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 > 第十一章 临行
  会试的举办地址,全神州只有一个地方——北平京师。

  因为古典时代交通路途的关系,为了保证顺利考试,路途遥远的考生们,都要乘坐马车或者骑着骏马,提前大半年出发。

  好在,能够有参加会试这场最终考试资格的,往往都是神州各地已经功成名就的举人,故而,还算能负担得起这中间不少的时间和金钱的花销。

  毕竟,在大明这样的古代封建社会中,或许有不通人情,只读死书的穷酸秀才,但绝对没有家徒四壁,苦困潦倒的举人老爷。

  “此去京师,切记路上注意安全。”

  看上去比往日更加富态的林振南,坐在福威镖局内堂的椅子上,对面前站立的林平之说道。

  林平之的母亲王夫人倒是变化不大,除了衣着打扮比过去更显贵气之外,便是坐在林振南身旁,一脸不舍的看着眼前的孩儿。

  这两年生活上的变化,尤其是林平之考上举人功名,让曾经混迹在武林圈子和豪商圈子的林家,一下子被福州城真正的上流社会接纳之后,林振南夫妇的生活,便越发越惬意起来。

  “路上如果遇到意外,及时前往当地的镖局,向那里的坐堂镖头求助。”

  “我已经下达了命令,他们会全力帮助你的。”

  靠着林平之这东林“苦竹才子”在文人圈子里的名头,在加上背地里的二流高手逐日剑段振贤实力,这两年福威镖局的发展,比过去十年都还要迅速!

  福州通往京师的各个地区,福威镖局都开设了或大或小的分局,所以现在林振南说这话,倒也底气十足。

  “父亲的教诲,孩儿谨记。”

  大概是马上要走远门,林平之久违的脱下了这两年常穿的士子长袍和头巾,换上了一身紧身的侠客装,腰挎长剑更显的英武不凡。

  “另外,昨夜孩儿忘记说了,剑谱中的练气部分,父亲可让母亲也勤加练习。”

  “经过孩儿的这次修订之后,女子练气的速度虽然慢上一点,但也比舅舅家的金刀练气决强多了。”

  林平之现在口中的“剑谱”,正是辟邪剑谱。

  因为林平之要北上京师,临行前,林振南要告诉林平之一些路上的江湖切口和镖局秘语,内堂里除了林家三口之外,并无外人,所以他直接开口说道。

  在林平之暴露了自己的功力晋升二流境界,远高于林振南之后。

  乘着过年祖宅祭祖的时机,“碰巧”发现了房梁上的《辟邪剑谱》,直接将这本高深武林秘籍的存在,在林家的内部公开化。

  当然,因为“欲练神功,必先自宫”,还有祖上传下祖训的原因,林振南和王夫人一开始,都是强烈的反对林平之修行此功法。

  但是,在林平之说只是用来参考,并很快拿出结合了林家心法,不用自宫的“弱化剑谱练气术”后,林振南和王夫人便也不再强烈反对。

  林振南和王夫人虽然都自幼都成长在武林这个圈子里,算得上家学渊源,但他们本人的武学水平嘛,说实话,都不是很高!

  这两人一个三流境界的镖局老板,一个只有一些内力基础富家夫人,从未将精力全部集中在武功上,所以他们并不知道,能够改良一本一流秘籍的缺陷,需要多么深厚的武学理论水平。

  毕竟,对小学生而言,高中数学题和大学数学题有区别吗?反正都是看不懂罢了。

  曾祖林图远的事迹已经太过久远,而自家的孩儿林平之,单从二流武学境界和举人功名来看,武功和文化水平已经是林家三代以来最高的,他说能改良,林振南亲身尝试并且顺利修行成功之后,怎么可能会继续反对?

  毕竟,在这个以力为尊的江湖上,任何获得力量的正常办法,都是不应该受到指责。

  只是那段时间中,王夫人隔三差五的派出贴身丫鬟,在深夜“试探”林平之的话语是否属实,倒是让我们的林少侠,在侧面好好地享受了一番艳福。

  “母亲,经孩儿改良之后,女子修炼虽然不会有男子那么迅速,但却附加了美容养肤的功效。”

  听到林平之这么说,林振南身旁的王夫人,虽然依旧是一脸的不舍,但眼神中的哀伤之情却消散了很多。

  “嗯,平之你有心了。”

  “一路上,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啊!”

  内力高深之辈,能够减缓衰老是众所周知的,但专门用来优化和保持女子容颜的内功,在王夫人听说只有皇城后宫中有传言收藏,现在自己孩儿既然改良出如此稀有的武功,到也着实让她大感兴趣。

  “是!”

  “另外,此去京师,看能否通过你老师的旧故,为你的伯父林伯奋疏通一下关系。”

  林振南再次开口,他此时的神色有些迟疑,不知道这种举动是否会影响到自己孩儿仕途上的发展,所以用商量的语气继续说道。

  “如果不行,就算了吧!”

  “当年他在九边犯下大错,得罪了九千岁,现在能够一家人避居在京师的皇庄中,也能得到善终。”

  林平之的曾祖林图远,在安排后人前途之时,将其划分为两脉,林平之一脉走商业混武林,而林平之的大爷林伯奋那一脉,则走武官混官场。

  在巅峰之时,林平之的大爷林伯奋,甚至爬到了副将,这已经是明朝高级武将,相当于后世军区少将的职位。

  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得罪了魏忠贤,一朝之下全家入狱。

  也幸亏当年林图远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将林伯奋与林振南两脉分开的十分彻底,至少官面纪录上两者毫无关联,所以才并未牵扯到福威镖局。

  福威镖局当时还是林平之的祖父执掌,当时也暗中输送了大量的金银,给那些直管大牢的太监。

  虽然因为上面九千岁压着,没办法帮助林伯奋翻身出狱,但却也谋取了个流放皇庄,全家沦为皇庄庄户的差事。

  这些事情,都是家中的禁忌,在林平之成为举人老爷之前,林振南从未告知过他,自己还有这样一脉曾经做过朝廷高官的亲戚。

  不过现在嘛。

  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自家官面上还有如此助力,还牵扯到了无比重要的武官兵权,那么林平之自然会倾力一试,帮上一帮。

  回想起之前在老师家道别时,通过东林渠道了解到的京师中隐秘消息——“天启皇帝落水”的机密情报。

  再对比自己从本体传承的历史记忆中,了解到的这个时空明朝接下来东北、辽东九边的战争危机。

  林平之自觉还是有一定把握,恢复大伯林伯奋的地位和权势。

  故而,他沉声郑重的说道。

  “请父亲大人放心,大爷家的事情,孩儿自有分寸!”

  随后,林平之最后长长躬身,拜别了这个世界的父母。

  “那孩儿,就告辞了!”

  说罢,他大步走出了内堂。

  福威镖局的大门之外,一队三十六人的镖师队伍,护卫着数俩马车,已经等候多时······

看过《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