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最后的寒冬 > 第九章:漪涟
  日光照射进来,就像是给了毫无希望之人以希望……安月半倚靠在床上,脸色微微带笑的看着戴维。戴维熟睡而醒来,发现安月正在看着自己……他感觉到内心如同刀子的尖在割剜一般的疼痛,他缓缓来到了安月的身旁,他想要搂住安月,但是却害怕伤痕使得安月剧痛不已……戴维缓缓的看着安月胳膊上的伤痕……一道血痕接着一道青紫……戴维眼中含泪:“疼吗?”

  安月似乎回想到了以前痛苦的事情,回想到了那晚,极其痛苦,在死亡边缘徘徊的剧痛……她脸色忽然间变得惨白,但她似乎想到了她救下了戴维,戴维和她因此而活下来了……所以她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疼……戴维疼……”

  “她哭着微笑,那模样使人心碎,她就这样笑着看着我,说着她违心的话,她的笑是来自于真心的,但那笑容竟然比哭还使得我痛苦!她的笑只有是在我的面前才会露出……因为她早已将一切默默忍受……她哭着说她疼,然后又告诉我,她在使劲的微笑,她不害怕这些……”戴维心中这样想……

  戴维站起身来,他身上伤势也不轻,他一摇一晃的走到了安月的身前……戴维从这边的床走到安月的床旁之时,戴维似乎想起了昨夜做的梦,如此真实……那高头大马的骑士的面容好似依旧在自己的身前……尤其是在梦中,那骑士说他自己是王国国王,是耶路撒冷王国的国王,还是自己的祖先……戴维记得自己的父亲说过:他的祖上是东征军时期的睇黎波里伯国的一个伯爵……戴维不敢相信梦中的骑士的话,他不敢因为一个梦境,就相信自己的祖先是耶路撒冷王国的国王……他当然知道那骑士国王的伟大,也知道他的威名!却不能以此为依据。

  戴维来到了安月的身旁,戴维将安月轻轻的拥入了怀中,安月将头轻轻的依偎在戴维的身上……戴维眼中流出了眼泪:“对不起……我……我没能保护你……我是无能的人……让你受苦了!”

  安月摇摇头:“戴维……你要是这么说,我会感觉到自己是个卑落的人……你不要让我再回忆起那夜的事情了……我……我不想说,我怕死了……我怕……我怕我只要回忆起来就怕……我还是因为怕你会离开我……”

  戴维将安月搂紧了,安月因此而伤口剧痛,戴维急忙将安月放开了一定的力气……戴维对着安月说到:“安月……我不会那样做的……我……安月,我以后一定会保护你!”

  戴维旖旎在安月的身旁,他们两个孩子拥抱在一起,他们浑身互相的伤疤因为能拥抱在一起,因此从而不再疼痛……他们两个孩子,因为能拥抱在一起,因此从而能不再疼痛,戴维记得安月说过:“疼痛可以分享,快乐也可以分享,因此安月宁可戴维将痛苦分享,使她自我成为了痛苦的承担者……”

  戴维拥抱着安月,安月由于体力太过虚弱,她告诉戴维要抱着她,即便是疼,也要“稍微”紧紧的抱着她……因为她害怕,她即便是逃出来了,活下去了……但噩梦般的过往,却使得她不得平静……

  ……

  中午的时候,戴维和安月饱餐一顿,他们在牧师马丁·路德那里吃过午餐,牧师再次给了他们一些盘缠。而后安月和戴维一同前往布里斯托尔……

  牧师还给了他们一匹马,戴维马术极其精湛,戴维上马之后,他对着安月说到:“小家伙……上马来!”安月露着不好意思的笑容,来到了戴维的身旁,他一把拉住了小家伙的手,将她一下子带入自己的后背,小家伙安月将头枕在了戴维的后背上,她的手轻轻的搭在了戴维的后背上,她整个人的身体依靠在戴维的后背上……

  牧师马丁·路德询问戴维和安月:“不再休息几日了?你和你的妻子身上的伤疤还未好!”

  戴维摇摇头:“不能给您再添麻烦了!其次我们也害怕裁判所的人追上来……我们需要赶紧赶路!您对我们的恩情无以为报!”

  戴维说完之后,打马快速向前狂奔离去……

  ……

  天是灰蒙蒙的,雾气腾腾的,十几匹高俊大马在疾驰,为首的一个人身着代表着克莱孟七世最高权力的湛蓝色的法的严酷的服饰!服饰为紧领口,有些像是上流社会沙龙的贵族服饰,但又像是治安队的制式服饰。但却又不太像,他身上的服饰,是代表最高权力对魔鬼的审判!

  为首的人明显是他们这一行十几人的首领,他身着着与他们不同颜色的服饰,湛蓝色还略微偏向深蓝色!

  他年纪仅不超过三十岁的年纪,整个人的面容如同用小刀细细的在脸颊之上雕刻一般!十分的令人畏惧,同时也代表了克莱孟七世的最高权力,对所有邪恶的审判!

  他是审判所的次席大审判长的最高枢密使!维斯史特·金

  他大喝了一声“驾!”他的马快速的飞奔,他身后的十几人快速的同时拉快了速度,他维斯史特身后的十几人同时喊出“驾!”一时间,在为首的马匹突然快速的飞奔下,十几匹马同时将速度猛然提高,十几匹风驰电掣的马匹快速的向伯明翰飞奔!

  这时的天色逐渐的暗了下来……维斯史特要在城门关闭,宵禁之前进入伯明翰,他是秩序的维护者,他是铁面无私的形容词!如果克莱孟七世的法是严酷的,那么他则如同铁一般冰冷!能带给所有蔑视克莱孟七世的法的人以最高的审判!

  没错,他就是法的形容词!

  他明明可以用自己的身份——审判所的次席大审判长的最高枢密使一职位,去行驶特殊权限,获得在宵禁时分进入伯明翰的机会!

  但他却将马速提高的一个非人能驾驭的程度!马几乎都在地面上飘着飞奔而过,但由于维斯史特极其高超的马速,他的马依旧稳健如飞!

  就在伯明翰的城门已经开始缓缓落下之时,他怒喝一声:“审判所最高枢密使入城!闲杂人等让开!”守门的卫兵本来打算拦阻他,看着着一队十几人人马如同风驰电掣一般,并且维斯史特喊出了他的身份,卫兵们纷纷向两旁躲闪!

  就在城门即将落在一个何时的位置:而这个位置却几乎要使得着一队十几名人马都无法进入之时,维斯史特和他的骑士们快速的进入了伯明翰!

  维斯史特对自己要求同样严格:在他的人生中,只有克莱孟七世的法,除此之外,毫无列外!任何人如是,包括他自己!

  ……

  ()

看过《最后的寒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