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1897章 盛世来了

第1897章 盛世来了

  在丢失了幽燕之地后,失去了屏障的开封府并不适合当做京城。

  据闻当年的太祖皇帝把京城放在开封也只是权宜之计,就等着局势稳定之后再搬迁。

  可一拖二拖的,最终这事儿就黄了。

  于是当辽军大举入侵时,真宗皇帝被吓坏了,一群臣子也被吓坏了,都想赶紧卷起包袱跑路,去南方建立小朝廷。

  幸而寇准出手挽救了大宋的国运。

  澶渊之盟后,每次辽军屯兵北方发出威胁时,东京城内都会人心惶惶。

  敌军从北方可以一路横扫过来,而大宋有什么可以作为倚仗?

  只是一些水田沟渠河流……以及树林。

  而到了后期,大宋唯一的倚仗就是天灵盖。

  金军有狼牙棒,咱们有天灵盖。

  这种绝望的自嘲被记录了下来,后人见了不禁觉得好笑,以为是开玩笑。

  天灵盖拿去挡狼牙棒?哈哈哈哈!

  可这就是现实。

  所以整个北方的军民,包括开封府的军民,对于辽国这个庞然大物真的是畏惧到了极点。

  “此次北征,官家竟然亲征,随行还带着文相和富相,沈安那个搅屎棍也跟着去了。”

  御史台里,吕诲依旧是斗志满满。

  “为了此次北征,三司如今花费了无数钱粮,若是此战不能灭了辽国,随后就得等几年才能再度征伐,官家定然会面子上过不去。

  所以都记住了,回头弹劾韩琦等人,说是他们蛊惑官家北征……如此官家也有个发泄的地方。”

  几个御史点头。

  “看看吧。”吕诲眯眼道:“司马光在求去,说是想去洛阳修书,修什么……历代得失。名头不小,可殿下是怎么说的?”

  他冷笑道:“殿下说此等编书浩大,钱粮倒是不担心,可唯一的顾虑就是……司马谏院痛恨新政,如何能把历代的得失公允的描述出来。”

  吕诲摇头,“沈安说过,史书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某深以为然,这等书,新党不会留给我们去编写,定然是自己动手,如此就能通过褒贬人物来激励新政,为新政正名。”

  几个御史不禁苦笑了起来。

  “沈家的当家娘子说了,沈家也会出钱请人编书,却是编什么……范文正公生平。”

  呯!

  吕诲一拍桌子,怒道:“这是要打谁的脸?杨卓雪那个疯女人,这是要成为众矢之的吗?”

  范文正当年推行新政得罪了无数人,身后名也难免被人那个啥。

  现在杨卓雪听闻司马光要编写什么书,马上就跳了出来,用这个来回击。

  “那杨卓雪还说什么……当时大宋岌岌可危,可士大夫们却视而不见,先帝振臂一呼,范文正果敢出手……只是力有未逮,最后被那些士大夫们给陷害了。”

  “操蛋!胡言乱语!”吕诲涨红着脸道:“谁害范仲淹了?这是污蔑!这定然是包拯的吩咐!无耻!”

  那个御史继续说道:“杨卓雪说范文正当年黯然去了地方,郁郁而终。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就此成为绝响,有的只是蝇营狗苟,上下其手……”

  ……

  沈家,杨卓雪在交代。

  “官人在去北征之前就说过,要寻机为范公重新立传,别人不弄,咱们家来弄,公平公允就是了。”

  庄老实一脸纠结的道:“范文正可是有子孙在世的,譬如说范纯仁。”

  杨卓雪皱眉道:“范纯仁那阵子还跟着那群人弹劾新政,怎么写?不实在。”

  “娘!”

  芋头来了,如今他看着小大人般的规矩,行礼后说道:“娘,毛豆在嚎哭。”

  “为何?”提起小儿子杨卓雪就满头黑线。

  “姑姑不答应带他出去玩耍,他就满地打滚。”

  哎!

  老娘真是前生作孽,这辈子才生了这两个讨债的。

  杨卓雪看着大儿子,“先前去干嘛了?”

  芋头说道:“孩儿……只是去转了转。”

  杨卓雪嗯了一声,“别再上房了,否则等你爹爹回来收拾你。”

  “好。”芋头出去了,随后从围墙处悄然翻了出去。

  他顺着榆林巷往外走,一路溜达到了暗香。

  “大衙内来了!”

  伙计笑眯眯的出迎。

  芋头点头,问道:“今日可有爹爹的消息?”

  沈安有什么书信会直接寄来暗香这边,让这边先查验一番安全,若是正常再送到沈家去。

  这次北征若是胜利,对于旧党而言就是毁灭性的打击,所以沈安很是谨慎。

  王天德出来了,笑道:“书信还没来,不过大衙内放心,有邙山军跟着,安北出不了事。”

  “陛下回京了,陛下回京!”

  外面突然嘈杂了起来。

  芋头出去一看,就见许多人在往北边跑。

  他不由自主的跟着出去,随即汇聚在了人流中。

  “大衙内!大衙内!”

  王天德慌了,赶紧招呼伙计追去,“赶紧去照看。”

  芋头若是出事,他觉得汴梁怕是要地龙翻身了。

  伙计指着后面说道:“员外,有乡兵跟着呢!”

  王天德踮脚看去,果然看到两个男子一左一右的夹住了芋头,芋头指着前方,两个男子提溜着他过去。

  “安北那头老狐狸,哪怕是去北征了,依旧布下了手段,谁敢出手,回头就等着断腿吧。”

  城外,赵顼带着留守的群臣迎了过去。

  大军浩荡而来,赵曙近前,赵顼行礼。

  “辽国……灭了。”赵曙在极力装作镇定的模样,可心中的欢喜却再也忍不住了。

  赵顼一怔,然后嘴角裂开,欢喜的道:“辽国灭了!”

  城外全是军民,听到这话后,不禁就狂喜了起来。

  “万岁!”

  无数人在欢呼。

  等耶律洪基被带上来时,气氛瞬间直冲云霄。

  “辽国灭了!辽国灭了!”

  那些恐惧终究是远去了。

  “陛下万岁!”

  那些军民在疯狂的欢呼着。

  皇帝亲征,大伙儿都有些担心,但更多的是期待。

  大伙儿都期待着皇帝能把辽国打趴下,但灭国终究只敢想。

  现在耶律洪基就在那里,辽国真的没了。

  人群簇拥着赵曙等人入城。

  欢呼声传到了宫中,曹太后丢下了手中的活计,一路到了前面。

  高滔滔已经盛装在等候,见她来了,就笑道:“娘娘,官家回来了。说是大捷,已经灭了辽国。”

  “佛祖啊!”曹太后落泪了,她颤抖着,眨巴着眼睛,“先帝若是听到了这个消息,还不知道会如何欢喜。”

  赵祯并不喜欢和辽国的皇帝称兄道弟,哪怕是什么叔侄也不乐意。

  按照他私下的说法,那边就是蛮夷,若非是打不过,他定然会亲率大军去灭了辽国。

  可那只是说说罢了,大宋的情况谁不清楚?别说是灭了辽国,连西贼都打不过。

  所以先帝的仁慈看着格外的让人无奈。

  可如今辽国竟然就没了。

  “万岁!”

  欢呼声渐渐靠近。

  宫中也沸腾了。

  无数宫人不顾规矩来了。

  前方只见一个身影飞速而来。

  “好快!”

  有人惊呼一声,但更多的人在欢呼:“是陈都知来了!”

  跟随着赵曙北征的陈忠珩回来了。

  宫中再次见识了陈忠珩速度,堪称是快若闪电。

  陈忠珩的脸黑了不少,他近前行礼,欢喜的道:“娘娘,圣人,官家和殿下来了。”

  曹太后问道:“国舅呢?”

  陈忠珩说道:“国舅跟着燕国公去打高丽人,如今怕是已经在高丽了。”

  曹太后心中一松,说道:“好,这才是将门本色。”

  赵曙来了,近前后,他含笑道:“此次诸将士得力,祖宗庇佑,辽国……灭了。”

  曹太后双手合十,喃喃的道:“这个大宋……它真的起来了。”

  高滔滔欢喜的和个少女似的,“官家,那大宋可是汉唐再现了!”

  赵曙点头,此刻的他很是自信的道:“是盛世,我这便去和祖宗说说。”

  他第一次不是那么迫不及待的缓缓走去。

  一路到了那个大殿前,他看看里面的牌位,然后走了进去。

  那些牌位默然。

  “百年前,大宋立国,从那时起,辽国就是大宋的梦魇。今日我来告知各位祖宗,辽国,灭了!”

  赵曙微微颔首,然后转身出去。他转身时带起了一点微风,那些香火骤然一盛,照的那些牌位亮了起来……

  ……

  “大捷!辽国灭了!”

  消息在汴梁各处传递着。

  司马光站在值房里,只觉得心中空荡荡的。

  他在想自己这一生究竟干了些什么。

  争执,争执,争执……

  他冲着一个叫做新政的敌人在不断的冲杀,他告诉自己:某是为了大宋!

  可现在这个新政却给大宋带来了无上荣光,以及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盛世。

  那么……他究竟干了些什么?

  “老夫奔忙半生,所为何事?”

  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所有观点都被击碎了。

  什么新政如何如何不好,什么韩琦沈安等人如何如何的奸猾……

  可这些在辽国覆灭的捷报之前,都成了笑话。

  他回身坐下,开始书写奏疏。

  “……臣老迈,不堪官家驱使,乞骸骨……”

  而吕诲则是懵逼了,在御史台茫然发呆。

  “辽国灭了?”

  他在问自己,外面有人在大笑。

  “哈哈哈哈!”杨继年从未这般大笑过,可见这事儿带给他的冲击。

  “盛世啊!”

  盛世来了!

  听听外面的欢呼声吧。

  那些百姓,都在奋力的欢呼着。

  “盛世来了!”

看过《北宋大丈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