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最后的寒冬 > 第十八章:剑鞘

第十八章:剑鞘

  将那白沫中的思念,向着回路的方向去延申……那传承的水源,在伸出手掌的地方,开拓未来的梦想,光芒的尽头,是梦的继续的延续吗?那根本无法停止的脚步,在未来的道路上,缓慢的又放下了脚步……

  梦的继续眼神的地方,是忘却了一切的故事吧……已经被夺取的东西,再也无法回归梦的希冀之所。因此从我的思想中,将那拿出来的噩梦,在尘埃的瓦砾中缓慢的放弃……

  这是抛弃了一切的庆幸,那世界终点的地方,是一个梦幻的开始。而最后的属于他以及她的,是教给并且告诉我们的……是那些已经说过很多遍话语的那些话……将言语隐去后,黄昏即将过去……因为在那永恒的昏暗中,即将是永恒的昏暗。令人受到伤害的悲伤,不是那永恒的悲伤,更不是那永恒的苦难……啊,那胸中残存的痛苦的回忆,令苦难承受着的勾画的画笔啊,勾勒出了何种的模样?雨不停的降着,就像那无助的我,今夜不停闪烁的星光,在暗灰中一直忘却了其背影姿态的轮廓,那鲜明的姿态,就像是永无止境的的回落的相会,我们在星辰的彼岸间相会,更在向外溢出的时间内,相知相解……

  那已经习惯了对一个梦境开始时,平静的接受的依偎,就像是再也无法回到黑暗的角落中,继续默默的一个人等待着期望的模样和姿态……如果连明天都不曾有过的话……如果连明日的曙光的希望,都在这里消去了它希望的模样的话……那已经熟知的模糊的轮廓,那山中城堡在同样的徜徉中流年,泪已经哭泣尽了,就像是淋在雨中的秘密,在希望和过去的影子中,倒回了最初的希望……忘却了的痛苦,在自己的份的思念中,恋爱着其他的记忆,就行啊你搞事思想的停歇,停息的姿态,到底是为了谁而活?在那侧面的神奇的身姿中……

  那些被历史责备的罪人啊,你们难道真的是无知吗?你们为何要犯下对历史的罪恶?难道历史已经成为了一个人吗?难道历史在你们的世界中,已经不可以在继续的如此下去了吗?难道历史真的在你们的心中,是一个人吗?如果不是的话,为何你要去伤害历史?将罪恶的罪过留给了后人……

  “就像是我的祖先,是曾经东征军的一员……他犯下了罪恶,为创始者而战,为那救世的永恒者而战,救世的永恒者所受的罪,需要每个世人不可遗忘!以追随他。”戴维如此的想到。

  安月跟在他的身后,戴维携着安月的手,戴维一个人坐在马的前面,而安月则用手静静的搂住了戴维的腰,戴维一只手驾着马,一只手拉住了安月的手……两个人就像是缠绵交汇中的爱人,他们如此依恋的依偎在一起……

  ……

  那里有蝗虫!他们长着女人的头发,鸟类的胸腔!

  ……

  那里有蝗虫,他们眼神惴惴不安,他们有着怪物的姿态!

  ……

  那里有蝗虫,他们的翅膀繁多,就像是不断振翅的怪兽!

  ……

  那里有蝗虫,他们在收割着一切,收割着一切有生命气息的生命!

  ……

  那里有蝗虫,他们在吞噬着一切!

  ……

  那里有蝗虫,他们蔑视着一切,他们饥渴难耐!他们饥饿着,恐惧着并且收割着一切!所有有生命的!

  ……

  那里有蝗虫,他们带来了审判日!

  ……

  那里有蝗虫,他们在每个人的脑海中,恐惧的扇动着振翅的翅膀!

  ……

  那里有蝗虫,成堆成海,密密麻麻,即将收割一切!

  ……

  那里有蝗虫……

  ……

  戴维宁愿时间永恒的停息了它的脚步,因为他拉着安月,他们在前往牛津的道路上,独自前行着……安月坐在了戴维的身后,而戴维则拥着安月。他们几乎是能知道他们未来的命运,他们相互拥抱在一起……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对爱人永恒的依赖和爱……他们在前往牛津的路上,享受着片刻的安宁……

  ……

  就像是那无法停止的唏嘘,早就是忘却的过往了吧,因此在什么都不确定的前提下,将永恒的悲哀和永恒的悲伤……全部都作为爱的姿态吧……

  在那共同的胸腔中嘶鸣着,就像是苦难,再也没有了结束的时刻……雨啊,不会停止的……不会停止它的脚步的!因此啊……如果真的有那片果实繁荣的地方,那是一定会被所有人都觊觎的吧……应该是这样的……

  ……

  黑色的暗啊,您何时准备侵蚀周围的一切!黑色的紫啊,是否即将带来那令戴维和安月恐惧的死亡……令所有人都畏惧的恐惧!因此在黑色的紫的面前,所有的人都平等的且安详的……没有任何人能例外!

  光芒带来的尽头,就是无尽的黑暗,因此我们渴望渴求着所有的光芒!就像是饥饿的人渴望着食物……甚至在饥饿到极点的时候,他们甚至都可以能在脑海中闻到食物的香气……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呢?难道是在那一日所见的渡过海岸的诸水吗?还是在今日思考的一切的困惑得到了解决?就像是饥饿的人……得到了满足!

  ……

  黑色的四骑士啊,黑,青,白,紫……带来了四种死亡的灾难!

  ……

  但伟大的世界之树啊,生命之树!一定会选出那生机之人,将重任托付给他,使得他能拯救一切……因此他所受的苦难,不仅是身心之上的……而且还是精神上的,最主要的是:他只能是一个人承担,在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能与他分担这些……他是戴维,世界上唯一能与他分担痛苦的,也许只有安月了……但安月终将离他而去……当他们再度见面的时候,又会是怎样的痛苦纠葛呢?

  ……

  世界之树,生命之树的果实已经被窃取……

  ……

  那邪恶的蛇比,

  ……

  竟然比一切野兽都恶毒……

  ……

  那永恒的果实啊,挂在树上,带来了永恒者永恒的渴望,以及永恒者永远的希望与……和平!

  ……

  永恒的和平!

  ()

看过《最后的寒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