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三千零二十一章 欺人太甚

第三千零二十一章 欺人太甚

  含光沧海恨啊!

  想他含光沧海纵横药域,即便前往药域府,也被当做座上宾热情招待。

  谁想竟然最后惨遭此等以往压根就无法落入他眼睛里的蝼蚁偷袭,随后更是被抽耳光子,被往死里羞辱,当真奇耻大辱啊。

  若非看在这只蝼蚁进入万毒谷救出他女儿的份上,他早就动手杀人了,即便这只蝼蚁背后所站的是梵音宫。

  含光长空眼睛依旧微微眯着,扫了李泽道跟含光枫叶一眼,神色依旧平静,仿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李泽道见这个老家伙显然是自持身份,不会主动开口说明来意,心里冷笑不已。

  这个老家伙的架子还真是大啊,他以为琉光山庄是荣耀家族,他手上拥有荣耀令牌就很了不起?

  东皇太一可比你含光长空强大太多了,也拥有荣耀令牌,不也死得那么难看?

  李泽道心里冷笑不已,这个老家伙架子挺大的啊。

  看着前方那两道身影,含光枫叶的情绪更是复杂了,眼睛微红。

  她想起曾经爷爷有多宠爱她,更是想起爷爷相当不将道理的不去救副宗主,想起他强行逼迫自己嫁给丹神扁佗那徒弟。

  想起他为了平息丹神扁佗的怒火,强行将鬼手从她身上剥离,之后将她扔在万毒谷自生自灭。

  恨吗?

  含光枫叶在心里这样问自己。

  得到的答案是,不恨!

  因为她实在恨不起来,她没办法恨自己那个曾经曾经很溺爱他的爷爷,没办法恨自己的父亲,没办法很琉光山庄上下,但是却也没办法回去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含光长空跟含光沧海揖手行礼,然后将目光移到一边去。

  她知道不管爷爷跟父亲因何而来,副宗主这个登徒子都会处理好的,而且不会让她太为难。

  李泽道冷眼看着这对父子,相当敷衍的行了礼,淡漠开口:“不知两位来我梵音宫所为何事?”

  含光苍空依旧一副强者高高在上的姿态。

  别说回应了,甚至他眼睛里压根就没有这只蝼蚁的存在。

  但是下一刻,一道强大的威压却是突然间从含光长空身上爆发开来,疯狂的朝着李泽道碾压而去。

  含光沧海直接傻眼。

  他压根就没想到父亲大人竟然突然间动手,下意识惊呼出声:“父亲大人……”

  然后,他瞬间又明白过来父亲大人为何要突然间发难了。

  父亲大人自然不可能放下脸面求枫叶,但是若是控制住这只也不知道给枫叶灌了什么迷魂汤的蝼蚁,枫叶也就投鼠忌器,不敢不允任何事情。

  含光沧海忍不住赞叹,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含光沧海瞬间明白含光长空此举用意,李泽道跟含光枫叶自然也一下子就明白。

  当下李泽道嘴角翘起一丝冷冰冰的幅度。

  含光枫叶面色更加复杂。

  原本心里对爷爷就极度的失望,现在见他二话不说竟然直接对副宗主发难,更是失望到了极点。

  李泽道手中已然多了一把长剑,猛地一剑斩杀向已然笼罩而来的那道恐怖威压,与此同时,身上那属于归一境下品巅峰修为强者气息,直接暴露无遗。

  “轰!”

  那道带有偷袭味道的威压直接被李泽道一剑切得粉碎,不复存在。

  含光长空身体顿了顿,那原本微微眯着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得滚圆,看着李泽道仿若见了鬼一般,满脸动容。

  含光沧海眼珠子更是差点就从眼眶里蹦跳出来,脑海剧烈的轰鸣着,心里掀起了恐怖的浪涛,根本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竟然是归一境下品巅峰修为?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这才多久之前,这个家伙不过是一只随便打个喷嚏都可以将其活活喷死的蝼蚁。

  父亲大人就是因为他太弱了,根本就没有资格让琉光山庄的大小姐喜欢他,所以强迫含光枫叶嫁给丹神扁佗的弟子,以至于后面生出一连串事。

  含光沧海当然不相信有人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修为暴涨到如此可怕的地步,所以在他看来,这个家伙之前就已经是归一境强者了,只不过受了伤还是什么的导致修为受损,现在修复已然恢复了。

  如此一来,他之前以此等羸弱修为成为梵音宫副宫主,也就很好理解了。

  李泽道面色一沉,冷冷道:“含光老庄主,你此次来我梵音谷,莫非是找麻烦来了?你以为你琉光山庄是荣耀家族,便可以随便在我梵音谷撒野?”

  含光长空神色剧烈变幻,深吸了一口气,正要开口。

  一旁的含光沧海已然极其客气行礼,说道:“李副宫主说笑了,我父亲大人绝无此意。”

  李泽道冷冷道:“哦?那不知含光老庄主此举是何用意?”

  含光沧海满脸慈看了含光枫叶一眼说道:“我父亲早就在猜测说,李副宫主定然不凡,否则也不可能以男子之躯成为梵音宫副宫主,我这女儿枫叶更不能对李副宫主你青睐有加,因此故有方才一试。”

  含光沧海赞叹道:“果然,父亲大人是对的,李副宗主果然不凡。”

  含光枫叶已然有了一种被恶心到了的感觉。

  她没想到在她心里向来光明磊落的父亲大人竟然跟副宗主一样,也有些无耻。

  李泽道更是被恶心到了,微讽道:“呵呵,是吗?含光宗主说笑了,在下不过是一只区区归一境下品巅峰的弱者,怎么可能落得了堂堂荣耀家族琉光山庄的法眼呢?”

  含光沧海脸上的肌肉变得僵硬,有了一种差点被噎死了的感觉。

  归一境下品巅峰若是只是区区归一境下品巅峰的的弱者的话,那他这个准归一境修为的强者岂不是垃圾中的垃圾?

  这小子欺人太甚啊!

  此时含光长空已然换了另外一副嘴脸了,他看着李泽道的眼神竟然布满了慈爱以及欣慰。

  他用一种长辈关爱晚辈的口吻说道:“枫叶的眼光远比我这个老家伙高啊,她看上之人果然不同凡响,李副宗主今后可要好好对待枫叶,你要是敢欺负她,我这个当爷爷的可是第一个不答应,哈哈……”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变得僵硬,有了一种差点被噎死了的感觉。

  原本以为含光沧海已经够不要脸的了,没想到这个老家伙更不要脸了,说出的话是如此的倒人胃口,果然姜还会老的辣啊。

  要不要打他的脸?

  李泽道看向含光枫叶。

  含枫枫叶明白李泽道的意思,微微摇了下头。

  她对含光长空极度的寒心,却也不想看到副宗主再次提及之前所发生的那些事。

  那些事对她来说,是极其痛苦的回忆,是不愿意面对的伤疤。

  李泽道只能放弃打含光长空的脸,看向含光长空,冷冷道:“两位既然不是到我梵音宫撒野来了,所为何事啊?莫非就真是只为了看我宗主一眼?”

  “既然如此,那现在看也看了,况且你看这天也快下雨了,两位要是没什么事就赶紧回去了,要是淋雨了生病了那就不好了。”

  含光沧海差点吐血,先不说此时万里晴空,根本就没有半点下雨的意思。

  再说了,以他们的修为,别说是淋雨了,就是一整天都在水里泡着,也不可能生病啊。

  “哦,此次拜访梵音宫,主要是想接枫叶返回琉光山庄。”

  含光沧海看向含光枫叶,神色变得复杂,柔声说道:“枫叶,跟父亲大人回去吧,你母亲大人,你哥哥都很想念你,你若是回去,他们都会很高兴的。”

  含光枫叶身体微微一颤抖。

  她目光落在前方一棵大树上,也不多看含光沧海一眼,仿若没听到含光沧海的话一般。

  李泽道懒得继续听这个无耻至极的家伙多说啥了,他看着含光枫叶柔声说道:“宗主,我想起来了我还有几千遍门规还没抄写,咱们回去抄写门规吧。”

  含光枫叶也不想继续往下听下去了。

  母亲大人还有哥哥相当想念她?这让她回去的理由是不是太拙劣了些?

  “回去吧。”她主动搂抱住李泽道的手臂,往梵音谷中走去。

  自始至终含光枫叶没在多看含光长空跟含光沧海一眼,她已然心灰意冷,不在报什么希望。

  含光沧海见含光枫叶竟然一言不发就这样走了,内心暴戾之气瞬间沸腾,深吸了一口气便要再次开口,含光长空却是摆了下手,示意他无需阻拦。

  他那张老脸依旧布满了慈爱以及欣慰看着那两道背影,仿若在看着一对璧人一般。

  等那两道背影完全消失之后,含光长空脸上的慈爱以及欣慰尽数被冰冷所替代,眼睛迷成一条线,流露出危险至极的寒芒出来。

  他很想杀人!

  之所以没动手,压根就不是因为这里就在梵音谷外,更不是因为那是他孙女,也并非忌惮那只该死的蝼蚁那梵音宫副宫主的身份。

  而是因为,他没有打败那只该死蝼蚁的把握!

  他身上爆发出的那种压迫感,甚至比昔日丹神扁佗,还要强大几分。

  “看走眼了!”含光长空声音恶劣至极。

  含光沧海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并非是父亲大人的错。”

  谁能想到那样一只蝼蚁竟然会是归一境下品巅峰修为强者?

  这家伙竟然如此隐瞒自己的实力,太卑鄙了。

  含光长空面无表情的看了含光沧海一眼:“那是谁的错?”

看过《终极学生在都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