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 > 450.第四百四十六章节 六道轮回饿鬼道欲成魔(十三)

450.第四百四十六章节 六道轮回饿鬼道欲成魔(十三)

  订阅不足三十, 防盗半天,请补足订阅支持正版,谢谢

  每天赛璐璐的生活就在打工、学习、买菜煮饭, 然后再去打工的日子中重复着。

  图书馆的学习中,赛璐璐依旧是自己看书然后记录下不明白的问题, 唯一的不同就是酷拉皮卡每天都会抽出一小时的时间替赛璐璐解答问题, 因此本来不顺利的学习也在酷拉皮卡的帮助下进步神速。

  正如赛璐璐当初感觉的那样, 酷拉皮卡头脑很好,实际跟他一起学习后, 更能清楚地感受到这一点,他博闻强记,涉猎的书籍范围也非常广泛, 因此知识相当渊博。无论赛璐璐提出什么问题,他都能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将问题所涉及的各种流派和观点一一加以阐述, 间或加上一点他个人的想法,有时候还会顺着赛璐璐的问题扩充到其他方面, 让赛璐璐在解决自己问题的同时也了解到不少非问题以外的知识,虽然他的回答听起来或许有点缺少实际和感性的感受,但光只是理论知识也已经让赛璐璐受益匪浅, 可以说酷拉皮卡是个活生生地如同百科全书一样的人。

  有时看着酷拉皮卡, 赛璐璐也会想起另一个给她以知识渊博印象的人, 那就是在森林遇见的金先生,赛璐璐私下里拿酷拉皮卡和金做了一下比较, 发觉两个人虽然知识都很渊博,不过如果说酷拉皮卡是理论派的,那金就是属于理论实际相结合派,很多对问题的解答可以看出金的见解更深刻, 着眼点也更加广阔,或许是因为金亲身经历过很多事的缘故吧。不过赛璐璐相信,酷拉皮卡只是太年轻,假以时日经过磨练,他一定也会像金先生那样卓有成就,不在只局限于理论知识。

  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两个人都是非常有耐心且涵养十足的人,即使赛璐璐有时提的问题很幼稚,可是无论是金还是酷拉皮卡却都不会嘲笑她,依然仔细地给赛璐璐讲解着。

  金是带着成年人特有的宽容以及见过大世面的包容,而酷拉皮卡虽然没有做到像金那样,因为偶尔能看出酷拉皮卡时不时会对她的某些问题露出不可思议的吃惊表情,显然是不理解为什么赛璐璐不知道,但是良好的教养和礼貌以及体贴人的心意还是促使他耐心仔细的一一回答。

  一个多月来每天都持续着这样的生活,赛璐璐在阅读了不少书籍和听酷拉皮卡的讲解后,也对这个世界的情况不再是完全的陌生了。只是不知道是互相达成了默契还是其他原因,两人只是进行着一问一答的教学生活,却从来没有聊过其他事,酷拉皮卡从没问过赛璐璐的私事,赛璐璐也不是主动探听对方情况的人。

  这样的生活在一天下午后也即将要结束了,如同往常,在问完问题后,赛璐璐准备告辞,酷拉皮卡却叫住了她,

  “赛璐璐,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再过两天我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所以,关于我们的学习我想是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很抱歉。”酷拉皮卡一脸歉意的看着赛璐璐。

  “啊?酷拉皮卡,你不是科恩人吗?”赛璐璐楞了一下,她一直以为酷拉皮卡是科恩人的,毕竟对方天天来图书馆报道,现在却突然被告知他要离开这个城市。

  “我不是科恩人,只是因为有些想找的资料在这个市的图书馆,所以我才来的。现在这边的事已经差不多结束了,也是时候离开去其他地方了。”

  酷拉皮卡微笑解释着,然后略微皱了皱眉,犹豫地看向赛璐璐,

  “不过,你的事却是个问题,要不这几天我再想办法帮你找个人指导你吧。”

  “啊,不用那么麻烦你了,这一个多月多亏你的帮忙,我已经明白很多了,接下去即使一个人学习也没有问题,而且真有不明白的地方,我会自己去找人问的。真是谢谢你的费心了。”赛璐璐连忙摆手说道,酷拉皮卡已经帮了她很多了,不能再给他添麻烦了。

  “真的没问题吗?”酷拉皮卡仍旧一脸担心地看着赛璐璐。

  “是的,完全没问题,对了,酷拉皮卡是在到处旅行吗?”赛璐璐不想让酷拉皮卡再为这件事纠结下去,直接转移了话题,第一次询问了对方的私事。

  “恩,因为我有一件必须要去做的事,为了做到这件事,我不得不进行大量的准备,所以才会四处游历,”听见赛璐璐的问题,酷拉皮卡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平静中夹杂着肃穆,眼中闪着坚毅的光芒,声音透彻如冰,蕴含着一种义无反顾的坚决。

  在酷拉皮卡开口的一瞬间,赛璐璐心中忽然闪过一阵苦闷以及逼仄到极点的感觉,那不是她的情绪,望了一眼酷拉皮卡,应该是他的心情传给她了,虽然酷拉皮卡说话时的语气和神色都很平静,但显然他的心却是与此相反的如惊涛骇浪一般翻滚着,否则与酷拉皮卡不是特别相熟,又没有使用任何能力的赛璐璐应该不会那么轻易地感知到。

  感受着从酷拉皮卡身上传过来的那种压抑、痛苦带着强烈的愤怒、憎恶以及极度悲伤的心情。

  “是复仇吗?” 曾经感受过这种心情的赛璐璐不由自主喃喃出声,对于酷拉皮卡必须要做的事。

  “你怎么知道?”酷拉皮卡一惊,看向赛璐璐,下意识脱口而出,下一秒,就露出一个苦笑,

  “我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你居然一眼就能看出我想做的事是复仇。”

  “啊,不是,”赛璐璐发觉自己刚才居然说出口了,不由得非常尴尬,看了一眼酷拉皮卡,不知道怎么解释,想了想,才回道:

  “我只是猜测,因为你在说到必须要做的事的时候,虽然神色和语气都很平静,但是通常来说必须要做的事不是自己的梦想啊、人生规划这种,要不就是复仇之类的,但是如果说是梦想的话,你的语气未免太平静了,没有兴奋、没有憧憬,所以我才猜可能是复仇,对不起啊,我只是瞎猜的。”

  “原来如此啊”。酷拉皮卡听完赛璐璐的解释,显然是认同了,他的神色也不如刚才冷静,隐隐带着黯然和一丝不可见的哀伤以及恨意。

  “为了复仇,我必须要变强,所以才到处旅行,等时间成熟了,我就会去实行。”

  说着这话的时候,酷拉皮卡握紧了拳头,眼神坚定地看着赛璐璐,不知道是否是她的错觉,酷拉皮卡那蓝色的眼睛中似乎一瞬间闪现一抹红色,再细看时,却又消失无踪了。

  看着酷拉皮卡的神情,赛璐璐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然两人认识一个多月了,可是因为并没有聊及私生活,所以她完全不清楚酷拉皮卡的情况,第一次问了他的私事就碰到对方的伤处,而且还是复仇这种外人最不好插手的事,现在无论她说些什么,都会有种交浅言深的感觉,一时间,赛璐璐有点进退两难。

  更何况,私心里,她根本不想就复仇这事说任何话,复仇究竟是好是坏,根本没有一个绝对正确的选择,对她来说,无论是鼓励对方去复仇,还是劝导他放下仇恨,都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因为所有的想法都是从她自己的立场和角度出发,带着强烈的主观性,但赛璐璐不想武断地对别人的人生发表看法,也不想替别人的人生做决定,更何况她也不知道实际情况究竟是怎么样的,但是现在如果不说点什么的话,似乎也有点不近人情的样子,因此,犹豫了良久,最后赛璐璐还是艰难地挤出了一句,

  “无论未来你会怎么做,只要那是你的心所决定的。是你认为对你最重要的事,是即使以后想起也不会后悔自己这么做的事的话,你就照着自己的决定走下去吧。”

  如此模棱两可的话语,在酷拉皮卡的耳中却似乎成了鼓励,他微微向赛璐璐点点头,脸上依然一脸肃穆。

  “恩,我会加油的。”

  “不~”,我并不是鼓励你去复仇,想说下去的赛璐璐在看见酷拉皮卡那坚定的眼神后就住口了,她刚才的话怎么理解都可以,既然酷拉皮卡将它视为了鼓励,那说明对方的心就是这么想的。因此赛璐璐最后只是沉默地看了看酷拉皮卡后,就向对方告辞了。

  从图书馆出来,走在买菜的路上,赛璐璐想着过两天酷拉皮卡就要走了,盘算着是否该送点什么东西感谢他一个月来的教学,想想自己身上最有价值的就是那五朵提兰,但别人送的东西最好还是不要随便转送比较好。那就只有去买件礼物了,可是她也不知道酷拉皮卡的喜好,随便送样东西,万一对方不喜欢怎么办,赛璐璐苦恼地思考着,最后决定还是送条手帕算了,毕竟手帕是个日用品,总有用到的地方,不过为了显示诚意,她打算在上面再绣点花之类的。

  想到就干,毕竟时间已经很紧迫了,赛璐璐买完菜后,就去买了纯白手帕和各色针线。

  摊开纯白的手帕,赛璐璐开始考虑着绣点什么比较好,酷拉皮卡给她的感觉是个冷静高洁又带有强烈自制力的少年,或许同样高洁的菊花会比较合适他吧?这么想着,赛璐璐决定绣一朵金线菊。

  其实刺绣她本来是不会的,可以前去过的几个世界中有些是类似中国古代的地方,在那种世界里,女人地位相当低下,谋生也艰难,能做的活很少,只不过是些丫鬟、洗衣工之类的零工,洗衣工工钱太少,丫鬟风险性太大,而且古代的大部分丫鬟又都是买断制的,不符合她的情况,因此在一番比较之后,时间安排比较自由,接触外人较少,工钱也较高的绣娘就成了她的谋生目标,俗话说熟能生巧,拥有大量时间的赛璐璐,在费心钻研、刻苦学习后,一手刺绣技术也算得上是炉火纯青了,这让她在再去到类似的世界后生活容易了不少。

  最后的几天,赛璐璐一边加紧着将自己不懂的地方挑出来问酷拉皮卡,一边努力绣着那朵菊花,紧赶慢赶总算赶在酷拉皮卡走之前完成了。

  临行前,赛璐璐提出了给酷拉皮卡送别,本想拒绝的酷拉皮卡在赛璐璐强烈的坚持之下,最后还是同意了。

  站在候车厅里,赛璐璐感激地向着酷拉皮卡认真地弯腰行了一礼,然后掏出那方手帕向前递去,郑重的说道:

  “酷拉皮卡,谢谢你这一个多月来的教导,现在要分别了,我也没什么好送的,就自己刺了朵菊花绣在手帕上,算是我的一点谢意,请务必要收下。”

看过《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