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最后的寒冬 > 第十七章:水之脉动

第十七章:水之脉动

  1533年,距离牛津较远的地方,10月6日。就在莲月将安杰尔的遗体焚化之后……安月坐在戴维的马背上,将头徜徉的靠在了戴维的后背上……

  ……

  水脉啊,在远方的群山中徜徉,我们呼唤天际,是因为天际从远方划过,漂浮着来到了我们的身边……天际线,在这里闪烁着姿态,就像是居住在这里的华美的过去,过去的样子在变化,像是不停止的歌谣……

  她的眼睛是蓝色的……蓝色携带着一些暗灰,像是天空晦暗的情感。她的发梢是红色的,有人说那是地狱的颜色,但她却有了自己的爱情,她爱上了一个名叫戴维的人……他可以为她付出一切,甚至是生命……十月的寒风在空中飘动,十分的冷彻,她穿的有些薄,但却不是单薄的。戴维将他的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她搂住了戴维,她和戴维共骑在一匹马上。戴维骑着马,走在前方……

  戴维不清晰的确定着:这个世界,架构在凌驾于女性,欺辱责备女性的基础上,所获得的一切权利……这个世界有何种可留念的地方?这些女性到底犯下了什么样的过错?需要她们承受着如此悲悯的痛苦?还是她们天生命贱,理应如此?

  这些红发的女性难道不是人吗?她坐在戴维的身后,她那被压抑着的情感,她被控制拒止的情感……那不再确定是真实的感情,在这里点缀着她的生命,她追寻着光明的触碰及可及的事情……继续活下去的希望,在这里到达了顶点。按月搂住了戴维,他的情感极其真挚,而安月的情感在扭转着,她怀疑生命的可贵与伟大,她怀疑戴维的情感:她唯独不怀疑戴维对她的爱!她怀疑戴维的情感——戴维是和她一同受罪的人,他们背负着同样的使命……在巨大漩涡般命运前的无力感,就像是肌肉的力量衰竭之后,再也无法举起重物,但却渴望着巨石扛起,以便让生命通过!她感触到了爱,因此她还感触到了其他的一切情感:由爱产生的喜悦,以及悲伤……她知道了自己后来的命运……她知道她不可能一辈子守住戴维,她也许会很早死去,但戴维会活下去……她因此依恋着戴维,她还不愿戴维离开他,她自私的这样想。她看着天空中的灰色,她们这些人啊,从小就躲躲藏藏的,自幼被压抑着一切欲望,对异性的欲求,对生命的渴望,以及对生命伟大的唏嘘的感叹……她被压抑的情感,就像是赤色的红,点缀了粉色的紫……在生命盎然中,缓慢的死去!

  那传承的水脉啊……在手边缓慢的流逝,向着光芒伸出手掌……麦穗的颜色,金黄的秘密,水星的柔弱,黑暗褪去,是继续向着黑色追寻的渴求。独自在黑暗中冥思……哪天空的孩子啊,泡沫在逐渐的飞起,那伸出的手掌啊,向着黑暗进发……继续无止尽的进发,就这样自欺欺人吧……黑色的紫笼罩了日光,一切都深浅的不可看见的颜色……那被嘲笑的尊严啊,就像是永远没有后悔的梦境……在无边的浮萍中闪烁着最后的光芒之星。自己身旁的期待啊,即刻起身,向着未来的暗动身,向着黑色的缝隙中跻身前行,冲破一切黑暗的锁枷,为的是能和其他人一同挤进——那黑色的缝隙中,从黑色的缝隙中挤身而过。为的是什么呢?为的是向紫色的死进发,因此她们毫无畏惧……就像是向着光芒进发的孩子一般……

  安月知道自己的使命,她怀念着戴维,她不愿离开戴维……她心爱戴维的时时刻刻。她们这些人,从小被压抑着一切的欲求,包括对爱情的欲求……当她们一旦有了机会,寻找到可以为自己付出一切的男性之后,无论她们身在何处,她们一定会将一切的光芒,奉献给她的恋人……她们不是胆小鬼,更不是吝啬鬼……她们将生命的可畏,以及死亡的伟大,同时献给了她们的爱人:她们珍惜和爱人在一起的每时每刻!她们为了她们的爱人,可以永恒的跟随着她们的爱人在一起……将一切的自己的欺骗自己的,都变成了光芒之下的,向着未知进发的可畏!因此她们是伟大而可谓真爱的。

  小小的人也许看不见她们的伟大,就像是看不见她们的光辉一般……她们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爱人——因为对于得不到爱的人来说,爱比生命更加珍贵,即便是前行的道路是地狱冥府,她们也会毫无疑问的前行。迈出前进的一步!

  如此绚烂美丽的黑,那死亡的紫,想象力极限的泡沫,那手边的未来……延续往回的天枰啊,将水的重量称量,于是有人用手称了水的重量,因此那些人学会了用鼻子嗅闻甜腻,用嘴巴呼吸空气。而安月这样的人,则用右手开辟着未来,用左手捡起了空气中的水珠,用那些水珠在独自的思考……雨色的天际,却是没有下雨的未来,将黑暗装点在瓶子中,于是打开瓶盖,那是否意味着向着黑色进发……

  安月在自责:她有许多情感:她不想死去,因为即便是纠葛的羁绊,她也可以守在戴维的身旁。她的纠葛,是她怀疑自己的命运,以及她悲痛自己的命运,自己作为红发女子的宿命。那么她认定了,她是否真的有罪?如果是的话,那么戴维一定同样和她有同样的罪……他们是一对罪人……但从来没有得到过爱的安月,再也无法离开戴维,她将戴维拥入怀中,死死的搂住他,生怕他跑掉了……因此她还认定了:她不想死去,但如果她使命的终点就是死亡,那么她在怀疑什么?如果她的罪需要鲜血的紫去洗刷,那么她死后即来到乐园……她便洗清了她的罪恶,但那样她会永恒的失去戴维……她不甘心,于是她选择忍受着非常人能忍受的痛苦,为的就是守在戴维的身旁……即便是她仅仅是看着他的后背,即便是她仅仅搂着他,她就感触到了幸福……哪怕她不和他说一句话……

  因此,安月她产生的一切情感:列如自责,对自己美貌的自负,对自负的自卑,对宿命的恐惧,对生命的希望,对所有爱慕她容貌人的痛恨,对周围一切人的怨恨,对自己的悲伤,对戴维的无奈:戴维和她同样有罪……等等一切负面的情感,在一瞬间化为了一个情感:爱着戴维……将一切纠葛的情感,在这里化作了一句话:爱!似乎其他那些负面的罪恶情感已经不需要了……无论她多么痛苦,她都可以将痛苦化为对戴维的爱!因为戴维在她身旁……深深的爱着她!

  戴维骑着马,她靠在戴维的后背,坐在马背上,将头靠在戴维的后背上……而戴维则微微含着哽咽的微笑,缓缓的向前轻轻驾马前进……

  ……

  ()

看过《最后的寒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