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天下英雄刘玄德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横野唯愿斩将还

第三百一十五章 横野唯愿斩将还

  刘备在追击吕布之时,就得到了曹操入河南、败段煨的军情,那时关羽大败颜良、陈宫的消息尚未传来,于是刘备秘而不宣,以免动摇军心。

  知情者仅有张飞、田豫、沐并、郭嘉、刘晔、高权等寥寥数人。

  郭嘉对刘备私下建议是急击吕布,道:“吕布若败,即便曹操东来,也无人与之呼应,适足为我军所擒。”

  刘晔也道:“曹操用兵虽险,但其并非莽撞,如今吕布旦夕可下,曹操必不会来此险地。唯有牵李许三军深为可虑。”

  刘备道:“子经此前报告长安大乱,韩遂与张济相互攻击,若张济回攻潼关,子经压力不小。

  其如今只有六部将士,不足万人,恐怕难以长时间顶住张济、郭汜等人合攻。

  曹操若西取弘农,子经后背受敌,局势更加险恶。

  为之奈何?”

  郭嘉建议道:“潼关亦可让出,命牵将军退保弘农、陕县可也。若李许再自河东南归,弘农集兵两万多,足以守城。为免万一,可再派兵入洛阳,威胁曹操后路。”

  刘备点头,道:“在人不在城。只要人在,城失仍可夺回。若人不在,城在亦无用。”命人间行速至牵招军中,传达命令。

  刘备军中有使用信鸽。但效果远不如刘备想象中好。经常飞了收不回来。经查,不少是被人用弓箭射杀吃掉。

  刘备控制范围内还可以要求地方官命令百姓不得用弓箭射杀信鸽,敌境中却无法做到此点。

  信鸽养殖技术欠佳,养殖人员也不好培养。

  目前也就刘备与关羽、陈登间采用了信鸽通信,与牵招间尚未采用。

  牵招必须救,但派谁前往,却有些烦难。派兵少,则相当于白送。派兵多,刘备又担心吕布这边有所反复。

  田豫请命道:“末将愿往。”

  刘备执田豫之手道:“国让前往,我无忧也。

  君可领殄寇军,豫州二军,以及陈禄部,近两万人。

  径从陈留西上,张邈敢拦阻,击之可也。

  入河南后,若子经已退保弘农、陕县,君可与其遥相呼应。

  若能将曹操羁留弘农,则为上佳。若不能,则谨慎应对,以免为其所乘。

  奉孝,明于谋略,暂任君军师,军事多咨之,必有助益。”

  叮嘱殷殷,关心之情发乎于中,形之于外。

  田豫心中感动,但两心相知,早已许以生死,不必表达出来,只拱手道:“末将领命!”

  与郭嘉等点齐兵马,即刻启程。

  田豫走后不到两日,刘备就收到关羽阵斩颜良、击杀陈宫的消息,先是大喜,又爽然有所失,叹道:

  “不意陈公台临阵战没!

  此人有才,但过刚易折。若要用之,须当加以磨砺。

  可惜!可惜!”

  咸城一战,加上濮阳投诚,颜良所率两万冀州精兵全军覆没。其中战死三四千人,被关羽俘虏七八千人,其余溃散难以捕捉。

  陈宫一万兖州兵,家眷多在濮阳,除了战死千余人外,其余皆投降。

  关羽报告已将袁兵俘虏收缴兵器,打散整编,临时关押,待与刘备回师后再行处理。

  兖州兵精简得四千多兵。关羽派遣一部分中低级将领,加上士兵推举、关羽提拔,暂时搭建起三部军队的班子。三部直接归关羽指挥。

  刘备写信表彰关羽,命其在守好濮阳、白马前提下,分兵定诸县,尤其河南尹东部中牟等县,当派得力将领取之,以威慑洛阳曹兵。

  在上述任务无虞后,可自离狐南下,合围吕布于句阳。

  刘备这边兵临句阳城下,那边张辽、许褚已与乐进、徐他撞了个对面。

  由于乐进,前些日子张辽突袭曹操失败,心中愤怒,杀气勃发。

  徐他在河内为许褚击败逃走的情景每次梦回都在心头闪现,又羞又怒。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张辽率部下精锐步卒千人,皆披甲持戟。

  张辽身披重甲,冲在最先,正遇乐进。

  张辽一戟刺向乐进胸膛。

  乐进侧盾格挡,脚下蹬地,扑击上来,欲抢至张辽近前。

  张辽大戟横扫,将乐进逼开,顺势刺死一个试图夹击他的曹兵。

  乐进也将从张辽身后抢出、挥戟刺击的一名张辽士卒斩杀。

  两人再次相对。

  两人乃是初次真正一对一厮杀,脸色都十分凝重,心中暗道劲敌。

  目光交击,宛如有形有质,火光四射。

  两人再次战在一起。

  两边勇士多有欲协助主将、夹击对方的,然都被两人顺势格杀。武力不在一个层面之上,插手都做不到,反而是个影响己方主将发挥的累赘。

  两边士卒下意识将两人战场绕开,留下两人狠狠恶斗。

  张辽卓立挥戟,宛如猛虎踞势。

  乐进猱进鸷击,宛如苍鹰扑食。

  一时间难分高下。

  许褚一剑重过一剑,将徐他、杜松牢牢压制。

  徐他是曹操亲卫首领,现为校尉,领虎营。

  杜松与楼异皆为曹操在兖州招募的勇士,失兖州后,楼异投降于吕布,杜松则跟着曹操逃到冀州,又随之入并州、夺河内,所向有功。

  杜松现为曹操新组建的豹营首领。

  虎豹二营乃是曹操麾下精锐,每营约一曲五六百兵。

  杜松乃是初次与许褚对阵,此前心中还曾嘲笑和鄙视徐他,怎可临阵脱逃。现在他亲自面对这个宛如神魔般的人物,面对那追魂夺命的巨剑,才理解了徐他的无奈与恐惧。

  每一剑劈来,都宛如天地翻覆,四海倾泻,沛莫能御的巨力让他手臂酸麻,胸口剧震,眼前发黑,几欲吐血。

  这种力道,真是人力么?

  徐他见许褚比上次更加猛恶,一双眼睛牢牢锁在自己身上,眼中的杀气几乎要将他生生撕裂。

  徐他发现战前所做的心理建设完全无用,自己就像是被蛇盯住的青蛙,举动都十分生涩,完全靠着肢体本能反应,勉强举刀招架许褚的剑势。

  心脏砰砰跳动,几乎要跳出胸膛。

  鬓间汗水直流,打湿眼角,酸涩难当。

  为何又要面对此獠?

  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为何定要寻此死路?

  曹公固然厚待,但富贵荣华也要有命享受才行!

  徐他脸色发白,眼神游移,暗思脱身之计。

  许褚大吼一声:“与某对阵,还敢分神?死!”

  合身将杜松逼开,巨剑重重两计劈在徐他刀身上,震得他身形微微一歪。

  许褚巨剑一竖,寻隙暴进,嗤地一声,沿着徐他身上甲叶缝隙切了进去。

  手腕一翻,徐他已被开膛破肚!

  徐他惨叫一声,丢掉大刀,伸手去捂肚子,颈项剧痛,人头飞起。

  许褚抓住人头,将它掷向杜松。

  杜松骇然,四肢酸麻,动弹不得。

  许褚手起剑落,将他斩杀。

  持剑横扫,三名抢上前为徐他、杜松报仇的曹兵死尸抛飞。

  许褚咆哮道:“徐他伏诛,谁敢来战?”

  曹兵辟易。

  许褚脚下蹬地,拖着巨剑,带起滚滚烟尘,向张辽、乐进战场奔去。

  许褚虽然早在刘备雄起青州后,就接受了刘备的横野校尉一职,并赠送甲胄、宝剑,许褚现在手中的巨剑就是刘备特意请能工巧匠锻造而成,但正式投靠还是在刘备破曹操之后。

  那时乐进已在典韦帐下。先任屯将,又因擒袁谭之功,升为曲军侯。

  刘备对乐进的重视,让刘猛、典韦、许褚、李通等人皆有些吃味。

  乐进投降刘备,让人有些鄙视,离刘备而去,又让人钦佩。

  曹操对许褚十分礼敬和重视,深以迟了刘备一步为憾事。

  许褚对忠于曹操、矢志不移的乐进,感情相当复杂。

  羡慕、忌惮、鄙夷、敬佩、恼怒,似有似乎,缠杂一起。

  如今两军对垒,张辽短时内难以拿下乐进。

  一切复杂烦扰都化为了许褚口中的咆哮:“乐文谦,速速受死!”

  剑如雷霆,直取乐进。

看过《天下英雄刘玄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