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寒门贵子 > 第八章 刺杀
  第二天大早,胡峦果然拜会了叶珉,至于两人商谈了什么,因为胡峦神神秘秘的让叶珉清场,没人知道具体的内容。

  杨灵洗则频繁约见赤枫军的其他将领,还是采取两极分化的策略,对有的人嘘寒问暖,对有的人横加责骂。他从小就明白一个道理,对所有人好,那就是所有人都不好,没有人会领情,想要收买一部分,必须对另一部分下狠手,有差别对待,才会让收买变得有价值,也会变得更容易。

  很多人去见何濡和鲁伯之告状,却都被压了下来。杨、胡二人代表的是天子,这次来不仅为了宣旨,还要带领庞大的使团和北魏方面互换国书,正式缔结互不侵犯和开放边境的盟约。

  这种时候,稳定压倒一切,南北结盟,是徐佑赢取的巨大的正治资本,也是关乎楚国后续十年发展规划的基石,绝不允许功败垂成,所以杨、胡二人想搞什么就让他们搞什么,捧着哄着,免得再出什么幺蛾子。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大局为重!

  何况,谢希文老谋深算,杨、胡的任命诏书里除过代天宣旨和负责外 交之外,还多加了句犒赏三军、体恤民情,这就给了他们插手赤枫军的借口和资格。

  就这样折腾到了第三天,北魏的使团抵达洛阳,双方约定在中牟官渡的逐鹿营进行商谈。

  逐鹿营已经跟徐佑和元沐兰谈判时大不相同,那棵见证了历史的银杏树的周边营造了大量精美的馆舍楼阁,村子里铺了四平八直的石子路,可以直达河边,河边有高数丈的逐鹿台,遥看东、西,踌躇满志。

  大的框架已经由徐佑和元沐兰议定,双方使团就细节问题进行友好磋商,各自国内都有屁股要擦,没有节外生枝的念头,只用了三天时间达成了最终条款,杨灵洗代表楚国在盟约书上签字盖章。

  当晚,逐鹿营灯火闪耀,歌舞摇曳,鼓瑟吹笙,又是一场盛大的宴席,谁能想到对峙了百年的南北两国,竟会有这样的景致?

  逐鹿营随后改名为立盟镇,银杏树也被严密保护了起来,当地人私底下称之为徐元休战树。

  搞定了这件大事,甚至可以说很完美的完成了任务,杨灵洗和胡峦两人红光焕发,离开立盟镇时颇有点抵达人生巅峰的念头。

  人就是这样,分明是别人辛辛苦苦筹得资挖得土铺得路,可剪彩的时候却被领导出尽风头,出风头就算了,关键某些不靠谱的领导还会雀占鸠巢,理所应当的把这当成自个的功劳。

  比如杨、胡,他们还不配当徐佑的领导,可他们代表的是天子,顺带着就把这次盟约的缔结归功于己,眼角眉梢全是连走路都是飘的。

  人到得意处,就会忘形。

  回到仓垣,杨灵洗明显察觉众人的神色不对,召来心腹询问,才知道金陵发生了大事,徐佑在廷议中大败亏输,无奈辞去了大将军一职,现赋闲在家。

  “好!”杨灵洗忍不住击掌,道:“双喜临门!”

  胡峦也高兴的笑起来,道:“仆射果真了得,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徐佑就如同丧家之犬。”

  “徐佑打仗还算可以,但在朝廷里拼得是权谋,他无根无基,还差得远呢!”杨灵洗在房内走来走去,好一会才把激动的情绪压制了下来,道:“胡兄,你以为接下来仆射会如何落子?”

  “我估计还是以安抚和分化为主,安抚不外乎加官进爵,让他们知道,离开了徐佑照样前程远大,再把翠羽军和赤枫军的得力干将与中军和荆州军互调,完全掌控军队,不至于再出徐佑这样尾大不掉的军中门阀,则朝局可定!”

  “不错!”杨灵洗振奋道:“诸姓门阀固然可恶,但他们没有篡权自立的兵权,徐佑之罪,罪在兵权太过,只有先铲除了他,解了燃眉之急,才能慢慢的和那些依附在帝国身上的硕鼠们斗下去!”

  胡峦想的更深,担忧道:“只是……这样一来,兵不知将,将不知兵,该如何征讨孙冠?”

  杨灵洗嗤之以鼻,道:“孙冠老革尔,成不得大势!我听仆射的意思,准备以狄护军为大将军,率长云军为主力,张槐的平江军为辅佐,前往益州平定天师道之乱。”

  胡峦心里对护军将军狄夏并不十分看好,狄夏虽然也是皇帝潜邸时的旧人,但谢希文和陶绛等已经在朝堂上显露出过人的治国理政的能力,狄夏率长云军唯有的战绩,还是在起义攻打元凶时差点全军覆没于梁山州,其后再无可以称道的战绩。不过有张槐这位名将辅佐,应该也没有大碍,杨灵洗说的对,孙冠的天师名头,只能糊弄那些愚民愚妇,不过靠着合气术发家的道人,又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长云军和平江军足够应对!

  最重要的是,翠羽军、赤枫军、荆州军乃至中军,此次西征,已经取得了太大的战果,把长云和平江两军远远的抛在身后,就算抓阄排序,也该轮到后者了。

  鲁伯之摆酒宴,为使者团结盟归来庆功。

  要说前几日,不管怎么口出不逊,还算是有的放矢,可当庆功宴上出身五溪蛮的赤枫军校尉巴安主动来给杨灵洗敬酒讨好时,他讥笑道:“你这蛮子,怎么没穿五色草?”

  五溪蛮习惯织绩木皮,染以草实,赤身好五色衣,这是风俗,向来被士族视为野蛮的象征,但巴安自加入赤枫军后,进过虎钤堂,又是堂堂的一军校尉,正七品的厉武将军,被杨灵洗这样当面羞辱,顿时红透了脸,却也不敢造次,扭扭捏捏的自己喝了酒,低着头退了下去。

  人生最大的两个悲剧,一是万念俱灰,一是志得意满。

  当天夜里,杨灵洗和胡峦商议回京事宜,巴安求见,说是有牵扯到叶珉的丑事来向两位天使禀告。

  杨灵洗笑道:“如何?蛮子就是贱骨头,越是疾言厉色,越是卑躬屈膝,我们来了这么几日,约谈了那么多人,这还是第一个主动开口投诚的。我就说嘛,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谁还没犯错的时候?叶珉不是圣贤,拿捏了他的把柄,日后就能为尚书所用。”

  胡峦由衷的钦佩道:“杨兄善谋,小弟受益匪浅!”

  巴安进来后,先用力的挤出来谄媚的笑,又畏畏缩缩的看了看四周,胡峦明白他的意思,吩咐房内的小厮都出去,亲自到门口看了看,关上了门,还顺手插上了门闩,回来站到杨灵洗身旁,笑道:“坐吧!”

  巴安赔着笑,道:“天使前面,哪有节下的座?”

  杨灵洗最看不起两种人,胡人和蛮子,不过胡人现在势大,看不起也得忍着,蛮子还是蛮子,没必要太给脸,忍着心里的腻歪,冷冷的道:“不坐就说,你知道叶珉什么丑事?”

  “这个……”巴安面露难色,道:“我要是说了,今后赤枫军不能待了……”

  胡峦笑道:“你放心,我们从不会亏待对朝廷忠心耿耿的人,今夜说的话,只有六耳闻之,且赤枫军驻守边境,生活困苦,哪里有金陵中军自在?等我们回朝,自会有调令来调你入中军……”

  听到“中军”二字,巴安眼睛亮起,咬了咬牙,道:“不行,以我的年俸,住不起金陵,入了中军也得饿死。”

  图谋后路,贪得无厌,杨灵洗这会相信巴安可能确实掌握了叶珉的黑料,要不然不会这样小心翼翼。

  胡峦显然也想到了这层,笑道:“无妨,我家中尚算富足,金陵城里有宅院八座,可赠予校尉!”

  他也是寒门出身,纵然日子小康,但在金陵也买不起房子,更别说什么八座宅院,还能送巴安一座。

  反正吹牛皮不用抽税,先糊弄着把口供套出来,到时候不给你房子,还能告御状不成?

  巴安的兴奋之色再也遮掩不住,感激的道:“两位天使果然是节下的贵人!”他凑到近前,声音压得极低,道:“叶珉其实是天师道的奸细……”

  “什么!”

  杨灵洗和胡峦同时震惊,没察觉到巴安眼眸里闪过的决绝,寒光四射的短匕从袖子里滑到掌心,毒蛇般割断了杨灵洗的脖子,然后毫不停留的刺入了胡峦的心脏。

  两人不可置信的先后倒地身亡,巴安大吼一声:“辱我五溪者,死!”

  等到外面的侍卫听到动静破门而入,只看到巴安自刎的一幕。鲁伯之得知消息,连鞋子都来不及穿,赤脚去见何濡,拉住他的袖子,眼眸里冒着死死压制的怒火,道:“祭酒,是不是你干的?”

  何濡从睡梦里被人惊醒,满脸的不高兴,道:“什么是我做的?鲁长史,你魇症了吗?”

  鲁伯之立刻知道不是何濡指使,这位军谘祭酒毛病很多,但敢作敢当,不会推托,他的双手绞成一团,急声道:“杨、胡被巴安行刺,双双毙命!巴安自刎,也跟着死了!”

  “嗯?”

  何濡眉心拧成了川字,道:“死了?究竟是哪个蠢货指使的?”

  确实死了,代天巡狩的使臣死在仓垣,死在赤枫军的治下,并且是明目张胆的刺杀,这何止是打了谢希文的脸,连皇帝的脸都给打烂了。

看过《寒门贵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