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最后的寒冬 > 第七章:马丁·路德

第七章:马丁·路德

  月5日,清晨。考文垂城外。

  “喂……安月,你别睡,你跟我说说话……保持清醒!”

  “安月,你醒醒,安月……”戴维背着安月,他们两个人浑身伤痕的向前走,他不断的在呼唤她的名字,良久,她回应了一句:“戴维,我好累啊……让我睡会吧……”

  戴维眼泪纵横,他根本停止不了哭泣:“安月,别睡过去,睡过去会死的……安月,我让你活下去,安月……对不起,我没有能保护你……安月。”太阳的光辉照耀了万物,日出的喜悦绽放在晨间,鸟类在自由的飞翔,而花叶上的露珠在不断滴落,今天的清晨格外的明媚,晨间透露着自由而清爽的气息,一切的动植物都在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都在欢呼雀跃今日的清晨……

  但戴维已经哭的没有泪水能流出来,他的眼睛红肿像得了水蛭病,他的身上伤痕累累,而他不断背着的安月,则衣衫不整,她穿着一件戴维的长袍,她被戴维背着向前走,戴维不断呼唤她的名字,她同样伤痕累累,她身上的血痕一道借着一道,甚至有些地方已经鲜血在流淌……此时,无论晨间的气息多么浓重,他们都几乎快要无法享受这气息了……

  戴维向前继续走着,他不断呼唤着安月的名字……

  戴维向前不断继续走着,他不停不止的呼唤着安月的名字……

  戴维向前根本不愿停下脚步的走着,他根本从来就没有停止呼唤着安月的名字……

  但安月终于睡着了……她就像是死去那般的睡着了……

  她最后一句话是:“戴维……我好累啊……我睡会啊……就睡一会儿……”

  戴维不管不顾了,他疯狂的向前奔跑,他几乎感触不到他由于那个裁判所的军官殴打他而造成的伤势,他拼力跑出将近2英里之后,他猛然间发现了远方的一处教堂。他走进了教堂,但到了教堂之后,他几乎跪在了地上,他根本没有力气上前走了……

  下面则是对他生命的抉择了!他要不是选择进入教堂之中,要不是选择离开教堂!这就是他生命的抉择……他是否能相信面前的教堂能拯救他的性命?如果按照创造者爱一切世人来说,他们应该被教堂中的牧师所爱,但如果教堂内的牧师是一个热爱“猎杀女巫的狂人”那么他们则同样会被处死!

  戴维似乎是没有机会去选择了,他必须要拯救安月,如果他离开教堂,安月得不到应有的治疗,安月会死去……如果他进入教堂,如果他猜错了,那么牧师一定会到裁判所报告他们的行迹……他们也同样会死!

  戴维不害怕自己的死,但他恐惧安月就这样死去……他不敢在让安月受到另外一次伤害!

  此时,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教堂前面是影子,太阳正巧在教堂的后面,而教堂高耸的影子正巧照射在地面上,戴维由于失去力气从而跪在地上,他在阴影里。不过这时,教堂的门开了,来自教堂内的一束光照射在了戴维和他背着的安月的身上……

  牧师出来了。戴维的思绪几乎快要窒息了,他不几乎没有思考,他跪在地上,哀求的哀嚎到:“牧师……我请你救救我的妻子,她……她被……她身负重伤,她命在旦夕,她为了救我,她甘愿将自己奉献给裁判所的士兵……我求您了,牧师,救救我的妻子……您可以出卖我,您也可以救赎我的灵魂!但我只哀求,上火刑柱的是我,而不是我的妻子!”

  牧师立刻对着教堂门内呼唤:“艾玛嬷嬷,快来帮我!这里有两个可怜的孩子,两个可怜的灵魂需要得到救赎!他们命在旦夕!”

  艾玛嬷嬷晃着大肚囊,她是个利索人,但年纪大了,因此从而身体肥胖,不过她行动起来丝毫不含糊,但戴维几乎没有时间去注意面前这个仁慈的嬷嬷。艾玛嬷嬷将安月扶起来,背在背上,而此时牧师也搀扶起来戴维:“孩子,放心吧……不用再说了……我知道了你们的遭遇……”说着,牧师带着戴维进入到教堂内,随后将教堂的门关上,并且用闩木将教堂的门关死……

  戴维恐惧的看着牧师将教堂的门关死,但此时牧师却仁慈的笑容有加的安慰:“孩子,创造者迷途的灵魂到了我这个温暖的地方,即便是我要阻拦了其他的祈祷者,也要先保护你们的安全,似乎没有哪个裁判所的士兵敢来敲开教堂的门!更何况是一个锁上的教堂的门!”

  戴维没有反应过来,此时牧师已经带着他向前走,他回过神来:“那如果有人来祈祷……您岂不是犯下罪?您将教堂的门堵死!”

  戴维说完,牧师说到:“伟大创造者的使命不仅仅是要接受祈祷者的祷告,更是要接受苦难的灵魂!来吧,孩子,你的妻子现在正在熟睡……艾玛嬷嬷应该照顾她很好!”

  戴维从惊吓中回过神,他急忙询问到:“我的妻子……她身在何处!”

  牧师带着戴维来到了治疗和休息的客房。戴维看到了熟睡的安月,她的身上的伤口被包扎,她睡得像是个孩子,并且还不断说着梦话:“我救了戴维……我救了他……”

  牧师对着戴维说到:“来吧,孩子,你同样需要治疗和食物……”

  戴维摇头:“我只需要陪着她就行!”

  牧师微笑着仁慈的说:“不,孩子,你需要的是接受治疗,而她醒来之后,需要一个健康的丈夫!她不能离开你,你同样离不开他……”

  戴维被牧师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处治疗室,戴维身上的伤口被包扎,他强烈的拒绝了牧师要他吃点食物的要求。他坚持说必须等安月恢复过来,他才吃……

  而后,在牧师的强烈要求下,戴维喝了一杯葡萄酒,他暂时恢复了身体的暖意,他就睡在了安月的身旁,他不敢触碰她受伤的身躯,但他无论如何,也要陪伴在她身旁……

  ……

  夜深之时,戴维缓缓的坐起来,他决定要来到外面,他看到了这位牧师唯一的银器,他将牧师的银器偷走,他打开了教堂的门,跑向了教堂附近最近的镇子,准备将这些银器变卖,从而可以获得一些钱币!以至于能和安月继续逃命,否则他们身上身无分文,在这样下去,他们即便是离开教堂,也会被活活饿死在街头……

  ……

  但就在戴维刚刚出去没有一会儿的时间,他便被治安的士兵抓住,他们将戴维送回来了,戴维被押送到教堂内,因为牧师为人好的性格,所有周围的人都能认出这些银器是牧师的。

  士兵敲开了教堂的门,牧师看着戴维惊慌的眼神,以及他惊恐的对死亡的恐惧,以及对任何人保有的强烈敌意……此时,治安的士兵说到:“牧师,他偷了您的银器,我们把他抓回来了!”

  牧师随口笑到:“我的朋友,您走的太急了……还有两个银质蜡烛台您没拿呢!”说罢,牧师将两个银质烛台送给了戴维,并且对治安士兵说到:“朋友们,这是我的朋友,我刚刚把所有的银器送给了他!那些他拿走的银器,是我曾经送给他的,只不过他走的太急了,因此少拿了这两个烛台!”

  治安的士兵互相对视一眼,他们有些不相信的怀疑的互相看看,随后他们向牧师行礼之后,离开了教堂……

  牧师将烛台和所有的银器送给了戴维,这些银器是牧师的教堂内唯一的贵重品。此时,牧师对着戴维说到:“我的朋友,我用这些银器,将你的灵魂从恶魔那里赎出来,从今之后,你的灵魂且只能属于创造者!你是自由而无罪的……我的孩子……”

  戴维手不停的颤抖,他将银器洒落一地,他随手拿了一旁的一把餐刀,指向了牧师:“你要干什么!你要像是那个裁判所的人一样,先利用我,最后对我美丽而柔弱的妻子做些什么么!她现在身体虚弱,所以你要先治好她对么!你们这些披着创造者衣服的人,其实都是恶魔!你们才是魔鬼!”

  牧师张开双臂,来到了戴维身前:“孩子……如果将刀子刺入我的脖颈能洗去你的罪,能消去你因不平的遭遇而产生的怒火……那么我的孩子,请你将刀子刺入我的脖颈!”

  牧师说罢,还向前走了两步,牧师依旧是仁慈而怜爱的笑容……

  戴维手中的刀在颤抖……他不断的向后退却。此时艾玛嬷嬷听到了动静,艾玛嬷嬷睡得熟,但如此巨大的动静使得艾玛嬷嬷从屋内出来。艾玛嬷嬷看到戴维举着刀,颤颤巍巍的指向牧师!艾玛嬷嬷惊呼一声,而后用手捂住了嘴……

  牧师对着艾玛嬷嬷说到:“艾玛嬷嬷你不要怕……如果我被这孩子,这可怜的灵魂刺杀,那么你一定要继续救赎他们,帮助他们凑齐钱财,凑齐上路的路费!要帮助他们离开这里!因为这个受苦的孩子,这个受苦的灵魂在杀了我之后,我的血会洗净他身上的罪,无论他身上穿着任何衣服,我的鲜血都会使得他的衣服成为白衣,他那从泥污和鲜血中挣扎的身躯,迟早会来到静水之旁!得到救赎与宽恕!”

  戴维实在忍耐不住,他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万一……你是骗我的如何!”

  牧师笑容慈祥的说到:“那孩子……把刀子刺入我的脖颈,你会知道一切的答案!”

  戴维痛哭流涕:“那样我的罪无法洗清……”

  戴维跪在了地上,他的刀已经放到了地上……牧师来到戴维身旁,将刀子拿过来,而后说到:“那我们选择另外一种方式……宽恕与救赎的方式!”

  戴维一愣,他惊讶的看着牧师……牧师继续说到:“我的孩子,那自由的灵魂啊……我祈祷你已经洗去了你的罪,在你放下刀之时……”

  牧师将刀子交给了艾玛嬷嬷,戴维跪在地上,他依旧无法完全恢复神智,他猛地说到:“你会救赎我?你不会想他们所有人一样,伤害我和我的妻子?你不是因为贪图我妻子的美貌,从而救活她?”

  牧师笑了笑:“我不会的……我可以发誓我不会,但我的孩子,请你站起来。”牧师说完之后,将戴维拉起来。他对着戴维说到:“我的孩子……我们可以选择另外一条路:宽恕与救赎之路!宽恕所有人……宽恕你的敌人,宽恕伤害过你的人,也宽恕自己和所有的罪……我的孩子,我祈祷你可以得到救赎,但我更加因你的灵魂已经从魔鬼那里赎回而高兴。”

  戴维恢复了理智和神智,他询问牧师:“尊敬的牧师,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牧师笑了笑:“我是马丁·路德。我是一名新派徒……”

  戴维听过他的名字。而后,戴维又询问:“您不是英国人?”

  马丁·路德说到:“我是神圣罗马帝国人,我出生在神圣罗马帝国的萨克森选侯国的艾斯莱本。”

  戴维点点头:“那么您的目的地不是英国吧?”

  马丁·路德感叹了一声:“我的目的地其实是丹麦王国……虽然说丹麦国王弗雷德里克一世最近病重的消息不断传出,但他的儿子克里斯蒂安应该是一个有试图作为一些事情的人,因此我决定前往丹麦,不过丹麦的奥登堡克里斯托弗伯爵似乎有别的意图……总之我不想卷入王室争斗中,但我觉得我还能为新派徒做些什么伟大的事情!”

  ……

  毫无疑问,马丁·路德无疑是在今夜和今日白天拯救了两个弱小而苦难的灵魂。戴维和他的妻子安月得到了救赎……戴维告诉了马丁·路德他偷窃银器的原因:是因为他太穷了,他需要继续赶路,就需要变卖这些银器。第二则是他不信任马丁·路德,害怕恐惧他暗害他和安月……

  马丁·路德不仅为戴维筹集了一笔钱,而且还将所有的银器都送给了他……

  ……

  月色美满,今夜月圆,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和平以及平静……

  ……

  ()

看过《最后的寒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