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酷小说 > 深空之流浪舰队 > 第一百三十章 复杂人机关系

第一百三十章 复杂人机关系

  只见这份报告中如实写道:“……在核心数据库的约定当中,机器人老师没有体罚学生的权力,控制或约束学生的疆界被收敛地很小。”

  “而人的天性是懒惰的,机器人老师不能够在学生当中竖立权威,教育效果会打一个很大的折扣。”

  “人类可以学习的时间是相当有限的,特别是青少年时期,如果这段时间完全荒废掉,这部分孩子将很难得到长远的发展……”

  “故而,这部分学生的平均素质,比不上人类老师教出来的学生。”

  “相关的教育组织,正在严格探讨其中的解决办法……”

  “第二个问题是,机器人的道德品质被赋予地太优秀,带来的天真化潮流,这些由纯粹机器人培养出来的孩子难以适应复杂的社会。”

  张远愣了愣,这些稀奇古怪的现象,听起来很奇怪,但仔细想想,又好像是自然而然的。

  每个时代的孩子都有厌学心理,这很正常。但机器人老师受到约束,既不能够攻击人类,也不能惩罚人类,难道还能有什么威信不成?

  就像他们那个时代的各种点读机等学习工具,只要没有约束,就不会有太好的学习效果。

  道德品质太好,竟然也会出现问题,真是奇了怪了。

  再接下来是一系列的新闻报道,详细地描述了各种社会现象。后边还搭配着一系列关于人类心理学的配套论文。

  某一篇报道是“14岁初中生弑母案件”。

  在这个恶性案件中,其父母对抚养孩子长大的机器人只是平常心看待,他们认为,这个机器人只是一件比较智能的家具。

  但在孩子眼里,它却是养育了自己的亲人。

  爸妈会管教他,会责骂他,而机器母亲永远是那么一幅温和的样子,就算犯了错也不会生气,似乎比亲生的父母亲更胜一筹。

  某一天,因为家庭中的经济原因,其父母觉得孩子反正也已经这么大了,不需要非常细心地照顾,于是在未能告知孩子的情况下,把这个抚养机器人给卖了。

  结果,暴怒的孩子杀死了自己的母亲!

  这是第一则报道。

  张远不知道应该怎么评论,既匪夷所思,又理所当然。

  第二则报道,还是与初中生有关。

  《初中生打砸机器人老师案件》

  对于十几岁的,处于叛逆期的孩子来说,已经能够分辨机器人以及人类的本质区别。机器人虽然拟人化,但按照法律,还是有某些固有的外表特征存在。

  非常敬业的机器人老师,在这群小孩子眼中,只不过是工具罢了,和一台电脑没有什么区别。

  你会去尊重一台电脑吗?

  而且这台电脑,非常令人反感,会布置大量的作业,会和家长打小报告,还会毫不客气地批评学生……

  于是,在忍无可忍之下,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某一个初中生,用一块砖头,打爆了机器人老师的头!

  当然了,最终的结果是——他上报纸了,而且变成了典型的教育反例。

  看完这些报道,张远长长叹了一口气。这些稀奇古怪的社会上发生的事,确实让他产生了一种来源于时代的生疏感。

  “这个时代的小孩子真是暴戾啊,机器人老师也是老师,怎么能够……打爆呢?”

  按照他的想法,这种做法是绝对不应该的。

  今天打爆的是机器人,明天打的说不定就是真人了。

  思维形态这种东西,一旦形成,就很难更改。

  难道,让真正的人类老师,去教育这种学生,就能教的好不成?

  “可不是吗?当初我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还吓了一大跳!”

  “尊敬师长可是传统的美德……虽然对方只是一个机器人。”

  赵青锋接话道,“……整个人文环境变化的太快,我们早就难以想象如今的人机关系了。老师不是传统的老师,学生也不是我们当初的那一批学生……”

  事情虽小,也侧面反映了这个时代的一些特征。人类和拟人化的高智能机器人产生矛盾,又没有办法离开机器人带来的便利。

  “难以想象,也难以融入。”

  张远点了点头:“其实想想倒也不奇怪,这些机器人老师,可能相当于我们那个时代的点读机吧。小孩子砸破点读机好像也没什么……我反倒更加好奇,这些智能机器人的程序到底是怎么样的……”

  “哈哈,这些程序数据库中有,但是研究起来相当复杂。”

  “一百多年前有一个机器人学术会议就是研究这个的,不过你已经错过了!”

  张远摇了摇头,他的主要研究方向并不是人工智能,所以没有受到邀请也是正常的。

  如果让他张远重新回到地球,可能会很不习惯。

  而且,他没有办法判断这种变化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或者说,这种事情本身没有任何对错。一切都是时代在推动。

  为了应对这些新的挑战,地球上的高层正在讨论相关的解决方案。

  孩子是文明的未来,少年强则国强,如果成批量出现心理问题,那整个文明也就完蛋了。

  结果讨论出来的方案是——赋予拟人化机器人一定的“人权”。

  是的,人权。

  拟人化机器人的样貌与人类类似,行为动作由大型智脑支配,它们除了没有自我意志以及创造能力外,许多方面已经能够通过图灵测试。

  和机器人谈恋爱的人也比比皆是。他们认为机器人是更加完美的生活伴侣。

  在这种情况下,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机器人人权协会”之类的组织,和以往的“女权运动”,“狗权运动”有点类似,各种游行示威活动发生地很频繁。

  人们想要为机器人争取一定的权力,包括但不限于人格权,身份权,人身自由权,生命健康权和人格尊严权……

  反正,只要有了一定的人权,拟人化机器人不能随意欺负,也不可以随意地贩卖,只要买回家就不能随意地抛弃。如此一来,人机问题就解决了很多。

  与此同时,机器人老师将拥有一定惩罚学生的权限,这个权限由教育委员会统一设定……

  张远搔头摸耳地思考了一阵子,总感觉这个方案有点儿古怪。

看过《深空之流浪舰队》的书友还喜欢