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最后的寒冬 > 第六章:考文垂

第六章:考文垂

  天是橙红色的,地是黄土色的,马车行驶在路上,终于到了考文垂,皮特不敢再继续拉着他们走下去,于是老保罗便和戴维以及安月进入考文垂,守卫的士兵询问老保罗,他还是有一些办法,他首先拿出12先令,分给了几个士兵,以便他们可以安全的通过。考文垂的确不如曼切斯特闹得厉害,甚至不如伯明翰。在这里女巫似乎是个遥远的词汇……因此守卫士兵看到了先令,便放戴维和安月进入。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等到快要接近夜晚的时候,天色半昏半暗的时候,老保罗突然间浑身一颤,他本能的意识到有些事情不对……于是他急忙站起身来,从他们居住的旅店内出来,向外面走去,戴维询问老保罗要干些什么,老保罗却说他需要做一些事情,以保证他们的安全,戴维也没有多想,于是老保罗便向外走去。

  天色逐渐暗了,戴维拥抱着安月,安月来到了考文垂,她感觉到一丝平静,她用手指尖轻轻再戴维的肚子上滑动,而戴维搂着她,她则笑着说到:“喂,你说戴维……回头……我们就自由了,可以呼吸自由自在的空气了!”

  戴维点点头,他也是高兴的说到:“到时候你给我生个小宝宝!”

  安月一愣,随机有些焦急,又有些不好意思:“你……你准备好承担有小宝宝的责任了吗?我们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如果再有了孩子……”

  戴维拍了拍安月的小肚子,他对着她说到:“好了……好姑娘,赶紧睡觉吧……我抱着你呢!”

  安月倒在戴维的怀中,一瞬间便昏昏睡去,戴维正在半睡半醒时,突然间听到了旅店楼下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人群嘈杂的声音以及人群涌动的声音!

  戴维猛地惊醒,他抱起了安月,安月同样惊醒来。戴维带着安月,就在他们即将要准备打开房门,去探看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之时,他们的旅店房门一下被踹开!戴维一惊,此时正式裁判所的士兵在抓女巫!

  戴维急忙给安月围上头巾,而裁判所的士兵则借着黑暗,没有看清安月的头发。但是戴维和安月他们同样被抓着带出去。等他们来到了楼下,却发现足足有十几名裁判所的士兵站在旅店的中央,他们纷纷将旅店围住,有八名士兵站在旅店内,而旅店内的近三十多名客人都在瑟瑟发抖……考文垂是一个安静的城市,抓捕女巫的浪潮似乎怎么也没有席卷到这里,这里的人即听说过裁判所的士兵的手段,更听说过女巫的邪恶。这里的人不明真相,于是他们即害怕女巫,又害怕裁判所的士兵……

  当裁判所的士兵来到了这些人身前时,戴维和安月同样被推搡到人群的队伍中。戴维搂着一惊颤抖成一团,脸色惨白的安月……此时裁判所的士兵已经开始一个个逐个的开始审查人群中女性的头发颜色,她们被一一剔除头巾。

  安月和戴维看着裁判所的士兵逐渐靠近她们,随着人数逐渐变少,查过去的人越来越少之时,人群的队伍也马上要查到戴维和安月这里……此时,从人群中猛然间发出了一声大吼!一个年轻的女性,大吼着从人群队伍中跑出来,当她跑出来之时,人们才发现她掉落的头巾遮裹之下的头发的颜色是红色的……

  没等她跑出旅店的时候,她便被裁判所的士兵逮住……她被按在地上,一时间她被士兵厮打得衣衫不整……一名裁判所长官模样的人来到了她身旁,对着士兵们说到:“别把她打死了!她需要接受火刑的审判!”

  于是,这个悲惨的女性,则被打得半死,然后衣衫凌乱的被带走了……

  就在裁判所的士兵即将要离开的时候,那些士兵已经依次鱼贯离开旅店时。戴维搂着的安月长叹一声,就在戴维和安月即将要庆幸他们躲过一劫之时……那名长官猛然间一摆手,长官来到了戴维的身前,并且他在走向戴维之时,他猛地对着手下的士兵说到:“你们几个,先别离开!我怀疑这里还有女巫!”

  长官来到了戴维身前,戴维下意识的挡在了安月的身前。长官对着戴维说到:“哟……小伙子,我们又见面了!记得吗:事出必有因!”

  戴维浑身一震,他惊恐的看着面前的这名长官……等到戴维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这名长官按在地上,这名长官就是他们几人在驶向考文垂的路上时,所遇到的那名裁判所的士兵,那名脸上有刀疤,说戴维的妻子很漂亮的士兵……

  戴维被按在了地上,他愤怒的怒吼着:“安月,快跑!”

  但安月已经吓得呆若木鸡……她的头巾被摘下,她的头发的颜色是淡红色偏黑色的……

  于是,戴维和安月被带走了……但是这时,裁判所的士兵却被告知,不允许殴打戴维和安月……

  ……戴维和安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长,等到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被安放在了一个幽暗的房间内……

  戴维被带到房间内之后,他被松开绑绳……安月也同样如是,安月被松开之后,她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了戴维身旁,她紧紧的抱住了戴维,而戴维则同样紧紧抱住了她……

  裁判所那名长官笑了笑:“我不想杀你们……你们被火刑处死,就是我写一张纸的事情……但如果我不想杀死你们,同样是写一张纸的事情……我可以说今天就抓住了一个女巫!”

  戴维一愣,他警醒的看着裁判所的长官。裁判所的长官猛地似笑非笑的说到:“但你的妻子,今天得睡在我们这里!”

  等裁判所的长官说完之后,戴维疯狂的扭曲着表情,他深处拳头打向周围的人,他瞬间被按在了地上,他咆哮着怒吼:“我杀了你们!我杀了你们!我杀了你们!”他眼色血红,他的眼光流淌出了泪水……他被死死的按在地上,他如同愤怒的困兽,但他瘦弱的肩膀,竟然连他的妻子都保护不了……

  他被暴打一顿,就在他们准备用棒子痛打他的时候,一旁的安月说到:“住手吧……我答应你们……但你们得让我们活下去!”

  裁判所的长官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他用手牵住了安月的下巴:“你长得很漂亮……听说女巫都会施展令男人流连忘返的本事,不知道你会不会……还是你骨子里就带着那种本事!”

  说罢,裁判所的长官一巴掌扇到了安月的脸上,安月倒在了地上,脸色绯红,她再一次站起来,她竟然停止了颤抖……她对着裁判所的长官说到:“但我有一个要求,我要求你们把我的丈夫捆上,把他的嘴堵上,我怕他自残……”

  ……

  戴维的嘴被堵上了,他被五花大绑在角落里,他甚至只能转动头,他的眼睛几乎快要流出血了……他嗓子里发出了“呜呜”的声音,不知怎么弄得,他的眼角全是鲜血……血从眼睛里流出来……

  房间内,进去了十几个人和安月……然后里面发出了安月非人一般的惨叫声……

  ……

  第二天早晨,安月被扔出来了,她遍体鳞伤,裁判所的长官对着戴维说到:“她很厉害啊……竟然没死在我们几个手里!”

  戴维的口中堵着的头巾被拿出来,他咆哮着说到:“我一定会带兵回来!将你们的世界化为灰烬!我一定会带兵过来!我一定会杀光你们!”

  裁判所的长官一脚踢在了戴维的脸上……而后他对着手下几个人说到:“走!”

  安月带着遍体鳞伤的身体,踉踉跄跄的来到了戴维身旁,他把戴维身上的绳索解开,而后戴维把自己的衣服披在了安月的身上,她没有哭泣,只是不断在掉下无声的眼泪……而戴维的血泪已经被清澈的泪水冲洗干净,他抱着遍体鳞伤的安月泣不成声……此时,房间外太阳日出了……

  ……

  新月血红!新月发出了血红色的嘶鸣!

  ……

  ()

看过《最后的寒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