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单挑王 > 823 环环相扣(十四)

823 环环相扣(十四)

  本以为这潘毅一出现,以三人合力的情况下能够痛击这帮以为人多了不起的杂鱼,但是一不留神却是遭到了金爷这卑鄙小人的暗算。大家都杀的脑袋一片空白,一时间还真没注意是不是少了一个人什么的。看着他那副讨人厌的嘴脸,木子龙只得原地踏步,心里发狂的在内心挣扎着。

  “额........”南帝连呼吸都开始变成了一种奢求,一手抓着没入胸前的刀身,显得是那么的无力,嘴里叼着的烟头也早躺在了沾满血渍的水泥地上,在那干烧着,丝丝白烟缓缓而上。

  要不是金爷一直抓着刀柄通过它控制着南帝的身体,想必他此刻早就从车盖上滑落至地了。

  “你背叛我的那一刻起就应该知道的,我能带你出来也能带你回去。”金爷一副自得嘲讽的语气,每一个字都是显得那么的深沉有力,只不过南帝并不后悔,只有找到了真正精神上的救赎,还有精神上知己的时候,才是实现他目的的开始。金爷,充其量只是他无可奈何之下的合作者罢了。

  南帝只是淡淡的一笑,眼皮都快耷拉下去了,他也无力在对金爷说什么,更何况是争辩了,只能送给他一个玩弄且无力的微笑,比起自己来说,他才是真正的空虚,至少自己刚刚找到了与其志同道合的人,不像眼前这丑陋的男人,除了自私阴险加狡诈之外,满脑子都是上位且不惜一切的手段。说起来,这样的人才是自己反黑行动中最应该先打击的对象不是吗,这帮朋克党就是因为他才成为了刀下魂,一群不过20来岁年纪的他们,被名利的噱头冲昏了头脑,被这老东西善加利用,千错万错,自己都不应该有那种念头帮他助纣为虐才对。

  挨了金爷一刀,南帝彻底的醒悟了,觉得这是对自己的惩罚,在和金爷合作的时候,他眼睁睁的看着他使坏,哪怕是所谓的以暴制暴,这些家伙的狗咬狗都好,确实,罪恶一直在发生,而自己也什么都没做,放任金爷下去,为了心中那极端除恶的想法,却是忘记了自己要做的一切其实是为了解决犯罪的发生,而不是将社会变的更乱,就像这露天停车场发生的一切,本来是可以阻止的,但还是有那么多无辜的人受到了没必要的波及,是自己扭曲了正义的根本,其实像木子龙那样才是正确的做法,如果他刚刚不讲那一番肺腑之言的话,自己又怎么会点醒呢,不然只会造成更大的伤亡,他才是拯救这个世界真正的正义使者,一个有勇有谋并且有凝聚力的人。

  南帝瞥了一眼正愁眉不展的木子龙,知道他此时正纠结着,到底要怎么救自己,金爷硬是让他站在那里看着陷入苦战之中的潘毅和正在流逝着生命的自己。

  他不会让木子龙难做的,因为刚刚一开始他就笃定了为让木子龙离开而浴血一战,现在只不过是推迟了几分钟而已,你说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就这样死去值得吗?但是他身体里头流传着和自己一样的意志,甚至某种程度上还要凌驾于自己,难道不值得吗?因为人的意志比生命更重要,就像(1984)里头所表述的,思想意志的传承更凌驾于血脉上的传承,南帝深谙此话的道理,他不会让木子龙为难的,反正自己受到了重创。

  在木子龙的内心快要爆炸的时候,南帝忽然崩足了全身最后一丝气力,由始至终,哪怕现在连呼吸都成了难题也一样,从一开始唯一还绑在手上的砍刀一直都还在,而这也促使他唯一还能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将自己助纣为虐的根除掉!

  “我们不是一伙儿的吗,既然如此,你怎么好意思让我一个人走呢。”此话一出口,金爷冷蔑的眼神忽然一鼓,颤抖着看向一脸疲态,差不多有种灯枯油尽之感的南帝,他不可置信的低了低脑袋,发现一把刀正没入了自己的胸口,多么讽刺的一刻,两人互相捅了对方一刀,谁都没法将刀拔出来,只能感受着血水一滴滴的往下淌着,意识开始涣散模糊,但不甘心的意志却是告诉自己不能死,他还没称王称霸呢,车君宝答应自己的还有没有兑现,现在正好是表明自己宝刀未老的能力之时,可千算万算,还以为老天是关照自己,但现实却还把命给搭上了...........

  南帝这一刀正中要害,一刀捅进去没多久金爷便歇菜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警笛声也骤然间鸣想了起来,因为路口被金爷那两辆小巴堵死了,所以条子们此刻正迈着小腿拼命的往停车场跑来。

  朋克党剩余的二十来人见条子来了,而且那所谓自己的老大哥居然也挂了,那他给自己一干人等的承若还能兑现吗,铜锣湾和命比起来,他们这时才发现原来还是性命更重要,那么多弟兄死的死伤的伤的,就剩下他们这二十来人,如果铜锣湾真的打下来了,又有能力守得住吗?

  一切都是为了名利金钱,而现在,那已经成了奢望,剩余的朋克党们扔下了武器赶紧撒丫子就跑了,潘毅松了一口气,见木子龙朝着南帝过去,另外一边的条子又是风头火势的赶过来,这里能跑的地方很多,实在不行跳海也无所谓,他可绝对不能被条子抓住。

  “阿龙!”

  “你们赶紧走!”南帝知道自己走不掉了,木子龙硬是要带自己离开的话,只能成为警方的阶下囚。

  权衡之下,木子龙相信警方绝对不会对奄奄一息的南帝见死不救的,与其硬是带他离开,反而还加速了他死亡的速度,闪电般的思索之后,在南帝眼中木子龙最后一个表情是如此的不舍,就像是硬生生被拆散的一堆基佬一样。

  条子们赶到现场的时候也被吓了一大跳,看见破碎的大众车里头一对仓皇而且凌乱的男女哭喊着朝他们求救着

看过《单挑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