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最后的寒冬 > 第二十四章:泪痕

第二十四章:泪痕

  戴维缓缓醒来,他发现周围的一切都是暗淡无光的……他的安月走了,生不如死……那么他则在空气中徜徉着他的模样,如此一来……他必须要独自活下去,“这是什么呀……”他独自这样说到……

  戴维看着远方的天际,他沉默的看着一切的模样……在独自的变换着姿态。久而久之,戴维缓缓的自言自语:“周围的一切……都变得糟透了……”

  戴维又说到:“我要怎么活下去……”

  ……

  戴维一下子漂流了三天,紧接着他又飘荡了几天,他也不知道……他成为了一个行尸走肉,接下来的一瞬间,他感觉日子一下子变得恍惚了……他甚至不知道日子过了几天,等到他再询问他人的时候,他才知道,今天已经是日了……1533年今年特别寒冷,他以前总想着到了冬天,要怎么和安月熬过这个寒冷的冬天……他的银器都丢了,被维金那个邪恶的人夺去了……银器是他唯一的盘缠,戴维他能一直带着安月,穿越很多城市,便是借考着这些银器。

  但现在银器没了,他便没有了盘缠。他也不知道接下来如何是好……他这几天与野狗抢食物,饥一顿饱一顿,吃了很多不干净的东西,他倒在一个墙角内,独自暗暗的啜泣:“寒冷是刺骨的。漆黑,杂乱不堪、满地污水”戴维靠在墙根旁就是一滩污水,“天上的色彩飞来飞去的。没什么没什么能让我这个已经失去希望的人没什么再感受到孤独了。”

  “在这个死了的地方,在这个我失去安月的城市内……我渴望着安月能和我安全的来到法兰西,在那里过着梦幻般的生活。但……幻想总是能使得这里的事情变得使人迷惑。我渴望能在法兰西变的某处,找到我和安月的甜腻之所,但两次折磨,使得安月痛苦不堪,最后一次……安月离开了我……这一下,就几乎将我的一切摧毁……”

  “蹦!”戴维缓缓的发出拟声词:“什么都没了……我一无所有……我的安月……我的世界!”

  “如果这就是命运那就让我戴维枯死在这里吧……我将不必再祈祷,没什么人能听我的祈祷,不!没有人能回应我的祈祷那些裁判所的人在想着,怎么把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搜查一边,以至于看看能不能发现金子!”

  “我累了,也疲惫了……没什呢能使我留念……唯一的……这里依旧有心怀博爱的人,在英格兰内……但是这腐朽的裁判所以及审判所……留给他们的能是什么呢”

  “我懒得去想。因为我已经知道结局……”戴维沉溺的说到……

  戴维说完之后。眼神呆滞的看着远处对墙墙角的水坑,戴维的生命即将要结束,他看着水坑上在夜晚彩霞的月光下,反射着绿光,一部分是污水混合的颜色,一部分是反射着月光的颜色……尽管如此,他依旧满怀希望等待生机降临。

  但是生机好似是远离他而去……真正的生机已经将他抛弃,他躲在角落里面,暗暗的啜泣……这便是戴维的命运吗!如果是的话……他是不甘心的……他也许能活下去,但他的安月走了,他的世界便暗淡无光了……他也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他想要死在这里!

  ……

  戴维躲在墙角内,天际是灰暗的色彩的,周围的一切都在暗淡的发着灰色的光芒……

  ……

  在黑夜过去,太阳升起,日月交替,星辰缀诉。在这悲伤的时刻,无数的光芒点缀下,死寂的沉默因而被唤醒,于是在星辰之间,戴维成为了星辰中哭泣的孩子……

  ……

  戴维在进行着内心的纠葛战争,他在星辰间,在今天的夜晚内,他在进行生存与毁灭的永恒话题!他是否是放弃生命,因此而死去……又或者他要好好的活下去!因为戴维至少遵循着属于人的最基本的情感和爱情:他失去了安月,他不能在这样下去……他本应对抗了和解决了安月所有的危机。但他并没有这样做到……如果他做到了,安月不会离他而去!裁判所的维金强行干涉了他的生命,将安月带走……这是仇恨的种子,也是生命丧失了希望的模样!是戴维进入沉沦的开始……他已经沉沦了数天?又或者十几天的时间了……这些都不主要了……生命的发展,在这里充满着希冀的模样……其实戴维之需不到短短一天的的时间,他就可以将安月带离开这个残酷的世界,前往法兰西……在那里找到一片安静的场所,没有战争和审判,他们能安静的活下去……不仅如此,他们还可以拥有孩子,戴维可以清晰的看着未来的模样……但……安月被夺走了……她成为了光辉中最痛苦的故事……因此,占据整个戴维内心的痛苦,在此时纠葛得他无法活下去!但令戴维痛苦这并似乎并非是裁判所维金的目的……他好似在追求某种意义上的东西,而非是形式上的……他总是让戴维痛苦,却不杀死他,他在追寻一种快乐:他将戴维诬陷成为有原本之罪之人,但却不杀他……无限度的折磨和欺辱他……将他最爱的安月夺走!为的是令戴维痛苦……同时维金很享受这种感触,并且维金没有害怕或者恐惧着戴维会报复他!他并不认为一只蝼蚁会成为侵害了他的生命的威胁!但他不知道,弱小的人有时能爆发出大大的力量!

  维金在不但折磨着戴维,他享受这种感触,因为他曾经多次这样做过,被他折磨的人都痛苦的结束了生命……因此他认定了戴维同样是一个胆小的人,他同样会结束他的生命——这样会使得维金有种享受感!他通常喜欢将自己站在正义的位置,一旦戴维死去,他那畸形的正义观会使得他兴奋异常!

  安帕特·戴维的家园是英格兰的伯明翰,他本来要在那里结婚,娶了安月……让安月和他平静而快乐的活下去……但戴维没能保护了安月的生命……他没能保护了弱小的安月……他不想着去做些什么正义的事情,当然他也不是一个坏人,他仅仅是想要和安月永远的在一起……戴维渴望维护爱情以及崇尚对自由爱情的渴望与希冀,永恒与伟大!戴维保护着安月,保护着安月不会受到任何,哪怕仅仅是一点点的任何伤害!但在前一阵,戴维却将安月给丢了……戴维弄丢了安月,不是她丢失了,而是她被夺走了!在那个心里畸形的维金那里,承受着非人能想象出来的折磨与痛苦!也就是说:戴维永远见不到安月了……他们永远的离开了……戴维的内心在进行抉择的战争:战争的双方是活下去和就这样死去……戴维不甘心这样死去,他还要接着生命的意味,他要去见安月!可……他要怎么做!他要怎么做!他要怎么办?还有他现在连活下去都是困难的事情、他因为经常吃垃圾堆的食物,经常与野狗抢食,因此患了肠病,他每日严重发烧,会打摆子……他都感觉自己会死去……他不渴望继续活着了……因为他看不到希望的未来了!他想到:死亡的寂静是永恒的意味……那么他可以死去!只要他死去了……安月……也就会这样寂静了……他的想法甚至变得自私:他想到他死去之后,甚至不用考虑安月了……至少他能得到休憩了……他可以结束这该死的使命了!但后来,他想到自己怎么能有这样的思绪!即便是他死去,也要保护安月……即便是他死去,也要静静的守在安月的身旁!但他没有做到……因此他心灰意冷……他并非是真的抛弃了安月,而是现实的无奈使得他无可选择!以及那些可恶的裁判所的士兵们……他们在痛苦中使得戴维受到了极端非人的打击!如果一个人是可以这样被欺辱的,那么戴维则躲在角落里面,惴惴哭泣……他被打败了,他的世界的全部因为安月的消失,从而死去!他失去了希望,他成为了行尸走肉……他需要做出抉择:在他内心进行的这场战争:活下去的希望和死去的寂静,他需要进行决断!在生命的伟大中,和希望的彼端中,做出选择……

  但在这场戴维内心的决断中……无论是戴维的内心的澄澈,还是他对自由追寻的脚步,亦或者是在生命终结的地方,在伟大光辉的光芒中……那些在星辰间活着的历史英雄们的身旁——他竟然连一个女性都保护不了!他有何尊严可以说他是爱着安月的戴维?戴维在愤怒,可这愤怒又能有什么用呢?裁判所的势力极其强大,因此戴维不可能取得胜利的……他越想越痛苦,甚至进入了死循环的思维过程……他无暇的对安月充满着希冀和希望的爱与永恒的情感!但生命却似乎不想着等待着戴维的脚步!因此那些裁判所的士兵们,以及邪恶的维金……他们不明白一个道理:生命的伟大和对光辉自由的追求,是永远不可停止的!他们那些士兵们,仅仅是想着折磨他人的生命,以便去证明一些事情,以便去证明他们还活着,依次证明他们是有用的!甚至以此去感触他们还活着的意义!星辰惴安……但是那戴维啊,他生生不息的火焰,终将点燃这里!他一定能活下去……并且获得生命的生存的伟大希望!他拥有着对生命顽强不屈的意志力,虽然他现在进行了纠葛,但迟早他会获得希望的生机力!他在天际线中,即将获得新生和救赎!他似乎想到了一个问题:安月没有死,只不过是被抓走了!那么他一旦死去,他就真的永远见不到安月了:这是更痛苦的决定,他为了再见安月,他必须忍受着更加强大的痛苦,他必须要活下去!并且默默的承受着离开安月的痛苦……直到他可以再将安月拥入怀中……

  他选择了抉择,他选择了对生命的思考!他一定要活下去……因此他不断在尽心抉择!

  由于戴维实在是太痛苦了……他在痛苦和纠葛中生存着,这种滋味难以被感触,但它确实存在!痛苦的纠葛,使得生命太过痛苦了……因此超过无数的思绪,在戴维的脑海中形成。戴维的脑海中,有无数的思绪……他在进行最后的决断:他是要活下去,还是要沉默着死去……他在和所有负面的情绪在战斗!此时他是一个都是,不仅在和邪恶作战,而且还在与折磨他的病痛作战!他在这个只有梦居住的幻境中成熟……一旦他活下去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能打败他!

  在这个世界无数的星辰内,有着无数种的可能性,这些可能性光辉而又充满着令人希望的姿态和模样……但这痛苦,虽然如此,同样令人感受到生命的寂静和伟大!戴维就是在这个时候,不断的感受着生命的伟大和死亡的痛苦!戴维内心的纠葛,无法是用语言形容的!那是一种纠葛的情感:就像是有人用巨石堵住你的胸口,然后再不断捶打,使得你根本穿不上气来!这时,你眼中还含着泪水,在不断痛苦的嘶吼着……却没有人能听见,没有人能看见,没有人能知道了……

  在裁判所的世界内,着一切都是可以没有原因的,审判可以被随意的进行,随意的开展!于是在这个悲惨的世界内,审判无处不再,他们那些裁判所的士兵可以随意取得其他人的性命,从而丝毫不需任何理由……根据克莱孟七世的法令,但凡在这颗整个世界的所有人,只要是犯下了一点的过错,他们就会遭遇审判和裁决。这样带给了所有人以恐惧和畏惧!用裁决的力量制造的最坚固的武器无过于那些能将人压抑的死去,然后榨干你最后的思维的审判和裁决了……但裁决和审判真的能引领人们到达梦想的彼端吗?达到创造者的乐园吗——那些在爱情种徜徉的人们,或者在鲜血和火焰种死去!或者逃离了这个苦难的地方,寻找到有美满和幸福庇护的希望之地。

  因此……戴维流下了泪痕……泪珠闪烁……

  ……

  ()

看过《最后的寒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