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最后的寒冬 > 第十四章:凌雨

第十四章:凌雨

  滑落的空气,在空中凝滞,天外的情感,在这里绽放,空气的模样,在这里凝结,天空的味道,是不是也是流连忘返的?就像是初恋的情人,在这里,含着泪水,准备再次的分离!

  天空的中的云彩啊,从这里开始了梦的起点,到何时才能是梦的终点?旅程的结束,更加何时才能这里绽放出美丽而绚烂的花!就像是无知的我们,从儿时希冀着那片天空,更在何时,才能成为希冀词汇下,唯一永恒的未来?那未来太过迷幻,使得人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就像是一朵花,发现了美丽的世界,开始汉堡待放……如此绚烂美丽!如此这般的绚丽,就像是涟漪绽放出了新的未来,而未来的姿态又在这里重新绽开了希望的彼端……令人感受到如此美丽!

  ……

  莲月……她一定是一个坚强的女性,她为了救下安杰尔,为了她而受到伤害的安杰尔,她用灵魂和身体从来到绯红之馆的男人那里换取了钱,她在绯红之馆内,看着苍蓝的天空,嘴里念念着儿时的摇篮曲,那歌声从古代回到了现代,从每一个母亲的身旁,来到了她们的孩子的身旁……令人感触到心中的震颤,她们的身体受到了极其强烈的伤害,为的是什么呢?仅仅是一个女巫的称号吗?她们女巫的心灵就是邪恶而肮脏的吗?她们女巫就像是这样应该被处死的吗?她们的花朵,和草甸就不应该是属于未来而充满希冀的吗?

  还有一部分女巫,她们躲藏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里面……她们暗淡的看着未来的模样,未来已经没有了希望,于是她们躲在这里,怯懦的和她们的爱人生活在一起,她们不想着别的,仅仅是渴望着活下去……于是她们成为了胆小鬼,这胆小的渴望着活下去!难道是不对的吗?绯红之馆的莲月的房间内,茶几上有一个水杯,莲月的接待的第一个男人离开后,她捂着胸口的伤痕,她轻轻的啜泣,她已经出卖了灵魂,她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罪人……她看着恍惚中那伟大的创始者,她静静的来到了宇宙和天际旁,水杯还在那里,水杯中有水,水是盛满的,水没有溢出来……

  她所接待的第二个男人来到了莲月的身旁,他打得很厉害,用了很大的力气……莲月很疼,水杯的模样和其他所有的水杯都是一样的,水杯中的水也是被盛满的!那里有一个喝水的人,于是水杯里的水被喝了……莲月迎接的第二个男人喝完了给莲月留下的水杯内的水,他离去了……

  那些丑恶的男人们,他们没有给莲月留下时间,于是莲月始终没有喝到水杯内的水……那里为什么有一个水杯呢?水中的水是沉静的吗?水杯中的水于海洋的水是一个水吗?水中的水与泪水的甜味是一个味道吗?还是泪水是咸的,因此水杯中的水就是甜的?

  天空中闪烁着光环,未来的模样,又从这里闪烁着光辉,光辉从天空的太阳中照耀下来,穿破云际和云朵的彼端,也没有什么彼岸了……更加没有什么姿态的模样了!什么姿态呢?云的姿态……雨的姿态,雨从空气中凝结,从地面上上升,来到了空中,遇到了云,成为了雨……于是莲月遇到了她迎接的第五个男人……莲月神智已经迷失去了模样……她就想喝一口水,以便能坚持下去……因此她在迎接的第五个男人走后,踉踉跄跄的来到了茶几的水杯旁,她发现水杯中的水消失了!她怯生生的傻笑着小声喊着:“水呢!水没了……嘻嘻嘻……没了!水跑到那里去了呢!可爱的水……嘻嘻嘻……”她的神智已经迷离而不清楚了……没有哪个女性在承受如此痛苦的打击后,还能保持清醒的意识……

  她需要迎接的第六个男人进来了……莲月还没有返回到床榻上,那个急不可耐的男人又使得莲月痛不欲生!

  ……

  花朵啊,您为何长相如此貌美,花朵啊,您为何如此多姿而娇柔……使得我如此想摘下您来!这是您的罪啊,您长得如此美丽,这就是您的罪啊……您因此而有了原本的罪,因此您需要承受您的罪!您无法抉择什么,只得是顺从着被摘下的命运!您被看上的人摘下来了,因此您倒在了花朵流下的鲜血中的最后一滴鲜血后,您被摘下!

  花朵啊,您经历了多个人的手,来到了一个新的热爱花的人的手上,他们似乎不知到敬爱您,于是您被放在水中,您死去了……季节一个个死去,您苟延残喘,勉强被可以称为“花朵”,您想着活下去,于是您不再考虑别的事情了……您开始了改变自己身姿,自己的体型……您的体型不再是一开始那么美丽,而是变得更加能迎合那些养花的人!因为您看到了不改变自己身体姿态的花,会被主人无情的抛弃……

  于是呢,您开始改变着自己的身姿……您变得更加耀眼和充满美丽的花朵!可是……又能如何呢?您已经失去了一开始的被称为是花朵的生命力!称为了一珠被饲养的生命之花!您必须按照主人的意图,去改变自身的模样!

  最后您在哭声中做完了这些……您改变了自己的姿态,但是您的生命力也因此耗尽了……您的生命力全部都用于改变着自己的姿态,但又如何呢?您离开了土壤,在水中活着!您渐渐的死去了……当您将一切的自身的力量用于改变自身的姿态之时……您死去了……枯萎了!因为离开了土壤的您,无法成功的汲取营养,您的花叶逐渐的枯萎了……于是您开始凋谢……

  花朵啊,您这美丽的花朵啊,您是有原本之罪的!就是因为您长得太美貌了!就是因为您不放弃对生命的希望啊!您不愿死去,于是拼命的在没有土壤的水中生存,于是您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改变了自己的姿态……称为了使得主人满意的一朵花,但……您却因此耗尽了体力,没过几天,您便枯萎了……

  这和莲月一模一样……她为了迎合那些男人们,她第一天迎接了十个男人……因此她伤痕累累……她已经连话语都说不清楚了……只能是呜呜的呼噜呼噜的说一些简单的词汇……她拿了区区可怜的12先令……那个绯红之馆的老板,赚取了足足3英镑,但却仅仅给了她12先令……她用着最后的意识,在夜晚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她踉踉跄跄的戴上头巾,省的别人发现了她是个可恨的“女巫”!她准备来到药铺,给安杰尔买下能活下去的药!

  于是……她用着残存的意识,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甚至她没走一步,血都从脚踝下流在地上……她每走一个脚部,地上都有鲜血的印记:和她的头发是一个颜色的!

  她就这样,要去药店,给她唯一的爱人:买下药……让他活下去!

  ……

  ()

看过《最后的寒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