

  后者直接被狠狠踹到了潜艇的舱壁上,随后重重跪倒在地!

  “你……”贺天涯面目涨红,捂着小腹,只觉得肚子里面简直是翻江倒海,简直是控制不住地要晕厥过去了!

  “是你更了解苏锐,还是我更了解苏锐?”洛佩兹看着贺天涯,声音之中尽是凉意。

  “当然是我更了解!”贺天涯忍着疼:“我和他之间绝对不可能化干戈为玉帛,而你和他之间,必然也是你死我活的结局!”

  “哦?我做事情还需要你来教我吗?那么你就告诉我,为什么我要和苏锐你死我活?”洛佩兹问道。

  “因为,你所走的这条路,和他的路是相悖的!”贺天涯说道:“哪怕

  你是被迫走上的这条路,但你也没得选!你们之间终将会爆发出一场大冲突的!”

  洛佩兹走到了贺天涯的面前,猛然抬起一脚,踢在了他的下巴上。

  “把你的嘴巴闭上。”洛佩兹说道。

  贺天涯被踢翻在地,眼睛里面闪现出了一丝怨毒之意。挨了这一脚,他的上下颚狠狠撞在一起,牙齿都松动了,嘴巴里面都是血腥的味道。

  “你既然要用我,为什么又要这样折磨我?”贺天涯囫囵不清地说道,语气之中却仍旧带有一丝狠意。

  “你如果认为这点程度就算是折磨的话,那么,我不介意让你体会到什么叫做真正的折磨。”洛佩兹丢下了一句,便离开了这一间船舱。

  贺天涯趴在地上,很久都没有站起来。

  洛佩兹走到了驾驶舱,说道:“走吧,在东南亚的海边引起了这么大的动静,我们是该沉潜一段时间了。”

  随着他这句话的说出,潜艇继续下潜,随后消失在漆黑的大海深处。

  如果洛佩兹和贺天涯一直呆在这样的潜艇之中,苏锐想要把他们给找出来,真的和大海捞针没什么两样。

  …………

  “这动静闹的有点大啊。”苏锐眯着眼睛,看着仍旧在海面上燃烧着的直升机残骸,摇了摇头:“看来,彼此都处于纠结之中,只是我不知道,他们纠结的原因是什么。”

  这直升机编队在上空盘旋了十几分钟,然后才决定对这艘游艇发动攻击,有这时间,苏锐早就带着李基妍游出几百米了。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苏锐先是带着李基妍潜入水下,把后者交给了兔妖,不然的话,万一苏锐在海水中被李基妍的特性压制了力量,那么根本不用那些武装直升机动手,他自己就直接被淹死了。

  “大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兔妖背着仍旧处于沉睡之中的李基妍,问道。

  “先回到游艇上去。”苏锐说道:“所有的武装直升机都被击落了,敌人一时半会间不会回来的。”

  兔妖有点担心地说道:“那几艘潜艇万一杀回来了呢?”

  苏锐摇了摇头:“不可能的,我知道潜艇上

  的人是谁。”

  苏锐知道,某个人只是要送李基妍最后一程,以弥补他心里的愧疚之意罢了。

  只是,苏锐不知道的是,洛佩兹究竟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还是最近他的内心发生了一些改变,多了一些悲悯?

  然而,苏锐这边也是找不到任何的答案。

  上了游艇之后,苏锐亲自开船,让兔妖在船舱里看着李基妍,后者还一直处于沉睡状态中,并没有醒来。

  当然,苏锐是暂时不敢和这妮子发生任何的亲密接触了,不然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万一敌人在这种时候杀过来,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的。

  终于,在下船之前,李基妍悠悠醒转了。

  她并不知道,自己在昏迷的状态下逃过了一劫。

  当然,李基妍也不会知道,自己的脑海里面潜伏着一个恶魔的记忆,最近状态的不稳定,都是和这个所谓的“恶魔”有关。

  苏锐让兔妖不要把刚刚的事情过多的透露,以免给李基妍造成沉重的心理负担。

  毕竟,总是被敌人三番两次的找上门来,任谁也扛不住这种事情经常发生。

  李基妍醒来之后,对着苏锐自然又是一番道歉,只不过,她在道歉的时候,整个人的状态实在是娇柔可人易推倒,不禁又让苏锐控制不住地想起了之前两人在游艇上的事情。

  苏锐强行收回心神,苦笑着说道:“基妍,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之间就不要说太多道歉的话了,毕竟,这种能力是先天就存在着的,和你本人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可我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大人。”李基妍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随后转身看了看大海,这一刻,苏锐并没有注意到,李基妍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抹疑惑和茫然相交织的神色。

  似乎,这一刻,她微微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有那么一点点的发晕,这种眩晕感来的并不强烈,但是,却让李基妍觉得,似乎有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东西要从自己的脑海之中破土而出一样!

  李基妍并不确定,这即将要出来的,究竟是一种意识,还是一种情绪?

看过《最强狂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