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最后的寒冬 > 第三章:月色
  老保罗率先来到了外面,夜色凄冷,月色凝重,风中像是有刀子在割断面颊的肌肤一般痛苦。

  戴维其次带着安月同样也来到了外面,戴维对着安月说到:“我们来到外面了……”安月回头一看,伯明翰在身后,而他们身前则是伯明翰的城市地下排水道的流出口,他们所在的位置正是一个污水小溪中,借助月色,可以看到伯明翰的城市光火……

  戴维对着安月说到:“安月,赶紧呼吸两口新鲜的口气……”

  安月·陶安林猛地呼吸了两口新鲜的空气。戴维对着老保罗询问到:“现在我们需要向南走,对吗?因为我们在伯明翰的南面,继续向南走,我们会来到考文垂!”

  老保罗心不耐烦的说到:“首先,第一点我需要矫正你:我们原计划是从伯明翰的城市南面出来,并且通过下水道,嗯……没错,正是这样,通过城市的下水道,从伯明翰的南面出来。并且……”老保罗说着说着,自言自语说到:“对……没错,原计划的确是这样的……”老保罗站在月色下,月光映照在他的面孔下,他的面孔露出了奸诈和狡黠的容貌特点,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但是随后又打消了这种想法。他恢复了原本的状态,停止了自言自语并对着戴维说到:“我们原计划从伯明翰的南面出来,即便是那样从伯明翰的那面出来,我们也需要向西南顺着大路走,而并非是向南面走!”

  老保罗叹了一口气,他看着面前的戴维和安月,突然间有种悲凉的感触……他没有任何信仰,更别提渴望救赎了,但此时,他看到了戴维和安月,这对……孩子!他们两个人就像是两个孩子,互相依偎互相救赎,他们:戴维和安月互相因为爱与救赎来到了一起,成为了夫妻……但在老保罗眼中,他的确也是有孩子的人,他于心不忍,他不忍戴维和安月的命运,命运对他们的残酷!因此此时,戴维和安月在老保罗的眼中,好似就是一对相互爱恋的孩子……他们如此天真纯真,竟然对未来的命运丝毫不知……

  老保罗竟然眼中哽咽了一下,他的嘴唇抽动了一下,良久,他对着戴维说到:“但我们后来发现下水道的闸门的锁子被裁判所的士兵更换了,我的钥匙不顶用了,因此我换了一条路,这条路使我们出现在伯明翰的西面,但我们现在还不能直接向考文垂出发,虽然我们的下一站是考文垂,不过我们先需要找到马和马车!在伯明翰南面下水道出口的位置,也就是我们原本的出去的位置,有马和马车,我早在那里备好了马匹和马。但现在,我们只能向西北出发,我在这里没有备马和马车,只能向西北出发,找到一个我的……嗯,运送私货的朋友,等我找到他之后,我会向他借马和马车。他……他欠我一些人情,他因该会帮助我。”

  戴维看了看安月,安月对他点头:“相信他……相信老保罗,戴维,现在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戴维长叹一声,随后对着安月说到:“你跟紧我,你感觉好受些了吗?”

  安月脸色惨白的说到:“好些了……”

  戴维携着安月,他们一同跟随在老保罗身后,说实话,戴维感觉到老保罗刚才细微的变化,老保罗刚才竟然语气变得和蔼了一些……并且老保罗眼中竟然泛着泪光。戴维虽然不相信这个为了钱财的狡诈的老家伙会有些什么充满热爱的举动,但他的确看到了刚才,这个没有信念及信仰的老家伙,居然看着自己和安月,眼中泛着泪光……

  戴维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说实在的,他对眼前的这个老家伙并不信任,他就像是一个没有良心的狡诈的狐狸。因此戴维将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安月的身上,他并不能相信对面的老家伙,老保罗……毕竟他无法信任老保罗,他最主要的并不是思考信任与不信任老保罗的问题,而是想着怎么尽力保护着安月逃离到安全之地……

  月色凄冷,风声凝重,月光灰暗,空气凝结……

  但是不论月色如何凄冷,戴维始终相信:茧在这里,茧在那里,茧在那端,但何时才能破茧成蝶……茧似乎有着无数的重生的永恒时刻,但破茧却永远在永恒的这端……

  希望,在彼端,希望的花朵绽放在对岸静水之旁,希望的花朵同样绽放在彼端。但过往却成为了希望和未来的泡影。一切都是美好的回忆,却成为了不可以重塑的,沉溺着过去姿态的回忆。最初美好的希冀回忆,变化着姿态,在新的弧度下绽开了新对旅程……

  于是,希望重新属于了戴维,又重新属于了安月……可,无论如何,海天的希望,天海一色的希冀,渴望在那彼端绚美之花的破茧而出的新芽的枝桠根脉中,重新塑造的最绚烂美丽的渴望与希冀……难道终究不可达到吗?

  戴维如是的思考着,他一边向前走着,以便搀扶着安月。安月同时也在思考,她同样在思考海的模样和天的模样……她生长在水边,静水的姿态她曾经见过,动水的模样她同样触摸过,海浪是始终不可停息的,就像是伟大的宿命!宏伟的命运,一旦从绽开的时段展开,那么便不可以在消失的地点消失……

  那么,如何才能在未来的梦想的终点,映出心中最绚烂美丽的花朵,就像是泪点中折射折影的过去,在交替的交杂的回忆中,映现了未来的模样,那位置的虚幻,和现实的交替的结果,便是安月她自己的宿命吗?她如是想到,但她不敢相信,她渴望去否认,但不可否认的是,她有了一个爱人:戴维,戴维可以帮助她承担一切!戴维甚至渴望帮助安月承担她的罪,她的原本之罪……

  戴维不害怕下坠到冥域地府,因为他时刻想承担安月的罪,即便是他们两个人只能有一个人有了出路,他渴望是自己承受冥域之罪与罚,从而让安月得到救赎与出路……而安月,同样有勇气为了保护戴维,从而献出一切……

  他们两个人,就像孩子一般相互依偎……

  月色凄冷。

  ……

  ()

看过《最后的寒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