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最后的寒冬 > 第十二章:风中的约定

第十二章:风中的约定

  戴维与安月本来打算前往布里斯托尔,但经过牧师马丁·路德的介绍,他们可以经过牛津然后到达南安普顿,从那里坐船前往法国。

  戴维和安月坐在马上沉溺,他们似乎感觉不到悲痛和悲伤……因那罪之后而受到的苦之后,便是甜美,戴维和安月不离不弃,他们互相不分离,于是他们成为了紧密的两个人……戴维不感觉安月会离开她,而安月同样如是。

  安月在向前俯身在戴维的背上。她一个手搂住了戴维的腰,另外一个手搭在了戴维的后背上……

  他们的确像是两个刚体会爱情的孩子,戴维感觉到只要是能见到安月,他便没有什么能阻挡爱情到来的阻碍,而安月则看着远方的花朵和草木,沉溺的靠在了戴维的背后……

  爱情……是旋转在天空的彩虹,爱情是丝线,连接了两个人的生命,使得两个人再也无法分离。爱情是永恒,有些时候却是狂怒的紫色!是向命运发出怒吼的战栗,是必要的时候,向命运露出獠牙之刻:那被宿命痛苦折磨的安月以及戴维,他们终将得到释放——他们会在必要之刻,将正义化作獠牙,向命运发出嘶吼!当恶魔披上了正义的鲜血衣裳,那么正义会在必要时刻,露出挣扎的獠牙,向命运发出冲天震颤的怒吼!

  爱情,他们的爱情是伟大的,世间上没有一个爱情是虚假的,没有任意一次的海誓山盟是虚伪的……但虚伪的承诺和无奈的现实,却是将他们:一对对恋人生生分离的宿运!因此爱情是伟大的,世间没有任何一次爱情不是伟大的,同样,这个世间如果不需要女性因为生存而出卖灵魂,孩童因为饥饿而忍受贫寒,男性因为折辱而忍受痛苦而堕落……那么这个世间才算是文明而充满繁花似锦的!

  花朵在那里绽开,花朵在这里绽开,花朵又在那端绽开!

  花朵在那里绽开了美丽的花束,花朵在这里绽开了绚烂的美丽的星辰般的希冀,花朵又在那端绽开了无比震撼的芳香沁人的流连忘返的故事……这些故事太过美丽,竟然使得人不敢接近!

  那些美丽的故事啊,有些故事……是需要付出代价才能知道答案的:即便是一个人需要付出多少,他或她才能知道多少答案……如果这便是生活在虚假的繁花似锦世界的代价,那么安月和戴维还未意识到他们的使命,他们即将引领一个时代的创造力!一个崭新的时代,即将到来……当他们知道他们未来的使命:《自由而生命的大宪章》是由他们发起并签署之时,他们会如何审视现在这段苦难?这段使得他们深处冥域地府,承受了几乎全人类的各种能看见,能想到,看不见又想不到的痛苦?他们在承担着各种无法见到的痛苦!各种看得到的痛苦!爱人已经即将要离别!但他们仍然对前方的命运丝毫不知晓……爱人即将要相拥在一起,但他们对他们的命运竟然丝毫不知晓!

  他们是花朵,他们是嫩芽,他们是花苞,他们正在含苞待放……

  他们是永恒的生命,因为他们经历了所有爱人都无法经历过,他们经历过来了各种苦难,他们互相没有放弃,他们经过了鲜血的试炼,他们互相许下了鲜血的承诺!以鲜血之名,他们互相相拥在一起……因而……世界上再也没有一种能将他们分开的“力”,再也没有一种可以使得他们其中一个人“死去”的厄运!

  但苦难在他们面前,他们还不知道应该接受什么样的苦难……两个甘愿为对方付出一切,乃至一切的一切的孩子,即将迎来命运的试炼!那冥域地府的火,是否能将两个孩子炙烤,炙烤得离开人世呢?

  就如同他们的命运是分离,还是永恒的在一起?就如同……世界的星辰,是伟大的还是渺小的?就如同,光点在未来的模样是充满迷幻还是充满期待的!

  这一切的的一切……所有的所有,终究的终究,都会在未来绽放出如此美丽的花朵!因此……

  戴维和安月,他们是伟大的!他们因为爱情拯救了对方,他们互相拯救,因此……他们将不会死去,因为世界上没有其他的苦难再能拆开他们。因为失去爱的人才能得到爱。这句话并不离谱,而是安月和戴维,每一次都在即将要失去爱的边缘中,因为强大的爱恋,再次得到了爱!他们几乎是不敢放弃对方,因而他们得到了伟大的恋爱!

  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的恋爱如他们伟大,因此他们即将可以获得永生的伟大——他们伟大的恋爱,即将成为被数代数个世纪所传颂的伟大光辉。他们的爱情,也是能拯救这个世界最黑暗的罪恶的唯一的方法!

  ……

  英国,月6日。在安月和戴维刚刚踏上前往牛津的一天世间后,牛津。当夜。

  当夜的天是黑色的,因为夜的颜色就是这样……安杰尔沉沉的睡去,他的恋人莲月深情的亲吻了他的额头。他呼吸急促,沉入沉睡中还有些伤痛带来的痛苦……

  莲月用手弄了弄红头发,将红发撩到耳朵的后面,而后深情的亲吻了安杰尔的额头……对着他说到:“安杰尔……我一定会救下你的性命的!”

  随后,莲月看了看他们那些村民,用烙铁烫的安杰尔胸口的伤口,伤口已经有些溃烂,浓水不断的流出,莲月用了好多绷布,但是仍然止不住血和浓水的流淌……

  莲月捂着嘴,看着安杰尔痛苦的昏睡过去的表情……她捂住嘴不敢使得安杰尔听到,她蹲跪安杰尔的床旁,失声痛哭……

  她哭完之后,擦干了眼泪,而后露出了坚定的表情,她带上头巾,她擦干了眼泪……而后她离开了牛津旁郊外的村落边上的隐蔽小屋,她前往了牛津……

  她费了好多力气,才进入到牛津城内。英格兰的南方闹得比北方好得多,英格兰南方几乎不怎么进行女巫的审判,但即便是这样,莲月的恋人安杰尔却因为保护莲月,从而被打成重伤……

  莲月要到牛津去,她要赚钱,她想出了一个赚钱的办法……她只有有钱,才能就下安杰尔!因为她的头发是红色的,是和鲜血一样的颜色!因为如此,她需要承担这些……

  ……

  ()

看过《最后的寒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