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神级农场 > 第二千一百一十四章 冰山一角

第二千一百一十四章 冰山一角

  渐渐的,那个干瘦老头出现在了夏若飞和白青青的视野之中。

  暗夜的沙漠里,干瘦老头脚踏一把黝黑的飞剑,拼尽全力往前飞。

  但是黑曜飞舟的速度极快,两者之间的距离在迅速缩短。

  夏若飞神色凝重,死死地盯着那个干瘦老头。

  这个人驾驭飞剑的速度,甚至已经超过夏若飞的御剑速度了,而从他散发的气息来看,他的修为只是金丹后期而已。

  一旁的白青青此时因为那种召唤的感觉愈发强烈,她的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也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疯狂逃窜的身影。

  突然,那个干瘦老头停了下来。

  他可能也已经意识到,双方的速度差距太大,继续逃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黑曜飞舟也迅速停下,从极快的速度一下子瞬间停下,没有任何的迟滞。

  夏若飞和白青青都站在甲板上,静静地望着那个还站在飞剑之上的干瘦老头。

  老头此时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估计是长时间的疾速飞行,让他的消耗也非常大。

  他目光中带着一丝疯狂和凶悍,盯着甲板上的白青青,面色狰狞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直追着我?”

  很显然,他也意识到自己吸引过来的,是白青青,而不是夏若飞。

  尽管夏若飞已经是元婴期修为了,而且也没有掩藏自己的气息,但他却似乎无视了夏若飞这个元婴高手的存在。

  渐渐的,那个干瘦老头出现在了夏若飞和白青青的视野之中。

  暗夜的沙漠里,干瘦老头脚踏一把黝黑的飞剑,拼尽全力往前飞。

  但是黑曜飞舟的速度极快,两者之间的距离在迅速缩短。

  夏若飞神色凝重,死死地盯着那个干瘦老头。

  这个人驾驭飞剑的速度,甚至已经超过夏若飞的御剑速度了,而从他散发的气息来看,他的修为只是金丹后期而已。

  一旁的白青青此时因为那种召唤的感觉愈发强烈,她的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也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疯狂逃窜的身影。

  突然,那个干瘦老头停了下来。

  他可能也已经意识到,双方的速度差距太大,继续逃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黑曜飞舟也迅速停下,从极快的速度一下子瞬间停下,没有任何的迟滞。

  夏若飞和白青青都站在甲板上,静静地望着那个还站在飞剑之上的干瘦老头。

  老头此时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估计是长时间的疾速飞行,让他的消耗也非常大。

  他目光中带着一丝疯狂和凶悍,盯着甲板上的白青青,面色狰狞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直追着我?”

  很显然,他也意识到自己吸引过来的,是白青青,而不是夏若飞。

  尽管夏若飞已经是元婴期修为了,而且也没有掩藏自己的气息,但他却似乎无视了夏若飞这个元婴高手的存在。

  渐渐的,那个干瘦老头出现在了夏若飞和白青青的视野之中。

  暗夜的沙漠里,干瘦老头脚踏一把黝黑的飞剑,拼尽全力往前飞。

  但是黑曜飞舟的速度极快,两者之间的距离在迅速缩短。

  夏若飞神色凝重,死死地盯着那个干瘦老头。

  这个人驾驭飞剑的速度,甚至已经超过夏若飞的御剑速度了,而从他散发的气息来看,他的修为只是金丹后期而已。

  一旁的白青青此时因为那种召唤的感觉愈发强烈,她的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也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疯狂逃窜的身影。

  突然,那个干瘦老头停了下来。

  他可能也已经意识到,双方的速度差距太大,继续逃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黑曜飞舟也迅速停下,从极快的速度一下子瞬间停下,没有任何的迟滞。

  夏若飞和白青青都站在甲板上,静静地望着那个还站在飞剑之上的干瘦老头。

  老头此时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估计是长时间的疾速飞行,让他的消耗也非常大。

  他目光中带着一丝疯狂和凶悍,盯着甲板上的白青青,面色狰狞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直追着我?”

  很显然,他也意识到自己吸引过来的,是白青青,而不是夏若飞。

  尽管夏若飞已经是元婴期修为了,而且也没有掩藏自己的气息,但他却似乎无视了夏若飞这个元婴高手的存在。

  渐渐的,那个干瘦老头出现在了夏若飞和白青青的视野之中。

  暗夜的沙漠里,干瘦老头脚踏一把黝黑的飞剑,拼尽全力往前飞。

  但是黑曜飞舟的速度极快,两者之间的距离在迅速缩短。

  夏若飞神色凝重,死死地盯着那个干瘦老头。

  这个人驾驭飞剑的速度,甚至已经超过夏若飞的御剑速度了,而从他散发的气息来看,他的修为只是金丹后期而已。

  一旁的白青青此时因为那种召唤的感觉愈发强烈,她的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也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疯狂逃窜的身影。

  突然,那个干瘦老头停了下来。

  他可能也已经意识到,双方的速度差距太大,继续逃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黑曜飞舟也迅速停下,从极快的速度一下子瞬间停下,没有任何的迟滞。

  夏若飞和白青青都站在甲板上,静静地望着那个还站在飞剑之上的干瘦老头。

  老头此时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估计是长时间的疾速飞行,让他的消耗也非常大。

  他目光中带着一丝疯狂和凶悍,盯着甲板上的白青青,面色狰狞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直追着我?”

  很显然,他也意识到自己吸引过来的,是白青青,而不是夏若飞。

  尽管夏若飞已经是元婴期修为了,而且也没有掩藏自己的气息,但他却似乎无视了夏若飞这个元婴高手的存在。

  渐渐的,那个干瘦老头出现在了夏若飞和白青青的视野之中。

  暗夜的沙漠里,干瘦老头脚踏一把黝黑的飞剑,拼尽全力往前飞。

  但是黑曜飞舟的速度极快,两者之间的距离在迅速缩短。

  夏若飞神色凝重,死死地盯着那个干瘦老头。

  这个人驾驭飞剑的速度,甚至已经超过夏若飞的御剑速度了,而从他散发的气息来看,他的修为只是金丹后期而已。

  一旁的白青青此时因为那种召唤的感觉愈发强烈,她的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也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疯狂逃窜的身影。

  突然,那个干瘦老头停了下来。

  他可能也已经意识到,双方的速度差距太大,继续逃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黑曜飞舟也迅速停下,从极快的速度一下子瞬间停下,没有任何的迟滞。

  夏若飞和白青青都站在甲板上,静静地望着那个还站在飞剑之上的干瘦老头。

  老头此时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估计是长时间的疾速飞行,让他的消耗也非常大。

  他目光中带着一丝疯狂和凶悍,盯着甲板上的白青青,面色狰狞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直追着我?”

  很显然,他也意识到自己吸引过来的,是白青青,而不是夏若飞。

  尽管夏若飞已经是元婴期修为了,而且也没有掩藏自己的气息,但他却似乎无视了夏若飞这个元婴高手的存在。

  渐渐的,那个干瘦老头出现在了夏若飞和白青青的视野之中。

  暗夜的沙漠里,干瘦老头脚踏一把黝黑的飞剑,拼尽全力往前飞。

  但是黑曜飞舟的速度极快,两者之间的距离在迅速缩短。

  夏若飞神色凝重,死死地盯着那个干瘦老头。

  这个人驾驭飞剑的速度,甚至已经超过夏若飞的御剑速度了,而从他散发的气息来看,他的修为只是金丹后期而已。

  一旁的白青青此时因为那种召唤的感觉愈发强烈,她的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也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疯狂逃窜的身影。

  突然,那个干瘦老头停了下来。

  他可能也已经意识到,双方的速度差距太大,继续逃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黑曜飞舟也迅速停下,从极快的速度一下子瞬间停下,没有任何的迟滞。

  夏若飞和白青青都站在甲板上,静静地望着那个还站在飞剑之上的干瘦老头。

  老头此时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估计是长时间的疾速飞行,让他的消耗也非常大。

  他目光中带着一丝疯狂和凶悍,盯着甲板上的白青青,面色狰狞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直追着我?”

  很显然,他也意识到自己吸引过来的,是白青青,而不是夏若飞。

  尽管夏若飞已经是元婴期修为了,而且也没有掩藏自己的气息,但他却似乎无视了夏若飞这个元婴高手的存在。

  渐渐的,那个干瘦老头出现在了夏若飞和白青青的视野之中。

  暗夜的沙漠里,干瘦老头脚踏一把黝黑的飞剑,拼尽全力往前飞。

  但是黑曜飞舟的速度极快,两者之间的距离在迅速缩短。

  夏若飞神色凝重,死死地盯着那个干瘦老头。

  这个人驾驭飞剑的速度,甚至已经超过夏若飞的御剑速度了,而从他散发的气息来看,他的修为只是金丹后期而已。

  一旁的白青青此时因为那种召唤的感觉愈发强烈,她的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也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疯狂逃窜的身影。

  突然,那个干瘦老头停了下来。

  他可能也已经意识到,双方的速度差距太大,继续逃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黑曜飞舟也迅速停下,从极快的速度一下子瞬间停下,没有任何的迟滞。

  夏若飞和白青青都站在甲板上,静静地望着那个还站在飞剑之上的干瘦老头。

  老头此时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估计是长时间的疾速飞行,让他的消耗也非常大。

  他目光中带着一丝疯狂和凶悍,盯着甲板上的白青青,面色狰狞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直追着我?”

  很显然,他也意识到自己吸引过来的,是白青青,而不是夏若飞。

  尽管夏若飞已经是元婴期修为了,而且也没有掩藏自己的气息,但他却似乎无视了夏若飞这个元婴高手的存在。

  渐渐的,那个干瘦老头出现在了夏若飞和白青青的视野之中。

  暗夜的沙漠里,干瘦老头脚踏一把黝黑的飞剑,拼尽全力往前飞。

  但是黑曜飞舟的速度极快,两者之间的距离在迅速缩短。

  夏若飞神色凝重,死死地盯着那个干瘦老头。

  这个人驾驭飞剑的速度,甚至已经超过夏若飞的御剑速度了,而从他散发的气息来看,他的修为只是金丹后期而已。

  一旁的白青青此时因为那种召唤的感觉愈发强烈,她的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也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疯狂逃窜的身影。

  突然,那个干瘦老头停了下来。

  他可能也已经意识到,双方的速度差距太大,继续逃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黑曜飞舟也迅速停下,从极快的速度一下子瞬间停下,没有任何的迟滞。

  夏若飞和白青青都站在甲板上,静静地望着那个还站在飞剑之上的干瘦老头。

  老头此时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估计是长时间的疾速飞行,让他的消耗也非常大。

  他目光中带着一丝疯狂和凶悍,盯着甲板上的白青青,面色狰狞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直追着我?”

  很显然,他也意识到自己吸引过来的,是白青青,而不是夏若飞。

  尽管夏若飞已经是元婴期修为了,而且也没有掩藏自己的气息,但他却似乎无视了夏若飞这个元婴高手的存在。

  渐渐的,那个干瘦老头出现在了夏若飞和白青青的视野之中。

  暗夜的沙漠里,干瘦老头脚踏一把黝黑的飞剑,拼尽全力往前飞。

  但是黑曜飞舟的速度极快,两者之间的距离在迅速缩短。

  夏若飞神色凝重,死死地盯着那个干瘦老头。

  这个人驾驭飞剑的速度,甚至已经超过夏若飞的御剑速度了,而从他散发的气息来看,他的修为只是金丹后期而已。

  一旁的白青青此时因为那种召唤的感觉愈发强烈,她的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也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疯狂逃窜的身影。

  突然,那个干瘦老头停了下来。

  他可能也已经意识到,双方的速度差距太大,继续逃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黑曜飞舟也迅速停下,从极快的速度一下子瞬间停下,没有任何的迟滞。

  :。:

看过《神级农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