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最后的寒冬 > 第四章:火把
  老保罗在伯明翰的西北面有个朋友,欠他一些人情。因此老保罗和戴维以及安月需要先向北走上一段路程,然后再借了马车,再向考文垂进发。月色凄冷,安月有些瑟瑟发抖,戴维也因为秋风的寒冷因而发抖。戴维用力抱紧了安月,安月跟随在戴维的身后,她又一次因为极度紧张加上寒冷从而寒冷发颤……就在向前走之时,由于月色漆黑,也正是月色太过漆黑,安月走路之时,猛然间脚下不稳,一下子滑倒!即将要滑下到山坡下面。戴维用最快的速度拉住了安月,但安月震惊的喊叫声使得周围寂静的月色都显得有些不安静……

  老保罗喊了一声“见鬼!”而后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戴维身旁,他同样一把手拉住了安月,在戴维和老保罗同时用力时,安月被拉上山坡。

  老保罗略微有些不满的说到:“希望那别被巡逻的士兵听到……”就在这时,安月紧张的浑身控制不住的震颤……戴维抱紧了安月,对着她抚动安慰到:“好了……好了,没事了!你还活着……我说了,我不会让你死去的!”

  戴维说完之后,安月稍微恢复了平静,她在巨大的压力下,在时刻都有死亡的风险之时,在死神随时能收割他们的性命之时,安月再也忍耐不住,她突然间怒吼的喊叫到:“为什么!我们需要承受这样的痛苦……我们生在一个罪恶的国度,还是我们因为犯下了罪恶,从而被造物者抛弃,成为了在这里受罪的人,我的老天,何时能洗去我的原本之罪!”

  老保罗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戴维!让你的妻子安静些,她会引来士兵的!巡逻的士兵一旦到来,我们就完了!”

  戴维搀扶住了安月:“安月……看着我,看着我!你没有事情,你会恢复平静的……我们终能达到静水和白色之树之旁……等到那时,我们都是无罪的!我们时洁白而洁静的……安月,但是现在你必须马上安静下来!安月!”

  安月浑身颤抖,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我们犯了什么罪?就是因为头发是红色的?我们犯下了怎样的罪过?我们需要承受这样的痛苦!我受不了了……让创造者审判我的罪过吧……我想死去……我想死去……我不想活着了……这样的活着,有什么意义呢?在无尽的炼狱和痛苦中活着……而那些打着裁判的名义,却能肆意的杀戮,肆意的杀人!只是因为人们因为一个错误,就会因为受到审判从而死去!如果这就是美丽的世界,那么我无法活下去了……那么我的世界则是暗淡无光的……”

  一旁的老保罗浑身颤抖的吼到:“马上让她平静下来!”

  戴维突然间用尽全力抱紧了安月,用尽全力的亲了她的额头……安月下意识的浑身颤抖、抖动了几下,她的脸色绯红,她的气息有些紧促,她的眉梢发出了缠绵的模样……她稍微安静了一下……戴维同样脸色绯红的说到:“安月……听我说,我们是有罪的……因此我们需要洗去我们的罪……我们向创造者洗去罪,是为了终有一日,能达到静水之旁!在那里,我们将得到我们的应许,与永恒的平静……这就是我的希冀!”

  戴维说完之后,安月静静的说了一句话:“我一生中没有伤过人,没有害过人……为何我有罪……那些穿着裁判衣服的人,他们随意的逮捕人,给他们按揭上罪名,之后说他们是有罪的!为何那些无辜的人需要被处死?就像是我们所有人一样……”

  戴维静静的说到:“安月,很高兴你能平静下来……但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知道,我有罪,你有罪……你我应该如此,我们得先活下去,才能有机会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继续活下去!只有继续活下去,才能接着活下去……只有接着活下去,才能一直活下去……”

  安月恢复了平静,她的脸色绯红稍微恢复,但她的眉眼依旧缠绵的说到:“我们有什么罪?我们有什么罪……我们因何而有罪……?”她只是机械性的重复这句话,她的眼神迷离,却充满了对戴维甜腻的情意……

  戴维用尽全力的抱紧了安月,就在戴维抱住安月之时,她又一次的浑身颤抖了几下,她的脸色更加绯红了……安月静静的说到:“我只是爱你……但就是因为我是红头发,所以需要被火焰烧死吗?”

  戴维摇头,对着安月说:“我的安月……你要知道,我们得找到一些理由活下去,并且为之而奋斗下去,我们得……”

  安月打断了戴维:“戴维,答应我……你会保护我,我们会一起活下去!”

  戴维点头说到:“我发誓……”

  就在这时,远方的火把涌动,老保罗数着火把的个数:“一个,两个,三个,四个……见鬼!是士兵,我们得躲起来!你那老婆的见鬼的呼喊终于引来了士兵,哈哈,我们被你妻子给害死了!”

  安月脸色惨白,她的脸颊顿时从绯红的状态,恢复成为了惨白的状态……

  戴维抱紧了安月,他同样脸色惨白,虽然他许下誓言,要替安月承担一切……但死亡的脚部真的达到了他们身前之时,戴维保护安月的意识没有减退,但他此时却浑身颤抖,同样和安月一样,控制不住因为紧张而剧烈的颤抖……

  ……

  此时,老保罗口中一直念念有词的说到:“士兵来了!他们来了……怎么办!我们不能跑,我们一旦跑,他们肯定追上来!对,我们要应对他们的问题!”

  戴维抱紧了安月,此时安月紧张颤抖,戴维猛地询问老保罗说:“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士兵!”

  “火把!”老保罗回答说:“火把的火焰颜色,以及他们这些人的数量!没有普通人敢在赶夜路的时候还点燃火把,再者说,他们的人数足足有八人,并且他们这些人火把的颜色很高,说明他们使用的是劲头大的松油,否则不会有这么大的火焰!的火苗”

  戴维紧急的说到:“那我们赶紧跑!”

  老保罗摇头说到:“不行,我们不能跑!我们一旦跑,他们会立刻追上我们的!我们要接受他们的审问和审讯!”

  戴维猛地说到:“你疯了,我们要接受他们的审讯!我们会被处死的!没有人能在宵禁之后,还能出去的!”

  老保罗的奸诈起到了作用,他此时为了生存和活命,他的双眼露出了奸而狡狡诈的神色,他对着戴维说到:“你们安静呆着,一会我说什么,你们接着我的话回应!还有,戴维,给你的妻子戴好头巾!”

  此时,火把下巡逻的士兵走到了戴维的身前,等到他们走进之后,戴维浑身一颤,戴维看清楚了他们,他们竟然都是裁判所的士兵!而非是巡逻的守军士兵……安月已经颤抖不住,她无法因为恐惧从而恢复镇定……

  巡逻的士兵来到了戴维他们的身旁,其中一个面色沉重的中年人,这个中年裁判所的士兵脸色如刀锋割裂一般。他的脸上有几道伤疤,他的胡须密布,使得他看上去像个死尸的面色更加瘆人而恐惧!

  中年人明显是这些人的首领,他来到了戴维他们三个人的身前。他面色似笑非笑的询问老保罗:“什么事情?使得两男一女在宵禁之时,出城来?你们从伯明翰来?”

  老保罗浑身一颤,他用尽全力的控制着颤抖的肢体,他比戴维镇定,戴维只是轻轻的瑟瑟发抖,而戴维比安月镇定,安月已经颤抖的无法控制……

  老保罗斜睨了安月和戴维,他举了举手,而后满面陪笑的说到:“军官大人……您老人家开恩,我们这是我的儿子戴维,旁边是他的妻子……也就是我儿子的妻子,儿子的妻子换了寒症,因而控制不住颤抖,她需要到考文垂去接受那里一个熟悉大夫的治疗……请大人开恩,放过我们!”

  说着,老保罗深鞠一躬,但是老保罗鞠躬的手中暗暗夹杂着安月和戴维给他的,安月母亲留给他的遗物……那枚黄金手镯。

  中年裁判所士兵点点头,他接过黄金手镯:“你们可以走了!”

  老保罗如释重负,就在戴维准备带安月离开之时,那名中年裁判所的士兵,来到了安月的身前,他用眼神直勾勾盯着安月,然后对着戴维说到:“你的妻子可真漂亮……”

  戴维下意识的挡在了安月的身前,他目不转睛的直视着裁判所的中年士兵……中年士兵点点头:“事出必有因……小伙子记住我这句话!”

  说罢,中年士兵带着他的七个随从士兵,八个人缓缓离去,在他们离去之时,戴维看着中年士兵的火把,火把内的火焰的颜色分为了三层:最里面的颜色,中间的颜色以及最外层的颜色……最外层的颜色像是两个开合的火焰组成的门,将中间的两层内芯包括,而中间层次的火焰,又包裹着内层的火焰内蕊的温度……整个中年士兵的火把就像是一个女人一般……

  戴维突然间浑身无法控制的一颤!他隐约的感觉到了什么,等那些裁判所的士兵走开之后,戴维慌张的说到:“赶快走!我……我要带安月离开这里,这里不安全!”

  月色凄冷……

  ……

  ()

看过《最后的寒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