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道魔传 > 一五零零、秘密

一五零零、秘密

  /

  韩一鸣叹了口气:“师兄,你怎的不问问他是如何杀我的?”

  他绝不认为明晰不知晓元慧的性情,纵算他与元慧来往不多,也当知晓元慧是怎样的人!

  明晰道:“他杀不了你。”

  韩一鸣苦笑:“师兄,你就这样笃定?”

  明晰道:“他只想拿到你的灵力!我许久之前就知晓他想要你的灵力!但他杀不了你,你有灵盾,他能打伤你已属不易,想要杀掉你是难上加难!”

  韩一鸣道:“师兄,你若早来一刻,看到的必定不是这样。可惜你来晚了,看不到我的灵盾为他所毁,只能看到他寂灭于腾蛟宝剑之下。”

  明晰道:“师弟,我信你。我知晓你与他要敌对,因此我尽力赶来了。我想的是你们能够好好坐下来细谈,他死了对你并无益处。”

  韩一鸣道:“是呀!我也是这样想的!可他并不是这个打算,他若不骗我暗算我,我怎会反击?我的鸣渊宝剑早就没了,紫霓宝剑不能与腾蛟宝剑相较,因此我不敌他被他打伤。师兄,你若早来一步,看到的绝不是这情形。莫非我怀柔,重伤在他手下,灵力被他夺取后寂灭,师兄你便认为我没错了?”

  明晰一下愣住,他看着韩一鸣神情变幻,片刻之后方道:“师弟,我没这样想过。我只是希望你们不要伤害彼此。”

  韩一鸣叹道:“这只是你我的一厢情愿。”

  明晰眉头微销,却不说话,只是看着他。韩一鸣道:“师兄,若是你赶来此间,我被元慧掌门重伤,你会如何?”

  他问出来,明晰却没答他,只是叹了口气。

  韩一鸣道:“明晰师兄,你若早来一会儿,便能看到他是如何对我的!”

  明晰道:“我知晓他欺骗了你,可师弟,你是不知不觉走入他的骗局中的么?你是果真不知晓他在骗你么?你果真全无知晓么?你对他就全无算计么?”

  韩一鸣一下愣住,是的,自从元慧出现他便知道元慧要骗他,纵算元慧是被青竹标骗来的,一路来两人都各有心思。两人虽同路,但却各有算计。

  想到这里,韩一鸣忽觉郁塞之极,从明晰的语气听来,似乎元慧能算计他,他算计元慧便是不对!

  他看向明晰,片刻之后方道:“师兄,他能算计我,我却不能算计他,对么?原来我不能算计他人!他可以死,就是不能在算计我时被我反击所杀,对么?”

  明晰愣了一愣,道:“师弟,你这就会错我的意了。他算计你我知晓,可我不知晓你在算计他,我就怕你们走到这一天,互相算计然后寂灭。现下他寂灭了,你可想过这对你有何益?”

  韩一鸣越发听不明白明晰的话,元慧的寂灭是意料之中,却也出乎的意料之外,他道:“师兄,我从不认为他寂灭了对我有益,我拿他的灵力何用?但他却一心要拿我的灵力,他要拿了我的灵力……”

  他不再说下去,星辰是灵山的秘密,星辰身上的秘密也是灵山的秘密,而他再说下去,星辰的一切就都让明晰知晓了。

  虽说明晰一直对灵山甚好,但是星辰的作为却定会让明晰以之为敌!

  明晰叹了口气,道:“师弟,你可知……”他停了一停,似在斟酌,片刻之后,他道:“师弟,那你将他的灵力给我。”

  韩一鸣看着明晰,他丝毫不疑心明晰要将元慧的灵力拿了去为己用,伸手去摸自己收起来的元慧灵力。

  一摸之下,才发现元慧的灵力居然消失了,便在他与明晰说话这当口,元慧的灵力不见了。

  韩一鸣愣了一愣,将袖袋怀里都摸了一回,元慧的灵力果真没了。他不知这灵力是何时没的,更不知是如何没的。

  明晰看他找寻,眉头又微微锁起,看着他找了片刻方道:“师弟,你这是……”

  韩一鸣道:“师兄,你来前我将灵力拾起来放在了怀中,现下竟找寻不到了。”

  明晰又对他看了片刻,道:“找寻不到了?”

  韩一鸣道:“正是,元慧先前结了个法阵,他寂灭之前灵力全都到了法阵中结成了两粒圆珠,我就放在胸前,这时不知去了何方。”

  明晰道:“师弟,你再找找。”

  韩一鸣又找了一回,依旧找寻不到,对着明晰摇了摇头。

  明晰道:“师弟,我知晓这两年你已经尽了全力,有许多事不能与我们明说,都是独自担当,也难免有些事应对的法子与众不同。但你要知晓,元慧也与你一般。如你所说,他与你在同一条路上,甚而我也在这条路上。这条路是条不归路,他想要挣脱,专来与我说过。我知晓你不信他,这也不能单怪你。现下他寂灭了,请你将他的灵力交与我。一来,他还有那许多同门须得要有个交待,纵算是我去交待也难以让他们不以灵田为敌。二来,他的灵力若是在你身上,你的未来堪忧。因此我定要拿到他的灵力。”

  韩一鸣也想不明白,他明明便将元慧的灵力收入了怀中,此时却再寻不着。

  他向着西海看了看,莫非自己未放好,元慧的灵力在明晰来前自怀中滚出来落入西海了?

  明晰看他看向西海,便道:“师弟,这西海可不是寻常的海,海中的水也不是海水,我虽知晓不多,但也知他绝不在这西海当中。这西海是有灵之海,元慧掌门的灵力若是落入其中,必定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我就算不在面前也会知晓。”

  韩一鸣知晓自己已拿不出元慧的灵力,连元慧的灵力是如何消失的皆说不明白,只得道:“师兄,我并未私藏了他灵力。”

  明晰道:“那便好,请师弟交出来吧。”他虽还口称师弟,语气却变了,没有了从前的信任,且将手向他伸出来,定要他交出灵力来。

  韩一鸣看了明晰片刻,方道:“师兄,你来之前他已结了法阵要取我的灵力。我从前对他防备不足,心软中了他的计策,被他的法阵所缚。他的法阵即时便汲取我的灵力,我没有即刻便死,乃是因他让我活着才能拿到我所有的灵力。”

看过《道魔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