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南宋风烟路 > 第1759章 羌管悠悠霜满地

第1759章 羌管悠悠霜满地

  会宁,从前对宋而言是金朝腹地,如今,却是林匪和金军的边界第一县。

  术虎高琪、完颜纲都是将才,看得出曹王借故到彼处的地宫隐居,实际是想镇守在那个界限、不教凤箫吟及其麾下再有北进半步的可能。

  完颜永琏内心却确实有一丝赎罪的意念,他预感到,林阡夫妇对金朝国力的摧毁,使未来的大金很可能不敌蒙古,所以一方面屡屡写信给林陌,提醒沉稳如他掌握好伐宋分寸,一方面强调“这段时日,本王闭门思过”、以此对激进如战狼敲山震虎:段炼,你仔细想想,本王思的是什么过?

  暌违已久,地宫和曹王府一样破败,无人问津,门庭冷落——当完颜永琏在凌大杰、孤夫人、和尚的陪同下重回旧地,只见到寥寥几个仆人在枯井边扫着落叶,整个世界都仿佛只剩下这片萧条的黄色。

  “和尚是经得起参禅悟道的寂寞的,大杰和聂云,你说,谁会先受不了?”大费周章潜回地宫下游,他重拾地上柳月生前最爱的棋盘,轻轻擦拭灰尘之际,如遇昔年她在对面,不由得爱怜地冲着往事淡淡一笑。

  “王妃,您听听,这么多年过去了,王爷还是这般小瞧人呢!”孤夫人笑着帮他收拾,一不留神,手刚好与和尚的碰在一起,四目相对,竟发现失去了当年的热情。

  “王爷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怎么都好。”凌大杰时时刻刻认真、正经。

  “阿弥陀佛。王爷,看来是聂施主先受不了啊……”和尚看透了聂云眉间的忧愁。

  这么不巧,封寒去了山东,她和他又错过了!

  

  心远地偏,完颜永琏的大局观终于完全回归,一边默契地配合林陌、对外宣称依然“卧床不起”,一边则借助完颜匡、胥鼎、完颜天骥等人之口,向金帝也表达出“莫忘北疆”之意——

  两年前,铁木真一当上成吉思汗就找托词侵略西夏,完颜永琏和仆散揆当时就分析过,铁木真此举,会否是和我们一样亟待探究“蒙古人生长于草原,擅长骑射、野(谐)战,可否打下城市”?

  那年夏蒙之战之所以不了了之,是因当时的西夏皇帝李纯佑受到柏轻舟的指点,未教铁木真达到“诱敌离城、两军对战”的目的,然而由于柏轻舟计划里的关键一环“国师”洪瀚抒最终缺席,李纯佑不仅未能实现理想,更遭到亲生母亲及其奸(谐)夫串通篡位,新皇帝内斗强而外战更弱,这自然给了铁木真再次试验的机会。不出曹王和仆散揆所料,根据边关细作来报,铁木真这两年确实一直在深入研究军队的攻城技术和战术,俨然是在为攻克更多、更坚、更高的城池做准备……

  但这个“城池”的主语,不仅仅是西夏!

  当初蒙古首次入侵西夏、就曾特意骚扰过大金,与当时的河东监军完颜天骥一度相持不下——西夏与金毗邻,俨然唇亡齿寒!

  “皇上,蒙古人军令如山,每每摆好阵势,退回后不肯返身再战者,一律斩首,不徇私情。既生长野蛮,又令行禁止,战斗力堪比我女真建国初期,我等必须将他们视为重中之重,不得再过分纠缠林匪!”

  “蒙古那位成吉思汗,军事能力难出其右,任何战略部署都是按部就班。这两年他已将西夏邻国各个击破,不出意外,必会在不久后再侵西夏、继续尝试攻打城池。鉴于已出现一批金帐武士深入西夏甚至大金,臣以为,他既是在对西夏实施战略侦查,更是想以西夏练手、日后好攻我大金……”

  “不久前铁木真意欲入我朝进贡,只怕要借机侦查大金形势,甚至想顺道亲征西夏。臣建议陛下,务必派强悍之人前往接纳,能拖住他几时便拖几时,如此才可给西夏延缓之机。此外,陛下派遣之人还需对铁木真障目,令其无法洞悉我大金之内忧外患。”

  诸如此类,字字句句赤胆忠心。却可惜有个暮烟拦在中间,使完颜永琏不能直接当面去说服金帝,几番周转,必会大打折扣,不知金帝最后到底会派何人去接见铁木真,也难料林陌的山东之行能否救战狼于水火。所以从大局出发,凌大杰是正确的,他怎可以与那个悖逆的暮烟有丝毫的转圜?!

  

  对于曹王来说人生有太多意外重逢的惊喜,

  对于吟儿来说……

  人生有太多意外重逢的惊吓了——

  虽说她的云蓝师父确实就是那晚到的短刀谷,但因为戴宗麾下认识老盟主,早早就将之带到了锯浪顶,

  而那两个来求见吟儿的女人……完全意料之外,是昔年在大圣山和黑山与她有过几面之缘的金帐武士中人!

  吟儿仔细回忆,记起这两姐妹一个叫阿甯,一个叫阿宓,好像分别排第八第九,两姐妹都该是蒙古顶尖的美人,微卷的头发,麦色的皮肤,淡淡的眉毛,细长的睫毛,澄澈的双眼,英挺的鼻梁,浓烈的异域风情……

  确切说来,她俩是来找吟儿哭诉的……

  确切说来,姐姐本是比妹妹要美一些,可今夜吟儿甫一见到她腹部微隆,就知她身怀六甲被耽误了美貌……

  确切说来,吟儿在见到她们的第一刻还在思索,会否这群莫名窜出来的奇人异士是想像先前那几战似的、通过这样那样的借口潜伏在我卧榻之侧做奸细?对啊,蒙古这方势力我不仅自己不能掉以轻心、而且还得提醒胜南他们防着才行……还没缓过神来,就听那阿宓不顾阿甯的阻拦,操着一口并不熟练的汉语高声:“林夫人!你可要对我姐姐负责!她现在这副样子,是你男人干的!”

  “什,什么……”吟儿吃惊,仿佛一盆狗血浇到头上,差点没咬到自己舌头,什么鬼!这阿甯的孩子是……胜南的?!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完全不知道!

  “怎会?!有翻译吗……哪里出错了?”吟儿一边驱散无关人群,一边努力站稳、调匀呼吸、掩饰神色,不对啊,是误会吧,她相信林阡的自控能力,而且,阿甯应该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她们会不会初来乍到,和自己的语言沟通出了岔子……

看过《南宋风烟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