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苍穹诀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少了一人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少了一人

  蓝金卡这种东西,搁在一般的小镇上,还是很流行的,逢年过节拿来送礼也很合适。

  不过,这毕竟是相对普通人而言,到了高级灵修眼里,这种东西的层次就低了些。

  “蓝金卡!”南江月一脸嫌弃的样子,但还是接了过来,又道“这个只能抵一部分,一会你再让我去你们月家宝库里挑几件宝物,这事才算过去。”

  对于正却钱的南江月来说,蚊子再小,那也是肉。

  “好说,好说。”

  见南江月真的收下了这两张卡,月天冲倒是高兴了几分。

  只要这二人肯收礼,事情反倒是好办了,他还真怕这二人滴水不进,那他月家才真危险。

  若是这二人的目的是为了杀人,绝对不会收这两张卡的。

  这一点,月天冲还是看得很透。

  虽然稍微宽了宽心,但对于二人突然到访的目的,月天冲并未完全摸透,不由又朝苏生看了过来。

  此刻,苏生只是看着,对于南江月吃拿卡要的事,既没有鼓励,也没有阻止。

  说实话,他今天来月家,只是想敲打对方,并不是来敲诈对方的。南江月的举动,完全是这丫头自主发挥,跟他毫无关系。

  若是他想敲诈对方,就绝对不会只收人家两张蓝金卡了,起码得让对方知道肉疼。

  之所以没做声,其实是因为苏生想找个合适的由头开口。

  一味强打强骂,蛮横无理搞事,只会平添仇恨而已,并不是上上之策。

  他的打算,既要敲打到人家,还得让月家心里能够接受,名正言顺的敲打。

  出门在外,他这灵剑宗副执事的身份,还是得兼顾一下的,乱来的话,那就是往宗门脸上抹黑。宗门本来就禁制门下弟子随便出手的,他总不好带这个坏头。

  所以,每走一步,苏生都会事先拿捏一番,尽量注意分寸。

  之前,他唯一的一次出手,也只是一掌震碎了一头石狮,出手也很含蓄,并没有大张旗鼓,更多的还是一种敲打和威压。

  如今这剑拔弩张的氛围,甚至吓得那些长老一个个都不敢出现的情况,完全是南江月先前过份发挥,以最暴力的手段毁掉了另外一座石狮的缘故。

  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气氛或许不会这么僵持。

  接下来,谨慎些,走一步看一步了,相信总归会找到由头。

  先把月家所有人都召集起来,总归能找到些漏子。

  到时候,即便没有由头,直接放开自己器灵期的气势,让月家所有高层陪着自己好好吃完一顿饭,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哪怕只是简单吃一顿饭,只要一直维持着气势压迫,也能起到很好的敲打效果。

  若是完全放开的话,很可能有人坚持不了一顿饭的功夫就会昏过去。

  而且,单纯的气势威压,并不足以致命,扛不住也只能怪你修为不够,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很快,原本空旷的大殿,一下子涌进来十多位水灵期修士。

  月天冲一一介绍之下,这些人也全部都是月家长老。

  水灵期在灵剑宗虽然不够看,但在枯骨镇这里,能跨入水灵期的,马上就能晋升为家族长老,往后就能衣食无忧了。

  这些人里面大多都是些老头子,其中那位月家大长老更是白发苍苍,像一颗即将枯死的老树。

  不过,看着油尽灯枯的样子,并不意味着对方真的就快死了。

  水灵期的灵修,保命之法还是非常多的。

  “月家主,你这是看不起苏某吗?”

  将月家这群长老打量完毕之后,苏生的脸色却忽然阴沉了下去,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苏少侠,此话何意,老夫有些不明白?还请明示。”

  对于苏生的突然变脸,月天冲也有些搞不清状况,他都已经按照苏生要求做了,月家能上得来台面的人,都给你请来了。

  你不是要人作陪么?我给就是了。

  “好,那我便明说,这里为何只有十二人,你们月家明明还有一位水灵期高手,为何不让他出来?这不是看不起苏某,又是何意?”

  如今这桌人,连着月天冲在内,月家合计十二位水灵期。

  可之前,苏生已经从苏屋子那里了解过了,月家的水灵期高手,合计是十三人。

  少了一人!

  闻言,月天冲特意环顾了一圈,解释道“苏少侠,我月家所有长老,如今全部到齐,绝无半点谎言,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哼!西南方位,还有一道水灵期的气息,你作何解释。”

  借助神识的帮助,苏生进来之时,其实已经大体探查了一番。

  月家之内,但凡气息在水灵期以上的,也全部被他锁定了。

  虽然无法做到像木灵那样以神识查探一座城,但覆盖一个家族,他还是能办到的。

  月家西南角的位置,明明还有一个水灵期气息,一直未动。

  闻言,月天冲眉目一挑,似乎想起了什么。

  “苏少侠,实不相瞒,那里确实有一位水灵期的人。不过,那并非我月家人,而是一名囚犯,只是恰好被关押在那里的。”月天冲解释道

  苏生所指的方向,正是月家天牢的方位,其中也确实关押着一位水灵期的人。

  “哦,那我问你,此人曾经可是你月家的一员?”苏生问道

  相信苏屋子应该不会骗自己,也就是说,月家肯定有十三位水灵期修士,恰好也跟自己的探查吻合。

  既然如此,这所谓的囚犯,多半就是那缺少的第十三人。

  “此人曾经确实是月家一员。”月天冲照实说道

  “既然曾经是,那便将他也带来吧,我想见见此人。”苏生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此刻,苏生也越发好奇,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何会被关进天牢。

  水灵期的修士,在枯骨镇毕竟是少数,各大家族通常都是奋力拉拢,又岂会随意关进大牢。

  “好。”月天冲点了点头,随即便朝身侧白发苍苍的大长老道“峒爷,烦请您老亲自走一趟,去把人带过来吧。”

  这位月家大长老,月峒,也是月家资历最老的一位,族长月天冲还是人家孙子辈的。

  之所以特地让月峒出面,其实是因为此人被关押的事,正好与他相关。

  “好。”月峒当即起身

  就在月峒起身之时,月天冲特地看了他一眼,二人的眼神在半空快速交流了一下。

  虽然眼神的交流只是一刹那的事,但月峒好像明白了家主的意思,微微点了点头,眼中也闪过一丝狠辣。

看过《苍穹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