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快穿之人生逆转师 > 402.二狗
  昏黄的暮色, 让人隐隐觉得不安。

  北方漫延而来的战事已经很近, 路边茶馆常有人忧心忡忡, 也有不少有门路的人离开鹭洲,去往更平安的南边。

  大批流民挤进了鹭洲城,城里乱成了一锅粥。原住民抗议, 流民也抗议。官府不是不想管,只是眼下就有被流民砸城而败的庆城做为前车之鉴, 官府也不敢多管, 简简单单的让流民进了城, 不许他们去东三街罢了。

  东三街是城里达官贵人的住宿。流民不去那里,对他们也影响不大,依旧夜夜笙歌。

  但城里其他地方可没这么平静。

  流民有恶狠的, 当街抢砸。也有懦弱的, 磕头乞讨。客栈人满为患,药房门前排满长队。

  二狗已经好几天没讨要到像样的东西了,愁眉苦脸的回了西城的小破院。老大富贵一瞧他那蠢样子就一肚子火, 上去就是一脚:“二狗, 你这个没出息的。”

  二狗没吭声,老老实实挨了富贵泄愤的几下后寻了个角落蹲下来。

  没一会又回来了几个人, 大家一样收获不丰。

  老大骂骂咧咧不休。前几日还有人抗议几句。现在剩下的都是沉默。这流年如此,他们又有何办法?

  老大骂久了, 也累了, 去破屋里躺着睡了。

  二狗借着撒尿的机会, 躲在臭气熏天的路边狼吞虎咽的把藏起来的小半个窝窝头塞进嘴里, 随后才跑回去,就着枯草躺在墙角。

  半梦半醒间,二狗忽然发现有人在摸他。二狗没动,没一会儿那手撤离,二狗察觉到旁边有人离开后,才轻轻睁开了眼。

  夜幕下,富贵摸黑正一个一个的检查他们是否有藏私。

  二狗吧嗒吧嗒嘴闭上了眼,进入了梦乡,似乎还能回味那小半个窝窝头的美味。

  第二天二狗跟着富贵他们出去讨口,专门去那些巷子里敲门。遇到良善的婆婆、年轻小媳妇儿便能得那么一口吃的。

  以前他们也这样干过,往往收获颇丰,可是这次,竟然有人抢在了他们前头。

  是两个瘦瘦小小的小男孩儿,脸脏脏的,衣服破破烂烂。这全城的乞丐他们都认识,这两个小孩儿应当是流民。

  日子本就不好过,更何况对方不过是两个小孩。富贵不能忍,把小孩逼到了无人的墙角,抢了他们抢来的吃食钱财,又各自踹了一脚,吐了口浓痰:“在鹭洲城,乞讨是要拜码头的。”

  两个孩子特别小,被凶神恶煞的富贵带人堵着,还挨了打,此时缩在一起,瑟瑟摇头,也不敢说话。

  富贵又踹了他们几脚,转身就走。

  谁想到两个小孩扑了过来,也不说别的,就拽着富贵喊:“是我们要来的。”

  若此时这里是别人,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倒是能让人心生怜爱。

  可他们面前是富贵为首的乞丐。乞丐本来卑微,谁都能踩上一脚骂上一句。平日里只有他们摇尾乞怜的份儿,哪里有人祈求他们的施舍。

  难得被人求上一回,富贵几人哈哈大笑,二狗不知他们笑什么,也跟着笑了起来。

  富贵一边笑,一边用力踹他们:“臭小子,懂不懂规矩?”

  有个小孩疼狠了,终于含了哭腔:“姐姐,姐姐病了。”

  富贵乐了:“哎哟喂,瞧瞧,还真是有情有义。”

  几个乞丐笑着附和:“有情有义。”语调怪异,让两个孩子不安。

  二狗也叫嚷着:“有情有义。”

  富贵叹口气:“既然你们是要救人。我们也不是不通人情的人。这样吧,你们从我们几个人的胯、下爬过去,我们就把东西还给你们。”

  两个小孩,呆愣愣的看着富贵,似乎第一次见识到人性的险恶。

  有个乞丐上去,一把招呼了一个小孩一耳光,打得他红肿了半边脸:“还不听我们老大的。”

  富贵一脸认真,张开了两腿。

  其他人有样学样,高兴的排外富贵后面,同样张开了腿。

  二狗迟疑了一下,脑海里闪过一些东西,最后还是排在了罪尾。他看不到那两个小孩的神情,只知道不久后,一个小孩爬了过来,他后面跟着边哭边爬的同伴。

  前面的人在笑,边笑边解开裤子撒尿,焦黄的尿液散发出骚臭味。

  二狗排外最后,没人能看到他。他没笑,机械的解开裤子重复前人的动作。

  其实他笑与不笑都没有区别,他跟那些笑着的人做了同样的事。但如果他不做,在地上爬的就不止下面两个。

  两个小孩一身骚臭味爬起来,一个满脸寒霜,一个哭啼不止,嘴里喊着:“娘,娘……”

  他哭得凄厉,却也无用。

  哪里会有良善之辈,富贵等人穿好裤子,又给了他们几脚,挣脱开他们的拉扯,嘻嘻哈哈的离开。

  二狗走在最后,回头一看,对上两个小孩仇恨的目光,心头一寒,瑟缩了脖子。

  走出巷口,富贵停下,指了二狗和另外一个小乞丐:“你们,把东西拿回去。要是我发现东西少了,打死你们。”

  二狗和那人忙点头,捧着小孩乞讨来的东西跑了回去。

  等到了深夜里,富贵几个老乞丐才一脸满足的回来,开门的声音把睡墙角的二狗吵醒。二狗猜他们或许是被富贵人家请去吃席了。

  经常有些悲天悯人的富太太们,置办一些席面请乞丐去吃。二狗去过两次,那口味真是不摆了。还有那些人家家里的亭台楼阁,他能吹一辈子。

  二狗半夜去撒尿,听富贵和另一个乞丐道:“那妞真不错。”

  二狗迷迷糊糊的没怎么注意,回去倒头就睡。往时富贵几人也爱对着街边路过的小媳妇儿评头论足。

  几天后,二狗乞讨忽然听闻一件事:“造孽哦,被几个乞丐玷污了。”

  “诶,本来就活不长了。”

  “我看或许是有人冒充了乞丐。不是有几个杀千刀的惦记着她么?”

  “可怜她两个弟弟哦,她这一死,两个弟弟更没人照顾了。”

  晴天烈日,二狗遍体生寒,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晚上,二狗拿着讨回去的一碗面放在了富贵面前。

  老大先吃,这是规矩。

  弱肉强食,没有办法。

看过《快穿之人生逆转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