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毁灭游戏 > 第五百一十二章 种子

第五百一十二章 种子

  一个白色光球从虚空中挤出,自顾自的感叹了一番后,突然冲向秋羽。

  在透体而过的同时,还从其身体中带出了一道娇小的身影。

  那是本应存放在秋羽固有空间中,名为技之灵巧的思御体。

  光球围着技之灵巧转了两圈,如同归体的灵魂般进驻了这具身体当中。

  “你在干什么?”

  皱眉看着眼前这个可爱得光是当宠物求包养,就足以轻松成为亿万富豪的形象,秋羽先是心里一阵惊叹,接着就感觉有强烈的不适。毕竟不久前,自己就是用这个思御体经历了钱笑那个地球的旅程。从各个方面来说,这具思御体很危险,而自己当初居然全程承担着这个危险在行动。

  抛开个人观感,光球现在的举动更让秋羽觉得事情或许有些超过自己的控制——它作为游戏监管者的身份,不是发布信息,也没搞什么暗示,而是自己亲自在游戏中现身。这要么意味着它开始无视游戏规则,要么意味着这场游戏中压根就不存在规则这种东西。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无疑都是相当糟糕的。弱小如秋羽,如果没有规则存在,别说获取游戏胜利,光是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巨大的问题。

  然而更糟糕的是,它居然抢了自己的思御体。这就像一个客人到你家来做客,不但选好卧室,还自己整理了床铺。直接用行动表明,“今天就住你家了”。

  “当然是救你命啊。”进驻其中的存在活动着身体,源自技之灵巧的声线软糯清脆。

  秋羽面无表情的看着它,“那么,请开始你的解释吧。”

  因为监管者超越常识的力量介入,技之灵巧背后的翅膀像是装饰般一动不动,但却不妨碍它在空中悬浮飞行。

  “表面上是,偶和绝对存在者一起毁掉了你们的文明之塔,偶现在没有地方呆了。”

  秋羽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疼,“虽然有预感,想不到会做到这种程度......状况,理由。”

  “放心吧,在毁掉文明之塔以前,偶用非常规手段把你的文明投入到了加赛的游戏当中,只要我们能在他们的游戏结束前建一座新的文明之塔,那么事情就不会暴露。但总的来说,时间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紧,偶觉得闲着也是闲着,就到这里来帮下你。”

  怎么毁掉的?什么时候开始计划的?哪儿来的勇气白手起家建文明之塔?事情暴露了会发生什么?所谓的时间紧到底是多紧?你都能计划着毁掉文明之塔,难道就没做毁掉之后的计划?怎么会有闲着这一说?你能帮我什么?什么叫表面上?

  小偶的说明不但没有解决秋羽的疑问,反而带出了更多的疑问,以至于秋羽都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问起,所以索性不开口,等着它自己说下去。

  明明这个死寂的城市中看不到其它人,但小偶却在四下张望了一番之后,飞到秋羽耳边小声道,“这个地方混入了无序的力量,而周围的空间都被属于终极BOSS的力量包围着,所以只要不是刻意,哪怕绝对存在者也暂时不会知道我们现在的谈话内容。哦,你可能不知道,绝对存在者可以抹杀或者替代一切存在,不管物品还是人,不管能量还是精神,甚至是法则本身。所以偶下面要和你说的话很危险,且只能在这里说,你也不要对偶作任何回应,只要听着就好。”

  见面无表情的秋羽点了点头,小偶才用更加小的声音说到,“在成为你们那个地球文明的监管者之前,偶没有从事过这种工作,

  算是一个新人。但是因为有某些渠道的支持,所以拥有三千个兆亿光年级的高维独立宇宙作为地球文明的演算系统。嗯,你可以简单的理解为是在用一个银河系大小且达到量子极限的超级计算机演算一颗原子的运动轨迹,然后每一颗组成地球文明的原子,都享受着这种等级的待遇,并且是独立进行三千次。然后啊,在剔除掉偶本身以及绝对存在者这两个干涉因素之后,你们进行的大体数据如下。”

  “第一局新手教学中,你会被动进行探索,然后和某个拥有空之禁锢者的文明实现初步接触。第二局对蜥蜴人文明的那场战斗中,你会利用新手教学中得到的某个东西锁定他们的母星,然后消灭他们的军事首脑。第三场的彗星文明会被你拯救,从而让地球文明可以有限度的量产法则能力者。第四局你会带领法则能力者部队将地球上的异星造物全部控制或毁灭,从而获得地球文明走向的掌控。接着,在命运之城的额外游戏中会在帮助己方胜利的同时,与敌方的命运编织者接触,留下帮他对抗游戏之外的敌人的承诺。接下来的几场游戏就会变成帮助那位命运编织者的模式。同时被两位命运编织者和一位空之禁锢者看好,获得的助力可想而知。”

  作为战胜过命运编织者的人,监管者述说出的,另一种意义上被编织的命运,让秋羽觉得很不舒服,所以无视了让自己别做回应的承诺,“所以与之相比我现在的情况很糟糕?”

  “简直糟透了。”小偶紧张的挥了挥手,“不管有意还是无意,绝对存在者只要出现,就必然会干涉到很多东西。打个比方,你要观察一粒灰尘,第一件事是做什么?”

  秋羽随口到,“准备放大镜?”

  技之灵巧的纤细脖颈快速摆动,“不对,是屏住呼吸。再进一步来说,如果你想要帮助这粒灰尘,那又该怎么做?”

  几个如同灵感火花的东西在脑海里闪过,秋羽冷笑道,“当然是准备一个趁手的媒介或者工具,例如让蚂蚁去与灰尘接触。而你,就是那只蚂蚁或者说工具人......这就是你想引导我说出的答案吧?”

  小偶双手叉腰,悬停在与秋羽视线平行的位置瞪眼叫道,“偶可不是那种挑拨离间的人,如果你有这种感觉,那只能说明事实如此。在绝对存在者眼里,别说你们,连偶也不过是稍微能让她看到的灰尘而已。一切无关她的想法,那是法则层面的鸿沟。”

  “你到底想说什么?”

  小偶重新凑到秋羽耳旁,神经质的压低声音道,“偶假设,以绝对存在者是抱着善意与你们接触,且尽最大努力压制着她存在本身所造成的法则改变为前提......那么这么短的时间内,偶应该暂时观测不到某些......唔......不协调的地方。但是给你说啊,在崩掉文明之塔后,偶发现偶的很多认知都和记录不同。这也就意味着,绝对存在者似乎主动做了些事。”

  “比如?”

  “法则能力。”小偶顿了顿,像是在努力回忆着什么,“就你所知,法则能力有哪些?”

  关于法则能力的信息,很多都是秋羽反向侵入光球形态的监管者所得。只是一个没有主动提,一个也睁只眼闭只眼。现在既然对方主动询问,秋羽也毫无顾忌的开口。

  “感知蔓延,粒子迷雾,记忆回溯,量子体,电磁干涉,基因主宰......”秋羽的话突然停了下来。巨大的认知撕裂让他有种梦游惊喜的恐慌感。

  “发现了吗?”小

  偶的声音再次压低了几分,“如果不是在这个门后的世界,哪怕是你也不可能这么轻易从被扭曲的法则中发现问题。”

  “量子体,原本应该是量子幻体,但是因为她的出现,让这个力量既不是虚也不是幻,而是实。别说作为当事人的你们,就算是高高在上,超越诸多维度与次元的观察者,也会在你的认知发生改变的这一刻才意识到,原本都是四个字的法则能力中,为什么会出现三个字的?而这种不协调居然从来没注意到!就仿佛这种混入一直以来都是理所当然一般。”

  “回过头去查包括文字在内的一切记录都会发现,似乎一开始就是名为量子体。”

  “可如果一开始就叫量子体,那么这种不协调又为何从来未曾发现?”

  “当然,也有可能是从最初开始,这个法则能力的名字确实是叫量子幻体,但却在某一刻被属于法则层面的力量修改了所有的记录乃至记忆,所以其结果无史可寻,无迹可查。”

  “但不管真相是什么,过程对我们而言没有丝毫意义,在绝对存在则的力量影响之下,我们永远都只能看到被她所造就的结果。”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之所以现在能注意到量子幻体到量子体的改变,第一是因为偶有近乎无限的数据对比,能够在无数名为宇宙的海洋中发现一颗稍微有些异常的粒子。第二是和绝对存在者一起炸掉了文明之塔,用绝对存在者的力量抵消了部分她本人力量带来的影响。第三则是我们在这个门后,对绝对存在者力量有巨大抗性的世界。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于,一个小小的法则能力到底叫什么名字,对绝对存在者来说没有任何值得在意的地方。所以这种改变不是她的主观意愿,仅仅是她本身存在造成的法则被动改变。最多也就是台风过境,让一片树叶飘落到地上这种程度。”

  小偶深深吸了一口气,无力说到,“台风到来,不会只刮落一片树叶。但即使是偶用尽一切手段,也仅仅是在这场台风中找到了这一片落叶。或许这还是偶这只蚂蚁正好把家建在这片落叶上的原因。而整个世界被台风变成了什么样子根本无法认知......”

  大概依然顾忌着绝对存在者的力量,小偶绕了很大一个圈子。但它并不怕秋羽听不懂。而秋羽也确实理解了它想要表达的东西。

  “......”

  见到秋羽沉默,小偶知道自己的目的算是暂时达到。

  一颗种子已经在秋羽心中埋下。

  “哦,对了。”小偶飞离秋羽耳边,切换会了切换回了监管者特有的没心没肺的语调,“如果偶的某些话让你产生偶是个废物的错觉,那是错误而危险的。哪怕是在现在这个世界,偶也是会被称为神的存在。准确的说是秩序方面的神。”

  随着自称神之人的话音落下,某些被压制了恒久时光的奇诡之物,被从沉眠中唤醒。

  死寂的城市中渐渐响起了低沉的喃呢声。像是小声的争吵,又像是信徒的祷告,更像是满怀恶意的诅咒。

  无数黑雾状的东西从建筑中飘起,扭动着,想要组成只有最恐怖的噩梦中才会出现的狰狞形态。然而又仿佛力量不足般,屡屡破散,然后又轻易妥协着,聚成一块块雾状烂肉般的恶心物体。

  小偶的声音继续响起,“神传递出的每一个和秘密相关的字,都会从规则层面消耗秩序侧的力量。虽然关于门后世界的秘密基本上都没有来得及说,但是看起来,这座城市的封印撑不住了呢。”

看过《毁灭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