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最后的寒冬 > 第十三章:紫色

第十三章:紫色

  世界上……还有除了爱之外能做到的事情吗?

  紫色的漩涡在空中旋转,那些被选中的人,就好像是患了重病一般,他们失去了期待,并在漩涡中挣扎,好像这里有三根柱子,高柱上面有三盆花,花在高柱上,高柱上面有色彩,色彩是不协调而不容和的……色彩的下面是紫色,愤怒的紫色,而色彩上面是红色!鲜红的颜色……鲜红的代表地狱,而紫色的代表力量和权力!代表了无尽的欲望和知识以及欲求!对于克莱孟七世那些人来说,权力的巅峰即是鲜红的地狱吗?还是说只有在这些“女巫”的身上,才会是在无尽的精力和欲望以及强大的知识下,向上身以及头部的颜色后,才是鲜红的血火色?其他人的权力是力量,而红发的“女巫”则是地狱烈焰般的红色?

  她们有着强大的精力,有着过人的勇气,有着能为爱人付出一切的勇气!难道这是需要接受审判的吗?她们是罪恶的吗?她们是充满着邪念的吗?她们是邪吗?她们是需要接受审判的吗?

  难道创始者不爱世人吗!

  既然如此,创始者创造了不被他爱的世人,那么人的原罪,即是创始者的原罪!如果他不是的话,他不是我们的创造者,如果他是的话,他因原罪同样不是我们的创造者!

  大卫的根,一切的门,你打开的门无法关上,你关上的门无法开启!

  那么,创造者因何审判罪……如果因罪而审判罪,那么罪是没有的,如果因罪而惩罚罪,那么罪就是鲜血!鲜血流出的时候,会有疼痛以及失落以及残酷……那么罪是无法洗清的!

  三个高柱上有三盆花朵,地上有半个石榴,石榴的颜色同样是鲜红的,并且是有籽的……籽的颜色同样是红色,于是……石榴的味道的是酸的,还带点甜味……

  未来难道也是这样,酸酸的带些甜味?

  那飞翔的鸟啊,带来了自由的翼,是因为前方有无尽的道路,但它们可以飞翔,无尽的时空啊,那些鸟儿们,可以自由的飞翔,请带给她们——那些在苦难当中的女性,以自由之翼,让她们可以爽朗的在空中飞翔,她们不用再为生计而出卖灵魂,她们不需要再为生存而出卖灵魂,她们不需要再为爱人而出卖灵魂……她们不需要再为她们自己能活下去而出卖灵魂!

  这伟大而美丽又残酷的新世界啊……我恳求你……在这里绽放着美丽的花朵,如此的绚烂而又多彩!这是美丽的新世界,如此残酷又如此美丽……在一旁的花簇中绽开了美丽的花朵,但着美丽而又令人残酷的新世界啊……它如此的美丽又令人绚烂,是我们梦想的彼端,也是令人流连忘返的美丽而残酷的世界!

  ——这繁花似锦的新世界!

  有什么呢?有什么能在对岸绽放开了花朵,从对未来看去的眼中……从鲜血中,从无尽的未知中……花开在了这岸边,花也开在了对岸……花在绽放着,花也在无尽的未来中绽放着!花开着……花凋谢着……

  从小时侯的梦想,即便是那些红发的“女巫”也不应该是被烧死吧……难道谁没有活在这个世界内,呼吸新鲜空气的权利?难道我们不是生而平等吗?难道我们不是生而自由吗?我们因何时失去了我们的梦想:成为了现实的机械!像工场的做工的工人一般,成为一个齿轮,在伟大现实的无奈与未知中,独自旋转的一个零件和工具!

  我们从来都是渺小的人,小小的人能掌握了世界,为的是能过上美好的每一天的生活,平静而又安详……但就是我么这些渺小的人啊,也能改变什么……也能将什么改变!

  至少,有人是知道的:那些“女巫”,不是生来被烧死的……

  她们在童年时候,看着蔚蓝的天空,她们一定会问她们的妈妈:“妈妈……天好蓝啊!蓝色的天空对面,那蓝色的的尽头是什么呢?”

  她们的母亲会告诉她们她们即将要面临的悲惨命运吗?她们的妈妈,会怎样哭着微笑,告诉她的孩子们:那蔚蓝的天际下,是悲惨而又美丽残酷的世界!

  笑容可以带来力量,于是那些母亲们,她们快乐的笑了,她们告诉她们的孩子们:“蓝色的天空下是伟大的爱情!你需要找到一个终生爱你的人……这样,你就得到了自由……可以在那蓝色的天空下自由的飞翔!”

  蓝色……是伟大的,鲜红的颜色同样是伟大的,一个是这些红发的女孩们的心,一个是她们的头发……当世界没有痛苦之时,他们会自由自在的在蓝色的天际下飞翔!

  这个……小小的愿望,真的是每一个人心中最简单的理想……这片天际下,一切都在飞翔着,包括那些被烧死的“女巫们”包括那些活着的红发的女孩们……她们一定会在绚烂的未来,绽放着美丽的花朵!

  ……

  莲月进入牛津,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进入牛津。虽然英格兰的南方闹得不如北方凶,但看守城门的士兵同样需要进行审查。

  莲月进入城市之中,她像一个自由的小鸟,露出了十分愉悦的笑容!但她需要找到一个工作……

  在现在闹得如此厉害,没有人敢让女性工作。但她刚才发出了自由的微笑,那微笑是为了她的爱人:安杰尔而笑……因为她每每都天真的认为:只要有了钱,就能救活安杰尔了!

  莲月来到了一家家工场旁,她在城内转了好久,但终究没有发现有任何可以适合她进行的工作……

  她不敢再转下去,因为如果一个女性,对人提出:“我想工作!”那么她一定会被裁判所盯上的!

  但,就在这时的莲月,她看到了幽静的小巷……她当然知道那幽静的小巷通向何处……她浑身变得颤抖,她脸色露出了青白色……她将颤抖的双臂抱住了自己,她一颤一抖的进入了小巷……而小巷的内部,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绯红之馆”,她知道,这里是让男人流连忘返的地方,是让女性出卖灵魂和身躯,让每个可怜的女性,用灵魂换取生存的、悲惨的使得女性受到折磨的痛苦之处……

  ……

  可怜的孩子啊,天使已经在眷顾你们!请你们不要怕,因为自由的未来就在未来!

  ……

  有个年长的女性接待了莲月,她对着莲月说:“哟……这么漂亮的姑娘,你怎么来这里呢!”女性故作疑问,莲月脸色惨白,她狠狠咬了一下嘴唇:“因为我要钱……”

  女性没有多问,反而是笑了笑:“哦?你肯定能带来不少财富!”

  此时,莲月露出了狠辣的神情,她一下子摘下了头巾:“但我是个女巫!你敢收我吗?你要是不收我,刚才你对我说我一定能挣来很多钱,我被抓住了,你同样得上火刑柱!你每天给我带来人,我替你赚钱!你给我我应得的钱,怎么样!咱们两厢情愿,各得利益!但你别想着出卖我!那些来过我屋子的人,也会因为流连忘返从而不会出卖我们,因为他们很饥饿也很胆小!怎么,成交吗?不说话了?刚才你对我说我能赚很多钱的时候,胆子很大啊!”

  莲月面色狰狞,她浑身颤抖得几乎控制不住了……

  ……

  新月血红,新月惨白!新月在露出了愤怒的獠牙!

  ……

  ()

看过《最后的寒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