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最后的寒冬 > 第八章:梦境
  希望,在彼端……希望的花朵绽放在彼端。但过往却成为了希望和未来的泡影。一切都是美好的回忆,却以不可改变的姿态在这里重塑过去的沉溺……在新对弧度下绽开了新的旅程……

  于是,希望的海洋的蓝色,和那永恒和平的绿色,被侵染成为了永恒的色彩……绿色的生机和蔚蓝的海洋……

  月5日,当夜……戴维沉溺的睡着了,安月的生命没有任何危险,她昏昏的睡去,而此时戴维在牧师马丁·路德那里得到了救赎与希望。因此他也沉沉的在教堂内睡去……由于多日以来,连续的担惊受怕以及躲避追捕。他毫无例外的倒在床上便沉沉入睡……

  在梦中,他走过繁花似锦的小径,来到了一片湖水旁,湖水旁是风景秀丽的山野与草甸……

  一个戴着面具,身穿甲胄,浑身包裹极其严实的男子,骑着高头大马,这个面具骑士始终是昂头挺胸,但他瘦弱的身躯,看上去又是如此的狭畏!但却丝毫不影响他那王者的气度!他不仅昂首挺胸,而且还头颅高昂……

  戴维诧异的来到了男子身前,他怯弱的询问了一句:“您……您是谁?”

  骑士用着令人灵魂震颤的声音,以及和蔼冷静而又充满低沉磁性的声音说到:“王权至上,无以复加,寡人即是耶路撒冷王国之王!”

  而后骑士又说:“耶路撒冷王国国王,耶路撒冷王国的艾马里克一世,库尔特奈的阿格尼丝,即是寡人!你作为寡人的后嗣,应该知晓祖上的威名……”

  戴维即感觉到心灵的震颤,又感触到灵魂深处的颤抖,他甚至感觉到了无尽的威严以及一丝丝的恐惧,面前的骑士拥有能让生灵臣服的力量:“您……为何而戴头盔和面罩?”

  骑士摘下了面具:“因为寡人自幼身患麻风病,承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骑士摘下面具之后,露出了一张面色狰狞的面容……面容上肌肤已然腐朽狰狞!

  戴维被吓得倒退了好几步,他内心十分感到恐惧……此时骑士再次戴上面具:“寡人即是鲍德温四世!耶路撒冷王国的麻风病国王!人世天上王国的国王!”

  那盔甲面具骑士多次重复着他的王位,仅以此来宣称他无上的王权,那骑士骑着高头大马,头颅高昂,仅以此给天下受苦罪之人以自信和伟岸的身姿。那骑士身材瘦硕,仅以此给天下因原有之罪而深受折磨之人以救赎!那骑士不是偶像,却成为了雕塑!屹立在天上王国的顶峰!

  戴维看着国王,面前的骑士震震发惊……那国王、骑士从马上下来,他走到戴维的身前:“记住,在永恒的创造者面前,不可谈论你的辩解,而要谈论你的罪,你有什么罪!”

  戴维来自于灵魂的震颤,他深刻的点头说:“记住了……”

  “天上的王国与人间不同,人间并非只是苦难和罪,但我们因罪而存,又那大卫的门,大卫的根,你的钥匙无人能开启,你关上的门无人能开启,你开启的门无人能关上!你可记住?”那骑士缓缓说到。

  戴维点头,他依旧感触着来源于灵魂深处的震颤……

  “又那吹号角的使者,从淤泥和血污中挣脱的白衣使者,她们身上的白衣用血和泥污洗净,你则不可小觑她们,亦不可以此为耻!这是你的誓言,更是你的誓词!你可记住?”

  戴维点头,那国王又说到:“记住,那于你受印的,在你面前爬服的,与令你受苦的,皆因你的原本之罪,你的力量的来源,天上王国的钥匙即在你的手中!”

  戴维点头,他感触到了灵魂的震颤……

  “更要记住,那骑士,黑色的,橙黄的,青白的以及赤红的,那长着蝗虫的头,头上如女人的头发,胸前如鸟类的胸肌,长着昆虫的足,又附翅膀的,你必要对其惩戒,这是你的使命,更是你的责任!”

  戴维震颤,他感触到了灵魂的震颤!

  那国王、骑士又说:“跪下!”

  戴维便跪在骑士身前。那骑士说到:“保卫弱者,以民为爱,抉择始终,谨记诺言,这是你的誓词,更是你的使命!你要聆听天上王国的声音,要行的好!”

  戴维跪在地上,他缓缓说到:“这是我的誓言,是我终生铭记!”

  那骑士又说:“寡人是鲍德温四世,耶鲁撒冷王国的艾马里克一世,耶路撒冷王国的国王!你需谨记你的誓言!”

  戴维听后,那骑士让他站起来,他就站起来了。

  骑士走在前面,戴维跟在后面,骑士对着戴维说:“你的问题……说出来!”

  戴维猛地说到:“我有一个妻子……她……她为了保护我,奉献了她的灵魂……我……”

  骑士说到:“你嫌弃她?”

  戴维眼中噙着泪水:“不……我爱她胜过爱我的生命!但唯独不愿放弃,也贪婪的依赖她的爱,即我爱她对我的爱,仅次于我爱她……”

  骑士说:“这是错误的……是你的罪,更是你的难!是你的责,更是你的出路!”

  戴维问到:“为什么?”

  骑士说:“你爱她,胜过爱自己的生命,这是你的灵,更是你的好……你爱她对你的爱,同样胜过你的生命,这是你的罪,更是你的贪!是你的坏……需要摒弃!你爱她,保护她,是你的使命和责任,因而是你的出路,你若为出路而保护她,必不得出路和救赎,但你若因爱而卫护她,则时刻便是你的救赎!你强大的生命力,即可时刻感受创造者力量的伟大!”

  戴维说到:“我……为何不能索取她的爱?我付出了爱,应该得到我应有,她对我的爱……她可热爱他人如我一般!”

  骑士说:“因此你的罪在罚之间……你的行大于你的言,可你的言却违了你的心,你心并非渴望她爱你的回报,却因你的贪,贪图她对你的爱……这是自私而没有实际意义的。因此你需爱她一切,甚至爱她所爱!她之所爱的一切,包括人和物,即是你的所爱!否则你便不是真爱她超过生命,而是真爱她的回报超过生命!你的行已经证明了你对她的爱超过生命,并不图回报!你也要谨记你的使命:大丈夫当保护弱者!”

  戴维刚要回应他自己茅塞顿开……但此时周围景色如同流逝的溪水,逐渐变得模糊……戴维因而缓缓醒来……此时,天色已经亮起来,日光明媚,他发现一旁床上的安月正半坐着充满爱怜和依恋的注视着他……

  ……

  ()

看过《最后的寒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